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4-11-26 11:11 編輯

http://tapnewswire.com/2011/06/are-microwave-ovens-another-source-of-cancer/
Are Microwave Ovens Another Source Of Cancer?

EU TIMES

It is time to come with a follow up story to further prove that theMicrowave oven is seriously dangerous to people.


It is claimed by Microwave oven producers and even scientists that the Microwave oven is not only ok to use but it is actually even recommended. Some go as far as claiming that it makes the food more healthy.
Cancerhelp.co.uk says for example that “microwaving can actually be quite a healthy way to cook” but how could it be healthy when it radiates the food and it destroys vitaminssuch as Vitamin B12?
It is true that the Microwave oven uses a nonionizing form of radiation which is not as cancerous as the ionizing radiation but still, are you willing to risk your health over a fast way to heat your food?
There are other ways to heat your food without any risks and controversies.
Some but not all studies suggest that long-term exposure to nonionizing form of radiation may have a carcinogenic effect. Needless to say is that the ionizing radiation is highly carcinogenic (can provoke cancer) and only few exposures to ionizing radiation can result in a random form of cancer. Exposure to ionizing radiation is done when you take an X-Ray for example or by other means.
The Human DNA is very sensible to radiations of any form, so long time exposure to both ionizing and nonionizing radiation can change a cell’s DNA. If this happens, then the cell’s in built instructions about how to live and grow are jumbled around. It is then possible for the cell to do something very different from what it is supposed to do. For example, it may become cancerous and keep reproducing in an uncontrolled way. This could take years to happen but it still means that a cancer may eventually develop.
Now after knowing why the Microwave oven is dangerous it is time to present an experiment conducted at home almost five years ago by Arielle Reynolds from Knoxville, Tennessee.
Below is a science fair project that Arielle Reynolds did. In it she took filtered water and divided it into two parts. The first part she heated to boiling in a pan on the stove, and the second part she heated to boiling in a microwave. Then after cooling she used the water to water two identical plants to see if there would be any difference in the growth between the normal boiled water and the water boiled in a microwave. She was thinking that the structure or energy of the water may be compromised by microwave. As it turned out, even she was amazed at the difference. So if the microwave water kills plants it can definitely hurt people too. It is easy to make this test and moreover, everyone is encouraged to make a similar test and let us know of their results.

現在是時候來了跟進報導,進一步證明微波爐嚴重危險的人。
它聲稱微波爐生產商,甚至科學家的微波爐不僅OK使用,但它實際上甚至建議。有的去盡可能聲稱它使食物更健康。
Cancerhelp.co.uk說的例子,“微波處理實際上是一個相當健康的方式烹調”,但怎麼可能是健康的,當它輻射的食品,它破壞了維生素,如維生素B12?
的確,在微波爐使用輻射的非電離形式,是不是癌變的電離輻射,但仍,你是否願意冒險你的健康了一個快速的方法來加熱食物呢?
還有其他的方法,沒有任何風險和爭議加熱食物。
一些但不是所有的研究表明,長期暴露於輻射的非電離形式可能有致癌作用。不用說的是,電離輻射是高度致癌物(可引發癌症),只有很少暴露於電離輻射可導致隨機形式的癌症。當你的X射線,例如,或通過其他方式暴露於電離輻射完成。
人類DNA是非常明智的任何形式的輻射,這麼長時間暴露於電離雙方和非電離輻射可以改變細胞的DNA。如果發生這種情況,那麼細胞在如何生活和成長內置指令各地錯雜。然後可以為細胞做一些事情,從什麼是應該做的非常不同。例如,它可能成為癌和保持再現以不受控制的方式。這可能需要幾年時間才能發生,但它仍然意味著,癌症可能最終發展。
現在知道後,為什麼微波爐是危險的,是時候出現在家裡將近五年前由阿里爾·雷諾茲從田納西州諾克斯維爾市進行了一項實驗。
下面是一個科學公正的項目,阿里爾·雷諾茲做了。在這裡面,她花了過濾後的水,把它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她加熱到在爐子上的鍋沸騰,並且第二部分她加熱到在微波沸騰。然後,冷卻後,她所使用的水來澆灌兩個相同的工廠,看是否會有正常開水煮沸,在微波水之間的增長有什麼不同。她被認為水的結構或能量可通過微波受到損害。事實證明,即使她很驚訝的差異。因此,如果微波水殺死植物絕對可以傷害人了。這很容易使這個測試,而且,每個人都被鼓勵進行類似的測試,並讓我們知道他們的結果。








day1-2.jpg
2014-11-26 11:08

day3-2.jpg
2014-11-26 11:08


day5-2.jpg
2014-11-26 11:08


day7-2.jpg
2014-11-26 11:08


day9-2.jpg
2014-11-26 11:08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4-11-26 11:24 編輯

microbiology.scu.edu.tw/lifescience/wong1/94/report/doc/A/A2.doc
微波食品----天使還是魔鬼 - 東吳大學

.前言:


隨著社會文明腳步的快速推進,人們的飲食習慣也和傳統上的認知漸行漸遠,方便、快速,成了現在上班族最高標準,不管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的小家庭,對他們來說,可以不要動到鍋鏟是最好的,因此,微波食品就變成了他們最佳的夥伴,一台微波爐,就像一個會煮飯的佣人,把食物放進微波爐內,按個數字鍵,等候一下,便可以享用美食。


根據調查,微波爐在台灣的家庭電器用品佔有率是百分之四十,也就是說,每十個家庭就有四台微波爐,微波爐由於在使用上,較傳統的烹調方式來得節省大量時間,且沒有油煙、蒸汽的產生,所以在現今工商業時代,有越來越吃香的情形;不但在商業上廣泛應用於冷凍食品的回溫、麵食烘焙、食品乾燥,且在家庭內有漸漸取代傳統爐灶的趨勢。由於最近台幣升值,進口微波爐稍稍降價,連帶國產的微波爐價格也降低;國人使用微波爐者大大增加。可是,知道微波爐對身體有危害,而且知道小心使用微波爐的人並不多。


英國一項最新研究發現,人類用由微波爐加熱的食物,會破壞身體的細胞及免疫系統,甚至會導致患上癌症。英國星期日郵報述一本名為「 What Doctors Don't Tell You 」雜誌研究結果顯示,食用微波爐加熱的食物,會令人體的血液 細胞及免疫系統產生改變,有可能會致癌。有關數據據稱曾遭瑞士法庭禁制公開 達十年之久。


微波食品固然在快速的生活腳步下扮演的很好的幫手,但人們的健康更是不容忽視,我們將針對微波爐的特性和其所加熱後的食品對人類的影響,做更進一步的報告。


.問卷調查:

  本組此次根據這項題目,作了一份問卷調查,有效樣本為二十五份,題目及結果如下:

 住宿情形:9家裡 9宿舍 7租房子

1.家中是否有微波爐? 13是 12

2.每月食用微波食品的頻率? 135次以下 75-10次 510次以上

3.為何會使用微波爐?(可複選)
21方便 6食物都是微波食品不得不用 4冬天想把飲料加熱

4.使用微波爐的時機?(可複選)
13在家熱剩菜 15調理食品 10加熱飲料

5.你知道微波爐會釋放出輻射嗎? 25知道 0不知道

6.你會在意微波爐的輻射嗎? 21會 4不會

7.如果你知道有輻射,還會繼續使用嗎? 13會 1不會 11會,但減量

8.如果沒有微波爐,你會感到很困擾嗎? 14會 11不會

在開放式問題當中,我們問了兩個題目:

1.你對使用微波爐的看法?


絕大多數的人都是回答方便、實用。

2.如果政府立法禁止大眾使用微波爐,你是否贊成?為什麼?


關於這個題目,只有少部分的人是贊成此項立法的,他們原因不外乎就是因為可以減少對人體的傷害或者是配合政府政策,但前提必須是要有替代用品或是合理的配套措施。而絕大多數的人選擇不贊成的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因為不方便,加上很多食物(如調理包)必須用微波爐烹調,如果禁止使用微波爐,就會顯的相當不方便,但如果有可以替代的用品,他們也不反對此項立法;也有原因是因為使用微波爐與否是個人自由問題,即使對身體有害也是自己選的,不應該用立法來侵害自由。

問卷檢討:


根據以上的問卷,我們可以發現家中有微波爐以及沒有微波爐的比例各半,沒有微波爐的人則是在外租房子佔多數;而在使用頻率方面,多數人是在每個月五次以下,尤以租屋的最少,或許是因為住在外面一方面沒有微波爐,另一方面則是買東西吃不完就扔掉,不需要冷藏微波,比較方便;在動機方面,絕大多數的人是選擇方便,選擇不得不用的則是住宿的人比較多,可能是因為住在學校,只有7-11可以吃的關係,而在加熱飲料方面,比重反而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多,可能是因為季節的關係,夏季不需要加熱飲料;而使用微波爐的時機在比例上來說是比較平均的。在認知方面,所有人都知道微波爐會釋放輻射電波,但其中有四人是不在意的,可能有兩種情況:一種是因為他太常使用微波爐,不管怎樣他都要用,另一種則是他幾乎不使用微波爐,輻射再強對他也不造成影響;即使大家都會在一輻射,但大多數的人還是會選擇繼續使用或者是減量使用,而沒有微波爐的話大部分的人也會覺得困擾,因為微波爐對現在社會來說太方便了,即使大家都知道太常使用會對身體有影響,但大家依然會繼續使用,並不會因此而減少。

.訪問陳國鎮教授所做的問題與回答

1微波爐的微波、與使用微波爐所做的食品對於人體有何影響?

教授:

微波是電磁波的一種,波長範圍在 1 mm 1 m 之間,國際上規定家用微波爐的微波波長為 122 mm,對應頻率為 2450MHz。微波能容易穿透絕緣物體,但遇到有水份的食物便會使水分子和它一起以相同的頻率振蕩,振簜中分子與分子互相摩擦,從而產生熱量。水分子在微波中每秒振蕩24.5億次,這種振蕩幾乎是在食物的內外各部分同時發生,因此波加熱的食品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把整份食物煮熟。

因為微波的電磁輻射所影響到的食品是跟瓦斯加熱的熱輻射方式是不相同的,所以電磁輻射所影響的是食品本質的改變,使得我們攝取的食品並非原本我們可能要的物質,可能導致吃下去的東西會影響人體吸收、或是慢性影響人體體質!

  另一方面,因為微波的波長跟一般物體大小相近,人體和器官約寬10~30cm剛好介於微波可共振的波長,並且電磁輻射的游離性是長期影響人體細胞,所以影響到人體的原因是連帶性且多樣性的,目前沒有直接性的實驗可以證明有影響,但的確電磁輻射是會影響到人體全部範圍的。


至於微波爐並不是完整有電磁遮蔽性的,微波爐的門是半透明網狀設計以方便察看到內部狀況,所以網洞是會有洩漏性的!!!因此微波的強度影響、人體必須遠離30cm以上才安全,像電磁爐的使用也是相同的!!不然加熱食品的同時,會變成也在加熱你的身體!

.微波食品對人體的影響

 講到這裡,我相信應該還有許多人還並不了解為微波爐為何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加熱食物?簡單來說微波爐的微波是用交流電來產生,而微波就是很短的電磁波,所有的電磁波每經過一次電波週期,就會從正極變為負極。交流電可以增快電波的週期。水分子有正極和負極,因此當水接受正負交替的微波能量時,水分子會迅速轉動。這有一些類似用磁石把平面上的大頭針吸得團團轉的情形。微波爐用交流電產生的微波使食物中的水分子以每秒鐘幾十億次的速度旋轉,造成分子之間巨大的摩擦力,使食物迅速加熱。用微波爐煮出的食物是否有害人體?問題正正出自這種水份子每秒鐘高達幾億轉的磨擦,把食物的營養成份,特別是蛋白質破壞,令食物變質!!

  在1991年,由於一場公眾矚目的官司,人們開始意識到微波食品是不安全的。一位名叫 Norma Levitt 的婦女的家人為她的誤死起訴。Norma去醫院進行髖部更換手術。手術很成功,但Norma卻死了。Norma死於一次輸血之後,血液是經過微波爐加溫的!!這是第一次有重大證據表明用微波爐加熱物品對被加熱的物品的化學性質造成了根本的破壞。如果僅用微波爐把血液加熱到體溫,就能使血液包含致人於死命的毒性,那麼我們用更高的溫度在更長的時間內加熱食品,又會什麼情況呢?微波爐的作用遠不止於把物體加熱那麼簡單。食物的分子吸收大量的能量,可能分解蛋白質的分子結構,導致通常情況下不會發生的分子異變。結果,許多新的奇怪的分子出現了。食物的分子結構發生了改變,產生了人體不能識別的分子。這些奇怪的新分子是人體不能接受的,有些具有毒性,還可能致癌。

  而在瑞士,瑞士皇家科技協會的 Hans Hertel 博士和 Bernard Blanc 博士經過實驗研究並於1992年發表一篇論文,名稱是「COMPARATIVE STUDY ABOUT THE INFLUENCE ON MAN BY FOOD PREPAREDCONVENTIONALLY AND IN THE MICROWAVE-OVEN.」。這個實驗的實驗有八個人,其中一個還是Hans Hertel自己,志願者大約都在2030歲之間。Hans Hertel說他們這八個人被關在一個旅館中八個星期,排除了吸煙、喝酒等可能影響實驗結果的變數,然後,他們會給志願者分別吃「生的牛奶」與「微波過的牛奶」、「生的蔬菜」與「微波過的蔬菜」,吃之前先抽一次血,吃完後再抽一次血。他們還測量了吃微波食品志願者血液中的病理變化。研究人員發現志願者血液中的紅血球減少了,這意味著血液攜帶的氧氣減少,人體組織無法完全得到所需的氧氣。相反,白血球和膽固醇都增加了。白血球增加會引起人體的壓力和緊張,通常只有當人體感染急性疾病、細菌感染或細胞受損壞時,白血球才會上升。此外,淋巴細胞減少了。淋巴細胞是一種特殊的白血球,對產生抗體有重要的作用。研究人員還發現,這些食用微波食品的志願者的血清會導致發光細菌發射出更多的冷光,似乎微波中的能量被轉移積蓄在食物的分子鏈中,改變了血清的能量結構,當細菌遇見血清時,就受到刺激發出光線。所有這些現象對人體都沒有好處。當你把食物放進微波爐時,或許你從未想過這會造成虛弱的免役系統和缺氧的身體組織。

  於1989129出版的《刺血針》(Lancet)醫學雜誌內,來自夏威夷的Dr.Lita Lee撰文指出若用微波爐加熱會令食物變質!!其中包括胺基酸出現的同質異構變化,把左旋(L-form) 的易吸收形態變為不易吸收的右旋(D-form) 。例如肉類的精氨酸L-Arginine變為D-Arginine,長期吃這種形態的肉類對健康會有很大影響,亦可能會間接造成腸癌。蔬菜微波後,會將植物生物鹼(Plant Alkaloids)轉化成致癌物。

  根據蘇聯、德國、瑞士等國家所作對對微波爐的研究,發現有許多負面的結論:

1.它破壞腦組織。腦的傳播是靠磁波,微波爐處理過的食物,如長期食用,      會中和腦磁波,使腦退化,磁波短路,此為長期副作用。

2.微波爐食物,除了有致癌物之外,它還產生一堆不能為身體所吸收利用的不知名副產品。

3.長期食用微波爐食物,使男女荷爾蒙分泌量減低或改變。

4.食物中的礦物質,維生素及營養大量減少,或改變成致癌物,以及許多不能為身體所分解的合成物。

5.微波爐烹煮的食物,使蔬菜中的礦物質,改變成會破壞人體的自由基。

6.微波爐食物有可能引起胃癌,這或許解釋了何以美國人近些年來,患直腸癌的比例如此迅速增加。

7.長期攝取微波爐食物,由於其中營養已被破壞,將使身體免疫系統出問題。

8.這樣的食物,終將使記憶退化,精神不集中,情緒不穩定,且理解力降低。

  有人問,如果微波爐有害,何以政府不制止它的使用?我這麼說好了,當你將一隻青蛙放上一個開著大火的熱鍋時,牠會立刻跳走,但如果你用一根蠟燭慢慢燃燒加溫,剛開始時,青蛙並不覺得有任何燙感,但逐漸的等到牠覺得熱了,想跳走時牠的腳已被熱鍋黏住了,再也無法跳走。這乃因它所造成的傷害,不是短時間內立即可看到,可能是在二十年以後才顯現出來,除非有專業研究員,在實驗室作實驗來證實。

結論:


以上的論點有些還並沒有直接被證實,我們先撇開吃微波食品是否真的是引起許多癌症的主要原因,但食品經過微波加熱後,的確會造成食物的營養價值都降低了。西班牙國家科學機構的最新研究發現,綠色花椰菜在經過微波爐處理時流失的抗氧化分子最多,而用水煮和壓力鍋則是其次,最好的選擇是清蒸,可以讓抗氧化分子幾乎沒有損失。不僅如此,維生素BCE,以及抗脂肪膽物質,甚至連蛋白質的營養成分也減少。平均來說,微波食品的營養價值減少了20%至40%。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5-8-28 10:44 編輯

00306cd8.jpeg
2015-8-23 19:13
0010684629_bc_01.jpg
2015-8-23 20:54




電磁波的真相:你看不見的手機、WiFi幅射傷害
  OVERPOWERED: The Dangers of 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 (EMF) and What You Can Do About It 2014
  • 初版日期:2015年8月1日

電磁場輻射無處不在,影響每一種生物的DNA,兒童仍在成長階段,暴露於致癌物質中,更容易罹患癌症,為人父母者──你的孩子還要無時無刻使用手機嗎?

★DNA損害、致癌、文明病、阿茲海默症、不孕症、憂鬱症、自殺率提高等,電磁波(EMF)、輻射都是幫兇?
★電磁波不只來自手機,還來自很多日常在家中或辦公室使用的電器!
★手機會導致腦癌,是真的嗎?世界衛生組織早在2011年證實手機輻射可能致癌,人類創造的大量輻射甚至影響自然界植物的生長、以及動物的「磁覺」,候鳥、鮭魚、蜜蜂、蝙蝠等動物都受影響!
★告訴你對抗電磁場暴露的三十一招策略,保護自己和家人。


生活環境中有未知的隱形殺手,
你願意冒著健康風險,曝曬在人造電磁輻射中,
參與這項未經授權、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生物實驗?
你知道,其實電磁輻射無所不在?
單單將一隻開機狀態中的手機放置於蜂巢前,就會快速導致整個蜂群死亡。

馬丁•布藍克博士指引你需要採取的安全措施,保護自己及家人的健康!

每一天、每分鐘,日常生活幾乎不間斷的沉浸在電磁波的洪流之中。

電磁場輻射無處不在,影響每一種生物的DNA,兒童仍在成長階段,暴露於致癌物質中,更容易罹患癌症,為人父母者──你的孩子還要無時無刻使用手機嗎?

儘管科學證據說出真相:「電磁波或無線波造成的電磁場都有可能造成癌症」,仍有否定的聲音掩蓋事實,問題在於企業、私人掌控了相關商品的利潤,於是「有計畫」的試圖混淆視聽。

科學證據說明:
居住在距離高壓電線五十公尺以內的人較居住在距離高壓電線六百公尺以外或更遠的人,更加容易罹患阿茲海默症。
每天使用手機二至四小時的男人,較不使用手機的男人減少了40%的精子數量,至於那剩餘的60%存活下來的精子細胞,移動性和存活力也比較低。

所有的電磁場都會影響生物健康
DNA損害、癌症、眼疾、阿茲海默症、不孕症、憂鬱症、自殺率增高等,電磁波(EMF)、輻射都是幫兇?

何謂髒電(Dirty Electricity)?
流行病學家已證實,暴露在這些電磁場雜訊中,是癌症、腫瘤等健康問題的隱形兇手。

當你不可能放棄使用電子配備、無線電玩具時,可以學習知識,更安全地使用它們,做個知情的消費者。

當你不可能放棄手邊的科技產品,你可以更積極地作為,減少科技產品帶來的傷害;馬丁.布藍克博士提示你電磁場暴露的策略三十一招,讓你在家居生活和職場環境中,注意周邊環境安全。


馬丁•布藍克(Dr. Martin Blank)
電磁學與健康影響相關領域的傑出專家,已經研究此題材逾三十年。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取得物理化學博士學位,並在劍橋大學取得第二個博士學位COLLOID SCIENCE(膠體科學)。1968到2011年,他在哥大擔任副教授,並開設講座。他也是生物電化學學會有機與生物領域的主席,以及生物電磁協會主席。

他已經發表200餘篇論文和評論,並且是許多學報的編輯,包括《電子化學學社》、《生物電子化學》和《生物能量學》、《Electromagnetic Biology and Medicine》(電磁波生物與醫學)等國際學報。

http://www.cptw.com.tw/BookDetail.aspx?bokno=11324010

章節試閱
1. 意想不到的活躍能量

你知道嗎?你已經參與了一項未經授權的實驗,「這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生物實驗。」瑞典神經腫瘤學家萊夫.沙福德(Leif Salford)說。這是人類史上頭一遭,每個人都身藏一具「高能微波傳輸器」,並每天將它貼著大腦使用。這台機器就是你的手機。

手機會產生電磁場(electromagnetic field,簡稱EMF,俗稱電磁波),並發出電磁幅射(electromagnetic radiation,簡稱EMR)。所有「無線通訊」的設備,及使用交流電(電力公司的輸電網路以及從家中牆上插座取得電力的都算在這個範圍內)的現代電器產品都有這個特性。不同的設備會產生不同等級、不同特性的電磁場。

這對健康產生什麼影響呢?這也就是上述「實驗」的內容。

許多電磁波對人體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如癌症及阿茲海默症,要經歷數年才會發生,所以短時間內我們不會知道這場「實驗」的結果,也許要花上數十年才能有定論,但在那之前,電磁波的活躍能量早已對數十億人造成影響,屆時是否將為時已晚?

在我們一邊等待著確切答案的今天,許多人正在為電磁場可能造成的危害激烈地辯論著。電磁場背後的科學理論並不容易為一般人所理解,因此使得討論它對健康的影響變得複雜;簡單來說,論證分為兩派;一派人馬呼籲要以對全人類健康風險的預防觀點出發,繼續調查電磁能量的真正影響。這群人之中有許多科學家(包括我本人),在研究中觀察到許多危險跡象,因此發出採取預防措施的強烈號召。

另一派人則認為,我們應該等到找到電磁波對人體負面影響的確實證據,再採取行動。在這派人中,發聲量最大的團體包括了許多商界代表,他們害怕獲利受到影響,寧願人們不要想太多,繼續購買使用更多會產生電磁波的相關電子電器產品。

電器廠商的努力沒有白費,如今世界上已然充斥著電磁波科技應用產品。但除了電器之外,電磁場也有其他的來源;最值得注意的是現代社會中的供電系統,也就是電力公司鋪設於馬路及家中的電線等設備,整體組成了一個超大型的電磁場產生網絡,這影響了幾乎每一個美國人,及75%的世界人口。在二十一世紀初的今天,我們的每日生活幾乎是不間斷地沉浸在電磁波的洪流之中。

對於電磁波,我們了解多少?

今日科學對暴露在電磁波之下所產生的生物效應(生物及健康面的影響)的研究還在早期階段,我們還沒有辦法確切針對某種電磁波曝露模式(如連續十年、每天使用手機二十分鐘),推論造成某一種特定的病症(如癌症)的可能性。對於何謂電磁輻射量的「安全標準」,也還未能下定論。

雖然科學研究還無法回答所有疑問,但至少我們確實知道──所有類型的電磁波都會影響生命體。我在本書中會不斷提及,科學實驗中許多生物效應被證實和電磁波相關。舉例來說,眾多研究顯示電磁波會讓基因產生變異;基因控制了人體細胞的性狀表現,而基因突變被認為是癌症發展的初期徵候。電磁波曝露與癌症發生的關聯性,引起應重新檢視電磁波輻射量安全標準的呼聲。實驗中能引起基因變異的電磁波水平,相等於日常手機使用所發出的電磁輻射量。

電磁波對健康有負面影響,基因損害被認為是原因之一。數個不同的研究報告指出,在使用手機數年後,大腦腫瘤的發生風險提高了二至三倍。其中有份研究回顧綜合分析了16篇報告,發現對經常使用手機時間十年或更久的人來說,單側大腦發生腫瘤的機率提高了240%。根據一項以色列研究,每個月使用手機超過22小時的人罹患唾液腺癌的機率提高了50%(從1970至2006年,這類腫瘤在以色列的發生率上升了四倍)。而居住在手機通訊基地台400公尺以內超過10年以上的人,得到癌症的機率則比那些住得較遠的人提高了3倍。確實,世界衛生組織(WHO)已經指出電磁波或無線波造成的電磁場都有可能造成癌症。

多項研究指出,癌症是損害健康的重大殺手之一,而電磁波曝露卻大幅增加了其他健康損害的風險。事實上,研究指出比目前安全標準強度還要低上千倍的電磁場,會顯著增加罹患神經退化性疾病(例如阿茲海默症和漸凍人症)及因精子細胞損害造成之男性不孕的風險。有一項研究顯示,居住在距離高壓電線50公尺以內的人較居住在距離高壓電線600公尺以外或更遠的人更加容易罹患阿茲海默症,而罹患的風險在1年後增加為24%,5年後為50%,10年後為100%。其他的研究也指出,每天使用手機2至4小時的男人,較不使用手機的男人減少了40%的精子數量,至於那剩餘的60%存活下來的精子細胞,移動性和存活力也比較低。

電磁波曝露就如同其他許多環境中的污染物一樣,不僅影響了人類,也對大自然造成了影響。事實顯示電磁波對於許多的植物、動物生命都有負面的影響。縱然僅有少許低量的電磁場曝露,也會干擾鳥和蜜蜂的導航能力。多項研究指出,這和飛禽撞塔死亡率有關(因與電線塔和通信塔碰撞而造成鳥死亡)。這種對導航能力產生的負面影響關連到蜂群崩壞症候群(colony collapse disorder,簡稱CCD)的發生,因而嚴重減少了全球蜜蜂的數量;在一項研究裡我們發現,單單將一隻開機狀態中的手機置放於蜂巢前,就會快速導致整個蜂群死亡。在歐洲各處,一種謎般的樹木病變也被認為與環境中的無線網絡(WIFI)輻射波有關。

如同下面章節我將要解釋的,許多極具專業素質、高水準、經過同行評審的科學研究,都顯示電磁波的影響令人擔憂。這些影響,都在被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簡稱FCC,在美國負責規範手機電磁場輻射)等主管單位視為完全安全的強度下發生。

意料之外的肇事者

約1960年起我開始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工作,我的研究範疇並不僅止於電磁場一項而已。我在哥倫比亞大學所獲得的物理化學博士及劍橋大學的膠體科學博士學位給了我在生物、化學和物理等學科跨領域的堅實背景。我在早期的職業生涯也花了許多時間去了解物質表面和薄膜(如肥皂泡沫)之特性,由此,我開始探索包覆活體細胞的生物膜。

我研究了造成嬰兒呼吸窘迫綜合症(infant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簡稱IRDS)的生物化學機轉,該病症會使新生兒的肺產生塌陷(也稱為新生兒肺透明膜病)。透過這次研究,我發現,健康的肺表面有種物質,可形成網絡,保護健康嬰兒的肺避免發生塌陷(缺乏此肺表面物質就會造成IRDS患者的肺塌陷問題)。

一家食品公司隨後便聘請我去研究如何利用同一表面支撐機制來防止添加到冰淇淋的氣泡破裂。由於冰淇淋並非以重量,而是以容積做為銷售單位,這使得食品公司得以減少裝在每盒商品中的實際冰淇淋份量。(我的孩子讓我為這份工作感到難過,但他們自己倒是非常享受我帶回家的冰淇淋樣品。)

我也曾研究電力如何與神經及肌肉的組織膜中的蛋白質和其他成分互動。1987年,當時我正在研究電場對薄膜的影響,我讀到一篇里芭.古德曼博士(Dr. Reba Goodman)的論文,寫到電磁場對活細胞的一些不尋常影響;古德曼博士發現,即使來自一般電器相對較弱的電磁波(例如來自電線和電器附近的電磁場),也可能會改變活細胞製造蛋白質的能力。我早已了解電力影響細胞功能的重要性,但這篇論文指出磁力(我將在下一章中介紹,磁力是電磁場所具有的關鍵特性之一)對活細胞也有顯著影響。

就像我大多數的同事一樣,當時我不認為這是可能的。這裡先補充一些背景資料:某些類型的電磁場是普遍早已認知對人體有害的,例如X射線和紫外線輻射都是致癌的輻射線,但這些都是游離輻射。而古德曼博士的研究卻顯示,即使是能量比X射線要低得多的非游離輻射,也會影響細胞的基本特性──促進蛋白質合成的能力。

由於電磁場的非離子形式輻射比離子形式的輻射含有較少的能量,長久以來的認知是,這是無害於人類和其它生物系統的。我們知道,高度曝露於非離子形式輻射的電磁場,會導致身體的溫度上升,而正是這種溫度的增加可能造成細胞損傷和導致健康問題,以至於有人認為,只要不會造成溫度上升,低能量非離子形式的輻射電磁場便是良性的。

以我自己置身於世界頂級學術機構超過20年的經驗,我就是被這樣教導的,我也如此教學、傳授。事實上,我在哥倫比亞大學的學院(還有世界各地其他大學同領域的學院)中教授人體生理學時,整學期都不會提到電磁場,除了當它被用來診斷檢測電流對心臟或大腦的影響時才會提及。當然,磁鐵和磁場會影響金屬和其它磁體,但論及人體生理學時,電磁場被認為是「惰性」的,或基本上對人類的生理無影響力的。

你可以想像,此時我發現古德曼博士論文的研究實在耐人尋味。後來她成為我哥倫比亞大學的一個同事,她的辦公室就在同排建築物的另一端,我決定跟進她的研究,與她面對面討論。沒有多久我就意識到,古德曼博士的數據和辯論很有說服力,如此地有說服力,不僅改變了我對磁性對健康潛在影響的想法,我更是開始跟她長期共同研究,並且甚有斬獲,對我來說也是受益良多。

古德曼博士和我共同研究、合作多年,在相關的科學期刊上也發表了許多報告。我們的研究集中在「細胞」的層次上,包括電磁場是如何貫穿細胞表面,並影響細胞和基因,我們的研究演示了數種具有重複性,且可被觀察到的電磁場對活細胞的健康影響。正如發表在這些科學期刊上的發現,我們的數據和結論皆經過同行審驗。換句話說,我們的研究結果在刊登之前,就已先被評審,以確保我們研究量測、技術和結論是適當的。我們的研究在發表後,會被在世界各地、獨立於我們的實驗室外的科學家證實。

色調的變化

大約過去25年間古德曼博士和我一直在研究電磁場的問題,我們的工作已經被無數公衛領域的科學家、工作者及專家引用,並且被《國際電磁輻射研究報告》(BioInitiative Report)引用(第11章中有討論),這報告也被歐洲議會所引用以呼籲更強烈有力的電磁場法規來管制。當然,我們的工作也在圈內被批評,這是可以預料的,我們也持歡迎的態度,畢竟討論和批評才得以讓科學進步。但在90年代的後期,批評中開始帶著比以往更多的憤怒與嘲弄。

有一次,我在美國能源部一個研究電磁場的年度評審中提報我們的研究結果。當我報告完畢時,一位常春藤聯盟的知名教授立刻說(沒有任何證實依據),我給出的數據是「不可能」的。在他之後,另一位受人尊敬的學者也表示(同樣沒有任何證實依據),我極可能已經犯下一些「可怕的錯誤」。這些人不僅僅是錯了,他們的發言還帶有強烈和明顯的敵意。

後來我才發現,這兩個人都是電力工業支薪的顧問,而發電廠是產生電磁場的最大來源之一。對我來說,這便說明了他們為何對我們的研究有如此強烈又毫無根據的看法。我親眼目睹了私人、利潤導向企業的手段,企圖對電磁場生物效應背後的科學證據混淆視聽。

不是第一次了

我知道這不是第一次產業反對威脅到他們商業利益的科學研究。過去我看過好多次煙草、石棉、殺蟲劑、水力壓裂法(fracking)以及其他產業,他們花錢請科學家製造「科學」,好讓他們能宣稱其產品安全無虞。

當然,這並非合理科學的過程。科學涉及產生並檢驗假說,從嚴謹和可重複的實驗中所產生之可利用、可觀察的證據得到結論。科學不是將證據客製化來支持某個既定的信念,那叫「宣傳」。亨利.萊博士(Dr. Henry Lai)與納倫德拉.辛格博士(Dr. Narendra Singh)對電磁場曝露會造成基因的損傷進行了開創性的研究(在本書的第4章及其他章節有更多深度的討論),正如他所解釋的:「很多正在做的研究,純粹只是作為產業公關的工具。」

不可逆轉的趨勢

當然,電磁場曝露(包括手機、還有你用來幫手機充電的電線所生成的電磁波、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使用到電磁波的科技)並不等同於吸菸。暴露在致癌物質之下及其他菸草所帶來的有害影響完全是出於自願性、娛樂性的吸煙行為。如果菸草明天起從世界消失,很多人會非常惱火,菸農必須種植其他作物,一些公司可能會倒閉──但是除此之外不會有其他影響。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現代科技(也就是在這本書中討論的人造電磁場來源)對於創新、生產力、及提升生活品質都挹注了極大的幫助和力量。如果明天電力網停電,所有的手機網絡將停止運轉,世界各地的數百萬台電腦就無法開機,而夜間也只能靠燭光和月亮照亮,電磁場的曝露也就大幅地減少了,但我們將付出現代社會徹底崩潰的代價。

電磁場不只是現代社會的一個副產品,電磁場以及我們將電磁場應用到其他技術層面的能力,已成為建造現代社會的「基石」;清潔衛生、食品生產和儲存、醫療保健……這些都是依賴電力和無線通訊技術的基本社會架構。我們的社會已經發展為從根本上依賴不同形式及層次的電磁幅射技術,而這些技術在19世紀前還未出現在這個星球上。

由於這些設備在現代生活中所扮演的核心角色,可以理解有些人會傾向於抵制挑戰了電磁波曝露安全性的資訊。人們就是無法承受要去限制他們使用心愛電子設備時間的想法(更不用說叫他們放棄了)。這給了產業一個極大的優勢,因為有一大部份的人寧願不知道電磁場曝露活動所造成的安全影響。

預防措施

我在這本書裡要傳遞的訊息,並不是要大家放棄會產生電磁波的設備──就像大多數人一樣,我也也喜歡、並且使用產生電磁波的科技配備。相反的,我希望大眾能認知到電磁場對於生物所構成的真正的威脅,好讓我們能重新思索各種產業與產品的安全標準。

我在此書中提出的解決方案也並不是不可行的。對個人而言,我建議採用「謹慎迴避」的概念,儘量於電磁場設備正在使用時,減少我們自身的電磁波曝露,並增加我們和電磁波來源之間的距離。就像你會使用汽車安全帶和安全氣囊,在相對高速駕駛的危險中來增加行車安全,那麼對於自己的電磁波曝露,你也應該考慮類似能降低風險的做法。

在廣泛的社會層面上,電磁波曝露對一般市民的影響,應以預防性原則來建立一個新的、有生物基礎的安全標準,我相信這是最好的辦法。正如當科學證據顯示,地球的臭氧層遭受威脅時,早在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此威脅的關聯性之前,美國就先於他國在規範氯氟烴(氟氯化碳,CFCs)的生產了,我們的政府應該要對電磁場曝露明顯造成的公共安全威脅有所回應。如果能對電磁波的強度作管制,就像對汽車的碳排放量進行管制一樣;這樣才能迫使製造商去設計、製造、和銷售產生低電磁波強度的設備。

沒有人願意回到文明黑暗的時代,但對個人和整個社會來說,確實有更聰明、更安全的方式來處理我們和電磁幅射科技的關係。

本書為何而寫

我一直把「科學」當作理解問題的可靠手段,並作為可能解決方案的資訊來源。在我所受過的專業訓練、職業生涯和對科學的信賴之中,能夠得到的最終結論是:知識就是力量。而在電磁幅射的領域裡,相關知識和證據正在穩步增長。

電磁場問題涵蓋物理學、生物學和化學(以及電氣工程學)。我的跨學科背景(幾乎囊括以上所有領域),對於電磁場曝露問題及其對人類生活的影響上,為我提供了有價值的觀點。這是正是我在本書中所要講述的。

在接下來的章節中,我將試圖總結和簡化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所了解到電磁場對健康造成影響的資訊。若有人對這些議題背後的科學發現感興趣的,可以查看在尾注中引用的資料。我的目標是證明所有的電磁場——即使在起初被認為是無害的極低強度下,都會影響生命體。而來自各種越來越普遍的活動的電磁場曝露,用手機打一通電話、或用WiFi無線上網等,已經與一些非常嚴肅的公共健康風險有關。

有了這些知識,我希望你能採取更多作為來保護你自己和家人,在你的環境中減少不必要的危險,對於這些圍繞著你的科學技術,最終能成為一名知情的消費者。

http://www.taaze.tw/sing.html?pid=11100755633




EMF & DNA - Dr. Martin Bla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SpDMxWexO0

發佈日期:2014年8月29日

曾經試圖想要聽電磁波的聲音?現在 Elektrosluch 麥克風可以幫你達成這樣的願望  https://digilog.tw/posts/50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c0OoAF5WQ

發佈日期:2015年6月9日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5-8-28 10:53 編輯

6536362364246.JPG
2015-8-28 10:44
3050295-slide-s-2-enter-the-matrix-this-ipad-app-lets-you-see-wi-fi-signals.jpg
2015-8-28 10:52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YBg_y1-bdw


發佈日期:2015年8月25日

architecture of radio
http://nemiymis.com/radyo-dalgalarini...


http://www.fastcodesign.com/3050295/enter-the-matrix-this-ipad-app-lets-you-see-wi-fi-signals


Enter The Matrix! This iPad App Lets You "See" Wi-Fi Signals

進入矩陣!這個iPad應用程序可以讓你“看”的Wi-Fi信號

我們周圍的看不見的世界脈衝無線電波,電磁浪潮沖刷過的一切。如果你能看到它,我們周圍的一切都將波及與信息,如滴酸的標籤看矩陣之後。


到下一個最好的事情?收音機,由荷蘭設計師理查德·維雅根使用增強現實iPad應用程序的可視化我們周圍的無線電波的網絡,揭示智能手機,GPS設備,Wi-Fi路由器,信號發射塔,塔頂的無形交通一個新的展覽的架構衛星,以及更多。



“作為一個信息的設計師,我感興趣的是可視化的東西我們看不到,”維雅根說,通過電子郵件。 “大多數我們的消費是通過無線電波傳送給我們在空中的信息。我們是全天候連接通過無線通信通過Wi-Fi或蜂窩網絡,但違背了無線電塔和傳輸站設備無線電的早期,這鞏固了我們信息社會的基礎設施幾乎不可見。Wi-Fi路由器背後都隱藏著書架和安裝在現有的建築物或偽裝成樹信號發射塔。“


的維雅根的應用程序,這樣做的目的是揭示這種無形的架構在我們身邊。展出的ZKM卡爾斯魯厄,德國,維雅根的展覽邀請參觀者用一個iPad來查看周圍的數據網。該應用程序使用GPS來獲取用戶的位置,然後找出內使用OpenCellID和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http://pds.jpl.nasa.gov/)數據傳遞開銷的任何衛星覆蓋手機信號塔。在ZKM,應用程序也被編程為“看見”身邊的有線通信基礎設施,例如:脈衝脫嵌在展覽空間的Wi-Fi路由器和以太網電纜的數據。然後,動畫的所有iPad的屏幕上的信息,模擬的“信息空間”我們周圍一切,讓我們來看看它的模式。



正是這種信息空間的維雅根希望遊客電台的架構會考慮多久便離開展會結束後。 “我們不能看到非常的事,是確定我們的時間,我覺得不妥,”維雅根說。 “隨著技術變得越來越透明,我認為,數據可視化可以幫助我們涉及到的東西是看不見的,但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這將是在顯示在ZKM,直到2016年四月。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5-9-20 18:41 編輯

The Impact of WiFi on Our Energy Field 無線網路對我們能量場的衝擊  10 August 2014

包爾提醒我們伊恩·麥克內採訪Burgs有關我們的能源領域的現代技術的影響。


在這個迷人的採訪Burgs介紹了如何我們每一天接觸到的WiFi,對我們的能源領域產生破壞性的影響,使人類失去自我意識,以相互連接發生故障的能力。


...。我們現在已經完全插入到這個網絡的信息
通過這些電磁場,
但它在做什麼,在一個微妙的意識水平,
從源斷開我們
這確實是支持我們的生命之源。
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知道,這是非常具有破壞性的,
但現在我開始看到它是多麼顛覆性...
它是很嚴重的。認認真真的。


請在第1部分的完整成績單
成績單第1部分:

伊恩:Burgs,我在幾個星期前採訪您,我們有一個很好的連接,我們有一個良好的反響。你邀請我做一個沉默的撤退與您和我們現在在這裡赫里福德郡的威爾士邊界,這是非常漂亮的在這裡,這是非常安靜。

有趣的是你說的[更早]因為當人們到達[節節敗退]實際上你可以發現一個事實,即他們的能量場被干擾。只是簡單地解釋發生了什麼的人。

Burgs:是的。我真的注意到,在過去六個月左右的人的實際環境能源領域內的一大增長的干擾,或不連貫,因為他們對這些務虛會到達。我做的第一個晚上的第一件事是解決它們。我調成他們,我給他們時間去放鬆,在那個時候它變得明顯,我為了他們到達什麼樣的狀態,在過去六個月中大多數人來說,即使是經驗豐富的從業人員,都到達其能源領域的真正挺著急的。

伊恩:但它現在已經成為正常的是不是,我們的周圍是在線西部的整個時間建立整體的生活方式。我們對大多數的時候我們的手機,大多數人隨身攜帶他們的整個時間在他們的口袋或包或什麼的,在這裡我們可以,我們去檢查我們的電子郵件。我們現在有兩者結合起來的新設備。這就是我們的標題的方式。

Burgs:是絕對的。這是一個悖論是,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完全插入到該網絡通過這些電磁場的信息,但它在做什麼,在一個微妙的意識水平,從確實是支持我們的生命源源斷開我們。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我有很長一段時間知道,這是非常具有破壞性的,但現在我開始看到它是多麼顛覆性...這是很嚴重的。認認真真的。

伊恩:這裡有一個真正的困境是很有趣,因為有網絡,我們得到越來越多的連接,並在世界的一側發生的事情可以立即知道在世界的另一邊,但你說的話是因為我們變作為一個全球性的社會更多的,我們實際上得到更多的斷開氣十足。

Burgs:是的,這很有趣,在我們通過能夠進行在線交流,並分享我們的想法相互連接的一個精神層面,但在意識層面,或者我們可以說,如果你喜歡,在靈魂水平,這主要是看不見的,但增加了非常有質感和細微差別,以我們的經驗 - - 通過這種實際匯率的我們之間歷來存在心臟水平與對方共享的能量,信息交換,這是打破。因此,我們似乎在某個層面上有更多的聯繫比我們曾經去過,並在另一個層面上,我們比我們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斷開。

伊恩:我們大多數人現在在Facebook上。我們都我們的朋友在Facebook上,即使我們並不總是知道所有的人!但是......他們在Facebook上的朋友,如果成為常態Facebook上交流,或在Skype或什麼的,這是沒有那麼多的規範,以面對面坐...

Burgs:有多少次你見過的人實際去一家餐館進行面對面的交流和[而是]他們坐在那裡發送短信,而不是實際連接彼此,因為我們失去了我們的能力來連接。我們不要連接這樣了!其實,所發生的是,你和你的經驗之間的真正交流,讓你的經驗味道 - 無論是坐在這裡有與個人交談或享受美麗的鄉村和性質,我們是在 - 這不是什麼你只要看看,什麼事都能只是想想而已。我們的經驗真正的深度來源於就是我們的一部分,深深感受到意識,我們得到了通過環境能源領域,我們是在和自己周圍的能量場,以及我們如何之間的交流更深刻的意義共鳴吧。所以,我們所有的喜歡同情更深的體驗,我們可能會覺得與對方,同情和愛,在很大程度上,他們現在真的打破!

現在,我今天早上問組......我把它給他們,當他們坐下,並反映在其上他們很震驚,我說:“你一直在思考一些你10年,我們大多數人那裡現在有更多的靈識比我們曾經有過。現在,我請你回想起10年前,你聽說過你的第一個精神導師告訴我之前:你覺得更多的同情回來呢?更多的連接,一個深切感受到的連接?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一個想法,對方和你的環境比你現在感到深深感受到連接,長你開始之前,你的精神訓練?“

又有多少人到反射,這是真的被震驚了。僅10年前,我被感動了更深受優美的音樂,或者一個鼓舞人心的風景,或與另一人的親密交流。你知道,我們的,我們正在失去而不自知的經驗,這隱藏的部分,真的是豐富了我們生活中的位。

伊恩:嗯,這是真的連接我們是誰,我們真的是深度位。

Burgs:它是通過這種統一的字段,我們彼此連接。我們沒有連接到對方的思想水平。我們都得到了無數的想法,我們不可能同意這......你知道的,我們絕對不會答應。

伊恩:那實際上是怎麼回事?這是怎麼回事,我們有這個情況下,你前面都在說,我們是在它;以某種方式超過以往任何時候都連接通過互聯網和移動技術,但在另一方面,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斷開?這是什麼實際上意味著關於我們要去的地方作為一個社會?

Burgs:如果你看看過去......那會是什麼......也許在60歲或如此,我們已經變得如此專注於個人的,個性化一直是這麼多我們的東西,我們認為我們是,反正理念的最前沿之前,所有這些技術,我們逐漸開始越來越明確我們通過我們如何看待自己作為個人的想法和我們的感覺,或感覺需要表達自己作為一個個體,而不是我們成為的一個功能部件感組,我們的一部分。你和我在一起?所以,這開始前一段時間,並在某種程度上,個性的這種表達已經轉移權利,我們的文化的最前沿的地步,我們自己相互比較的方式,在顯示方面,我們可以通過的方式來呈現張揚個性,不一定是靈魂在哪一級,我們是真正連接。

現在,隨著這項技術的成長,我們已經學會通過我們每一個人的想法這一媒介溝通,單獨表達自己,它一直是一個巨大的蓬勃發展!但是,我們沒有注意到的是,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我們越來越多的完全確定自己作為一個個體,並逐漸開始失去自我意識作為集團的關連的一部分。

伊恩:為什麼我們開始做你覺得呢?

Burgs:天知道。因為我們逐漸變得越來越陶醉於我們對自己的越來越少......想法也許是因為我們不再看到這方面,我們有哪些?

伊恩:嗯,我有一個理論讓我把它送給你。我認為有成為地步,作為西方社會,我們沒有那麼多掙扎個人生存,所以我們開始有更多的有形的東西條款。我們去的旅程,探索那裡的花費了我們,我們認為這將是關鍵,以我們的幸福。這是試圖找到外部的答案這件事情,我們已經不知何故而丟失...... [連接到自己。

Burgs:也許你的建議是什麼,我們並不需要配合同級別為我們的生存,所以我們探索更為我們的個性,失去了我們的連通性意識。

伊恩:是的,這正是我的建議!

Burgs:這很可能是。這肯定會聽起來像是沿著這些線路會一直在那裡開始的東西。但它導致了現在的問題是,當你談到,這種使用Facebook和我們建立這個虛擬身份,對自己,我們現在已經搬到這個虛擬的理念融入這實際上可能沒有反映任何的誰是真正的精髓我們實際上是!這是我們自己,我們現在已經開始共享和互動這個虛擬的想法,就像你說的,有很少的“面對面時間”了,但是這是它的一個側面,而實際上是“選擇”。但令人沮喪的一面是,我們已經使用這種技術的方式已逐漸和生產方式不斷增加,打破我們的能力,實際連接的事實。所以,它很可能是,這種技術是我們損失了連接在其他水平的能力的表現。的方式,使我們的大腦功能現在是如此不同的方式,它甚至五年前...

伊恩:讓我們來談談更多。實際上這是怎麼回事不同的用腦?

Burgs:嗯,主要的區別是,我們太習慣於期望得到我們想要的,很快,我們以這樣的方式大腦化學物質的功能,它尋求和接收獎勵幾乎瞬間,它現在幾乎需要一個。這感覺很不安。誰的人,我覺得是未來現在打坐的數量,他們有各種各樣的書籍和精神的理解,他們讀過,但他們的能力來解決現在相比十年前,這是很可怕的!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頭腦也在不斷地[分心。他們的注意力這麼差了;他們處理信息和處理他們的體驗的方式是如此的轉瞬即逝字面上卡扣在拍攝動人。沒有進入體驗了,我們的大腦化學已更改,因此在我們的大腦中多巴胺的水平是如此高溫,因此刺激了 - 這是幾乎一樣,如果我們是某種形式的癮君子。

伊恩:嗯,我們都是。我們沉迷的不是嗎?

Burgs:我們是......刺激上癮。是的,刺激上癮。所以,你如果你喜歡有這個雙重打擊。你得的電磁場有在我們,這是毀滅性的,只有真的,這是很難得到這點跨越,因為他們是非常微妙的,難以衡量的效果。所以,可悲的是,我一直在想指出來的人,他們需要照顧這一點,但實際上,直到他們已經真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效果吧 - 他們現在也開始清晰的感覺到 - 沒有人信服。當然,科學家們尚未信服為止。

伊恩:有,我讀過有關情況和我遇到了幾個人說是如此這些,實際上他們的整個神經系統關閉電磁場影響和他們只是用盡了全部時間...

Burgs:是的。是的!

伊恩:所以有一些極端的例子,但它確實與它沒有到那種極端的例子,但人們普遍看起來。

Burgs:就好像每個人都應對並直到一年前,我就在撤退的最後給予指導,因為事情一個人問我是,“我們如何保持我們的做法要回家嗎?”我會說,“你看後自己使勁。”有一件事我建議是:“不要過分暴露自己的電磁場,”我會建議人們關掉路由器在夜間和嘗試,如果他們能插上[與以太網電纜。為了不繼續自己的身體自己的手的手機,但把它放在一個袋子。為了不接電話到你的頭上,但使用免提電話,這是務實的提醒,因為大家都使用這種技術,但事情開始發生,我認為這是真的,在過去六個月中,人是真的被它淹沒!

之前,他們知道這是選擇。我會告訴人們,他們將啟動,因為它們正在成為敏感的,他們通過學習他們的冥想自己的能源系統打開了,他們開始接通到它,他們覺得它打擾他們。因此,他們不太使用它,但發生的事情在過去的六個月裡,是人們來了真的破滅了,我是說真的破滅了!當其時,我開始給精神教義連接能力,始終在心臟級別,而不是思維層面實際上共鳴,他們只是無法連接到它。

伊恩:所以你說他們是因為他們在被強調出來,做了太多方面的生活方式的破滅,而是因為這些電磁場,或兩者兼而有之?

Burgs:它曾經是我看到有人來了剛剛超過從做太多...刺激了再不能安定,非常焦躁不安,這是做得太多在他們的生活中,只是因為。但發生了什麼,現在是這樣的震動,從字面上。這驚天這回事,通過這種微妙能源領域,特別是在心臟基 - 它的字面意思是這是非常不舒服的解決!

伊恩:你能感覺到[他們的能量/機構],當他們都在顫抖,你行嗎?

Burgs:我能感覺到它。當他們在我面前的撤退的開始坐在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調看他們是如何定居是因為他們已經到了。當然,我不希望他們被特別收於務虛的開始,但通常它們已經開始由第一天晚上的放鬆,他們早早上床睡覺,他們睡不好覺,並通過上午的[結束第二天],他們非常安定。但我所看到的最後兩個或三個務虛 - ,什麼是特別引人注目的是這種退卻,因為沒有他們是初學者 - 是由午茶時間的第一天,他們仍然無法完全解決,並連接! [Burgs指向心臟]這是因為,脈輪系統不能正常工作,他們周圍的能量場是如此語無倫次,他們只能坐著聽我說了什麼。

伊恩:只是很簡單的人不知道的脈輪系統是什麼,只是解釋說,簡單地說。

Burgs:在同樣的方式,你的血液循環系統是你的血分銷網絡,我們有我們所說的經絡系統,是生命力在我們的身體,或者我們叫智什麼是分銷網絡,我們的脈輪系統是一個分佈網絡通過我們的身體意識或認識;這就是簡單。

伊恩:這就像我們通過我們的家園電流運行,我們就通過我們的身體運行的方式。

Burgs:它是通過我們的身體和我們的周圍創造一個環境能源領域。

伊恩:它可以短路。在家裡的燈熄滅,並以同樣的方式,你說身體電流短路,然後我們的燈熄滅。

Burgs:從字面上看有些人來這裡沒有環境能源領域的身邊了!你知道,這不只是在這裡。 Gnerally如果你來上一個星期沉默撤退你在合理的票價臨界狀態...我們得到了一些人誰是病得很厲害誰是未來嘗試和工作的,但他們是相當明智的人!這使我們基本上可以說這是大多數人是如何吧!

伊恩:有什麼解決辦法?你剛才說,有可以做,比如至少保持手機遠離身體,甚至將其關閉,有時某些實際的東西。關閉Wi-Fi路由器,晚上,我們睡了,雖然我知道在我的公寓在倫敦有很多的Wi-Fi信號。有關於他們的八個未來通過。

Burgs:您將獲得異花授粉是的,我知道......嗯,如果你願意,稍後我們會做一個實驗,我會告訴你發生了什麼你的電磁場作為你接觸到這些不同的破壞性的領域,然後你會看到自己:1),在它關閉下來,和b)如何才能再次打開它的地步。因此,我們可以看看,後來。但是,我們可以做什麼,如果我們的感覺和認識到這是對我們沒有好處,就是我們可以盡可能我們可以限制我們接觸!所以第一件事情,我覺得是兩個主要問題在這裡:1)顯然有環境領域無處不在,因為現在我們都可以拿起我們的3G信號在大部分的地方 - 現在我們無法迴避。 2)你能避免的是在Wi-Fi的使用在你的房子。

現在,我們只是在最近才開始這樣做[無線]幾年前,我們都插上的電纜,這意味著有沒有產生的電磁脈衝所有的時間,通過我們的房子!所以,如果你能回到一個插入式連接,並關閉了Wi-Fi,或許處理,你不能坐在你在網上喜歡你的計算機上的任何不便,那麼這是一個巨大的好處。這是我認為真正推向了人們在他們的容忍臨界點的東西,是一個事實,即它們經常暴露在Wi-Fi設備。

所以,回到插件,如果你不能馬上做到這一點,至少,當你不使用它關閉它,並明確將其關閉,當你睡!最損害的是,如果我們在睡眠期間,當一切陷入混亂,我們在白天讓自己進入暴露......我們的睡眠時間是我們必須重新組織自己和身體的智慧做了很好的工作 - 因為我們知道,因為我們醒了,感覺神清氣爽 - 但如果你在電磁場中睡覺的整個時間那麼身體的自然智力不能重新組織你正確。所以,無論你做什麼,不要在電磁場中睡覺!關掉你的Wi-Fi路由器。

那些行走的手機是一樣的,他們是可怕的。這看上去好像是倒退,但事實並非如此。這是怎麼回事前鋒。去拿一個插件,手機上有一個線,找到一個舒適的椅子也就是在那裡你會拿你的電話。而不是指望不只是走動,做做飯,而你的手機,或任何的 - 你知道,我們並沒有用來做什麼的。

伊恩:這是它的另一部分是不是......因為我們可以在多任務,以便更容易,現在,我們把大腦超負荷反正即使沒有這一切的電刺激。

Burgs:這真是令人咋舌!因此,擺脫你對家庭無繩電話的步行路程,擺脫你的Wi-Fi路由器和所有的Wi-Fi設備,你有你的房子,回去插件。至於你的實際手機而言,不要在你的身上攜帶。如果你走動,它是在你的口袋裡把它放在空氣平面模式,或將其關閉。當你得到的地方再重新打開,並檢查您的郵件,然後把它放下,不要隨身攜帶。

我的建議來這裡的人是他們把語音郵件上說:“請給我一個短信。”這也就需要做的是從呼叫勸阻的人。我們的大多數電話可以處理的一個簡單的問題和一個單行的答案。 A)你去想一想,你想要什麼用回复的方式來表達的機會。 B)這只是一個短暫的脈衝,它從來沒有接近你的大腦。如果你有拿電話,然後把它放在揚聲器;如果你不能,你必須把它抱到你的頭上,這樣做的時間不超過一分鐘,而你說:“對不起,你不介意我給你回電話五分鐘的時候,我可以把它放在喇叭?“簡單!

伊恩:是的,有實際的事情可以做。

Burgs:老實說,這些步驟將拿出80%的曝光。然後,你已經得到了其他像辦公室。好了,需要一個進行談判,但他們都回去插件。他們中的大多數可能,如果有願意做。

這是愚蠢的行為,我們有無線網絡連接。我走進一家餐廳有一天,它擁有'免費無線網絡連接',我對她說“你有餐館的Wi-Fi免費區嗎?”她說,“不,這一切都是免費的Wi-科幻無處不在!“我不能讓一個座位,這是免費的無線網絡連接,這是在一個普通的餐飲連鎖企業。它被認為是一個服務,並在一個層面是,但問題是,我們並沒有認識到DIS-服務。你知道,我們去餐廳享受自己和社交,當然,所有的連接得到打破。


伊恩:而且整個事情太代表,因為我們感動,在早期,如何我們正在遠離我們的“根”,如果你喜歡...

Burgs:我們真正的聯繫。

伊恩:這是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不是嗎?

Burgs:是的,確實如此。這真的讓我感動,因為在最深層次的每個人都在尋找一個連接。 [Burgs指向心臟]他們已經失去了真正深刻的連接,因此他們爭先恐後周圍試圖找到它赫然出現在這個虛擬的領域,但它永遠不會滿足,這就是為什麼頭腦瘋狂地尋找一個新的位的信息。真正的連接是回到這裡。 [Burgs指向心臟再次]所以,我不知道。我看到越來越多的老年癡呆症,我看到孩子們誰只是不能坐以待斃,甚至一分鐘。而另一件事我不這樣說 - 你知道很多人問我:“那我們的孩子呢?我們的孩子在成長過程中有這種技術。“我說的是,最有價值的東西,你可以讓你的孩子做的,就是鼓勵他們做的事情,需要時間來完成,堅持一個任務,需要集中和喜歡的東西,沒有必要提供即時獎勵做什麼,但你最終到達;因為開始扭轉這種螺旋式上升這回事在我們不斷的追求和需要的滿足和刺激多數民眾贊成在目前正在進行。所以,這是一個步驟,這是最簡單的和有用的,有價值的一步,我覺得年輕的父母可以試著想辦法使該到他們孩子的生活。

伊恩:作為人類,我們一直面臨的挑戰,這確實是一個幾乎隱藏的挑戰,我們必須面對不同的方式,以實際的方式 - 但人類始終適應不是嗎?

Burgs:它適應了,但你看它現在正在適應的方式是你所看到的情況。我們的大腦化學反應非常迅速適應,我們正在適應它,會發生什麼事是我們的能源領域已經連接了我們,將逐漸...甚至消失。

伊恩:有趣的是,你所提到的多巴胺,因為他們說,帕金森病是多巴胺水平太低,因此,如果我們過度使用 - 使用正在產生你所說的,它產生在裡面晃動更多的多巴胺...以及我們似乎正在通過缺乏多巴胺的震動在外面。

Burgs:那麼帕金森病是退行性條件,有更多的是什麼,但阿爾茨海默氏症是一種非常增殖退行性條件,這一切穿出來,你知道它的時間前的身體......我們知道如何保持自己活著,現在醫學上,我們'已經得到了我們的飲食來分類的希望,但我們硬是穿了這種微妙的系統,它打破了之前的時間,這就是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精神退化。可悲的是它在嬰兒期的兒童發生為好,因為雖然他們正在開發,而他們的能源領域發展,它需要可能是第28-29年來,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微妙能量場之前是真正成熟,這樣的全面深入我們經驗是開放的我們度過這個非常微妙的機制。這絕對是在嬰兒期,直到我們12,13,14,真的......孩子們都開始使用這個東西在5歲!它不會正常發育和大腦化學將是,就像你說的,“適應它的用法”和...。

伊恩:反正我們要做一分鐘一個小實驗。你會得到你的棒出來,你要告訴我們如何才能真正閱讀的能量,我們如何受的事情。

Burgs:是的,好吧。

伊恩:謝謝。

所有文字版權©自覺電視有限公司



BurgsBurgs是歐洲著名的冥想教師之一。已經接待了超過100住宅撤退,在過去20年,來自全球各地的與會人員,他還提供了對禪修在線課程,為初學者和有經驗的從業者的一致好評。他把他一生的工作,使靜心向所有人開放,來自各行各業,和他所有的撤退提供的捐贈基礎。從他的工作收入,他支持大量在緬甸孤兒院和無家可歸者的慈善機構在英國。 theartofmeditation.org

Baul alerted us to Iain McNay interviewing Burgs about the effects modern technology has on our energy fields.


In this fascinating interview Burgs explains how our every-day exposure to WiFi has a devastating effect on our energy fields, making humans lose the sense of self as the ability to connect to each other breaks down.

….we are now completely plugged into this network of information
through these electromagnetic fields,
but what it’s doing at a subtle-consciousness level,
is disconnecting us from the source
that is really the source that supports our life.
It’s a really serious issue.
I’ve for a long time known that it was very disruptive,
but now I’m starting to see just how disruptive it is…
and it’s really serious. Really Serious.

Transcript of Part 1:

Iain:  Burgs, I interviewed you a few weeks ago, we had a good connection and we had a good response.  You invited me to do a silent retreat with you and we’re now here in Herefordshire on the Welsh border and it’s very beautiful here and it’s very quiet.

It was interesting what you were saying [earlier] because when people arrived [on the retreat] you actually can detect the fact that their energy fields are disturbed.  Just explain briefly what is happening with people.

Burgs:  Yes.  I’ve really noticed in the last six months or so a big increase in the disturbance, or incoherence within people’s actual ambient energy fields as they arrive on these retreats.  The first thing I do on the first evening is settle them.  I tune into them and I give them time to relax and at that time it becomes apparent to me what sort of state, order they are arriving in.  In the last six months most people, even seasoned practitioners, are arriving with their energy fields really quite disturbed.

Iain:  But it’s becoming normal now isn’t it, with our whole lifestyle built around being online the whole time in the west.  We have our mobile phones on most of time, most people carry them the whole time in their pocket or bag or whatever, and where we can, we go and check our emails.  We now have new devices that combine the two.  That’s the way we’re heading.

Burgs:  Yes absolutely.  It’s a paradox really, because we are now completely plugged into this network of information through these electromagnetic fields, but what it’s doing at a subtle-consciousness level, is disconnecting us from the source that is really the source that supports our life.  It’s a really serious issue.  I’ve for a long time known that it was very disruptive, but now I’m starting to see just how disruptive it is… and it’s really serious.  Really Serious.

Iain:  There’s a real dilemma here which is quite interesting because with the web we get more and more connected and what happens on one side of the world is known immediately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but what you are saying is as we get more connected as a world-wide community, we actually get more disconnected energetically.

Burgs:  Yes, it’s interesting, at a mental level we are connected to each other through being able to communicate online and share our ideas, but at a consciousness level, or at what we could say if you like, at a soul level, at a heart level through this real exchange that historically exists between us – which is mostly unseen but adding the very texture and nuance to our experience – that exchange of information by sharing energy with each other, that’s breaking down.  So we appear at one level to be more connected than we have ever been and at another level, we are more disconnected than we’ve ever been.

Iain:  Most of us now are on facebook.  We’ve all our friends on facebook, even if we don’t always know all of them!  But… they are our friends on facebook and if it becomes the norm to communicate on facebook, or on skype or whatever, it’s not so much the norm to sit face to face…

Burgs:  Yes and how many times have you seen people actually going to a restaurant to communicate face to face and [instead] they are sitting there sending texts and not actually connecting with each other because we’re losing our capacity to connect.  We don’t connect that way anymore!  Actually, what goes on is that the real exchange between you and your experience that gives the flavour of your experience – whether it’s sitting here having a conversation with an individual or enjoying the beautiful countryside or nature that we’re in – it’s not about what you just look at and what you can just think about it.  The real depth of our experience comes from the deeply felt sense of what we’re a part of, and we get that deeper sense through the exchange between the ambient energy field that we’re within, and our own ambient energy field and how we resonate with it.  So, all of our deeper experiences like empathy that we might feel with each other, compassion and love, to a large degree they’re now really breaking down!

Now I asked the group this morning… I put it to them and when they sat and reflect on it they were quite horrified when I said, “You’ve been meditating some of you for 10 years and most of us out there now have more spiritual knowledge than we have ever had.  Now I ask you to think back to 10 years ago, even before you heard your first spiritual teacher and tell me: did you feel more empathy back then?  More of a connection, a deeply felt connection?  Not an idea of what’s going on, but a deeply felt connection to each other and to your environment than you feel now, long before you started your spiritual training?”

And how many of them were shocked upon the reflection that it’s true.  Only 10 years ago I was moved far more deeply by beautiful music, or an inspiring landscape, or an intimate exchange with another person.  And you know, this hidden part of our experience that we are losing without realising it, is the bit that really enriches our lives.

Iain:  Well that’s the bit that is really connecting us to the depth of who we really are.

Burgs:  It’s through this unified field that we are connected to each other.  We’re notconnected to each other at an ideas level.  We’ve all got myriad ideas and we can’t possibly agree on it… you know, we will never agree.

Iain:  So what’s actually going on?  How is it that we’ve got this situation you were saying earlier that we’re in; in one way more connected than ever through the internet and through mobile technology and yet on the other hand becoming more disconnected than ever?  What does that actually mean about where we are going as a society?

Burgs: If you look over the last… what would it be… probably 60 years or so, we’ve become so focused on the individual, individuality has been so much at the forefront of our idea of what we think we are, and anyway, prior to all this technology we gradually started to define ourselves more and more by the idea of how we saw ourselves as individual and our sense, or perceived need to express ourselves as an individual, rather than our sense of being a functional member of the group that we are a part of.  You with me?  So, that started some time ago and in a way, this expression of individuality has moved right to the forefront of our culture to the point where the way we compare ourselves to each other, is in terms of the display we can present by way of individuality and not necessarily at thesoul level at which we are really connected.

Now, with the growing of this technology we’ve learnt to communicate through this medium of our individual ideas, expressing ourselves individually and it’s been a tremendous flourishing of that!  But what we didn’t notice was that in the process of doing so, we defined ourselves ever more and more completely as an individual and gradually started to lose sense of ourselves as a connected part of the group.

Iain:  Why did we start to do that do you think?

Burgs:  Goodness knows.  Because we gradually became more and more intoxicated with our idea of ourselves and less and less… maybe because we stopped seeing this connection that we have?

Iain:  Well I have a theory let me put it to you.  I think there became a point where as a western society we weren’t so much struggling as individuals to survive, and so we started to have more in terms of tangible things.  We went on a journey to explore where that was taking us and we thought that that was going to be the key to our happiness.  It was this thing of trying to find an answer on the outside and we have lost somehow… [the connection to ourselves].

Burgs:  Maybe what you are suggesting is that we didn’t need to cooperate to the same level for our survival, and so we explored far more our individuality and lost our sense of connectedness.

Iain:  Yes that’s exactly what I’m suggesting!

Burgs:  That may well be.  That would certainly sound like something along those lines would have been where it started.  But what it’s led to now is, as you talked about, this use of facebook and this virtual identity that we create, this virtual idea of ourselves that we’ve now moved into which actually may have no reflection whatsoever of the true essence of who we actually are!  It is this virtual idea of ourselves which we’ve now started to share and interact with, and as you say, there’s very little ‘face-time’ anymore, but that’s one side of it and that’s actually ‘choices’.  But the dismaying side is the fact that the way we’ve used this technology has gradually and in ever increasing ways, broken down our capacity to actually connect.  So, it may well be that this technology is an expression of our loss of our ability to connect at other levels.  The way in which our brain functions now is so different to the way it was even just five years ago…

Iain:  Let’s talk about that more.  What actually is going on different with the brain?

Burgs:  Well, the main difference is that we are so used to expecting to get what we want now, quickly, that our brain chemistry functions in such a way that it seeks and receives a reward almost instantly and it now almost needs that.  It feels very unsettled.  The number of people who I feel is coming now to meditate, they’ve got all sorts of books and spiritual understanding that they’ve read, but their ability to settle now compared to ten years ago, it’s quite horrifying!  Why?  Because their minds are constantly [distracted].  Their attention span is so poor now; the way that they process information and process their experience is so fleeting literally snap shooting it and moving.  There is no entering into the experience anymore and our brain chemistry has changed so that the dopamine levels in our brain areso elevated and so stimulated – it’s almost as if we were junkies of some kind.

Iain:  Well we are.  We’re addicted aren’t we?

Burgs:  We are… stimulus addicted.  Yes, stimulus addicted.  So you’ve got this double whammy if you like.  You’ve got the effect that the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re having upon us which is devastating and only really,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get this point across because they’re very subtle and hard to measure.  So, sadly, I’ve been trying to point out to people that they need to take care of this, but really, until they’ve really felt for themselves the effect of it – which they are now starting to clearly feel – nobody is convinced.  Certainly the scientists haven’t been convinced so far.

Iain:  There are cases that I’ve read about and I met a couple of people that are so effected by these electro-magnetic fields that actually their whole nervous system shuts down and they’re just exhausted the whole time…

Burgs:  Yes.  Yes!

Iain:  And so there are some extreme cases, but it does seem generally with people that it’s not got to that extreme case yet.

Burgs:  It seemed as if everyone was coping and until a year ago, I would give guidance at the end of the retreat, because one of the things that people ask me is, “How do we maintain our practise going home?”  And I would say, “Look after yourselves energetically.”  One of the things I recommend is, “Don’t over expose yourself to electromagnetic fields.”  And I would suggest that people switch off their routers at night and try if they can to plug in [with ethernet cable].  To not keep their hand-phone on their body, but to put it in a bag.  To not take the call to your head, but to use speaker phone, and this is pragmatic advise because we all use this technology, but something started happening and I think it’s really in the last six months that people are really overwhelmed by it!

Before, they knew it was choices.  I would tell people they would start because they are becoming sensitive, they’re learning through their meditation their energy systems are opening up, they are starting to attune to it and they feel that it’s disturbing them.  So they are using it less, but what’s happening in the last six months is that people are coming really shattered, I mean really shattered!  Where their ability to connect when I start giving spiritual teachings, always resonate actually at the heart-level and not the mind-level, they just can’t connect to it.

Iain:  So you’re saying they are shattered not because of their lifestyle in terms of being stressed out and doing too much, but because of these electromagnetic fields, or a combination of the two?

Burgs: It used to be I saw people coming that were just over stimulated from doing too much… and then couldn’t settle, very restless and that’s just because of doing too much in their lives.  But what’s happening now is this shaking, literally.  This shaking that’s going on through this subtle energy field and particularly in the heart-base – it literally means it’s very uncomfortable to settle!

Iain: And you can feel [their energy/body] when they are shaking, can you?

Burgs:  I can feel it.  When they sit in front of me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retreat the first thing I do is to tune to see how settled are they as they’ve arrived.  Of course I don’t expect them to be particularly settle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retreat, but usually they’ve started to relax by the first evening and they go to bed early and they sleep well and by the end of mid-morning [the next day], they’re pretty settled.  But what I’ve seen on the last two or three retreats – and what’s particularly striking is this retreat because none of them are beginners – is that by teatime on the first day, they’re still completely unable to settle and connect!  [Burgs points to heart]  That’s because the chakra system is not working, their ambient energy field is so incoherent that they can only sit and listen to what I’ve said.

Iain:  Just very briefly for people that don’t know what the chakra system is, just explain that, briefly.

Burgs:  In the same way that your circulatory system is a distribution network for your blood and we have what we call the meridian system that is a distribution network for the vitality in our body, or what we call chi, our chakra system is a distribution network for consciousness or awareness through our body; and that’s briefly.

Iain:  It’s like we have electrical current running through our homes, we have it in a way running through our body.

Burgs:  It works through our body and creates an ambient energy field around us.

Iain:  And it can get short-circuited.  At home the lights go out and in the same way, you’re saying the body current can short-circuit and then our light goes out.

Burgs:  Literally some people are coming here with no ambient energy field around them at all!  And you know, that’s not just here.  Gnerally if you’re coming on a week silent retreat you’re in reasonably fare fettle… we get some people who are very ill who are coming to try and work on that, but they’re reasonably informed people!  This is so we can basically say this is how most people are now!

Iain: What’s the solution? You said earlier there are certain practical things that can be done like at least keep the mobile phone away from the body, or even switch it off sometimes.  Switch off the Wi-Fi router at night where we sleep, although I know in my apartment in London there are many Wi-Fi signals.  There’s about eight of them coming through.

Burgs:  You’ll get cross-pollination yes I know… well if you like, later on we’ll do an experiment and I’ll show you what happens to your electromagnetic field as you’re exposed to these various disruptive fields and then you’ll see for yourself: a) the point at which it shuts-down, and b) what it takes to open it up again.  So we can have a look at that later.  But what we could do if we do feel and recognise this is not good for us, is we could limit our exposure as much as we can!  So first thing, what I feel are the two major issues here: 1) obviously there’s ambient field everywhere now because we can all pick up our 3G signal in most of the places – now that we can’t avoid.  2)  What you can avoid is the Wi-Fi usage in your house.

Now, we only recently started doing this [wirelessly]  A few years ago we were all plugged in with cables which meant there was not an electromagnetic pulse being produced going through our house all the time!  So if you can go back to a plug- in connection and switch off the Wi-Fi, and perhaps deal with the inconvenience that you can’t sit anywhere you like online on your computer, then that is a huge benefit. That’s the thing that I think has really pushed people over the tipping point in their tolerance, is the fact that they are constantly exposed to Wi-Fi equipment.

So go back to plug-in, if you can’t do it immediately at least switch it off when you’re not using it and definitively switch it off when you sleep!  The most damage is done if we are exposed during the period of sleep when whatever disarray we get ourselves into during the day… our sleep time is the time we have to reorganise ourselves and the body’s intelligence does a pretty good job – as we know because we wake up feeling refreshed – but if you sleep in an electromagnetic field the whole time then the natural intelligence of the body can’t reorganise you properly.  So whatever you do, do not sleep in an electromagnetic field!  Turn off your Wi-Fi router.

Those walking handsets are the same, they are terrible.  It may feel like going backwards, but it’s not.  It’s going forwards.  Go and get a plug-in phone with a cord on it and find a comfortable chair which is where you will take your phone calls.  And don’t just expect to walk around and do the cooking while you are on the phone, or whatever – you know we didn’t used to do it.

Iain:  That’s another part of it isn’t it… because we can multi-task so much more easily now, we’re putting the brain on overload anyway even without all this electrical stimuli.

Burgs:  It’s horrifying really!  So, get rid of your walk about home cordless phones, get rid of your Wi-Fi routers and all the Wi-Fi equipment that you’ve got in your house and go back to plug-in.  As far as your actual mobile handset is concerned, don’t carry it on your body.  If you’re walking around and it’s in your pocket put it on air-plane mode, or switch it off.  When you get somewhere switch it on again and check your messages, then put it down and don’t carry it with you.

What I suggest to people here is that they put a voicemail on that says, “Please send me a SMS.”  What that will do is discourage people from calling.  Most of our phone calls could be dealt with a simple question and a one-line answer.  A) You get a chance to think about what you want to say by way of a reply.  B) It’s only a momentary pulse and it never comes close to your brain.  If you have to take the phone call, then put it on speaker; and if you can’t and you have to hold it to your head, do so for no longer than one minute, and while you’re talking, “Excuse me you wouldn’t mind if I call you back in five minutes when I can put it on speaker?”  Simple!

Iain:  Yes, there are practical things you can do.

Burgs:  And honestly, those steps will take out 80% of your exposure.  Then you’ve got the other things like offices.  Well, that needs to be negotiated, but they could all go back to plug-in.  Most of them could if there was a willingness to do it.

It’s lunacy that we have Wi-Fi.  I went into a restaurant the other day and it was boasting ‘free Wi-Fi’ and I said to her “Do you have a Wi-Fi free area of the restaurant?”  And she said, “No, it’s all free Wi-Fi everywhere!”  And I couldn’t get a seat that was free from Wi-Fi and that was in a regular restaurant chain.  It’s perceived to be a service and at one level it is, but the point is, we aren’t recognising the dis-service.  You know we go to a restaurant to enjoy ourselves and socialise and of course all of that connection gets broken.

Iain:  And the whole thing too represents, as we touched-on earlier, how we’re moving away from our ‘roots’ if you like…

Burgs:  Our real connection.

Iain:  And that’s a major part isn’t it?

Burgs:  Yes, it is.  It really moves me because at the deepest level everybody is looking for a connection.  [Burgs points to the heart]  They’ve lost the really deep connection and so they’re scrambling around trying to find it out there in this virtual field, but it never satisfies, which is why the mind is frantically looking for a new bit of information.  The real connection is back here.  [Burgs points to the heart again]  So I don’t know.  I see more and more dementia and I see kids who just can’t sit still even for one minute.  And the other thing I do say – you know many people ask me “What about our children?  Our children are growing up with this technology.”  What I say is that the most valuable thing that you could get your children to do, is encourage them to do things that take time to complete, to stick with a task that takes concentration and to enjoy the doing of things that don’t necessarily provide an instant reward, but that you get there in the end; because that starts to reverse this spiralling that’s going on in our constant seeking and needing gratification and stimulation that’s going on at the moment.  So, that is a step, that is the most simple and useful and valuable step and I think that young parents could try to find ways to bring that into their children’s lives.

Iain:  As a human race we’ve always faced challenges and this is indeed an almost hidden challenge that we have to face in different ways, in practical ways – but the human race has always adapted hasn’t it?

Burgs:  It’s adapting now, but you see the way it is adapting now is what you see happening.  Our brain chemistry adapts extremely quickly and we are adapting to it and what will happen is our energy field which has connected us, will gradually… maybe even disappear.

Iain:  It’s interesting that you mentioned dopamine, because they say that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it is the dopamine level being too low and so if we overuse – use more dopamine that is being produced you’re saying that it produces the shaking on the inside… well it seems that we’re shaking on the outside through a lack of dopamine.

Burgs:  Well Parkinson’s disease is one degenerative condition that there’s more of it about, but Alzheimer’s is a hugely proliferating degenerative condition and all of this wearing out the body before its time you know… we know how to keep ourselves alive now medically and we’ve got our diets sorted hopefully, but we are literally wearing out this subtle system that it’s breaking down before our time and this is why there is so much mental degeneration.  Sadly it’s happening at infancy with children as well, because while they are developing, while their energy field is developing and it takes probably the first 28-29 years of our lives before our subtle energetic field is really mature so that the full depth of our experience is open to us through this very subtle mechanism.  It’s definitely in infancy up until we’re 12, 13, 14 and really… kids are starting to use this stuff at the age of 5!  It’s not going to develop properly and the brain chemistry is going to be, as you say, ‘adapt to its usage’ and… .

Iain:  Anyway we are going to do in a minute a little experiment.  You’re going to get your rods out and you’re going to show us how you can actually read the energy and how we are affected by things.

Burgs:  Yes, Alright.

Iain:  Thank you.



http://www.oshonews.com/2014/08/impact-of-wifi-on-energy-field/ 影片 兩集
3123.JPG
2015-9-20 18:25



3124.JPG
2015-9-20 18:25

在第2部分,Burgs實驗有兩個銅桿分階段展示了手機的效果:一是其中,伊恩是一個沒有手機,當他在他的褲兜裡移動,當他正在積極地使用一個,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後效應。

TOP

突然有個想法﹐水可載舟﹐亦可覆舟﹐這些科技﹐頻率﹐聯結等﹐適當組調﹐應本可增強人們的意識﹐DNA﹐更深的潛力發揮﹐但是被有意的用在負面的操控人類﹐降低意識﹐壓制DNA等等。

光是磁場/頻率就學問很大﹐用對了﹐讓你更聰明﹐更健康﹐但若故意用負面頻率搞你﹐可增加焦慮﹐意識混亂﹐身體體弱多病 。。。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回復 36# dkcapital


   多說一點,願聞其詳。
前兩天跟朋友用市話聊天,不小心開了話匣子超過ㄧ個小時,接下兩天都處在頭痛欲裂的折磨裡。

我們的生活離不開這些電器產品,取得平衡,真的很難........

TOP

回復 37# indigoglo

妳這一問﹐把我問倒了。只是個觀念﹐沒有實證資料數據。

好比像交響樂﹐各種不同樂器產生的不同的聲波﹐頻率﹐節拍﹐配合的好﹐是那麼的和諧﹐讓人身心愉快。﹐
而Rap的強力貝斯低頻轟炸﹐幾乎催眠的饒舌喃喃自語﹐噪到不行﹐讓我分秒難忍。
更有把用噪音轟炸﹐做為刑求的工具。

這是5官中﹐耳朵可以聽到的聲波影響﹐那麼聽不到﹐看不見的電磁波呢﹖
波長﹐頻率﹐振動﹐其實幾乎都是同一回事﹐名稱之別只是外在感受到的特性。

所以舒曼共振對人的影響﹖
接地是否與舒曼共振有關﹖
Layline 能量線是否也是一種振動﹖

腦波也有不同的頻率﹐波長﹐有說這腦波就是個調頻器﹐頻道調對了﹐就能接收到那頻道的東西﹐
而我們的調頻技術/知識﹐卻被蒙蔽壓抑了﹐只限于膚淺的五官感知﹐
甚至故意傳送無益的頻率﹐把你的調頻能力降低。
我認為這就是目前電磁波的使用方向。

把身體想成一部電腦﹐但是做的太好了﹐為了某種原因﹐生產商加以設限﹐以便繼續控制/謀利。
把DNA鎖碼﹐所以CPU的clock speed跑不上去﹐處理速度不高。
故意分割腦硬盤﹐最大腦用量只有15%。
再一堆大而不當﹐佔資源﹐彼此衝突的軟件﹐這電腦要跑的好就很困難。

說的離離落落﹐會意就好。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回復 38# dkcapital


   我再多讀幾次,應該可以知道你要表達的是什麼。
昨天買了,ronald po的書,電磁波的真相。

挺恐怖的>

我的一手經驗是,頭部腦部脖子耳朵對電磁波(在此指過度使用手機或電話或頭戴式耳機
的攻擊最為敏感。
這是人喉輪、第三眼、頂輪的高等決策中心,受到電磁波打擊後對情緒、思維、思考的影響幅度最大。


印證書裡說得,暴露於過高電磁場的人們,憂鬱症、自殺、腫瘤、阿茲海默的患病比對照組奇高。


除了頭痛、喉嚨痛、到第三天身體似乎有能力排除餘電,腳部腫痛、抽筋。一直很渴,多喝水、吃花粉、抽筋,
可以感覺那些佔領細胞的“餘電”ㄧ點點被“擠出去”。






不知有沒有有版友做過類似詳細的觀察?

TOP

TOP

回復 36# dkcapital

dk大

今日閱讀此文,似與你的靈感不謀而合,參考看看

   http://www.lapislazuli.org/tw/index.php?p=20151105.html

電的魔障能轉為加持嗎?
雷久南

二○一五年5月11日來自39個國家的190位科學家,聯名向聯合國秘書長、世界衛生組織總負責人和所有聯合國的會員,請求採取防護電磁波、微波的措施。

這些科學家們都是專門研究電磁波與生物及健康關係的專家。他們都有發表科學報導,要求世界組織保護人、植物和動物。他們指控手機、發射台、無線電話、無線上網(WI-FI)、廣播和電視台、無線電表以及嬰兒觀察器為有害的波的來源。

除此他們要求設定白區(沒有電磁波和微波的區)。

另外來自21國家的92個非政府機構,也簽了一份支援信,送到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

全世界這麼多的專家,都提出警告和要求,我們有影響力的人都應該盡力改善當前電磁波和微波對生命嚴重的傷害。如果我們不做任何改變,只有讓地球的所有生命生活的愈來愈辛苦,也危害到世世代代的生命。

在我認識的人中,已有些人無處可安身,生命幾乎送掉,連避難到較小的城市,也受到隔壁鄰居電磁波和微波干擾。

我們會聽到許多精神出狀況的例子,甚至於自殺。一般人不會連想與微波有關,其實微波、電磁波會影響到腦波,也會讓光輪關閉和逆轉。人的心情、思想都會被影響,精神也會變異常。很早期就有報導,當一個城市開始有手機發射台之後,犯情緒低落的人和自殺率都上升。現在高到我們都會認識這些人,也許是自己的家人。

我這些年來不斷的介紹防電磁波和微波的方法,雖然不可用一般的儀器測試出來,但試用的人多少覺得有幫助。我會一直提醒防電磁波和微波原因,是我個人早在三十年前被電磁波傷害。當電腦開始普及時,我是不能用電腦的,後來因為接觸到保護的東西,我才開始能用。而被微波傷害是二十年前開始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不能去大城市,當手機發射台在我居住的城市安裝時,我幾乎活不下去。我睡過防微波的銀線帳中。很多市面上有的保護東西我都試過,但人仍然很不舒服。有次去拜訪一位高僧時,在向他告辭時,他一句話不說就開始裝奘一尊佛像,我心裡明白這尊佛像是要救我一命的。回到家我將這尊佛像安放我常坐的地方—餐桌旁,這是我寫文章的位子。奇妙的是只要靠近佛像,我人就覺得很舒服,我才有信心自己還可以活下去。從那時候開始防電磁波和微波的方法和東西,不斷的出現在我身旁。我也不斷的和讀者分享,不少人告訴我這些方法和保護的東西對他們幫助很大。然而因為環境中電磁波和微波愈來愈強,對這些人以前所介紹的方法已不夠用了。

就在這時我看到一篇會探測術的人寫的文章,題目很吸引人:我愛電磁波!他發現僅僅祈請上帝(神、宇宙圓滿的)加持電器,讓它所送出的波是對生命有益的,就可以改變電器的傷害,祈禱後說AMEN(阿門)。平常人手拿手機時力氣會減弱,但加持後的手機則不會減弱力氣。

看了這篇文章啟發了我的靈感,我觀想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化光溶入我的電腦、發射台、電源、外太空的發射衛星等,結尾說OM AH HUM。

走到人群時我會加持每一個人的手機,大家不妨用自己的方法加持電器,祈請最親切的圓滿代表,加持手機和電器所發射的波是對生命有益的。

史丹勒博士早在二十世紀初,就預言在二十世紀末人類會被「電」傷害,他叫他的學生研究開發用泥煤苔做衣服,織進毛衣、被子,來防電磁波。他說電是魔利用來干擾人類靈性的成長。在這個時候人類的靈性本該快速的成長。他預言電對人的傷害只有惡化,新的電器殺傷力會愈來愈強,也會愈來愈多。只有提升靈性才能究竟的防止電的傷害。也許我們已走到路的盡頭才出現這麼有用,而且迫切需要和保護方法。

希望有心協助自己環境和所有生命的人,可以實驗試用這種方法並與人分享,不管我們去到那裡,隨時隨地都可以改善所看到的、接觸到的、和所想像到的,將電磁波和微波所發送出來的波,改為對生命有益的波。

方法總結:

例1:
宇宙無限圓滿的愛,請加持這手機讓它所釋放出來的波對生命有益的,OM AH HUM。

例2:
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觀世音菩薩,請加持這手機讓它所釋放的波對生命有益的,OM AH HUM。

例3:
親愛的救主耶穌基督,請垂愛這手機讓它發射的波對生命有益的,AMEN(阿門)。

例4:
……,請加持家裡所有的電器所發的波是對生命有益的。

例5:
……,請加持附近所有發射台所發的波是對生命有益的。

觀想方法:

例1:
觀想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化光溶入電腦(手機、發射台等等),然後說OM AH HUM。

   
每個人可以觀想最親切的佛、神、聖母瑪麗亞、耶穌基督等等,化光溶入要加持電器,然後說OM AH HUM或AMEN。

參考資料:

1. EMFscientist.org

2. www.dowsers.com/balancingemf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6-2-23 17:15 編輯

7itjghjfjfjnf.JPG
2016-2-23 17:11

980790798.JPG
2016-2-23 17:11
8886856urgnhfjgfj.JPG
2016-2-23 17:14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2JmmrLwsCQ

TOP

本帖最後由 ronaldw44 於 2016-2-25 05:42 編輯

以水果果皮進行發酵液製造與應用之研究
http://www.tcavs.tc.edu.tw/upload/1010601154632.pdf

ooo9876hh.JPG
2016-2-25 05:35

http://ejournal.stpi.narl.org.tw/NSC_INDEX/Journal/EJ0001/10412/10412-09.pdf
ppp0876.JPG
2016-2-25 05:41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A5Xq79Hs6U

發佈日期:2016年2月23日

以色列理工學院醫學院(Technion Medicine)與卡梅爾醫療中心(Carmel Medical Center)研究指出,手機的使用與男性精子品質有關。
該研究以106名男性為樣本,調查期間為一年,結果發現,將手機放在褲袋裡的男性,有47%精液中精子含量較低。對照於一般人口,該比率僅占11%。
邊充電邊使用手機、一天講手機超過一小時、睡覺時將手機放在床邊的男性,精液中精子含量也較低。
以色列理工學院Martha Dirnfeld教授表示:「我們認為,這是因為手機使精子過熱,同時也受電磁波活動影響。」
Ariel Silberlicht博士建議大眾講電話盡量簡短,別將手機放在鼠蹊部附近的口袋中,且睡覺時要與手機保持距離。
這項研究並不是告訴大家,手機有避孕效果啊!不過科技日新月異,誰知道明天會怎樣呢?

TOP

研究首例! 美國政府證實手機電磁波會致癌2016年05月27日 19:04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527006170-260408



美國國國家毒理部(National Toxicology Program)近日發布一份重要研究證實,手機電磁波和癌症之間存在直接關聯。

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這份經過「同行評審」(peer review)的深度研究,終結了科學界長久以來爭論不休的議題:「手機電磁波是否會對人類健康造成影響?」美國國家毒理部旗下科學家的結論是肯定的。
請將手機請出臥室 99.9%的人不知道的事

研究團隊將一群公老鼠暴露於電磁波的輻射下後發現,接受過照射的老鼠有一定的機率生成腦瘤和心臟腫瘤。而從未接受輻射照射的對照組,體內完全無腫瘤生成。這份實驗中2500隻老鼠以組為單位,在為期兩年的實驗過程中,實驗組分別接受不同時間間格的輻射照射。
4.jpg
2016-5-31 00:26

在這份研究的附錄中,科學家指出:「由於近年來全球手機普及率逐漸擴及到各年齡層,即便手機電磁波造成的致癌率不是相當高,對公共健康造成的隱患仍是不容小覷」。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這份斥資2500萬美元、進行多年的研究,是目前科學界在「手機電磁波與致癌關聯」領域中最大型且深入的研究之一。前美國國家毒理部科學家梅爾尼克(Ron Melnick)在接受《華爾街日報》專訪時表示:「人們總愛說使用手機沒有致癌風險,現在是終結這項說法的時候了」。

自1990年代開始,電磁波是否會使人致癌一直是人們爭論不休的話題。雖然稍早也有研究指出,手機電磁波和癌症之間可能有關聯,世界衛生組織(WHO)也在2011年將手機輻射列為「可能致癌物」。但許多稍早的研究都因「研究方法選擇不洽當」或「樣本數過小」等緣故,使可信度遭外界質疑。

(中時電子報)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那腦就止住了,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TOP

這個對話串提供了很多研究,電磁波的危害,但似乎沒講到解決或因應之道,基於最近我有點實驗心得,PO上來與大家分享,希望利益有緣人,並喚起起大家對電磁波危害的重視。


八月時,因為工作需要,換了htc新手機。在這之前我用了sony  experia 最陽春的小手機四年多。
新手機一開機我就不舒服,強大的電磁波,智肉體上的緊繃、焦躁、皆非常明顯。散光加重。
我很驚訝,為什麼大部份的人似乎是熱愛黏著大手機聊天、上網,似乎無法感受其害。




電磁波的防治,大抵可分為 為1)踩草地等自然療法  2)接地墊 以及其他多種接地產品
接地墊 又變成新型商機,且貴森森,無緣做實驗 只發表目前有感的、較親民的防治方法




1)踩草地、到大自然:比一切人工方法都有效。 家裡有田,連續幾個週末回去除草、種水果、不碰電子產品,心智放鬆與清明的恢復率幾乎百分之百。
2)a.前兩天我嘗試了苦行的負磁能按摩棍,難得一夜安穩到天明。
    b.人智學發起人 Rodulf Steiner在1920年代
就警告大眾電磁波對 人類靈性的危害,先知也。
http://cosmosweaving.pixnet.net/blog/post/211451743
梵地的產品,泥煤油,是我下一個目標, 此路線的防治在德國、華德福教育系統廣受好評。
     c.琉璃光 養生世界 有一系列探討與防治的方法 另開文 分享


結論:  本人沒拿任何廠商一毛錢,感謝這些有先知先覺的人同時為了人類的福祉做的努力。 我是在能力範圍之內,挑選適合自己的產品並分享使用心得給需要參考的人。
最大的療癒力量,還是來自免費的『大地』、『大自然』。 大道至簡,無需迷信高貴的產品。願大家獲得平安,喜樂!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