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toto0833 於 2011-2-5 14:03 編輯

6、美國煞費苦心的留下的過冬經濟刺激和國民消費内需,怎麽可能與全世界一起分享呢?所以,美國很快将實行最嚴厲的貿易保護主義。

世界經濟已經千瘡百孔,美國ZG和華爾街還在不斷的推波助瀾,并做好了剃羊毛的一切準備。大量的對沖基金和私募基金雲集香港,就是看見了這場100年不遇的盛宴。世界經濟本身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加上已經躍躍欲試的國際資本。這場劫難将無可避免。

美國故意利用維基解密”網站大量挑起世界各國的矛盾,并制造世界很多國家的政治動蕩。因爲制造世界各國的動蕩有非常利于世界經濟的崩潰,這樣更能保證這次金融攻擊的勝利和擴大攻擊的成果。

最近發生的歐元債務危機、突尼斯動亂、埃及動蕩、孟加拉股市動亂、韓國和澳大利亞房屋價格下跌、新興國家不斷高漲的通脹都是經濟崩潰的前兆。

爲什麽我認爲大崩潰必定發生在2011年呢?因爲所有的迹象都顯示,全世界債務危機、資産泡沫崩潰即将到來。而且國際資本已經布局完成。布局的表明國際資本的金融攻擊就在今年。至于具體的哪些迹象我以前的文章中有大量論述。這堣ㄕA重複。

世界經濟本身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加上美國tg鼎力支持的如狼似虎的國際資本更是急不可待的要剃羊毛。這場劫難将無可避免。還在瘋狂投機炒作房地産、股票、黃金、字畫古玩的人們醒醒吧!你們的一隻腳已經跨在懸崖上了,前面是萬丈深淵,再瘋狂的結果隻能是粉身碎骨。


文章出處http://www.wyzxsx.com/Article/finance/201101/212063.html

TOP

2025 整個世界工業系統垮台…????

http://www.osti.gov/bridge/index.jsp

怪的這是美國政府網站的資料……裡面還有有關磁極轉移的資料....完全給大眾的資料

TOP

光明会20万亿美元秘密银行

作者:Zen Gardner 翻译:夏天好吗
09245H941-0.Gif
2011-2-12 09:37

  世界银行体系是全世界众多骗局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无论是法定货币的错误前提还是借贷体系,这巨额的虚拟“流通”在每个嘀嗒声中招来的不过是欺骗和偷盗。

  麻烦的是,如果你“买进”,你就被套牢,你既吃定他人,也被别人吃定,它们(世界银行)就是这么设置的。

  所有权归谁?

  据估计,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总持有量市值约在500万亿美金,这意味着啥?说明整个星球实际上被全体人口中的极少数所“持有”吗,因此……

  有谁能占有某物吗?所有权是一种无知的暂时权利……一切都会消逝。如同我们所暂居的这具躯体一样,如果我们如实看待事物就会发现,任何人都可以“长生不老”而无所谓真正“拥有”什么,这无疑是种幻觉。

  但是……

  如果这仅仅是种感觉就没什么问题,麻烦的是这些可怕的超强占有欲被称作精英或光明会,并将他们的世俗权力信仰体系强加于我们这些剩下的人。无论我们是按照他们的方式玩游戏,还是仅仅被当做游戏背景中的路人甲,还被他们的打手断了生计。

  这是个美好的星球,这里生活着许多美好的人,但这个世界“体系”却十分丑陋,并且被毫无同情心的冷血动物所操控。

  这就是所有现实。

  银行诈骗浮出水面

  近期的经济调整做了许多明显的事,尽管MSMedia试图淡化或忽视这些征兆,全球化的中央金融垄断集团的合作已经频繁暴露。

  人们都在为诸如联邦储备银行和高盛之类的明显骗局所蛊惑,却很少有人意识到故事中的另一面。

  很少有人知道,DTCC(美国证券托管结算公司)只是美联储的一个小小分支,它又被称作“割肉公司”,专门吸P民的钱。
09245H437-1.jpg
2011-2-12 09:37

  时下,美国证券市场正在为融券业务流程中出现的一大漏洞所困扰。过去两年中,“Naked Short Selling”(中文可译为“裸卖空”)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彻底解决。不但相关上市公司信誉受损,股票价格异常波动,股东权益受到威胁。进而严重挑战美国证监会和市场清算业务中心DTCC公司(Depository Trust & Clearing Corporation)的信誉。
裸卖空违规事件涉及面之广、范围之大,很有可能成为美国证券市场有始以来最大的操纵丑闻,其总金额远超过安然和世通案件。其中所牵涉到的问题与股票卖空机制和股票交割业务相关,而美国证券市场监管当局竟然束手无策,迄今为止拿不出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





  股票卖空(shorting)在成熟资本市场早已成为合法业务。美国证监会定义的合法卖空是指:交易者不需要实际拥有股票,而是从他处借入股票后卖出,或是在规定的T+3结算日交割股票。借出股票一方暂时不能卖这些股票,所以,上市公司的可交易股票数并不因卖空行为的存在而增加。但裸卖空交易者并不借入股票,也不打算在T+3日交割股票,简单说来,他们卖出的股票事实上并不存在,市场上因此多了些“虚拟”的股票。

  例如,美国Whistler投资公司(WHIS)透露,该公司托管在DTCC的股票数量为5504680股。通过对经销商和代理商的调查之后,市场记录竟然显示有6217458股在交易,与实际托管股票的差额达70万股之多。而此类现象并非个案。

  自2004年初丑闻爆出以来,裸卖空问题已经牵涉到了方方面面。从法律法规到监管当局,从



  证券公司到客户,从卖空交易到清算交割,从上市公司股价稳定性到股东利益,从美国国内到国际证券市场,几乎无所不及。

  美国证券市场的股票登记、清算、交割和付款机制是中央集中制,DTCC是承担清算和交割的信用主体,因此,DTCC是所有股票交易和交割的最终信用方。如果有人蓄意延迟归还股票,DTCC将承担相应的市场信用风险。

  如果是一个合法的卖空交易,T+3结算机制要求交易者在卖空交易后的第3天交割股票。如果出现拖欠股票交割,则称之为“交割失败”,也是“结算失败”(Fail to Deliver)。

  市场批评者指责DTCC的系统存在缺陷,对清算会员的抵押、信用评估和监控系统无法反映出卖空股票的真实状况。

  裸卖空的出现与美国证券市场卖空机制中存在的漏洞紧密相关,换言之,股票卖空机制本身就允许裸卖空这一违规行为出现。原因很简单,即股票市场的卖空规则允许先卖别人的股票并由清算公司付款,之后再交割股票。

  DTCC的统计数据显示,每天市场上出现的交割失败金额高达60亿美元。出现个别交割失败也许可以用官僚作风和管理失察来做托词,但经常性、大量的交割失败则意味着蓄意行为。一些做市商、经销商、对冲基金等金融机构经常性和大量的股票交割失败行为已经无法用无心失误来解释。进一步也表明了某些机制或法律法规需要重新审视及修补。

  2005年1月3日,美国证监会针对裸卖空行为起草的SHO(Regulation SHO)正式启用,其目的是发现和防范交易者卖空那些虚构、不存在的股票。然而,市场批评的声浪并未减弱,事情甚至发展到美国国会不得不举行专项听证会的程度。

  2005年3月初,居住在密西根州的一位美国公民Simpson向国会报告了一起裸卖空案件。Simpson在OTC的公告板市场 (OTCBB)上收购了一家叫做Global Links 公司(股票代码:GLKCE)100%的股票,向美国证监会报告了收购程序,并且拿到了所有实物股票。然而,在此后两天里,他看到OTC市场上竟然出现了 5000万股GLKCE股票在交易,甚至于在3月9日举行国会听证会的前一天,该股票还成交了447000股。为什么经销商能够买卖如此大量根本就没有登记的股票?为什么DTCC能够为这些股票做清算?为什么美国证监会经过这么长时间还不能杜绝裸卖空现象?这一系列问题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在听证会上,参议员Bob.Bennett与时任美国证监会主席William.Donaldson展开了激烈的争辩,参议员对证监会主席说:“Regulation SHO不起作用。”

  不过,DTCC网站2006年1月2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注意到,自规则SHO实行以来,交割失败的现象下降了47%。DTCC表示,85%的交割失败情况会在10个工作日内解决,90%能在20个工作日内解决。

  由此事联想到即将开放融资融券业务的中国股市,融券对于中国股市,究竟是金融创新的天使,还是引发信用风险的魔鬼,目前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任何一项创新的引入、应用和发展,都将考验中国证券从业者的能力和智慧。

TOP

網上瘋傳的一則小寓言把主流的經濟謬論解剖得體無完膚
作者:恍惚2008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1-2-21

 網上瘋傳的一則寓言,直接挑戰中國主流經濟學家的謬論,令人對中國三十年來奉爲立國之本的經濟政策深深憂慮:

話說有兩個小島,一個叫驢島,一個叫豬島。

  驢島的人非常之勤勞,每個人天天都在幹活,生産了大量的糧食,有趣的是這些人還非常的節儉,這些糧食自己都不舍得吃,反而都存起來,并且運往豬島,送給豬島的人吃。

  豬島的人正相反,他們向來大手大腳,有錢就花,沒錢就借錢花。自己生産的東西滿足不了自己的消費,那就從驢島進口。豬島每個人的儲蓄率不僅是零,還是負數。反正虱多不癢,債多不愁,他們可不在乎。

  就這樣,驢島的人用船滿載着糧食,運往豬島,然後空船返回驢島。豬島居民收到糧食之後就交一些綠色紙片給驢島居民,證明自己确實收到了貨。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下去,大家都覺得這就是生活,沒什麽不妥的。

  但這時候突然發生了一件事,豬島遭遇了地震,整個島都沉下海底,簡單地說,豬島從地球上消失了。此時驢島的國王慌了,他并不擔心驢島也遭遇地震,他擔心的是以往的這套運作模式被打破了,接下來該怎麽辦?

  驢島的國王問大臣該怎麽辦?一個最聰明的大臣說:立刻封鎖消息,不要告訴老百姓豬島已經消失,然後一切都照舊。驢島還是照常的将空船裝滿糧食,然後駛出碼頭,運往豬島所在海域。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船員大爲震驚,因爲船長下令将糧食全部傾倒在大海中。等船員倒完糧食,他們又像往常一樣開回驢島,驢島的印刷廠印了一點綠紙片發給老百姓。就這樣,豬島已經消失的事實竟然在驢島被瞞了好多年。

  驢島的國王忍不住問那位最聰明的大臣,這一切到底是怎麽做到的。大臣說:很簡單。我們生産的糧食運到豬島去,這些糧食到底是被人吃掉了,還是倒入了大海,這對我們而言沒有任何區别。因爲我們的目的是獲取那些綠色的紙片。既然是這樣的話,豬島是不是存在對我們也沒有區别,所以我們将糧食倒入大海是不會被人看出破綻的。

  國王想了想,說:那爲什麽不把這些糧食送給窮苦的驢島老百姓呢?

  大臣聽完立刻說道:那可不行!如果你将糧食免費送給老百姓,就會讓老百姓養成不勞而獲的惡習,一旦他們知道原來不幹活少幹活也可以活的這麽好,誰還會賣力幹活呢?如果老百姓都不賣力幹活了,那這世道就變了呀。

  上面這個寓言很是荒誕,但是現實的荒誕并不亞于此。先讓我們來看一組數據:去年全國五項社會保險基金總支出大約是1.4萬億;與此同時,我們目前擁有28473億美元的外彙儲備,合18萬億人民币,這是社保支出的12.8倍。如果用驢島和豬島的例子來說的話,驢島送給豬島的糧食,足夠自己人吃上12.8年。

  現在我們再來做一個思維體操,中國人将衣服、褲子、箱包、玩具、手機裝上集裝箱貨船運往美國,但是在中途政府下令,将這些貨物全部傾倒在太平洋堙A不過這筆壞賬記在央行的資産負債表之中,央行再發行相對應的人民币給出口企業。此時你會發現,美國人是不是消費我們的商品已經無關緊要了,因爲出口企業已經賺到了錢。而你的鞋子是給美國人穿了,還是躺在太平洋底,對你而言沒有任何區别。

  你可能會說,區别當然是有的,賣給美國人的話,央行會有一筆美元收入;倒入太平洋的話,央行要記一筆壞賬。但我認爲你的巨量美元儲備,同壞賬的區别并不大,因爲你永遠不可能将這筆錢花完。

  我們再來考慮另一種情況,這些商品不再倒入太平洋,而是給中國老百姓使用。你可能會說,中國的老百姓沒錢買,那沒關系,央行印刷人民币給老百姓來買。此時企業也拿到了錢,老百姓得到了商品改善了生活,央行的資産負債表上多了一筆賬,這筆賬是針對中國人自己的支出。我想,這樣一來人人都會擁護政府的政策好!

  美國人在印錢消費,我們也在印錢,但兩者有本質的區别,美國人印錢的結果是換到了全世界的商品,中國人印錢的結果是商品運到了美國。所以美國不會有通脹,通脹都留在這了中國。但如果我們印錢給自己人消費,那麽形勢就完全得到了逆轉。但是,那些經濟學家會告訴你這不可行,因爲他們的教科書上沒提到可以這麽做。所以整個荒誕的故事還會繼續進行下去。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102/216189.html
真相並不存在

TOP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21454b0100tfv5.html

石油戰爭在繼續

美國地緣政治學家威廉 - 恩道爾

作者:恩道爾雲杉

“這一波席捲中東北非的動盪,其目的就是要讓美國以北約的名義對世界最大的產油區全面實行軍事化”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雲杉 2011年4月6日

編者按:對許多中國人來說,威廉恩道爾的名字並不陌生。在“金融海嘯”,“石油戰爭”,“霸權背後:美國全方位主導戰略”等著作中,這位著名的地緣政治學家以他犀利的剖析,為讀者了解這個動盪世界開啟了全新的視角。近日,恩道爾應本刊之邀,就人們普遍關心的中東局勢和未來的石油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撩開西方宣傳機器的面紗”

“瞭望”:你對目前中東局勢的動盪有何評價?如何解讀美國在中東動盪局勢中的角色?

恩道爾:如果撩開西方媒體和白宮宣傳機器的面紗,我們就會清楚地看到,早在巨大的政治動盪浪潮席捲中東北非之前的數個月,華盛頓資助的“人權”非政府組織 - - 國家民主基金會,自由之家以及索羅斯的“人權觀察”和“國際危機小組”(InternationalCrisisGroup)就在為推翻​​這些國家的現政權積極奔走。

利比亞的情況不同於突尼斯和埃及,它們運用了類似 2003年伊拉克的模式,即粗暴地使用武力逼卡扎菲下台,“不管卡扎菲是死是活。”我們再來看看埃及,它們瞞天過海,讓全世界民眾誤以為,埃及爆發了一場年輕人自發的,真正的民主革命,而現在穆巴拉克下台僅幾週的時間,我們看到“推特”(Twitter的)上的年輕人已煙消雲散,美國支持的軍方牢牢控制了政權,美國支持的神秘莫測的某些組織成為強大的政治力量。這絕對不是華盛頓所說的“民主”,只不過是換了個它們更好控制的面孔而已。

“瞭望”:談及導致此次中東局勢動盪的原因,不少評論人士都提到石油政治,地緣戰略,美元危機,民主武器和軍事實力等因素,你對此有何看法?

恩道爾:我一直這樣認為,自美國決定 2001年下半年入侵阿富汗,2003年入侵伊拉克以來,中東的危機就與美國的地緣政治戰略緊密相聯,石油政治是這一戰略的組成部分。

目前發生在中東北非的動亂,其目標是通過華盛頓運用“民主武器”這一策略來實現的,說白了,就是用與美國政府有千絲萬縷聯繫的“人權”非政府組織來實現的。

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對於華盛頓來說,今天對美國這個唯一超級霸權構成潛在地緣威脅的地區只有歐亞大陸,即從中國到俄羅斯,伊朗和整個盛產石油的中東地區。如果這些國家能夠增進政治,經濟,尤其是能源甚至防務方面的合作,那麼我們將看到一個欣欣向榮的新市場,這個市場會對陷入困境的歐盟經濟體以及中東和北非的投資具有巨大的吸引力。

在我看來,為了阻止這一宏大經濟地緣政治的發展趨勢,防止其演化為“美國世紀”唯一霸權的制衡力量,早在2001年9月華盛頓,倫敦民間和政府的精英們就著手策劃一場劇變,要從歐亞大陸和歐盟割下一塊血淋淋的肥肉來。這場劇變從 2011年12月開始到現在,已經在突尼斯和埃及通過有組織的動亂全面展開,甚至發展到非法轟炸利比亞這樣令人髮指的地步。

這一波席捲中東北非的動亂,其目的就是要讓美國以北約的名義對世界最大的產油區全面實行軍事化,這一地區涵蓋阿爾及利亞乃至整個北非,到也門,阿曼,橫跨中亞,直至中國的大門 - 阿富汗和巴基斯坦。

通過對石油流和巨大的資金流實施全面的軍事和經濟控制,華盛頓及其“法力無邊”的私人利益集團,諸如埃克森美孚,雪佛龍和哈利佰頓,寄希望能夠敲詐歐盟各國以及中國,比如說,在將來某一天切斷中國的石油流,或者德國,意大利的石油流... ...從這一點看,像法國這樣的歐盟國家率先對卡扎菲實施軍事打擊,簡直無法理喻,這無疑是一種法國式的經濟自殺。

“瞭望”:那麼,美國的大中東戰略與目前中東局勢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恩道爾:讓我們首先回顧一下2004年6月舉行的八國集團(八國集團)峰會,當時小布什政府披露了一份“大中東計劃”的建議。在這份建議的最初文件中,小布什公開指出,伊拉克將是中東新“民主”的楷模。他提議:“在10年內建立美國 - 中東自由貿易區”。

當時宣布的美國“大中東”政策是“為了實施類似於前中東歐國家那樣的大規模經濟轉型。如果人們還記得 1990年之後美國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經濟”休克療法“給東歐造成的制度和社會破壞,那麼人們就會明白,華盛頓的“大中東計劃”只不過是利用美元對整個大中東地區的財富有計劃地展開的掠奪,以支撐其搖搖欲墜的美元體系和避免實體經濟的坍塌。

目前在的黎波里,安曼和開羅發生的事情,正是五角大樓和美國國務院 2003年入侵伊拉克期間繪製的藍圖。在我看來,只不過事態發展得更快而已,因為美國的權利和地位日益削弱,受到了威脅。一些人認為,這只不過是美國精英們的正常反應 - 發動戰爭,打一場新的世界大戰。到這個地步,願上帝保佑芸芸眾生。

“這本書的內容會讓我的讀者

震驚,但那卻是事實真相“

“瞭望”:今年1月以來,中東局勢一直是拉升原油價格的重要因素,特別是2月中旬利比亞衝突爆發後,油價漲幅明顯。這種情況有無可能發展成為類似 1973,1979,1990年的石油危機?

恩道爾:當前的動亂對未來石油價格的影響難以預料。利比亞已傳出反政府武裝控制的班加西附近的最大產油區已恢復石油出口的報導,這緩解了當前漲價的壓力。但從今後幾年的中期看,由於該地區的動盪,華爾街和華盛頓會藉機按其所需操縱油價,事實上他們通過衍生品貿易控制著世界油價。他們完全可以像2008年向中國施壓,逼中國按華盛頓的規則玩美元遊戲那樣,再次向中國施加經濟壓力,對於它們來說,把油價推高到150美元,200美元甚至更高,簡直易如反掌。

“瞭望”:中國作為世界能源消費大國,如何在世界動盪中維護自身能源安全?

恩道爾:就我個人所知,我相信中國有可能實現能源自給自足。我曾經與各種地球物理學家和石化專家交流過,他們堅信,中國有廣袤的,地殼構造活躍的(tectonicallydynamic)陸上和海上區域,可能擁有尚未發現的巨大油氣儲量。

有一個問題讓我百思不解,那就是過去中國像絕大多數國家一樣一直被迫依賴美國的油氣測繪技術和測繪方法,依賴哈利佰頓,斯倫貝謝這些公司,據業內人士說,這些公司說是私人公司,實際上它們和美國情報機構有著聯繫,它們能對幫助中國發現大油氣田感興趣嗎?

事實上是,美英公司有一萬條理由阻止中國實現能源自給自足。這是英美地緣政治決定的,而且是歷時一個世紀的基點。

就所謂的替代能源如太陽能,風能和生物燃料而言,任何一種都無法獲得淨能源正回報(netenergypositive),它們都依賴納稅人的高額補貼。替代能源基於“全球變暖理論”,該理論是一個科學偽局。2009年下半年英國東安格利亞大學洩漏的電子郵件表明,該理論所依據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數據是不真實的。

最近幾年來,我一直與俄羅斯和其他國家的地球物理學家保持著密切聯繫,他們擁有完全不同的方法,能夠發現大型油氣田。如果中國有人對此感興趣,願意進一步探討,我願盡我所能,提供一切幫助。在我看來,一個能源自給自足的中國是這個多災多難世界的福音,儘管華盛頓有些人不會高興。

“瞭望”:你認為西方的“石油峰值理論”是彌天大謊,是西方利益集團用來控制石油的手段。可否再具體闡釋一下?

恩道爾:“石油峰值理論”1956年最早由殼牌石油公司的一個名叫金哈伯特的地質學家提出,因此被稱為哈伯特石油曲線“峰值”。如果誰讀一讀他的論文原作,就不難發現這篇論文沒有任何嚴肅的科學含量。這篇論文是在殼牌公司老闆授意下寫成的,其目的是打消其他地質學家的預測,因為這些地質學家認為,全球的石油儲量在增加,而不是減少。

目前哈伯特的峰值石油謬論之所以大行其道,是因為背後有美英和其他國家的石油公司在推波助瀾,以此來證明它們將油價推高到100美元以上的合理性。其實地球上到處都有石油,加勒比海有油,巴西沿海有油,伊拉克的石油專家告訴我,那裡的石油儲量甚至有可能超過沙特,只是美英的石油巨頭們不想讓世人知道真相,否則油價會降到更合理的水平,就像一千年前的香料神話那樣。一個世紀以來美英石油利益集團一直在編造石油稀缺的神話,其目的就是將石​​油作為控制世界經濟的手段。正如基辛格在上世紀 70年代所說,“誰控制了石油,誰就控制了所有國家。”

“瞭望”:請介紹一下你的新作“石油戰爭 2”所闡述的主要問題和主要觀點。

恩道爾:我的新書“石油戰爭 2”中文版將於今年下半年推出,本書講述了英美石油利益集團及支持它們的大通銀行,高盛以及其他大財團如何巧​​妙編造石油稀缺神話的故事。在我看來,這是現代史上最具破壞性的神話之一,這個神話導致了近幾十年來為了控制石油而引發的無休無止的戰爭。我也揭了哈伯特的老底,講述了中東和其他地方過去和現在正在發生的石油戰爭是如何在需要的時候被用來人為地製造短缺,以推高油價。

最有趣的是,本書詳細介紹了俄羅斯的石油新理論,其實這個理論已經提出和發展了50多年。只是很大程度上由於“冷戰”期間實施的國家研究保密條例,才使得世人無法真正了解俄羅斯人所實現的這一根本性科學突破。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今天有人告訴我,俄羅斯大型石油公司對運用這一科學方法尋找更多的石油並不感興趣,因為它們不願意油價下跌,俄羅斯目前仍然依靠用油氣出口收入支撐其經濟。我知道,這本書的內容會讓我的讀者震驚,但那卻是事實真相。

(本文英譯者劉忠)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外汇局终于披露FDI留存利润至少万亿 可随时撤离中国

何新:外储真相惊现——非最大外汇储备国而或成为最大负债国

今年两会期间,何新向外储局提出一个问题:中国近年以来外汇储备增长异常,不可能全部来自对外贸易顺差。要求外储局披露有关数据。4月1日,外管局终于披露了一批关于中国外汇储备的重要数据。
那么,增长过快的巨额对外储备真正来源究竟在哪里?以下这篇分析,给出了较为接近真相的谜底——在中国约2.4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中,大约有1万亿美元是外国在华企业的直接投资(FDI)。必须指出:投资是一种债务关系。
这些境外投资按照约18%的回报率获得快速增长,并且随人民币每年平均约7%的升值率而自动快速增值。
按照目前的国际投资头寸表,2009年中国对外资产净头寸约为1.8万亿美元,这其中FDI按历史成本法评估约为1万亿美元,但如果按照FDI资产及其利润的当前市值评估,则已经增长为2.8万亿美元。这笔巨款,随时可以撤离中国。
那么,再加上外储局已经承认的入境热钱约3000亿美元,以及中国已经出借给美国的1.9万亿美元————虽然中国名义上还是最大外汇美元储备拥有国,但实际上中国手中拥有可以支配的外汇储备却是负数。
一方面中国是一个持有巨额美债、欧债的当今世界上最大债权国家,但另一方面中国外储却是負值也是世界最大的债务国。

外汇局终于披露:
FDI留存利润至少万亿
可随时撤离中国
[以下分析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4月1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新口径之下的2010年国际收支平衡表,并通过口径调整,对2005年~2009年国际收支平衡表进行了修正。这一修正意义重大,但还未引起广泛的讨论。
  
  外汇局这一修正的核心,是参考国际标准,将外商直接投资(FDI)在中国市场产生的留存利润,考虑进国际收支平衡表。这让长期未进入主流讨论的FDI留存利润问题,浮出水面。
  
  根据外汇局国际投资头寸表,截至2009年底,FDI累计余额已经达到9974亿美元,接近1万亿美元。这1万亿美元外国在华资产,每年都在生成高额利润,而这些利润绝大部分并没有汇出中国,而是留存国内。由于在中国市场运营,FDI利润是人民币形式,并日渐成为游离于主流讨论的“人民币热钱”。
  
  关于FDI在华留存利润问题,由于没有进入官方统计,而且其规模日益巨大,已经成为观察中国经济的“暗物质”。而随着外汇局对2005年至2010年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调整,这一“暗物质”开始浮出水面。“暗物质”的能量之大,以至于刚一浮出水面,就要改变我们的很多定性认识。
  
  所谓暗物质,是一个物理学概念,指的是宇宙学中那些不发射任何光及电磁辐射的物质,人们只能通过引力效应得知宇宙中存在大量暗物质。中国经济里,未经统计的FDI留存利润,无论其规模,还是其难以统计的特点,都可以定义为中国经济的“暗物质”。
  
  外汇局此次回归国际标准、修正统计口径,所上调的“暗物质”规模为2100亿美元或1.4万亿元人民币。这部分资金,所有权属于FDI,但表现形式却为人民币。按照国际收支管理规则,这部分人民币资金随时可以无条件兑换成外币并撤离。
  
  “暗物质”调整的规模
  
  外汇局此次按新标准发布了2010年平衡表,并对2005年~2009年的平衡表进行了调整。
  
  按照外汇局此次修订原则,这一修正是“按照国际标准,将外商投资企业归属外方的未分配利润和已分配未汇出利润,记入国际收支平衡表中金融账户直接投资的贷方”。而由于未分配利润、已分配未汇出利润的表现形式为人民币,将归属于FDI的人民币利润,换算成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美元。
  
  根据最新发布以及调整的数据,2005年~2010年累计净流入中国的FDI规模达到8758亿美元。2005年~2009年流入规模则累计修正上调了1691亿美元。按报告发布的4月1日汇率计算,上调的部分折合人民币1.1万亿元。
  
  这其中,2010年数据是直接公布的修正数字,如果按之前口径的话,笔者估计年度FDI流入要下修400亿美元至1600亿美元。这意味着,2005 年~2010年6年累计上修的规模,应该为2100亿美元左右(1691亿美元+约400亿美元)。累计上修规模约为人民币1.4万亿元。
  
  这即是外汇局此次回归国际标准、修正统计口径,所上调的“暗物质”规模,2100亿美元或1.4万亿元人民币。这部分资金,所有权属于FDI,但表现形式却为人民币。按照国际收支管理规则,这部分人民币资金随时可以无条件兑换成外币并撤离。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外汇局数据,2010年我国FDI流入规模高达2068亿美元(比2009年高出42%),流出规模为217亿美元,净流入规模 1851亿美元(比2009年高出62%)。在流入的2068亿美元之中,金融部门流入120亿美元,非金融部门流入1948亿美元(其中房地产业是 271亿美元,增幅78%)。
  
  国际收支平衡表口径的FDI流入,大幅高出商务部统计的FDI流入。根据商务部数据,2010年全国新批设立外商投资企业27406家,实际使用外资金额1057.35亿美元(同比增长17.44%)。
  
  可以发现,国际收支平衡表口径流入的2068亿美元FDI,已经是商务部口径流入1057亿美元的接近一倍(196%)。
  
  累计2005年~2010年6年,以流入规模计算,国际收支口径累计流入9686亿美元,商务部口径仅为累计流入5127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1.89倍。
  
  目前来看,国际收支口径高出商务部口径,主要原因,一是统计口径原因,商务部口径只统计当年“三资”企业流入以及企业外部借入资金,而国际收支口径则含纳境外母公司对境内子公司关联贷款、境外机构购买国内建筑物等项目;二即是此次新调整的,对于FDI留存利润(未分配利润和已分配未汇出利润)的计算。
  
  可以说,目前市场广泛引用的商务部FDI统计口径,已经大幅落后于FDI流入的渠道和规模本源。尤其是第二个留存利润因素的漏统,导致FDI在中国经济中形成了目前不广为讨论的“暗物质”。
  
  “暗物质”有多大?实际上,由于已经累计的近1万亿美元的FDI存量,其年度利润产生的规模,已经超过FDI年度纯流入的新增量。
  
  FDI留存利润仍然低估
  
  需要强调的是,笔者认为,外汇局此次只是开了一个揭开“暗物质”的好头,但对于FDI留存利润的规模评估,或许依然处于低估状态。
  
  计量FDI留存利润,一个本质问题是FDI的投资收益率是多少。我们初步可以将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作为FDI在中国真实投资收益率的一个估计。在统计上,可以使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来近似替代。比如,根据国家统计局的工业统计数据,在2005年至2006年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高达19%。按照这一收益率,2005年至2006年FDI在中国的投资收益分别为849亿美元和1050亿美元。
  
  将这一数据减去过去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FDI投资收益,即是没有被监测到的FDI留存利润。按此计算,2005年至2006年间未被统计到的FDI留存利润分别为639亿美元和758亿美元。
  
  而根据外汇局最新调整,2005年、2006年上修的留存利润规模,分别为381亿美元、460亿美元,约为以上计算的六成。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统计年鉴》,2009年计算所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外资企业实收资本净利润率约为18.6%。依此计算的2009年 FDI利润就达到1780亿美元,扣除原口径里国际收支平衡表的利润汇出部分,还达到约1150亿美元留存利润。但此次外汇局上调的2009年留存利润仅为360亿美元。笔者倾向于认为,这一数据依然存在低估。
  
  “暗物质”有多大?实际上,由于已经累计的近1万亿美元的FDI存量,其年度利润产生的规模,已经超过FDI年度纯流入的新增量。
  
  比如,假设FDI在国内收益率为18%,其年度利润就达到1800亿美元,而不考虑利润再投资的年度FDI纯流入规模可能只有1500亿美元。FDI在本质上已经出现“逆差”效应。
  
  “暗物质”对国际收支安全是否具有潜在的破坏性?答案很显然,是的。
  
  根据国际投资头寸表,2009年底FDI余额为9974亿美元,即便按10%的投资收益率计算,其年度利润也达到约1000亿美元。如果外国投资者每年把利润全部汇回本国,意味着,中国要保持经常项目的平衡,就必须保持1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
  
  由于目前庞大的FDI余额,其年度利润规模的庞大,已经足以对中国的国际收支安全产生影响。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我们将很快看到,所谓“FDI自身净逆差效应”的出现,即年度FDI新增流入少于年度未汇出利润。这将是FDI对国际收支产生逆转性影响的开始。
  
  笔者认为,目前国际收支平衡表对FDI留存利润规模仍然存在低估。这一逆转性影响实际上已经到来。
  
  更应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FDI利润的汇出已经呈现大幅上升态势,在人民币升值幅度到位之后,必然将迎来FDI留存利润大幅汇出的时候,而这时,由于其巨大的规模以及不受约束的属性,将给我国国际收支安全带来冲击。
  
  为什么中国巨额海外资产的收益如此低,而对外负债的成本却很高?这是由于,中国对外资产主要是外汇储备资产,而对外负债则主要是FDI等高成本负债。外汇局仅仅调整了FDI留存利润,就改变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净收益情况。
  
  2009年:1.8万亿美元净头寸利润仅为1亿美元
  
  仅仅一项FDI留存利润的调整,让我们对中国整体对外资产收益情况产生了重新评估。在2006年刚刚发布2005年国际收支平衡表时,笔者曾欢呼雀跃写过一篇评论文章《12年资本净输出投资收益一朝终转正》(《第一财经日报》2006年7月19日)。
  
  文章描写的是,2005年中国终于结束了自1993年至2004年持续了12年的“资本净输出国但投资收益却为负”的窘境。根据当时的国际收支平衡表,当年中国实现投资收益净流入91亿美元。
  
  但根据外汇局此次对2005年~2009年国际收支平衡表的回溯调整,笔者“欢呼雀跃”的时间要推迟到2007年了。
  
  根据最新调整,2005年中国对外投资净收益依然为负,-176亿美元;2006年为-74亿美元。2007年第一次转正,为净收益35亿美元;2008年净收益113亿美元;2009年净收益1亿美元。不过,这种终于转正值得欢呼雀跃么?
  
  再看一看取得如此规模净投资收益的头寸资产吧,根据对外投资头寸表,2007年~2009年分别为1.19万亿美元、1.49万亿美元、1.82万亿美元。
  
  也就是说,2009年中国高达1.82万亿美元的对外净头寸投资,累计净收益只有1亿美元,收益率仅仅为1.82万分之一。
  
  更丰富的具体数据是,2009年中国对外金融资产为3.46万亿美元,当年投资收益收入为994亿美元;对外金融负债为1.64万亿美元,当年投资收益支付为993亿美元;1.82万亿美元投资头寸的净收益为1亿美元。
  
  为什么中国巨额海外资产的收益如此低,而对外负债的成本却很高?这是由于,中国对外资产主要是外汇储备资产,而对外负债则主要是FDI等高成本负债。外汇局仅仅调整了FDI留存利润,就改变了中国对外投资的净收益情况。
  
  实际上,按照笔者理解的,如果FDI留存利润依然低估,那么可以断言,即便中国目前有2万亿美元的净对外投资,整体的对外投资收益,或许也依然为负。
  
  历史成本法统计的1万亿美元FDI,在中国已经累积成了巨量无可估算的“市场价值”,加上其累计留存利润,共同构成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暗物质”。目前,已经有学术机构在尝试编制中国的国际资产负债表,这将开始涉及到对FDI资产的市值评估。
  
  FDI存量的市值评估
  
  另一个更深刻的问题在于,中国是否保有对外净债权国的地位。与FDI留存利润问题相类似,但其规模更庞大的另一个方向的“暗物质”,是FDI本身在中国国内资产的市值评估问题。
  
  由于多种原因,目前中国国际收支头寸表上的FDI余额,是“历史成本法”计算考量。而在美国等国家,对FDI的统计均是“市场价值法”。
  
  在几乎所有的会计统计体系里,“历史成本法”早已因与时代发展脱节而被替代,但中国对外投资头寸表的FDI项目上依然使用这种方法。
  
  这里有很多统计问题,综合考虑,虽然不排除有一些外商投资企业经营失败,但从外商投资企业总体在国内的成功经营可以得见,目前国内FDI的市值肯定大于其历史成本。
  
  这类市值的评估,如果FDI所投资企业已经上市,其市值评估非常容易。
  
  比如2009年,建设银行的境外战略投资者美国银行,大幅减持建行股份,累计套现并流出102亿美元,但当年美银的投资规模为30亿美元(后又增持)。这一FDI的投资增值行为,体现为FDI市场价值的提升。
  
  另外比如,汇丰控股在2007年进行业绩披露时曾指出,其在中国对于平安保险、交通银行等公司的投资,累计市值约达400亿美元,但其当时投入的规模则非常之小。汇丰控股在国内的FDI市值,已经远不是其“历史成本”。
  
  历史成本法统计的1万亿美元FDI,在中国已经累积成了巨量无可估算的“市场价值”,加上其累计留存利润,共同构成了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的“暗物质”。目前,已经有学术机构在尝试编制中国的国际资产负债表,这将开始涉及到对FDI资产的市值评估。
  
  对FDI资产的市值评估非常重要,将牵扯到一个重大的定性判断,即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债权国么?中国还是一个净债权国么?
  
  目前中国FDI体系中的留存利润,已经具有明显的投机性质。另外,上世纪拉美金融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证明,在危机时期FDI同样会掀起撤出浪潮。对于国家国际收支的安全考量来说,这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黑天鹅”。
  
  中国变身债务国隐忧
  
  按照目前的国际投资头寸表,2009年中国对外资产净头寸为1.8万亿美元,但这其中FDI是按历史成本法评估为9974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FDI资产采用“市场价值法”,评估为2.8万亿美元,那么中国就将从一个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家,变成一个债务国。
  
  从一些个案FDI的市值评估延伸,笔者不认为得出这个结论有多么危言耸听。实际上,为了考量中国国际收支的安全性,评估FDI的市值问题,已经迫在眉睫。
  
  在国际资本流动中,FDI往往被认为是稳定的、非投机性的。但目前中国FDI体系中的留存利润,已经具有明显的投机性质。另外,上世纪拉美金融危机和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证明,在危机时期FDI同样会掀起撤出浪潮。对于国家国际收支的安全考量来说,这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黑天鹅”。
  
  作为本文最后,我们想问的是,如果通过FDI的市值评估,扭转了对中国对外净债权国的认识,会给市场带来多大的冲击,会给中国对自身经济的评估带来什么改变?
  
  对这个问题的讨论,还牵扯到一个目前热议的政策话题。目前中国正在热议创建国际板,并试图允许更多外商在中国的公司直接上市。如果国际板最终成行,这将是FDI在中国获得高溢价的最佳市场,FDI的市值也将获得清晰评估。
  
  可问题在于,有没有计算过,如果FDI在中国国际收支的计算体系里,从1万亿美元,进行资本市场溢价,放大到2万亿美元、3万亿美元或5万亿美元,乃至更高,中国的对外投资头寸表、国家资产负债表、央行外汇储备适度规模评估,会是怎样的改变?

惠誉调整中国本币主权评级展望至负面
日期:2011-4-14 6:29:00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国际评级公司惠誉周二将中国的长期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的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并确认中国的长期本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A-”。

    惠誉认为,信贷规模急剧扩大、房地产价格大幅上涨以及最近出现的通货膨胀压力都加剧了中国宏观金融稳定性所面临的风险,同时也导致银行业和地方政府的或有负债规模加大。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简称IMF)周一发布《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就中国经济面临的中期风险发出异常严厉的警告,称中国大陆和香港可能正在形成信贷及资产泡沫,最终或将破裂。
  
    IMF表示,中国大陆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信贷膨胀和资产价格涨势令人不安。中国大陆和香港目前的信贷仍在高速增长,对房地产价格可能出现急速回落及其影响的担忧正日渐加剧。
  
    惠誉还确认中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同时确认中国短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为“F1”,国家上限评级为“A+”。
  
    中国外币主权评级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但惠誉将中国本币主权评级的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
  
    惠誉是与标普、穆迪齐名的全球三大评级公司之一,是唯一的欧资国际评级机构,总部设在纽约和伦敦。在全球设有40多个分支机构,拥有1100多名分析师。
  
    三大评级机构各有侧重,标普侧重于企业评级方面,穆迪侧重于机构融资方面,而惠誉则更侧重于金融机构的评级。


只要找到理由 或者让当地发生大动乱 就可以一夜间撤资 让中国变成人间地狱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1-5-17 13:16 編輯


貨幣戰爭

IMF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世界銀行

“他們會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非常傲慢。他們會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從來不曾真正傾聽它所致力幫助的發展
中國家的呼聲。他們會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決策是秘密的和不民主的。他們會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經濟
'療法'經常使問題更加惡化 - 使(經濟發展)緩慢惡化為不景氣,從不景氣惡
化為衰退。
他們說的不錯。我從 1996年到(2000年)9月擔任世界銀行的首席
經濟學家,經歷了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世界經濟危機(亞洲金融風暴,拉美和
俄羅斯金融危機)。我親眼目睹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美國財政部對這次危機的措施,我被驚
呆了。“[6.15]
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斯蒂格利茨


在斯蒂格利茨被解僱之前,他拿到了大量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機密文件。這些文件
顯示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要求接受緊急援助的國家簽署多達 111項秘密條款,其中包括出售受
援國的核心資產:自來水,電力,天然氣,鐵路,電信,石油,銀行等;受援國
必須採取具有極端破壞性的經濟措施;在瑞士銀行裡為受援國的政治家開設銀行
賬戶,秘密支付數十億美元作為回報。如果這些受援國政治家拒絕這些條件,他
們在國際金融市場將休想借到緊急貸款。■■■■■這就是為什麼國際銀行家最
近對中國向第三世界國家提供無附加條件貸款憤怒異常的原因,中國為這些走投
無路的國家提供了新的選擇。


第一副藥:私有化。更準確地說是“賄賂化”。受援國領導人在只要同意賤價出
讓國有資產,他們將得到10%的佣金,全部付到瑞士銀行的秘密賬戶上。用斯蒂
格利茨的話說:“你會看到他們的眼睛瞪大了”,那將是數十億美元的巨款!當
1995年歷史上最大的賄賂發生在俄羅斯私有化過程中時,“美國財政部認為這
好極了,因為我們需要葉利欽當選。我們不在乎這是否是一場腐敗的選舉。我們
希望錢湧到葉利欽那裡。“

斯蒂格利茨並非是一名陰謀論者,他只是一位正直的學者,當他看到由於空前的
腐敗造成俄羅斯經濟產出幾乎下降一半,全國陷入嚴重衰退時,作為經濟學家,
良知和正義感使他對世界銀行和美國財政部的卑劣伎倆非常不感冒


第二副藥:資本市場自由化。從理論上講,資本自由化意味著資本自由地流入和
流出。可是亞洲金融風暴和巴西金融危機的實際情況是,資本自由流入來爆炒房
地產,股市和匯市。在危機來臨之際,資本只是自由地流出,再流出,
被斯蒂格
利茨稱為“熱錢”的投機資本總是最先逃跑,受災國的外匯儲備在幾天甚至幾個
小時之內就被吸乾。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伸手救援的條件包括緊縮銀根,將利率提高到30%,50%,
80%的荒謬程度,這樣高的利息只會無情摧毀房地產價值,破壞工業生產能力,
吸乾社會多年積累的財富


第三副藥:市場定價。當半死不活的受災國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拖到這步田地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又提出
對食品,飲用水和天然氣等老百姓日常必須的產品大幅提價,最終的結果完全可
以想像,大量的市民示威甚至暴動。1998年印尼由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削減了食物和燃料的
補貼,爆發了大規模暴動。玻利維亞由於水價上漲導致市民暴動。厄瓜多爾由於
天然氣價格飛漲引起了社會騷亂。而這一切早就被國際銀行家們掐算好了,用他
們的術語,這叫做“社會動盪”(SocialUnrest)。而這種“社會動盪”有一個
非常好的作用,那就是資金像受驚的鳥兒四散奔逃,而留下一片極其低廉的資產
等待著早已垂涎三尺的國際銀行家的血盆大口。

當埃塞俄比亞第一位民主選舉的總統在危機中接受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援助時,卻
被迫將這些援助款項存到她在美國財政部的賬戶上,只拿到4%微薄的利息,與
此同時卻不得不向國際銀行家以12%的高利借款來救濟飢腸轆轆的人民。當新總
統向斯蒂格利茨乞求動用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援助款來救災時,斯蒂格利茨卻只能
拒絕他的要求。這是對人類良知的殘酷考驗,斯蒂格利茨顯然不能承受這樣的折
磨。


第四副藥:縮減貧困策略:自由貿易。在這樣的境況之下,斯蒂格利茨將 WTO的
的自由貿易條款比作“鴉片戰爭”。斯蒂格利茨尤其對“知識產權”條款感到憤
慨,以這樣高的“知識產權”“關稅”來支付西方國家製藥廠所生產的品牌藥
品,無異於“將當地人民詛咒致死,他們(西方製藥公司)根本不在乎人民的死
活“。
在斯蒂格利茨看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都是一個機構外的不同牌子而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對市場開放的苛刻條件甚至超過了官方的世界貿易組織。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貨幣戰爭
經濟刺客的自白

2004年出版的“經濟刺客的自白”(ConfessionsofanEconomicHitMan)則從實
踐者的角度為斯蒂格利茨的觀點加上了精彩的腳註。


該書的作者約翰。伯金斯(JohnPerkins)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形象而細緻地描繪
國際銀行家對發展中國家進行的不宣而戰的秘密金融戰爭的始末。作為當事人,作者於 60年代末被美國最大的間諜機構國家安全局(國家安全局)所招募,在經 過一些列的測試之後,作者被認為是非常合適的“經濟刺客”的人選。為了防止 暴露身份,作者被一家國際知名的工程公司作為“首席經濟學家”派往世界各 國,去進行“經濟刺客”的工作,一旦作者計劃敗露,由於完全沒有官方背景, 當事國只能歸罪於私人公司的貪婪。


作者的工作就是遊說發展中國家向世界銀行 大量舉債,債務要遠遠高於實際需求,以確定債務必將出現無法償還的情況。為 了讓當政者嚐到甜頭,數億美元的金錢賄賂隨時現金支付。當債務無法清償時, 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代表國際銀行家去索要“所欠的鮮血淋漓的那一磅肉”,條件就 是出讓國家重要資產,供水系統,天然氣,電力,交通,通訊等產業。


如果“經濟刺客”的工作不見效,則派出中央情報局的“豺狗”(豺狼)去刺 殺國家領導人,如果“豺狗”也失敗了,最後就是動用軍事機器發動戰爭。 1971年,作者被派往印尼,成功地完成了“經濟刺客”的任務,導致印尼嚴重 負債。後來作者又前往沙特,親自操盤了“石油美元回流美 國“(RecyclingofPetrodollar)的計劃,為基辛格後來成功遊說沙特,離間歐佩克 組織立下汗馬功勞。後來,作者又前往伊朗,巴拿馬,厄瓜多爾,委內瑞拉等國, 屢立奇功。



當 2001年911事件讓作者痛楚地感覺到美國遭世人痛恨正是由於像 他這樣一批“經濟刺客”的出色工作時,作者終於決心說出真相。紐約各大出版 社竟無人敢出版他的自傳,原因就是書中的內容太具有爆炸性。他寫書的事很快 在“圈子裡”傳開了,一家國際著名公司以高薪聘請他“坐冷板凳”,條件就是 不要發表該書,這算是一種“合法”的賄賂。當 2004年,作者頂著風險和壓力 出版該書後,幾乎一夜之間,該書就成為美國最暢銷的小說。之所以選擇小說形 式,也是出於不得已,出版社擔心如果以紀實體出現的話,難免招惹無妄之災。

真相並不存在

TOP

還是有的啦
有蛛絲馬跡跟拼圖碎片
想知道真相的人粉累就是了....

TOP

說到共濟會這個秘密團體在wiki上可以先了解一下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5%B1%E6%BF%9F%E6%9C%83
而在wiki裡有提到台灣這也有共濟會的分部,叫中國美生會
這是它的網址http://www.grandlodge-china.org/index.asp?CType=8
除了在台北是總會之外在2009年其它地區還有成立分會
在找美生會時剛好找到了某段影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03o9ltOyIo
這段影片看起來就覺得過程很特殊,而有些人穿著也很奇特。

而在大衛艾克的演講中有提到在共濟會的上方還有更高階層的存在這一點
之前找到一個人有整理過的資料,這是網址 http://hi.baidu.com/%D7%B7%D7%D9 ... d502699e2fb4f9.html
而除了這個之外還可以順便看一下這位作者的其它收集的資料
http://hi.baidu.com/%D7%B7%D7%D9 ... 6%C8%CB%D4%AD%B4%B4

說真的我們這些一般平民所面對的是一群聰明的騙徒
在經過了長時間的追查之後,我們所查到的訊息真的
就是真相嗎??還是說這又是另一場精心安排好的騙局??

TOP

我們所查到的訊息真的就是真相嗎??
還是說這又是另一場精心安排好的騙局??


這   真的無從得知啊...
我們太渺小了....

TOP

是的... 我們太渺小了... =__=
真正陰謀論就是讓你搞不清楚真假
而且到最後感覺都是在考驗人性
這麼複雜的事件情 用真假是非來論很容易陷入泥沼
因為需要假設的東西太多 然而需要假設也可能是陰謀論的一環

掩蓋真相方法就是當事者不去證實 即使存在著
這樣一來即便有能力證實 又要懷疑真假來源
但更可怕的是能證實的要素完全又被完全掌握

所謂的真假 放諸四海皆沒個準
探討的問題本身又是超出現實生活中太多
因為所牽涉範圍之大 影響之深非現實所有
而且事關重大對眾生葉力有絕對的影響
於是開始思考本身對於明辨是非的能力
發現事情本身因為始於假設 出於相對的空想
於是怕自己受到葉力影響太深
又更深入探討內心層面的道德問題
因為所有事情都是開始於假設而無法分辨真假 證實對錯
於是對自我善惡道德產生了疑問
由於無法相信於是開始說服自己事情的
想說服自己又發現沒有絕對可以依靠的真相
開始對人生哲學的探究
然而如此一來又回到了原點... =__=

就這樣玩弄人心 像是寫一張沒有答案的考卷

TOP

索罗斯结束40年对冲基金生涯

http://wallstreetcn.com/node/4349


2011年07月26日 20:11   

文 / 若离

量子基金创始人、传奇投资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将返还外部投资者约10亿美元资金,结束自己40多年的对冲基金经理生涯。
两名消息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到今年年底,索罗斯将退还至少10亿美元。
而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Keith Anderson致信投资者称,公司将专门为索罗斯及其家族管理资产。
索罗斯的两个儿子Jonathan与Robert表示,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新的金融法规要求,如公司要继续为外部投资者管理资金,2012年3月以前就必须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登记注册。而索罗斯基金公司资金规模255亿美元,自2000年以来主要管理着家族资产,经手管理的外围资金约40亿美元。他们认为让公司成为一个家庭办公室更有意义。
据新出台的相关法规,管理资产1.5亿美元以上的对冲基金要汇报投资者和员工的信息、管理的资产、可能的利益冲突及除融资建议之外的活动。办理了登记的基金还要定期接受SEC审查。
Kugelfeg

TOP

[url=http://autumnson-nwo.blogspot.co ... 1-1-3202415878/7773]http://autumnson-nwo.blogspot.co ... 1-1-3202415878/7773[/url]
叢林遊戲:“狼國”與“羊國”的戰争
作者:我是公社小社員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1-8-23

大道國學者夏商先生曰:“披着羊皮的狼”,是給兒童啓蒙的寓言故事,以警示他人世間充滿的欺詐與險惡。“邯鄲學步”與“東施效颦”,雖是徒增弄巧成拙的笑料,但尚不至于有太大的損失和危害。而“羊如狼穴”以“學狼步”和“效狼嚎”,則是拿生命開玩笑的“叢林遊戲”。世界上真有這樣的“傻羊”嗎?或許會有,但絕對是罕見的少有。可當人類的行爲,竟堪比此“傻羊”時,那簡直就是驚心動魄的悲劇了!
我們不妨先看幾條相關時訊,然後再繼續讨論。

【1】大蕭條2.0時代:1929噩夢重演

據21世紀網-《21世紀經濟報道》2011年08月23日報道,拯救這一輪危機需要一劑猛藥。眼下,大家都盯着8月26日。屆時,全球央行年會将在美國懷俄明州傑克遜市舉行。投資者四處打探,美聯儲(FED)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是否将重複去年的動作,在這次會議上洩露新一輪貨币量化寬松(QE)政策的風向。是的,QE3正是伯南克手中刺激經濟的最大籌碼。

這位研究“1929年大蕭條”出身的美聯儲掌門人,曾許諾絕不重蹈80年前的貨币緊縮覆轍,而是在任期一而再、再而三地采取截然相反的QE政策。隻是,前兩輪QE政策已經落幕,但美國的經濟複蘇卻并未出現預期的效果。這不僅讓人揣測,新一輪的量化寬松政策是否就是解決當前危機的良藥。或許還有更深一層的提問:當前的危機是否就是1929年的噩夢重演?

瘋狂的1920年代

曆史不會重演,但卻驚人的相似。在專欄作家羅伯特·塞缪爾森看來,現在和過去一樣,美國人都在危機前大量借債“20年代是花在汽車、收音機和家電上;而在過去十年,則是爲了房産,或是用來抵抗房價的虛漲。”不幸的是,1929年以前的美國那個曾擁有強大支付能力和貿易順差的最大債權國,早已不複存在。那曾經是美國“咆哮的20年代”。

1918年結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奠定了美國“持續繁榮”的基礎:大規模的戰争物資采購,大大促進國内各行業的發展;同樣因爲一戰,英、法、德都向美國欠下巨額債務,從而使得後者成爲當時最大的債權國。豐裕的經濟環境也爲20年代的股市發展提供了機會:1921年,美國新股發行數目還是1822隻,到1929年,這一數目已經漲至6417隻。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湧入股市哪怕錢少,市場還流行着保證金交易,通過這種方式便可以花一美元買到價值十美元甚至更貴的股票。

數據顯示,截至1929年8月,經紀商借給散戶的資金已經占到股市市值的三分之二,借出的貸款金額超過85億美元;而在1921年初,該規模僅是10億美元左右。在這空前絕後的炒股熱中,美股一漲再漲。僅僅從1928年3月到1929年9月,美國股票市場交易額的增長幅度幾乎等同于1923年至1928年;而在這18個月間,股票價格更是漲得如做夢一般。

如此的瘋狂終于給少數人帶來不安。1929年3月,美聯儲對當前的股價高漲表示擔憂,宣布将緊縮利率以抑制股價暴漲。同年夏季,更多的危險因子探出了頭。這一期間公布的系列經濟數據均不理想:新屋開工數據下降,工業産出數據下降,個人消費支出下降……已經有經濟學家發言稱需要關注。

十月大崩盤

但瘋狂還在繼續。1929年9月3日,道瓊斯工業指數達到了381.17點,全天成交量爲444萬股;而在1921年8月24日,該指數還僅僅是63.90點,8年間累計漲幅達到496.51%。這一天,成爲20年代美國股市輝煌的最高峰。然而崩潰也迫在眉睫。1929年10月4日,道指跌到了320點,距離一個月前的最高點已經下跌了16%,且跌破了1928年全年的最低點。

1929年10月29日,華爾街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終于到來。當日剛一開市,雪片般的抛單就席卷而來;所有的股票都成了燙手山芋,所有的交易員隻接到一個指令:抛!

但他們立刻就發現,許多股票隻有賣家卻找不到買家。29日收盤,道指下跌30.57點,最終收于230.07點;而紐交所成交量在這一日達到了驚人的1661.003萬股,直到當晚7時45分,自動報價機才完成工作。這一日起,“咆哮的20年代”正式結束。

70年輪回

這場史無前例的大崩盤從1929年延續至1933年,并成爲整個30年代大蕭條的導火索。這也是一個很少出現在我們記憶的世界:整個大蕭條時期,美國5000萬人失業,8812家銀行倒閉,成千上萬的投資者跳樓自殺,上千億美元财富付諸東流這是黑色的年代。
1933年,富蘭克林·羅斯福就任美國第32 屆總統;“我們唯一要恐懼的就是恐懼本身”,這位身殘志堅的總統在就職演講中如此激勵國民。和前任胡佛對待危機的無作爲相比,羅斯福開啓了市場經濟下政府全面幹預經濟的先河。這個被稱爲“羅斯福新政”的核心是三個R,即救濟(Relief)、改革(Reform)和複興(Recovery),羅斯福選擇了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爲自己的一系列舉措保駕護航。

70多年後,這一決定架起了1929年大蕭條與眼下這一輪危機的橋梁。毫無疑問,當前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也是凱恩斯的追随者:從2008年金融危機開始,奧巴馬政府已經向市場注入海量資金,寄希望于擴張性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更别提現在,奧巴馬即将實施的又一項經濟政策:削減開支、增加稅收它同樣曾在上世紀30年代的美國出現;奧巴馬已經宣布,将在11月23日前向國會提交逾1.5萬億美元減赤方案,包括增加美國政府收入,同時降低預算支出。隻是,這一系列與大蕭條的相似并不讓人放心。

盡管在1933年至1937年間,美國的經濟增長甚至超過了1929年的最高水平,但這一複蘇持續的時間并不夠長,1938年開始,經濟形勢就轉而下滑,失業率重新上升。“這是一個惡夢,當清晨來臨,它會消失于無形。資源依然富饒,生産力依舊強盛。”1930年的凱恩斯曾在《1930大蕭條》一文中反思,“我們已置身于巨大的混亂之中,在操控一台精密機器時出了差錯它的運行機理是我們所不理解的。”

可是在八十年後,我們是否又理解了這台精密機器的運行機理?

【2】卡紮菲将倒台美國忙算賬:空襲千餘次 花費約十億

據中新社2011年8月22日電,在卡紮菲政權四面楚歌可能面臨倒台之際,美國國防部22日迅速公布了一筆賬:自從美軍參與北約對利比亞“聯合保護”作戰行動以來,美軍共派出軍機5316架次,其中包括執行一千二百餘次空襲任務,總計花掉約10億美元。數據還顯示,在美軍出動的五千餘架次的飛機中,有1210次是用于執行空襲任務,其中包括出動101架次“捕食者”無人飛機參與空襲。

五角大樓估計,截止到6月30日,美軍在利比亞戰事上已花掉8.2億美元,這個費用包括日常的軍事行動、空襲中使用的彈藥和人道主義援助的數額。按照美國官員的估計,美軍目前在利比亞每月大約花費一億美元。這意味着,從美國參與利比亞戰事到目前爲止,美軍大約已花掉10億美元。

不過,美軍也通過向參與利比亞戰事的盟國出售軍事裝備抵消了一部分花銷。國防部的數據顯示,截至8月19日,美國銷往北約及其合作夥伴的彈藥、維修零部件、燃料和技術援助價值約2.21億美元。

【3】中國或将缺席全球央行年會 分析稱爲抗議美國濫發貨币

據國際金融報2011年08月23日報道,全球央行8月26日将在美國懷俄明州傑克遜城再次聚首,召開例行年會。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将在此次“央行派對”上發表有關經濟與貨币政策的重要演講。在全球經濟放緩、市場對美國經濟二次探底擔憂加深、全球股市遭遇“股災”之際,伯南克的一言一行将牽動全球神經。然而美國通脹預期上升,第三輪量化寬松政策(QE3)舉步維艱,“扭轉操作”将可能成爲伯南克曲線救國的“最後稻草”。

去年8月26日召開的傑克遜城全球央行例行年會上,爲避免美國經濟陷入二次探底,伯南克暗示美聯儲将推出第二輪量化寬松政策。兩個多月後,美聯儲宣布購買6000億美元國債。當下,美國諸多經濟數據“不争氣”,股市震蕩、失業增多、黃金暴漲,美國經濟持續低迷,使投資人對于美聯儲推出QE3政策的預期開始升溫。今年的傑克遜城全球央行例行年會的讨論重點仍将是低迷的全球經濟是否需要美國出台更多的寬松政策。期待走高,但QE3的門檻并不好踏入,因爲資産負債表規模越大,退出會越困難,公衆對通脹的預期也會上升。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塈J·佩堿あ靰磳隉A伯南克如果再印錢就是“叛國”。

中國缺席抗議?而此次年會還有一點引人關注。此前,多位消息人士透露,中國将缺席此次央行年會,這一舉動引發了分析人士的深思,稱這可能是對美聯儲濫用寬松貨币政策的“無聲抗議”。目前,全球市場焦點都集中在此次會議的結果上,主要是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是否将宣布新一輪的量化寬松措施上。分析人士指出,一旦量化寬松成美聯儲貨币政策常态,中國将持續承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高企帶來的輸入型通脹壓力,外部流動性的沖擊以及3萬億外彙儲備日漸縮水的風險。

在一些經濟學家看來,美聯儲濫發貨币是金融危機的根源。“上世紀30年代的大蕭條和這一次金融海嘯問題根源都出在美聯儲的貨币政策上。美聯儲超低的利率,過多的流動性供應,制造了上一次的金融泡沫和這次的金融泡沫。”

【4】網聞博評:現代世界進入“叢林化”始于15世紀

所謂的人類文明進步,就是人類走出叢林脫離動物原始野蠻本性的過程。但由于人類畢竟托生于野獸,因而野獸習性的“返祖”慣性,便成爲人類戰勝自己走向文明的最大障礙。所謂的人性堕落與道德覺悟,就是這樣與每一個人終生相伴的自我鬥争。

自私自利的物欲貪婪,必然催生野蠻本性。幾百萬年的經驗教訓和風雨洗禮,曾經使人類進化到了原始共産主義社會。而在大約距今六七千年以前,人類自私自利的物欲貪婪,又終于使原始公社走向解體,于是便進入了私有制的階級社會。此後所謂的奴隸制社會、封建社會及資本主義社會,隻不過是人類“叢林化”的“食物鏈”體系的不同表現形式。生産技術的發展和經濟産業結構的時代性進步,都不影響這種“叢林化”的“食物鏈”體系本質。

在這種“叢林化”的“食物鏈”體系下,就一個國家民族群體而言,都兼具“狼性”和“羊性”。所謂的侵略與反侵略,便是民族群體性的“狼性”與“羊性”搏殺。相對來講,一個國家民族的“狼性”多還是“羊性”多,與這個國家的領土大小、人口多寡、資源豐缺,乃至科技發展水平,均沒有必然的相關。唯一起決定性作用的因素,在于自私自利的原始野蠻性是不是已經成爲這個國家的“主流文化”。

譬如,在中國境内的民族沖突與融合曆史上,古代匈奴對中國的長期侵略和騷擾,西夏遼金蒙元接連對宋朝的侵略,滿清對明朝的侵略等等,都不是因爲漢族統治區的人口稀少或文化科技落後,而恰恰是因爲北方遊牧民族仍然有更濃厚的原始野蠻遺風。換句話講,就是自私自利的貪婪搶掠,正是這些遊牧民族赤裸裸的“主流文化”。

就在大宋帝國不斷遭受西夏遼金蒙元的接力攻打之際,遠在“絲綢之路”西端的歐洲,卻逐漸迎來了“中世紀黑暗”黎明前的曙光。再經過“文藝複興”之後,“老歐洲”便揚帆遠航踏上了征服世界的曆程。這種“堅船利炮”的搶掠和“資本叢林”法則的“弱肉強食”,從此便将人類社會推進了“叢林化”的角鬥場。私人資本的自私貪婪,強力腐蝕着社會道德和人們的心靈。當私人資本壟斷寡頭集團全面滲透和綁架了整個國家機器時,自私自利的貪婪搶掠便成了這個國家的“主流文化”。此時,這個國家就整個地充滿“狼性”了。

從15世紀到19世紀,趕上了“狼性”變身潮的國家,包括東亞的日本,便都成了“狼群”的一員。按照“食物鏈”體系機理,“狼群”的數量與“羊群”的數量,自然有一定的比例平衡。于是,除了“狼群”内讧争奪“頭狼”位置的“叢林戰争”外,其它“羊性”國家若想變身加入“狼群”,就再也沒有這個演化機遇和“指标”了。“狼”少“羊”多,“狼”富“羊”窮,此便是這個世界叢林的殘酷現實和現況。

【5】“貨币殖民”時代依然伴随着“堅船利炮”的護航

從西班牙、葡萄牙、荷蘭、英國到“美元帝國”,從“堅船利炮”的世界海洋貿易掠奪到工業化與金融化掠奪,從傳統殖民剝削到“貨币殖民”剝削,都是西方資本列強“叢林遊戲”的升級換代。“世界貨币”的金融霸權壟斷專制,是當今全球化“貨币殖民”剝削的最高境界。“貨币殖民”的“債務經濟”,則是“資本叢林狼吃羊遊戲”的出神入化。“美元帝國”的量化寬松,其它國家的本币就得被動升值,通貨膨脹就得被動“輸入”,整個國家就得給“美元帝國”繳納“歲币”或“借款”。

在這個“資本叢林遊戲”堙A各個國家的主權貨币,其實都已經成爲“世界貨币”的“子币”。美聯儲才是世界央行,各個國家的央行都是“分行”或“支行”。同樣是“子币”,但“子币”便也有了“狼性”和“羊性”的區别。“貨币遊戲”,同樣是“資本叢林狼吃羊遊戲”的升級版。對“羊性”國家而言,一旦接軌了這個市場經濟“叢林體系”,那麽從貨币主權喪失開始,就逃不脫“貨币殖民”剝削的命運了!

而“羊性”國家非要不明就堙A非要“羊如狼穴”去“與狼共舞”,那不是“羊學狼步”和“羊效狼嚎”的悲哀,又是什麽呢?進而言之,一個“羊性”國家能夠被拉進這個“叢林陷阱”,則這個國家内部肯定是有“披着羊皮的狼”在做内應!

那麽,“羊性”國家民族就注定是要被“狼”吃嗎?絕對不是,因爲這畢竟是動物世界的“叢林遊戲”。隻要摒棄“以資爲本”的迷信,回歸以人爲本的人性道德,就一定能夠以人類集體主義的智慧和團結的力量,消滅吃人的豺狼!

自1840年鴉片戰争以來,中華民族經過百年浴血奮戰,最後走上社會主義道路,并取得了抗美援朝戰争的勝利,這便是中國人民集體主義力量的曆史見證。

【6】鑒古往而知興替,讓曆史告訴未來

亦如網聞博報小社員在此前的《柏林起火:美債危機無“免費戲票”》、《印度革命:民主爲何跑不赢腐敗》及《貨币殖民:阿拉伯的春天故事》等《日出西邊/風動中國》系列文章所述,回望來路,從“向錢看”争先富,到接軌市場化私有化“國際慣例”,到形成出口導向型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再到貧富兩極分化和“黃賭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的“道德滑坡”,直到現在的美債危機和“輸入性通脹”危機,我們辛辛苦苦做出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GDP大蛋糕”,卻原來并不定吃也不定用。頂多,隻算是給救美國救歐洲救世界作出了“負責任大國”的貢獻。

爲何會這樣呢?難道我們不正是從“向錢看”開始,便把“GDP大蛋糕”和美元貨币真當成了自己的财富嗎?可到頭來,自己真金白銀的物質财富,卻被“虛拟”給了西方富國,而自己僅僅隻是落了一堆“看起來很美”的數字和不斷貶值縮水的紙鈔!現在,中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和“輸入性通脹”危機,還看不到盡頭。與其說這是以“東莞模式”爲代表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已走到了盡頭,倒不如說是“向錢看”的思維模式已經陷入絕境。拜物拜金,反而失财。自私自利,反倒自損自殘。

拜金拜富,就得學習世界上最富裕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接着1840年“鴉片戰争”以來的“西學東漸”,西方資本買辦精英通過世界輿論大合唱,順着中國人“向錢看”争先富的“求學”願望,又循循善誘地給我們送來了“科技崇拜”、“市場崇拜”、“GDP崇拜”、“法治崇拜”及“普世價值崇拜”等一整套“西洋套餐”。這堶掖怌痐萿滷邽q,還是市場化私有化“國際慣例”,簡稱“市場經濟”。

于是,在這個市場經濟的全球财富盛宴狂歡中,世界經濟繁榮景氣時,貧窮的中國人以血汗勞動供養美國和西方富國消費。而當經濟景氣低迷危機海嘯來臨時,遭受“血汗錢”縮水蒸發和“輸入性通脹”打擊最慘重的,還是貧窮的中國人。窮國供養富國,窮人供養富人,這究竟是哪門子的“國際慣例”和“普世價值”?

忘記曆史,就意味着背叛。我們今天實現危機突圍的出路,同樣需要回歸到曆史的起點上再出發!

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108/256904.html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芯子 於 2011-8-24 12:44 編輯

2011年8月24日星期三新的金融系統到位 - 預備新貨幣: “阿美羅”



新的金融系統到位 - 預備新貨幣: “阿美羅”
New Financial System In Place--Get Ready For New Currency--"The Amero"
August 22, 2011
Translation by Autumnson Blog

Steve and Hawk,

The Bancor and real moves for a Chinese/Asian world currency is now on.
Bancor 和一種中國/亞洲的世界貨幣的真正行動現在上演。
Most Banks are structured into a corporate flow chart to protect a refined sub-tree of corporate groups once headed up by bank CEO's.
大部分銀行被構造成一企業流程圖,以保護一精煉的企業集團子樹,一旦由銀行行政總裁領導。
Bancor will give promise for the Treasury to begin exercising the Amero to achieve the unification of N.America.
Bancor將為債券給予承諾,以開始行使阿美羅來實現北美的統一。
The recent visit between the VPs in China organized these parameters.
最近訪問中國的副總裁之間組織了這些變數。
IT was stressed that the FED is in the business of world economic finance and not war-mongering. Their responsibility will be to prove that there is the 8000 mt in stock for the US Government.
有人強調,美聯儲是在世界經濟金融的商務中,而不是戰爭販子,它們的職責將是去為美國政府證明有8,000噸庫存。
It is understood at the moment that they do not have cash capital to buy more bullion at this time.
據了解目前,它們沒有現金資本去在這個時候購買更多的黃金。
I had indicated year ago or more that the structure for the new world reserve is gold backed, and those holding more than 100 M worth of bullion will be asked to be 'partners' in the development by leasing their owned metal to the BIS/IMF.
我在年前或更早曾指出新世界儲備的結構是以黃金作後盾,而那些持有價值多於100M貴金屬的人,將被要求在發展中作“合作夥伴”,以租賃他們擁有的金屬給國際清算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意思很可能是說:將強制徵收)
The Swiss currency is not completely gold-backed incidentally. Sort of an ETF set up giving corporate ownership to the investor as well. The strength of the Swiss Franc is just one important strut in the new global currency agenda. China will be the other strut for the ASEAN dollar advancements.
順便提一句瑞士的貨幣並不完全是由黃金支持,一種亦是ETF的設置使企業所有權給予投資者。瑞士法郎的實力在在新的全球貨幣議程祇是一條重要支柱,中國將會是其它支柱,為東盟元的進步。
http://www.stevequayle.com/News.alert/11_Global/110822.alert.Amero.html

PS:三個紅色的句子,可能版內有些長老聽過這些傳言.
我就像那再海邊聽貝殼的小孩,對這個大海ㄧ無所知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