返回列表 發帖

巫士唐望的故事系列......真實的覺醒

本帖最後由 cathyyeh 於 2012-12-24 15:19 編輯

在1960年的夏天,

一個人類學系的研究生在野外收集資料時,

意外地成為這個傳承中的一個門徒。

他就是卡羅斯卡斯塔尼達。



人類學家與巫士的相遇

這是一個橫貫五十年的真實故事,打破我對南美印加巫士的謬誤曲解

踏入意識跳脫平行宇宙的戰士鍛鍊,憾動我真實面對與接受何謂覺醒?

何謂渺秒與死亡戰鬥的戰士的決心?

至之[死]地而後[生]不知死焉何生??

卡斯塔尼達出生於南美洲,年幼時隨父母移民至美國。在大學的人類學研究所中,他的研究重點是放在印地安人所使用的藥用植物上。背後的動機很可能是因為當時西方醫藥界才剛合成出迷幻藥,當時的知識份子都對這種能夠改變知覺狀態的奇妙藥物趨之若鶩,而這種藥物的核心成分正是提煉自印地安人千百年來所使用的藥用植物。


他在一個沙漠小鎮的巴士站認識了唐望。他認為唐望可以幫助他完成論文,便煞費苦心地去接近唐望,懇求唐望透露印地安人使用藥草的秘密,希望成為唐望的學生。結果在他鍥而不捨的努力下,唐望真的收他為「學生」。只不過唐望所要傳授的與卡斯塔尼達所期望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當時根據卡斯塔尼達的瞭解,唐望是一個精通藥草的專家,也是在印地安人文化中,扮演精神支柱的「巫士」。為了得到第一手的經驗,卡斯塔尼達聽由唐望的擺佈,親身參與了印地安人運用藥草來追求巫術的種種奇怪作法;然後他以人類學家的態度,觀察記錄下一切過程,這些田野筆記後來成為他撰寫論文的基礎。
跟隨唐望學習了四年之後,唐望的激烈怪異作法讓卡斯塔尼達的精神狀態瀕臨崩潰,不得不中止學習,休養了兩年多時間,同時間完成了他的論文。為了能較順利取得學位,他於1968年將他的論文先出版成書,沒想到竟然造成當時美國文化界的震撼;那就是他一系列唐望故事中的第一本─「唐望的教誨:亞奎文化的知識系統」( The Teaching of Don Juan: A Yaqui Way of Knowledge)。
如此一本不見經傳的學生論文之所以會受到重視,除了他所探討的迷幻藥草是當時知識份子都沈溺的課題之外,像他如此親身體驗古老異族的文化,這在西方學術界中還是史無前例的。他瞎打誤撞地成為了西方文化探觸遠古精神文明的一個先鋒。在天意的安排下,唐望透過了卡斯塔尼達來讓世人知道,一向被欺壓凌辱的原住民文化中,其實隱藏著龐大而奧秘的智慧。
但是卡斯塔尼達的第一本書,其實是最沒有抓住重點的唐望故事,必須要靠之後的兩本唐望故事(「解離的真實」與「前往伊斯特蘭的旅程」(巫士唐望的世界)),才算是構成了一個完整的階段。這三本書後來被人稱為「唐望三部曲」。
之後卡斯塔尼達每隔數年便會出版一本他的筆記報告,至今為止,三十餘年來,卡斯塔尼達陸續出版了十餘本唐望的故事,本本扣人心弦,受人矚目。唐望的巫術觀念一再演變,漸漸發展成一套完整的理論。比較起來,他的初期著作雖然有時摸不著邊際,卻帶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抽象精神,鮮活地反映出他所處心靈空間的神秘;後期的著作則較實際,範圍也較確定,知識系統的傳達要勝於情境的描述。

 




在一些人類學家或文學批評家眼中,卡斯塔尼達的著作有許多難解的疑問。唐望是否真有其人,除了卡斯塔尼達與唐望其他門徒的說法之外,沒有任何直接證據支持;許多學者也想推翻卡斯塔尼達的故事,指控他虛構了唐望這個人。這樣的指控結果總是無聲無息地消失,像是對空氣揮拳似的。

撇開觀念上的失誤,以及故事中的不可思議不說,卡斯塔尼達的文筆就很叫人頭痛。他是言語文字的忠誠信徒,本著人類學的訓練,總是堅持理性到了饒舌的地步,花費大量筆墨描寫詳細瑣碎的細節,使最怪異的經驗也成為有跡可尋的學習過程。

卡斯塔尼達雖然重視細節,但是他的文字簡單質樸,對情境人物的描寫有獨到之處。在他的筆下,唐望的舉止雖然怪異而難以捉摸,卻總是會突然峰迴路轉,搖身一變成為純粹理性的化身,以清晰簡潔的言語表達最發人深省的觀念,叫人嘆為觀止,也讓文學批評家跌破眼鏡。

在書中,卡斯塔尼達自己永遠是個不開竅的笨學生,受困於理性的質疑及情緒的糾纏。與唐望的清明心智相較下,卡斯塔尼達所堅持的理性其實只是現代人心理僵化的一種反映。不過他完全不避諱暴露自己的缺點,在這種情況下,唐望的教誨成為一種對話與溝通的過程,而不是單方面的自說自話。這種刻意貶低自我的手段反而能夠得到讀者的認同,其實正是唐望智慧的具體表現。卡斯塔尼達並沒有看起來那麼笨。

唐望本人似乎擁有超越日常現實的神奇力量,能隨意表現不可思議的事蹟,令人欽羨不已。但是不可忽視的,伴隨在這些神奇力量的背後,是無比艱辛的訓練與克己的忍耐,這是另一種無情的現實,精神的自由是需要付出最大的代價才能換取。

在唐望巫術傳統的眼中,人的世界只是這個宇宙中渺小的一部分,不足為道。宇宙的奧妙神奇是遠超過狹窄的人性所能理解的。因此唐望總是讓門徒置身於陌生的大自然中,徹底剝離了門徒與人為世界的關係,知覺才能真正擴展到周遭世界上。

所以坦白說,生活在現代工業社會中的我們,如果想體驗唐望的巫術境界,可能會比生活在窮鄉僻壤中的印地安人要困難多了,我們勢必要先對日常的生活方式進行徹底的檢討與改變才行。
事實上,在時機尚未成熟之前,花費心思於書中的巫術經驗是毫無益處的。但若是剝除了有關巫術的描述,卡斯塔尼達的學習其實是一種身心重建的過程;從反求諸己出發,才是追尋唐望智慧的正確態度。

唐望在書中明白讓讀者知道,卡斯塔尼達與唐望本身只是擔任媒介的任務,引領我們體驗力量。而真正體驗力量的人絕不會接受任何頂禮膜拜。救主大師,偉人聖者之類的人物都是人類的愚行推拱出來的產物;儘管卡斯塔尼達的描寫頭頭是道,唐望的示範不可思議,力量的追尋永遠是一種必須自證的現象,需要身體力行的嘗試,不存在於招搖的渲染或組織化的崇拜中,任何言語的描述都只是空談罷了。


  



建議初讀者

就當看一部很好看的魔幻小說來閱讀

一旦當你進入此書中

隨著卡羅斯卡斯塔尼達面對唐望的淬練

你就知道

你無法停止探索
[cathyyeh]




在中南美洲的窮鄉僻壤,及荒涼高山的印地安人之中,存在著一種精神文明。這種精神文明淵源於人類尚未使用文字之前的遠古。在他們的傳承中,有這樣的說法:

人類的意識與知覺原本是無所限制的。

在言語性的思考之外,還有另一種更龐大,更深沈,更直接的知覺方式。那是言語所無法掌握,無法描述的。

文字出現之後,文字的描述漸漸取代了直觀的知覺。於是人類漸漸遠離直觀,而漸漸熟悉言語文字的間接。

古老的精神智慧在文字的影響下漸漸變質,於是產生了宗教。

宗教是人類試圖回歸本來面目的嚮往,也是古老直觀知覺的苟延殘喘,但是宗教背負著時間所形成的龐大包袱,徒具形式而失去本質。原本對於完整意識的追求變為對政治權力慾望的滿足。


言語文字的思考萌芽了理性。

理性的力量終於在歐洲啟蒙時代以科技的形式開花結果。船堅砲利的強國開始掠奪縱橫世界。歐洲文化對於美洲新大陸的侵略是不折不扣的浩劫。

原來殘存的古代智慧被視為異端,幾乎遭到趕盡殺絕的命運。

在這種極端的壓力下,古代智慧殘存的菁英份子以生命為代價,開始對他們的傳承進行徹底的檢討;

結果他們脫胎換骨,放棄了宗教的形式,誕生出一種抽象而極有效率的修行之道,重新強調完整意識的追求及精神上的最高自由。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他們化整為零,以隱匿的方式進行傳承,聽由天意而遴選少數門徒,由南美洲的高山散佈至北美洲的沙漠,遠離世俗繁華,延續至今,被外界視為一種神祕的巫術。



在1960年的夏天,一個人類學系的研究生在野外收集資料時,意外地成為這個傳承中的一個門徒。他就是卡羅斯卡斯塔尼達。



唐望故事系列

巫士唐望的教誨解離的真實-與巫士唐望的對話巫士唐望的世
力量的傳奇巫士的傳承老鷹的贈予
內在的火焰寂靜的知識做夢的藝術
戰士旅行者-巫士唐望的最終指引






巫士唐望的教誨

The Teachings of DON JUAN -- A Yaqui Way Knowledge

Carlos Castaneda

一九六O年夏,美國人類學家卡羅斯•卡斯塔尼達在墨西哥沙漠的小鎮上偶遇一位印第安巫士––唐望。卡斯塔尼達的動機很單純,只是為了收集論文資料才去接觸唐望,不料唐望卻在奇異的步驟下,決定收他為門徒;於是卡斯塔尼達開始了十餘年的心靈祕境之旅––巫術門徒與人類學家的雙重追尋。

  師事唐望期間,唐望半強迫地提供他許多神祕的經驗與觀念,這些教誨帶給斯塔尼達的困擾大於收穫,但他本著學術研究的初衷,鉅細靡遺地記錄下唐望傳授的過程:一個極真實、卻又不可思議的巫術世界。此書是卡斯塔尼達追求巫術知識的起點,讀者既可看見他第一手、不受時間扭曲的神祕經驗書寫,也窺見他一貫堅持的理性,而這卻是追尋精神自由的最大阻礙。

  此書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它是一個參考點,一次會被否定、卻有必要的嘗試;也因為有此書的執迷,才使卡斯塔尼達後來的觀念提升,且具有力量。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聚合點的移動
[節錄自巫士唐望的故事]


唐望與唐哲那羅站起來伸展手腳與肩背,彷彿他們坐得太久了。我的心跳開始加速,他們叫帕布力圖和我站起來。

黃昏是世界與世界之間的裂縫是通往未知之門。”他指著平臺北方的邊緣。
門就在那堙A它外面是一個深谷,而在那深谷之外就是未知。”

唐望和唐哲那羅轉向帕布力圖,對他說再見。帕布力圖雙眼茫然,眼淚順著面頰流下來。

他們走到我身邊,但在他們尚未說任何話前,我已經產生了分裂為二的奇特感覺。

唐望和唐哲那羅後退,似乎與黑暗融合在一起。

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我沒有時間了。

帕布力圖抓住我的手臂,我們相互說了再見。然後一股奇怪的衝動,一股力量使我與他一起全速奔向懸崖的北邊。

當我們躍起時,我感覺他握著我的手,然後我便是一個人了。

我感覺風吹在我臉上一會兒,然後最慈悲的黑暗吞噬了我,就像一條平靜的地底河流......

我隱約聽到了引擎的尖銳噪音,噪音越來越強烈,終於使我醒了過來。我感覺很熱,渾身是汗,非常疲倦。我打開窗戶。

回到床上繼續睡覺。當我開始舒適地進入夢鄉時,一個念頭以無比的力量衝入我的腦海,使我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我在墨西哥跳入了一個深谷!

我摸著床單;感覺像是真實的。床的鐵架也是一樣。我來到浴室,望著鏡中的自己。我的眼睛深陷,有很大的黑眼圈。我像是脫水了,要不然就是死了。我自動地直接從水龍頭喝水,一口接著一口,彷彿好幾天沒喝水似的。我深深吸一口氣。

老天,我還活著!我毫無疑問地確定,但我沒有感到應該有的興奮。

我毫無疑問地知道,我跳入了墨西哥的一個峽谷。現在我卻在洛杉磯的公寓裡,距離跳峽谷的地方超過三千哩遠,一點也想不起來我是如何回來的。我站在蓮蓬頭下面,讓溫水沖洗我的全身超過一個小時。

我唯一能想到的解釋是,我遵照了唐望的指示,把我的「聚合點」移動到了一處阻止死亡的位置,然後從「內在寂靜」中回到了洛杉磯。

唐望曾經解釋說,強化意識是「聚合點」非常細微的移動,每次我去見他時,他都會以使勁推我的背部,而達成這種效果。

他以這種移動來幫助我使用到平常意識所忽略的邊緣能量場。

換句話說,平常在我的「聚合點」邊緣的能量場,在這種移動下會來到聚合點的中心

如此的移動對我有兩種結果:
非常敏銳的思想與知覺,以及事後當我回到正常意識狀態時,完全無法回憶起另一種狀態所發生的一切。

我想要平靜而有條理地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做不到。我的心智似乎已經被抹除了思想。我唯一能做的有意識選擇,是穿上衣服走出公寓。我像平常一樣走進餐廳,坐上吧台,一位認識我的女侍過來招呼我。

「你今天看起來不太好,親愛的,」她說,「你是不是感冒了?」

我坐在餐廳的吧台上,汗流浹背,無用地思索著,執迷於無法回答的問題:

一切怎麼可能?

我怎麼會是這樣的零碎?

我們到底是什麼?

顯然我們不是我們平常所相信的那種人類。

有些事件的回憶對某部份的我而言是根本從未發生過的。


我想要思索唐望,但我做不到。我甚至會感覺有點嫉妒,因為他沒有帶我跟他走。

那是平常真正的我。現在我真的已經不是同一個人了。

這個想法越來越真實,直到我整個人都被佔據。任何可能殘存的舊自我,都在那時候消失不見了。

我正在經歷如此的顫抖!我懷疑是否還能見到我的同夥。他們似乎都跟唐望走了。我孤獨一人。我想要加以思索,想要哀悼我的損失,像往常一樣投入令我滿足的哀傷中,但我做不到。

沒有什麼東西值得哀悼,沒有什麼東西值得悲傷。一切都無關緊要。

我們都是「戰士旅行者」,我們都已經被「無限」給吞噬了。

那天夜裡在餐館中,我明白了唐望所說的。

我就是一個「戰士旅行者」。

只有「能量事實」對我才有意義。其餘一切都只是裝飾,沒有一點重要性。

這時候,餐館的後門突然打開,一個奇怪的人物走了進來:他走進餐館後,坐在他的老位子上,然後他看著我。我們四目相接。他發出一聲可怕的尖叫,那個人跳下高椅,跑出餐館,同時回頭望我一眼,高舉雙手做出激動的姿勢。

我壓抑不住衝動,跑出去追趕那個人。我要他告訴我,他在我身上看見了什麼使他尖叫。我在停車場逮到了他,問他為什麼尖叫。他遮住雙眼再度尖叫,甚至還要更大聲。他就像個小孩,被惡夢所驚嚇,使出全力放聲大叫。我放了他,回到了餐館。

「你怎麼了,親愛的?」女侍關切地問我,「我還以為你偷跑了。」

「那個傢伙是你的朋友?」她問。

「他是我在世上唯一的朋友。」

只要「朋友」在這裡的定義是:

一個能看穿外表掩飾,知道你真正來自何處的人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本帖最後由 cathyyeh 於 2010-10-21 02:15 編輯

唐望語錄之一

「我們所有人都是囚犯,監獄使我們的行動如此可鄙。你的挑戰就是接受人們的原貌!不要去打擾他們。」


「他是我在世上唯一的朋友。」我說,而這是事實,只要「朋友」在這裡的定義是:一個能看穿外表掩飾,知道你真正來自何處的人。



「忘記自我,你就無所畏懼,不管你是處於什麼意識層次。」他說。


「戰士旅行者不會抱怨,」唐望繼續說,「他們把無限給予他們的一切都當成挑戰。挑戰就只是挑戰,無關於個人。不能被當成詛咒或祝福。戰士旅行者要不就是贏得挑戰,或者被挑戰毀滅。贏得勝利比較刺激,所以去贏吧!」


「放棄一切,你才會重新獲得一切,」


「超過了某個階段之後,戰士旅行者的唯一快樂就是他的孤獨。」


「我們那樣進入未知可不是兒戲,但留在後面也一樣不輕鬆。」



「你不能把寂寞與孤獨混為一談,」唐望有次對我解釋,「寂寞是心理上的,孤獨則是肉體上的。前者使人衰弱,後者卻帶來自在。」



「戰士旅行者」的重心就是謙遜與效率,行動而不期待任何回報,承受任何迎面而來的事物。




「這個怪想法,」他說得很慢,字字斟酌,「就是指世上所有人似乎都有同樣的反應,同樣的思想,同樣的感覺。他們似乎對於同樣的刺激都有大同小異的反應。這些反應似乎被不同的語言所掩飾住,但如果我們能跳出語言的差別,世上所有人類的反應似乎都一樣。我希望你能對此感到好奇,當然是以一個社會科學家的身份,看看你是否能為此一致性提出什麼正式的解釋。」

:time:


「沒有人問過我是否願意被另一種意識(飛影心智)食用。我父母把我帶到這個世界上成為食物,就像他們一樣,毫無商討的餘地。」


:time:



「別擔心,」唐望平靜地說,「我知道這些發作很快就會消退。飛影心智毫無專注的能力。」


:time:



「請放心,那不是你的恐懼。那是『飛影』的恐懼,因為它知道你要照我的話去做。」


:time:   

「古代巫士的偉大策略,」唐望繼續說,「就是讓飛影心智承受紀律的重擔。他們發現如果用『內在寂靜』來消耗飛影心智,這種『外來異物』就會逃脫,讓所有實踐者徹底瞭解這種心智的外來根源。」

:time:


「因為我們真正的心智,我們經驗的總和,經過一輩子的鎮壓,已經變得膽怯,懦弱,與狡猾。」


:time:

「他們認為人類在某個時候一定是完整的生物,有驚人的洞察力,與意識上的非凡成就,就像今日的神話傳奇角色。然後一切似乎都消失了,成為現在的麻木角色。」

:time:


「你我一點辦法都沒有,」唐望以沉重悲哀的語氣說,「我們能做的是紀律我們自己,直到它們(飛影心智)不願意碰我們。你要如何要求其它人忍受這種嚴格的紀律?他們會嘲笑你,更嚴重的人還會揍你一頓。並不是因為他們不相信。在所有人類的內心深處,都有一種遠古的,本能的知識,知道掠食者的存在。」


:time:


「掠食者逗弄我們的自我反映,激發起我們意識的火焰,然後它們便無情地掠食。它們給予我們空洞的問題來激起意識的火焰,讓我們能活下去,它們就能吃我們虛假關切所產生的能量火焰。」

:time:


「我知道即使你從來沒有挨過餓,」他繼續說,「你也會擔心食物,那正是掠食者的擔心,害怕它們的手段被人發現,食物供應就會斷絕。掠食者透過心智,反正本來就是它們的心智,向人類灌輸任何對它們有利的。如此來確保某種程度的安全,緩和它們的恐懼。」


:time:

「也是全世界最簡單的解釋。它們接管控制,因為我們是它們的食物,它們無情地榨取我們,因為我們是他們的營養。就像我們養雞一樣,掠食者也飼養我們人類,如此它們才能一直有食物。」

:time:


「巫士的世界不像日常世界那樣固定不變,在日常世界只要達到了某個目標,就可以永遠高枕無憂。在巫士的世界中,達成了某項目標只是意味著你得到了最有效的工具,好繼續你的奮鬥,而奮鬥永遠不會終止。」

:time: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他頑固地堅持,「如果你不自知你評斷他們的慾望,那麼你的情況比我想的還糟。戰士旅行者重新踏上旅程時,就會犯這種錯誤。他們變得趾高氣揚,失去控制。」

:time:


「這個塵世只是旅程上的一站;但由於外來的原因,旅行者中斷了他們的旅程。人類被困在某種漩渦,某種繞圈子的力量中,使他們感覺好像在移動,其實卻是停止的。只有巫士能對抗那種囚禁人類的力量;巫士靠著紀律掙脫那些力量的掌控」

:time:




「我們的認知,也就是一種詮釋系統,消耗著我們的資源。我們的詮釋系統告訴我們,我們的界線在什麼地方,而由於我們一輩子都在使用這套詮釋系統,我們不敢違背它的規範。」
:time:



「我們所有人都有兩個心智。一個完全屬於我們,像是微弱的聲音,能帶給我們秩序,方向與目標。另一個心智則是『外來的異物』,帶給我們衝突,自大,疑惑與絕望。」
:time:


「唐望解釋說,古代墨西哥巫士相信,就像他曾經告訴過我的,我們都有兩個心智,而其中只有一個是真正屬於我們的。」
:time:



「宇宙沒有止境,宇宙的可能性真是無法限量。所以不要被眼見為憑這句話給困住了,因為那是最愚蠢的一種觀點。」
:time:



「他說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必須成為一項巫術行動。不受期望污染的行動,沒有對失敗的恐懼,對成功的渴望。」

:time:


不帶著「我」的崇拜;我所做的一切都必須是即興的,神奇的表現,任由「無限」來驅使我行動。


:time:

他說,高興地笑笑,「我唯一的評語是,戰士旅行者逆來順受。他們隨著事物的動勢而行動。」

:time:


「戰士旅行者的力量在於保持警覺,從最小的動勢中得到最大的效果。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力量在於不干預。」

:time:


「事件都有自己的動勢與力道,旅行者永遠只是旅行者。他們旁觀周遭的一切。如此一來,旅行者建立起所有情況的意義,而不會疑問事情怎麼會是這樣子或那樣子。」

:time:


「分門別類自成一個世界,」他說,「當你開始分類一切事物時,分類就有了自己的生命,而且會控制你。但由於分門別類永遠無法產生能量,所以它就永遠像是枯木。它們永遠不是樹木,只是枯木。」


:time:

「我一再告訴你,戰士旅行者是非常實際的,」


:time:

「他們不會處於傷感,懷舊,或憂鬱中。對戰士旅行者而言,只有奮鬥,一場無止盡的奮鬥。如果你認為你可以在這裡尋求平靜,能在生命中稍稍歇息,你就錯了。」


:time:


「巫士的藝術之一就是知道何時停止。」

:time:


「現在非常重要,你必須與他說話,」他的聲音帶著一絲緊急。「巫士不會空洞地崇拜人。他們會與人說話,瞭解這個人。他們會建立參考點,加以比較。你的作法有點天真。你從遠處崇拜人。這很像一個害怕女人的男人,有一天他的性欲終於戰勝了恐懼,使他跑去崇拜第一個對他打招呼的女人。」


:time:



「我們活得好像永遠不會死似的,真是一種幼稚的自大。但是更有殺傷力的是,這種不死的感覺會讓我們認為,我們可以用我們的心智來掌握住這個不可思議的宇宙。」


:time:

「判斷巫士是否死過的標準,」他繼續說,「就是看他是否一點也不在乎有沒有同伴,或自己孤獨一人。當你不再期望朋友的陪伴,不再把朋友當成盾牌,那也就是你個人死亡的一天。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一試?」

:time:


「不,」他說,「我不要你肉體的死亡。我要你個人的死亡。這是迥然不同的兩回事。你的個人與你的肉體沒有什麼關連。你的個人是你的心智,請相信我,你的心智不是屬於你的。」

:time:


「你的崩潰點,」他說,「就是要中斷你所熟悉的生命。你很聽話而正確地做了我告訴你去做的一切。就算你有天分,你也隱藏得很好。這似乎是你的風格。你並不遲鈍,但你的行動好像很遲鈍。你對自己很有把握,但你表現得好像很沒有安全感。你不害羞,但你好像畏懼與人接觸。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指出了一點:你需要無情地打破所有這一切。」


:time:

「然後唐望模仿他的老師,告訴我這個故事:有一個深受沮喪之苦的人,前去尋找當時最好的醫生就診。所有醫生都無法幫助他。最後他找到一個最有名的醫生,一個能治療靈魂的人。這位醫生對病人說,也許他能在愛中尋求慰藉,結束他的沮喪。那人回答說,愛不是問題,他完全不缺少愛。醫生接著建議病人也許可以去旅行,見識多采多姿的世界。病人很誠懇地說,他已經到過世界所有角落。醫生建議他嘗試一些嗜好,像是藝術,運動等等。那人的回答都是一樣:他已經試過一切,都沒有用。醫生開始懷疑這人也許是個無可救藥的騙子。他不可能嘗試過一切。但身為一個好醫生,他有了最後一個靈感。」

:time:


「啊!」他叫道:「我想到了最好的方法,先生。你一定要去看我們這裡最偉大喜劇演員的表演。他會讓你快樂得忘記一切沮喪。你一定要去看偉大的加立克!(David Garrick 十八世紀著名英國演員)」


:time:

唐望說這人以前所未有的悲哀表情注視醫生,然後說:「大夫,如果這是您的建議,那麼我就沒救了。我就是偉大的加立克。」

:time:


「巫士沒有任何保護盾牌。巫士無法躲藏在朋友後面,或埋頭於學術研究中。巫士無法躲在愛情,或仇恨,或快樂,或痛苦後面。沒有任何事物能保護巫士。」
:time:



「你想要逃走,想要投入某種有人性的事物中,溫暖、矛盾或愚蠢,都無所謂!」
:time:




你與你的朋友毫無兩樣。這個事實使你打從心裡顫抖。你可以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你當然做不到。你也可以說,『我不是那樣子,我不是那樣子。』不停告訴自己,你不是那樣子。但我向你保證,你終究會突然領悟,你正是那樣子。
:time:



「巫士不隱藏任何事物,」他繼續說,「巫士以如此作法使自己變得空無,使他們能拋棄自我的堡壘。」
一個戰士旅行者不會低估或高估任何事。
:time:



「我要停頓你的那一大堆我、我、我、我、我、我、我。我要你廢話少說,直接來找我。」
:time:



「而那根軸心就是你,一端是粗俗無恥愚鈍的傭兵,自私自利,令人作嘔,可是卻金剛不壞。另一端是個超級敏感,內心折磨的藝術家,軟弱而易受傷害。那原本應該是你的生命藍圖,但是當你越過『無限』的界線時,卻出現了另一種可能。」
:time:


巫士透過了紀律與決心,能夠在死後繼續維持個體的意識與目標。」

:time: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在1960年的夏天,一個人類學系的研究生在野外收集資料時,意外地成為這個傳承中的一個門徒。他就是卡羅斯卡 ...
cathyyeh 發表於 2010-10-21 01:36



    哇 cathyyeh....good job , 常聽到唐望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TOP

回復 4# sanmartin


    我一開始是被逼著讀唐望     一看下去      欲罷不能
眼睜睜看著卡羅斯卡斯塔尼達這個蠢蠢的人類學家
隨著唐望的引導打擊甚至至他於死地送他進豹子虎口逼到絕境幾近崩潰
[老外絕對會瘋掉我們道教道士訓練其實也差不多~~呵呵]
繼而打破卡羅斯卡斯塔尼達他的[意識聚合點]進入戰士行列............
這是門徒使命.........要他跳斷崖他就跳耶!!!!!這要多強大的信念????
必須堅定一切是空是幻相啊!!!!也要有明師也要有耐操的高徒
而且其中可以窺見為什麼有納斯卡線鷹蜂鳥豹子猴龜奇異形狀在那高地上
為何瑪雅人會全數消失的秘密喔~~~~
因為他們識破時間詭計穿越幻象 可以躲避巨鷹[時間宇宙網格]成為宇宙戰士
唐望巫師士門徒可以穿梭多次元並預言時間軸某點他們即將回來!!!!
而且  這是真人真事耶!!!!
唐望系列開啟newage百花齊放的時代     曾多年盤踞排行榜冠軍.........
因為卡羅斯卡斯塔尼達的門徒修鍊長達數十 年
每去閉關一趟他就記一大本
~~我數度半夜看到斷糧奔到誠品搬書~~呵呵呵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回復  sanmartin


    我一開始是被逼著讀唐望     一看下去      欲罷不能
眼睜睜看著卡羅斯卡斯塔尼 ...
cathyyeh 發表於 2010-10-22 00:07



   哇有趣有趣.....再多給我們一些資訊, good job well done cathyyeh

TOP

力量的傳奇─唐望故事(新時代系列)
Tales of Power

作者:Carlos Castaneda


卡斯塔尼達的書,以我們最不熟悉的方式,揭示我們最熟悉的事物之下的祕密。笑鬧、荒誕,而又不容迴避;吊足人的胃口,而又真理畢現。是這個心靈革命時代的奇觀之一。

  唐望系列的書,對宇宙本然及個人真相有著全新的觀照,並為你我展開了一片令人感到驚異、炫奇、神祕的視野。在這個能量結構體系,不僅個人可以尋求更高的超越,現實世界亦能為之改變,讓我們更開放地去體會心靈與世界的奧妙。   紐約時報評論我們十分幸運能夠擁有卡斯塔尼的著作,它更進一步帶領我們了解一切神奇背後的教誨。這是人類學所產生最傑出的成果之一。   言語之後的神祕氛圍將蠱惑你……不止息的、生動準確的力量。   使人著迷的閱讀。

  本書帶領卡斯塔尼達到了深淵之,進入了未知之中,這代表著他個人性、歷史性自我的死。他耐心的老師唐望,及他機敏的恩人唐哲那羅,必須向他道別。他們不能幫助他了。他是完全的孤獨、自由,終於成為一個戰士……

巫士的傳承─唐望故事(新時代系列)

The second Ring of Power

 

作者:Carlos Castaneda

唐望的故事,對宇宙本然及個人真相有著全新的觀照,並為你我展開了一片令人感到驚異、炫奇、神祕的視野。在這個能量結構體系,不僅個人可以尋求更高的超越,現實世界亦能為之改變,讓我們更開放地去體會心靈與世界的奧妙。──曹又方

  另一段令人著迷的唐望歷險故事。如果卡斯塔尼達的另一個世界確實存在,那麼,目前在我們的眼前就有一個時而美麗,時而恐怖的世界──只要我們能看見。──芝加哥論壇報   奧妙,驚人,新奇,無可預料的情境,帶有夢的邏輯,美麗與恐怖。──底特律自由報

  卡斯塔尼達最新的懾人著作。如此巧妙疑,你將欲罷不能,直到最後一個字。新層次的風格,超越了卡斯塔尼達以往的所有著作。──新現實雜誌

老鷹的贈予─唐望故事(新時代系列)

THE EAGLE"S GIFT


作者:Carlos Castaneda

懾人而又非常個人。卡斯塔尼達帶領讀者進入巫術的核心,挑戰著想像力與理性,動搖著我們對於「自然」以及「邏輯」的信仰。──芝加哥論壇報

  令人目眩的洞見,像閃電般銳利地照射在沙漠、群山與洞穴。屬於心靈的領域,巫士的國度──在那,幻覺性的異象,孤獨的任務,出人意料的人性溫暖與同儕的感情,都是由不可捉摸而又無所不在的唐望精神所主宰著。──新現實雜誌

  在《老鷹的贈序》,卡斯塔尼達首次以唐望力量與任務的繼承者姿態現身,是一個夠格的巫術領導者。這裡聚集了心靈、想像與文藝的力量,既富有戲劇化,同時又令人深思。──多倫多週末早報

內在的火焰─唐望故事(新時代系列)

THE FIRE FROM WITHIN


作者:Carlos Castaneda

在《內在的火焰》,卡斯塔尼達經過了唐望與他的「門徒」們的指導,終於架構出一個驚人的「巫術世界」的描述,其意義既清晰透徹,而又令人目眩神迷。──洛杉磯時報

  讀了《內在的火焰》後,是不可能再以同樣的方式來看世界了。──芝加哥論壇報   他被啟蒙進入奇吵巫術世界的故事,既充滿嘲諷,又令人畏懼。《內在的火焰》──納許維爾田納西報

  卡斯塔尼達的每一本書都是射入我們最神祕的一道光。讓我們看到一個既陌生而又完全熟悉的世界──我們夢境中的景致。

寂靜的知識──唐望故事(新時代系列)

Washington Square Press

 

作者:Carlos Castaneda

洛杉磯時報書評卡斯塔尼達成功地觸及了廣大的讀者……他是在表達我們時代中的重要課題。

  紐約時報我們再怎麼強調卡斯塔尼達的著作都不為過。

  多倫多週末早報貫穿卡斯塔尼達著作的張力,在《寂靜的知識》中達到頂點。我們的英雄卡斯塔尼達,似乎接近了他的目標。吸引人的角色,危險與善良兼具,但總是引人入勝。以冒險故事而言,唐望故事系列的魔力是無匹敵。

做夢的藝術(新時代系列)

The Art of Dreaming

 

作者:Carlos Castaneda

卡斯塔尼達的著作對於美國當代反璞歸真的思潮具有莫大的影響,同時也打破了西方文化對於原住民印第安人文化的歧視與偏見。使廣大讀者,能一窺這個具有悠久歷史的文化傳統裡奇妙的智慧。從書中可知,印第安人的巫術文化,與所有追求內在精神超越的示教或思想,都有不謀而合,甚至更為簡潔真接的觀點和態度。而書中的主人翁──老巫士唐望,不僅具備超卓的人格與智慧,也擁有對現實透徹瞭悟後的神奇力量。

  透過唐望不尋常的教誨,及卡氏充滿懷疑的智性報導,我們可以知道,在使人類沉迷的現代文明,與圈囿於自我心靈的偏執之外,其實存在著一個充滿神奇奧妙的世界,只是我們視而不見罷了。



戰士旅行者-巫士唐望的最終指引

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作者:Carlos Castaneda


對『戰士旅行者』而言,選擇其實不是去選擇,而是優雅地接受『無限』的邀請。」∼唐望

  在卡斯塔尼達的前一本書《Magical Passes》中,他透露自己是一種巫術傳統中的最後一位傳人,所以他可以自由地,也是義務地盡量分享他的知識。在這種心境下,他於本書中回溯了與唐望最早期的一些學習經驗,並且描途了他尊照唐望指示,選擇生命中「最值得回憶的事件」時所遭遇的困難。唐望說,巫士如果能辨別出主要生命事件(不單是高中畢業之類的表面事件),就能夠「達到心理與能量上的調整,在知覺上為進入未知做準備」。

  如此痛苦地深入潛意識,也是心理分析的基礎,不管卡斯塔尼達的讀者是否能掌握住唐望的奧妙教誨,或者只是遵循比較熟悉的心理學領域,他們都會對卡斯塔尼達在書中所透露的個人生命感到著迷,尤其是他的童年與青少年階段。在這本他死後才出版的書中,卡斯塔尼達揭露了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意義深遠,令人動容,也令人無法不去思索,他如此艱苦自我準備後,所進入的另一個世界,也就是唐望所謂的「無限的活躍領域」(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http://tieba.baidu.com/f?kz=498070397唐望貼吧
唐望全集電子書免費下載
art of dreaming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fire from within
journey to ixtland
second ring of power
wheel of time
寂靜的知識
解離的真實
老鷹的贈與
力量的傳奇
內在的火焰
前往依斯特蘭的旅程
巫師的傳承
巫士的穿越
無限的積極面(穿越生命之界)
做夢的藝術
好像還少一本???
Some people were supposed to walk into your life, teach you a lesson, and then walk away

TOP

heartfelt thanks...

TOP

回饋一下,補上magical passes英文版載點(pdf格式)
http://www.wayoftherede.com/foru ... sm/?action=dlattach;attach=4528

TOP

本帖最後由 jenghong 於 2010-12-16 21:04 編輯

而且  這是真人真事

wait,讓我們看看奧修怎麼說

(下文我在我奧修的書上有讀過,不是 kuso文,但是奧修自己也說過
  有時他說的話,是故意矛盾的,我自己則對真偽沒有立場,因為好看就好)

奧修談論唐望 (http://osho-story.blogspot.com/2008/09/blog-post.html )

標題:奧修談論唐望
發表人:Aikanta(page-s)
發表時間:2005/11/05 00:11:34
問:卡羅斯.卡斯塔尼達(Carlos Castaneda )的導師,唐望(Don Ju-an),是一個開悟的師傅嗎?
答:如果有人像唐望那樣,他就是開悟的,他就像一個佛或者一個老子──但是沒有人像唐望那樣。
卡羅斯.卡斯塔尼達的書百分之九十九都是虛構──很美,很藝術,但都是虛構。
就像有科學的虛構一樣,也有心靈的虛構。有三流的心靈的虛構和一流的虛構:如果你想要三流的,那就讀勞卜桑.拉姆帕(Lobsang Rampa )的書;如果你想要一流的,那就讀卡羅斯.卡斯塔尼達的書。
他是一個虛構大師。
但我說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虛構。
那裡還有百分之一的真實,偶爾躲在字裡行間;你必須找到它。即使把它當做小說來讀也是好的。不要去管拉姆帕的虛構,因為它是一個平庸的頭腦所創造出來的垃圾──當然也是為平庸的頭腦所創造的。但是卡羅斯.卡斯塔尼達值得一讀。
當我說虛構的時候,我不是說不要讀他,我的意思是要更加仔細地讀他,因為那裡有百分之一的真實。你必須非常仔細地讀,但是不要全部吞下去,因為它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虛構。

它可以幫助你成長──它可以引發一個成長的慾望。
所以我說它很美。但是它也可以阻礙成長,如果你只抓住它的表面價值。
卡羅斯這個人確實狡猾,非常聰明。很少會有這樣的聰明──因為創造科學的虛構十分容易,不需要多少想像力,但是要創造心靈的虛構就非常非常困難了;一個人需要一個極大的藝術的和想像的頭腦。因為你不知道的東西,你怎麼可能想像它們呢?所以我說那裡有百分之一的真實。
他可以在那百分之一的真實上建造一座大廈。在那百分之一的真實上,他可以投射很多想像。
在那一點點真實上,他建造了整座房子,一個美麗的宮殿 ── 一個神話故事。
但是那百分之一的真實在那裡,否則是不可能的。 所以,那個百分之一的唐望肯定在什麼地方。他肯定遇到過什麼人;他的名字可能叫唐望,也可能不叫,那不是實質性的,那沒有關係。
卡羅斯遇到過一個比他優秀的人,他遇到過一個知道一些秘密的人。或許他沒有領悟它們,或許他偷竊了它們,或許他只是從別人那裡借來的。
但是他肯定遇到過什麼人,這個人不知怎麼地得到一些精神生命的事實,然後他可以圍繞著它創造想像。而且如果你使用藥物作為幫助的話,那種想像也變得可能──非常容易,因為藥物不是別的,就是想像的一個幫助。
這個人遇到過一個知道某些事情的人,然後通過藥物,LSD或者其它藥物,他把那小小的真實投射進想像的世界。然後他的整個虛構就出來了。
它是一段幻游,但是在它本身是一個好的實驗。當我說這些話的時候,我不是在批判卡羅斯。事實上,我已經喜歡這個人了。
它是一次少有的想像的飛行,如果它是百分之百的虛構,那麼卡羅斯本人就是一個少有的人了。如果他根本沒有遇到過任何人,那麼他自己的裡面就有那百分之一的真實。
因為否則是不可能的──你只能在一個基礎上建造房子,即使一個想像的房子也需要一個真實的基礎。你可以用卡片做房子,但至少地、土地是需要的。
那是真實的。
所以要讀,因為你必須讀。每一個年齡階段都有它自己的虛構、浪漫;一個人必須經過它們。
你必須讀。
你不能逃脫卡羅斯.卡斯塔尼達。
但是要記住:只有百分之一的真實──你必須找到它。
如果你一直在讀葛吉夫(Gurdjieff )的書,尤其是《所有的東西和每一樣東西》(All and everything),那麼你就能熟練地知道怎麼尋找那個真實、怎麼區分良莠。如果你沒有讀過《所有的東西和每一樣東西》,那麼它就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你首先應該讀葛吉夫的《所有的東西和每一樣東西》,然後你才能讀卡羅斯.卡斯塔尼達的書。讀葛吉夫的書是一種非常困難的訓練;其實,世界上讀完他這本《所有的東西和每一樣東西》的人不超過一打。
這很困難。這本書有一千頁,而且葛吉夫是一個有內容的師傅。
他一直說無關的事情,無用的事情,在故事裡面編故事──幾百頁的故事,然後有一行真理,但是它值得尋找,它是一顆鑽石。
一百頁的垃圾,但是後來出現一顆鑽石──它是值得的。
如果你能在葛吉夫裡面找到鑽石,這對你來說是一種偉大的訓練。
然後你就能在卡羅斯.卡斯塔尼達裡面發現什麼是真實的、什麼是不真實的。
否則你就可能成為一個虛構的犧牲品。而我認為很多美國人特地在墨西哥漫遊就為了尋找唐望。太傻了!


延伸閱讀

唐望故事的真假

ps. 葛吉夫   與奇人相遇:第四道大師葛吉夫的靈修之路 此書很好看
     也有出了一部電影,片名 Meetings With Remarkable Men
     電影中的片段 "神聖舞蹈"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MA8uQfCQWM

TOP

其實沒關係啦,很多東西通常趣味性比較重要,
如果有其他令人興奮的發現,也不錯,
我自己喜歡探索,也喜歡看別人探索的分享。。。

TOP

當我說虛構的時候,我不是說不要讀他,我的意思是要更加仔細地讀他,因為那裡有百分之一的真實。你必須非常仔細地讀,但是不要全部吞下去,因為它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虛構。

jenghong 發表於 2010-12-16 12:40


我非常喜歡這句背後的意義
對於虛假當中包含著真實.
對於越少人敢評論的點.越深入去思考

唐望系列的書~花點時間來看~謝謝分享
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萬物靜觀皆自得.處處留心皆學問.

TOP

回復 11# jenghong

哈羅大大你忘記把網址後面這段給貼出來了


標題:Re:奧修談論唐望發表人:Antar(centering77)
發表時間:2005/11/05 22:17:06
奧修的言語 必需非常警覺地去理解
這段文字約七年前也曾經看過 當
時還造成許多在台灣的唐望迷和奧修迷的口角 (請注意: 是"迷"的那些人在口角)
顧及大多數人未能正確了解奧修的話 所以從來沒有想要特別po出這段文字來
要走唐望系統這條路 其實是非常危險的
這條路只能經由一個走過且知道要怎麼走的人帶著你走
奧修當時面對那麼多走上唐望之路卻因缺乏帶路者而產生許多困惑的西方門徒
必需為他們攔阻掉這條路
即使奧修也因此而受到許多唐望支持者的漫罵 這段文字是針對這群沒有人帶路的
唐望迷而說的 但並不一定是真的
奧修為了門徒所說出的謊言 不計其數
雖然這些謊言其實也無關緊要 因為知道的人仍是知道 不知道的人也還是不知道

如果親身體驗過卡羅斯書中的每一件事
你會知道他的書不是假的(雖然他的確虛構了一些事以作為保護)


但書中那一切的確非常危險 因為除非你夠幸運 否則很容易因為對唐望書中產生的
靈性浪漫情懷而不小心葬送了寶貴的性命
這也是為什麼奧修要直接阻斷這條路


但唐望系列書中仍有許多安全的捷徑 例如"停止內在對話", "抹去個人歷史"和"走
路"等等實用的技巧


都可以幫助一個人在某個階段產生垂直性的成長
每一個人都應俱足足夠的智慧和勇氣
去看清事情的真相 不再只是盲目聽信表面的文字言語
--------->要走唐望系統這條路 >
其實是非常危險的






我接觸的第一本唐望書是巫士唐望的世界JOURNEY TO IXTLAN(新世界之旅)
當我翻開這本書去經歷卡羅斯的一切,我只能說我「看懂」了
不是頭腦理性上對文字的了解
而是親身體驗後的認知


唐望的書會讓我如此著迷的原因是
我想我們本來就該像巫士一樣
懂得潛獵、並運用力量
因為這個世界是如此神秘
一不小心就會讓死亡來輕拍你的左肩
LOVE & PEACE

TOP

重新看了上面的文字

我發現這個"Lobsang Rampa"的名子

在台灣,一般翻成: 羅桑倫巴

這樣子很多人應該有印象了

書籍例如 第五度時空 生命不死 第三眼

我想這是早期具有一些new age+佛教概念的通俗書

那時候還沒有網路 一般人無法追查或互相討論內容

看起來很有意思

但如今 只要在google打上羅桑倫巴

就有很多後續的追蹤文 包含天華出版社為何那這些書絕版的原因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