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16 17:43 編輯

你該知道一件很重要的事,the Order成員都有進行一項宣誓,抛棄對任何國家或領袖或政府或憲法的忠誠,包括未來可能做的任何形式誓言。他們發誓此生只忠於the Order而它的目標是新世界秩序。喬治布希並不是效忠於美國的公民,而是致力於摧毁美國建立新世界秩序,根據布希在加入骷髏會時做的誓言,他之後在就職總統時的宣誓詞根本全無意義。


三邊委員會是由西歐、北美、日本約300個非常傑出的企業、政治和情報決策者組成的精英團體,這是個私人機構用來建構這三個區域的政治和經濟合作。它的宏偉設計,現在也不再遮掩了,就是新世界秩序。


三邊委員會是由美國金融鉅子大衛洛克匪勒所創立,它創立的真正理由是因為越戰導致人民的不滿,造成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權力受損,這手法就像在同一場賽馬中你擁有二匹馬,獲勝的機率提昇二倍。真正的權力總是會落在外交關係委員會手中,而洛克匪勒家族總會是這二個機構幕後的最終受益者。洛克匪勒雖然很有權勢,但仍不是美國或其它地區的真實控制者。要了解誰是真正掌權者可以看這件事情,在1972年彼德伯爾格俱樂部組成私密團體三邊領袖的會議中,洛克匪勒必需安插進自己人,彼德伯爾格俱樂部首肯才讓洛克匪勒的人Zbigniew Brzezinski取得會員資格,三邊委員才建立起來,那時是1972年而非委員會所稱的1973年。


三邊委員所代表的危險的關鍵是它的「精神和平(Seminal Peace)」,由哈佛教授Samuel P. Huntington在七十年代中期所寫下,在文件中Huntington教授提出民主和經濟發展已是過時觀念應被揚棄,他也是另一本書「民主危機(Crises In Democracy)」的共同作者,「我們已經明白了經濟成長的潛在限制,同樣地在政治民主的無限擴張上也有著潛在的限制,一個缺少權威的政府很難有能力解決災難性危機,也無法要求人民做出必需的犠牲。」他所說的危機和犠牲我們在下一章再討論。


要記得喬治布希是三邊委員會成員,為了總統大選的權宜之計才辭去,他全心全意地相信這個委員會的觀念和理念。我們選了個認為民主和經濟發展必需被揚棄的總統。我現在告訴你,他努力要達成此事,布希現在仍是the Order 和 CFR的成員。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7-4-21 22:44 編輯

JASON會社,或JASON學者,是從Jason與黃金羊毛(Golden Fleece)這故事中取來的名字,它也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的分支,光明會中最高等級之一。對JASON會員來說黃金羊毛代表著真理,Jason則代表著追尋真理,所以JASON會社是指一群致力於追求真理的人。當Jason這名字全用大寫時代表的是JASON會社,從來不會用小寫字母來表示這袐密會社。


作者庫伯附註:這名字可能有更深的含意,Jason and the Golden Fleece在歷史上出現過和許多袐密會社間的關係,這些例子中該故事的意義是Jason在追尋著自我(Golden Fleece)。


我在海軍情報局讀到的最高機密文件顯示,總統艾森豪已經委託JASON會社負責檢驗所有的證據、事實、謊言、和騙局,以找出外星人的真相。


JASON團體(和JASON會社不一樣)的創立者包含了著名的曼哈頓計劃成員,該計劃在二戰期間聚集了美國國內最頂尖的物理學家以建造原子彈。這團體大部份由理論物理學家組成,也集合了美國最精英的科學頭腦,至1987年成員包括了4位諾貝爾獎得主。至今JASON團體仍在科學方面提供政府在別人那堭o到不到的幫助,他們大概是美國國內知道真正最高階科技的唯一科學家團體。


JASON充滿著不必要的神祕感,這團體拒絕透露成員的名單,它的會員沒有任何人將JASON會員的身份列在正式簡歷上,完全在幕後運作。JASON主導著這個國家最重要的科技決策,包括了星戰(Star War)、潛艇戰、及預測溫室效應。JASON會員每天可得到$500美元的顧問費。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讀過的文件中,JASON預測溫室效應最終將導致一個冰河時期


根據五角大廈情資,JASON擁有國內最高的安全權限,當他們登上軍艦或軍事基地時,會被授予protocol rank of rear admiral(二星)。除此之外我唯一能找到關於JASON的資料是在五角大廈文件內。文件記載JASON負責設計北越和南越間的電子屏障,目的是在越戰期間內阻止北越滲透進南越。那時我正駐紮在DMZ,我可以告訴你那並不成功。


JASON團體所蒙上的神袐面紗,從它一開始創立起就是如此的緊密,亳不透光,那些認為政府不可能保住任何袐密的人需要重新考慮這立場。政府守住了JASON的所有袐密,只有一個例外,但JASON這個民間團體自己卻做到更好,JASON自己從未洩露過任何資訊。JASON是由邁特公司所管理(Mitre Corporation),發包給邁特公司的政府合約實際上是給JASON科學家,這麼做可以防止JASON的名字出現在政府文件上而避開公眾審查。


JASON學者、JASON會社、JASON團體間的差別在哪?我讀過的文件只有使用JASON會社這個字,在公眾領域中JASON的唯一意義是指JASON團體,由邁特公司所管理。我相信JASON會社是光明會中最高等級的團體,在骷髏會和Scroll & Key之上,換句話說,是更高階的入會。JASON團體則是科學團體,由JASON會社及美國政府所建制及聘用,原因則顯而易見。


我知道JASON會社和JASON團體不少的事,但我不想損害到Grant Cameron先生的利益,他對這主題做了很多的研究,他將在未來數月出版他的研究,我保證他的發現會讓你大吃一驚。


外交關係委員會將近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是美國制定外交政策最重要的側翼,它是由企業執行長、學者、政治領袖所組成的私人機構,研究全球問題並在形成美國外交政策上扮演關鍵角色。CFR是美國在國際事務上最有權勢的半官方機構之一,由一群從哈佛及耶魯的骷髏會和Scroll & Key中所招募來的精英所控制,骷髏會和Scroll & Key則是光明會的袐密分支,光明會則是the Order的Chapter 322(註1)。the Order的會員在進入the Order of the Quest(也就是JASON會社)後,組成CFR的執行委員會。


CFR是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British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分支姊妹組織,它們的目標都是新世界秩序。雖然在紐約看似只是個晚餐俱樂部,直到1921年和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整合,並由J.R.Morgan、卡內基基金會、洛克裴勒家族及其它華爾街銀行家利益團體資助後,才開始掌握現有的權力。


CFR掌握了我們政府,經過這些年來己滲透了整個執行組織、政府部門、司法部門、CIA和軍方的最高階層,每一任的CIA局長都曾是CFR的會員,自羅斯福以來大部份的總統也曾是CFR的會員。CFR的會員也掌握了媒體,而且如果不是全部也是大部份,最知名的記者們也是它們的會員。並非CFR遵循政府政策,而是政府遵循著CFR政策。本書附錄列出我能找到的最新CFR會員名單。


註1:Chapter 322似乎有著特殊意義,322是個神聖數字,在耶魯Scroll & Key的會址建築(被稱做the Tomb)的地板上,鑲嵌著322這數字。
http://pentracks.com/2015/12/322-the-illuminati-chapter-of-the-order-of-skull-bones/

TOP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讀過的最高機密文件,上面寫說艾森豪總統指派CFR的執行委員會中6名成員,坐在Majesty 12面板上,也因此在保密需要下而被稱為MJ12。MJ12是袐密團體,為了控制外星資訊和計劃而產生。文件上也記載艾森豪同時指派了政府行政部門中的6名成員,而他們也是CFR的成員。MJ12的成員總共有19人,包括了Dr. Edward Teller和JASON科學團體的6人。當然這訊息是真是假,主要是看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


CFR是個袐密會社,它總是避免將會議的內容記載在文件上,任何洩露主題或會議內容的人將被處決。CFR的目標是新世界秩序,喬治布希就是CFR的成員。


馬爾他騎士在這計劃中扮演有力的角色,1930年代時Smedley Butler將軍被招募來接管白宮,他被告知需要他是出於他和軍隊的良好關係。而Butler將軍揭發此事並指認數名知名的美國人士為其中同夥。名單上第一人為John J. Raskob,他是馬爾他騎士美國分支的創建者,也是通用汽車(GM)董事長,那時也是馬爾他騎士的美國財務長。國會舉行聽證會來調查此事,但這些人沒有一位被叫去做證,包括Raskob,也沒有任何結果。雖然你可以在國會記錄中找到此事,但在美國所有歷史書中絕對找不到一點相關訊息。


很明顯地伊朗對峙事件與1930年代有很多相似之處,William Casey當時是馬爾他騎士成員,透過副總統布希、Anne Armstrong、雷根總統的暗助,弱化了總統海外情報顧問委員會的功能,使得Bush, Casey, North和其它人可以執行骯髒的行為而不受監督。他們也籌劃了一個計謀要凍結美國憲法,正準備去施行時被發現了。這些事實都來自聽證會,但被來自夏威夷的委員會主席Daniel Inouye參議員壓下,你要了解有巨大的勢力參與這二件事,企圖推翻美國政府。


William Casey當時是CIA局長,也是CFR成員,也是馬爾他騎士成員。他是雷根總統的政治競選團隊主管,也是證券交易委員會主任,在尼克森主政期間是輸出入銀行行長。


Casey為前蘇聯的Kama River卡車工廠提供資金,90%資金來自美國納稅人。這工廠為蘇聯軍隊建造軍事卡車和坦克引擎,它可能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工廠,重型卡車的生產量比美國全國加總還要多。我相信Casey是被謀殺的。


馬爾他騎士是一個全球性組織,觸角延伸很廣,包括了商業、金融、政治、CIA、其它情報機、P2、宗教、教育、法律、軍事、智囊團、基金會、美國新聞局、聯合國、和大量其它機構。他們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目前仍存在的的最古老分支之一。馬爾他騎士的全球領導人被選出,經教皇核准後就是終生職,他們有自己的章程,宣誓致力建立以教皇為領導的新世界秩序,馬爾他騎士成員也是CFR和三邊委員會中的有力人士。

TOP

本帖最後由 awepp 於 2017-6-12 11:43 編輯

第3章較短,先行翻譯,第2章有更新時,可能需要板主移到下面去。

此章很多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翻什麼鬼....敬請見諒

---------------------------------------------------------------------

OATH

OF INITIATION

of an

UNIDENTIFIED

SECRET ORDER

from

A Mother Who States That Her Son Took This Oath

(and Who Must Remain Unidentified)

and

CONGRESSIONAL RECORD - HOUSE, 1913, p. 3216.

(furnished by Dr. Ron Brown)

Not yet, O Freedom! close thy lids in

slumber, for thine enemy never sleeps.

Bryant

一個未知秘密秩序的誓約

來自他兒子宣示過這誓言的母親(必須仍然未知的)

1913年的會議記錄 - HOUSE,p。 3216。

(由Ron Brown博士提供)

還沒有,自由!睡覺時闔上你的眼

,而你的敵人從不睡覺。

布萊恩

Author's Note: The author makes no claims whatsoever regarding this oath.It was handed to me by a woman who claimed that her son took this oath.Another source, Dr. Ron Brown, independent of and not known by the first,furnished a copy of the Congressional Record of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dated February 15,1913, where the same oath is entered as purported to be of the Knights of Columbus. The Congressman may have been wrong, however,since the content indicates that this oath may be long either to the Society of Jesus (otherwise known as the Jesuits) or to the Knights of Malta, which is the militia of the Pope. I include this oath only as an example that such oaths do in fact exist and are subversive. Because of the impeccably correct and difficult level of English used, the obvious expert knowledge of religious terminology and form, and the content and format of this oath, I consider it highly unlikely that it is a forgery. You must be the ultimate judge of its authenticity. The truth will win.

作者註:關於此誓詞,作者不作任何斷言。一位女士交付給我,並稱他兒子已經對此宣示。另一個來源,羅恩·布朗博士,獨立的且並非第一個知道的,提供一個來自眾議院的國會記錄副本,日期為1933年2月15日,據說哥倫布騎士會也用同樣的誓詞。國會議員(國會版本?)可能是錯的,因為內容表明這誓詞可能屬於耶穌會(或者稱耶穌會士)或馬爾他騎士(教皇的民兵)。我收錄這個誓言僅僅作為一個例子,像這樣子的誓詞是存在且具有顛覆性的。因為其英文的使用,是無可挑剔地正確且具高深水準的、對於宗教術語及形式,具有明顯的專業知識、以及誓詞裡這種內容及形式,我認為非常不可能是偽造的。你必須作最後評斷其真實性。真相將會獲勝。

THE OATH

I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now in the presence of Almighty God,the blessed Virgin Mary, the blessed St. John the Baptist, the Holy Apostles,St. Peter and St. Paul, and all the saints, sacred host of heaven, and to you,my Ghostly Father, the superior general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founded by St. Ignatius Loyola, in the pontification of Paul the III and continued to the present, do by the womb of the Virgin, the matrix of God,and the rod of Jesus Christ, declare and swear that His Holiness the Pope, is Christ's vice regent and is the true and only head of the Catholic or Universal Church throughout the earth; and that by virtue of the keys of binding and loosing given His Holiness by my Savior, Jesus Christ, he hath power to depose heretical kings, princes, States, Commonwealths, and Governments and they may be safely destroyed. Therefore to the utmost of my power I will defend this doctrine and His Holiness's right and custom against all usurpers of the heretical or Protestant authority whatever,especially the Lutheran Church of Germany, Holland, Denmark, Sweden, and Norway and the now pretended authority and Churches of England and Scotland, and the branches of same now established in Ireland and on the Continent of America and elsewhere, and all adherents in regard that they may be usurped and heretical, opposing the sacred Mother Church of Rome.

誓詞

我_____,現在在全能的神面前,聖母瑪利亞、聖約翰施洗約翰、聖使徒、聖彼得及聖保羅、以及所有的聖徒、天堂的神聖主人,以及對你,我的幽靈父,耶穌會(由聖伊格納修斯洛約拉創立)會長,在保羅三世訓話下,繼續前進,做藉由處女的子宮、神的矩陣、以及耶穌基督的杖,宣佈及宣誓他的聖潔教皇,是基督攝政的罪並且是真理,且他是唯一天主教及環球教會遍佈地球的領導人;憑藉我的救世主,耶穌基督,綁定、鬆動美德鑰匙給予他聖潔,他有權下放邪惡的國王、諸侯、國家、聯邦及政府,而且他們可能被安全地銷毀。因此我將會竭盡所能去捍衛這個教條和他聖潔的權利,抵抗異端的篡奪者或新教的權威,尤其是德國、荷蘭、丹麥瑞典和挪威的路德會,以及現在蘇格蘭、英格蘭教會,這虛假的權威,以及這些教會的分支,在愛爾蘭、美國各州及其他地方,以及所有反對神聖羅馬教會的信徒,而他們將被視為是篡奪和異端的。

I do now denounce and disown any allegiance as due to any heretical king, prince, or State, named Protestant or Liberals, or obedience to any of their laws,magistrates, or officers.

我現在譴責及拒絕,任何對於異教國王、諸侯或國家的效忠,名稱為新教或自由主義者,或順從任何他們的法律、長官、或官員。

I do further declare that the doctrine of the Churches of England and Scotland, of the Calvinists, Huguenots, and others of the name of Protestants or Masons to be damnable, and they themselves to be damned who will not forsake the same.

我進一步宣誓,英格蘭、蘇格蘭教會、加爾文主義者、胡格諾派或其他新教,或共濟會,他們的教義通通是該死的,而且他們將後悔,為何信奉這些的教義。

I do further declare that I will help assist, and advise all or any of His Holiness's agents, in any place where I should be, in Switzerland, Germany,Holland, Ireland, or America, or in any other kingdom or territory I shall come to and do my utmost to extirpate the heretical Protestant or Masonic doctrines and to destroy all their pretended powers,legal or otherwise.

我進一步宣誓,我將會對聖潔代理人給予幫助及建議,在任何我應該出現的地方,在瑞士、德國、荷蘭、愛爾蘭或美國。或任何我應來到的王國或領地,去盡我所能地褻瀆邪新教、或共濟會的教義,以及合法或非法的摧毀他們所有虛假的權力。

I do further promise and declare that, notwithstanding I am dispensed with to assume any religion heretical for the propagation of the Mother Church's interest to keep secret and private all her agents' counsels from time to time, as they in trust me and not divulge, directly or indirectly,by word, writing, or circumstances whatever but to execute all that should be proposed,given in charge or discovered unto me by you my Ghostly father, or any of this sacred order.

我進一步承諾及宣誓,雖說我無須為了傳播母教會的利益,承擔任何邪信仰。而為了母教會利益,需隨時讓她所有代理人的商議保持私密。由你我的幽靈父,或任何這種神聖命令,託付我且不洩漏、直接或間接地、口頭或書寫的,或其他情況,所有他們應當的提議,我都將衝鋒陷陣去執行。

I do further promise and declare that I will have no opinion or will of my own or any mental reservation whatsoever, even as a corpse or cadaver(perinde ac cadaver), but will unhesitatingly obey each and every command that I may receive from my superiors in the militia of the Pope and of Jesus Christ.

我進一步承諾及宣誓,當我收到我在教皇的民兵和耶穌基督的上級,每個和所有的命令,我將不會有個人意見或意志,或者任何精神保留,就算成了屍體,也將毫無猶豫服從。

That I will go to any part of the world whither soever I may be sent, to the frozen regions north,jungles of India, to the centers of civilization of Europe, or to the wild haunts of the barbarous savages of America without murmuring or repining, and will be submissive in all things whatsoever is communicated to me.

我將去世界的任何地方,無論我被派往寒冷的北方、印度叢林、歐洲文明中心、或殘暴野蠻人的棲地-美國,都不會訴苦或發牢騷,並將服從所有連繫於我的命令。

I do further promise and declare that I will, when opportunity presents,make and wage relentless war, secretly and openly against all heretics,Protestants and Masons, as I am directed to do to extirpate them from the face of the whole earth; and that I will spare neither age, sex, or condition,and that will hang, burn, waste, boil, flay, strangle, and bury alive these infamous heretics; rip up the stomachs and wombs of their women, and crush their infants' heads against the walls in order to annihilate their execrablerace. That when the same can not be done openly, I will secretly use the poisonous cup, the strangulation cord, the steel of the poniard, or the leaden bullet, regardless of the honor, rank, dignity, or authority of the persons,whatever may be their condition in life, either public or private, as I at anytime may be directed so to do by any agents of the Pope or superior of the Brotherhood of the Holy Father of the Society of Jesus.

我進一步承諾及宣誓,我將,在機會降臨時,針對所有異教徒,新教及共濟會,暗地的和公然的,製造、發動無情的戰爭,當我做這事以消滅他們時,會來自全世界面向的;而且我將無視年齡、性別、條件,那些將會被絞死、燃燒、廢物處理、沸騰、剝皮、扼殺、還有活埋這些罪大惡極的異教徒;撕裂他們婦女的腸胃及子宮,並將他們嬰兒頭部撞擊牆面,以殲滅他們惡劣的種族。當我們不能公開的做這些事的時候,我將秘密使用有毒的杯子、絞繩、鋼製匕首、鉛製子彈,不管人的榮譽、階級、尊嚴、權力,無論他們的生活情況,公開或暗地的,在任何時候我接收任何代理人(耶穌會的聖父兄弟會的主教或上級)的指示。

In confirmation of which I hereby dedicate my life, soul,and all corporal powers, and with the dagger which I now receive I will subscribe my name written in my blood in testimony thereof; and should I prove false or weaken in my determination, may my brethren and fellow soldiers of the militia of the Pope cut off my hands and feet and my throat from ear to ear, my belly opened and sulphur burned therein with all the punishment that can be inflicted upon me on earth and my soul shall be tortured by demons in eternal hell forever.

在此確認,我奉獻我的生命、靈魂及所有個人權力,以及我現在收到的匕首,用血簽署我的名字來證明這些。如果我的決心被證實是假的或衰弱,我的弟兄及教皇的民兵可以切掉我的手和腳,和從耳朵到耳朵切掉喉嚨,我肚子被打開然後硫磺在裡頭燃燒,以及一切在地球上可用於對我的處罰,而我的靈魂永恆受到惡魔折磨。

That I will in voting always vote for a K. of C. in preference to a Protestant, especially a Mason, and that I will leave my party so to do; that if two Catholics are on the ticket I will satisfy myself which is the better supporter of Mother Church and vote accordingly.

我將總是投票給哥倫布騎士會,偏好一個新教,特別是共濟會,我將離開我的團體去這麼做;如果有兩位天主教徒在票上,我將自行選擇,哪一個才是比較好支持母教會,並據此投票。

That I will not deal with or employ a Protestant if in my power to deal with or employ a Catholic. That I will place Catholic girls in Protestant families that a weekly report may be made of the inner movements of the heretics.

我將不會僱請新教徒,而是用我力量去處理或雇請天主教徒。我將放置天主教徒女孩在新教徒家庭,每個禮拜報告內部動靜。

That I will provide myself with arms and ammunition that I may be in readiness when the word is passed, or I am commanded to defend the church either as an individual or with the militia of the Pope.

當這誓詞通過後,我將為自己準備武器和彈藥以就緒,或者被命令做為個人或伴隨教皇的民兵保護教會。

All of which I,______________________, do swear by the blessed Trinity and blessed sacrament which I am now to receive to perform an don part to keep this, my oath

所有一切,我________,發誓受到三位一體祝福,以及現在我收到的聖禮,做為我履行我誓言的一部分。

In testimony hereof, I take this most holy and blessed Sacrament of the Eucharist and witness the same further with my name written with the point of this dagger dipped in my own blood and seal in the face of this holy sacrament.

於此見證,我在此聖餐得到最神聖和聖禮,更進一步見證用這匕首,以血寫下我的名字在這神聖誓言。

-------------------------------------------------------------------------------------------------------------------------

看完請在服用這篇文章https://buzzorange.com/2017/03/31/sovereign-military-order-of-malta/

輔仁大學就是耶穌會創辦。

TOP

梵蒂岡已被光明會滲透了很多年,這可從1738年教皇Clement十二世頒布的看出來,法令說任何加入共濟會的天主教徒都將被逐出教會,這是很嚴重的懲罰。在1884年教皇Leo十三世頒布了公告指稱共濟會是企圖復興異教,在地球上建立撒旦王國的袐密教會之一。


Piers Compton在他的書「The Broken Cross」中,追溯了光明會滲透天主教會的痕跡,發現在三角形中的全視之眼,被天主教領導者和耶穌會士所使用。用在了1976年費城聖餐大會上的印章上面,在1978年梵蒂岡發行的特別版郵票上,宣示了光明會對這世界的最終勝利。


Compton先生認為教皇John二十三世戴的個人十字架上,有個三角形中有著全視之眼。Compton確定數百名天主教領導階層中的牧師、主教是袐密會社的成員。他在義大利一份刊物上寫了一篇文章,列出70多位梵蒂岡官方人員,包括教皇Paul六世私人秘書、梵蒂岡廣播總監、佛羅倫斯大主教、米蘭高級教士、梵蒂岡報紙助理編輯、數位義大利主教、 the Order of ST.Benedict修道院院長,這些只是在義大利較知名的人。極有可能現任教皇,保羅二十二世就是光明會的成員,依據我的研究我相信這是真的。


被滲透的最佳證明是1983年11月27日,教皇廢止了數百年來用以對抗共濟會的Papal Bull法令,使得天主教徒可以再度加入袐密會社而不用擔心被逐出教會。光明會要選出他們自己的人來掌握教皇權柄的目標,看來即將實現,如果真的如此,新世界秩序已近在眼前了。


美國首任梵蒂岡大使是William Wilson,也是位馬爾他成員。他的派任可能是非法的,事實上也是非常違反職業倫理的。當他效忠的對象是教皇時,他不能再代表美國。 如果你還記得, Wilson未經授權就到利比亞去,私下會唔利比亞官員,那時總統雷根已發佈利比亞的旅遊禁令。雷根稱格達費為瘋狗,也做了一些強烈的威脅。美國已果斷的轟炸利比亞,即使造成了平民的傷亡。


在Wilson行程之後,格達費就發表了消息指出「一位美國大使前來降低二國的緊張關係。」美國政府部門否認任何相關事情,Wilson大使則閉口不言,拒絕任何評論。即使他的舉動使得美國在世上蒙羞,直至今日他仍不願透露任何訊息。


從一個線索來看實際上的情形,當我們中斷與利比亞的交流並轟炸他們,也禁止美國人民前往利比亞旅遊時,五大石油企業卻和格達費勾搭賺飽私囊。其中一家公司所有人是J.Peter Grace,正是W.R.Grace的總裁,W.R.Grace公司的八位成員也是馬爾他騎士的成員。根據紐約時報Leslie Geld的文章指出,主管當局曾對Wilson大使的活動表達關切,他們說他的活動看來都圍繞著石油生意打轉。


Wilson應該被革職,相反的他們夫婦參加了教皇的復活節彌撒,站在George Schultz夫婦身旁(美國國務卿1982 年–1989年),在外交語言上這表示對Wilson行動的默許。George Schultz當然也是CFR的一員,及波西米亞俱樂部、Bechtel Corporation的成員,它們全都和the Order及馬爾他騎士團關係密切。


Wilson在大使期間還從事了幾個不當的活動,當然是一點事也沒有,最後他辭職了。如果你有印象的話,應記得雷根總統曾在Wilson位於墨西哥的牧場中,從馬背上摔下來受傷的事,如果雷根沒有批准他在擔任大使期間在梵蒂岡的行動的話,有可能到他墨西哥的牧場去拜訪嗎?

TOP

馬爾他騎士Myron Taylor曾是羅斯福總統的特使,馬爾他騎士John McCone曾是甘乃迪總統的特使,60年代初期也是CIA局長,前紐約市長Robert Wagner曾是卡特總統的特使。Frank Shakespeare取代了William Wilson,Frank也是馬爾他騎士,雷根總統曾在馬爾他騎士團年會晚餐上演講。


所有的馬爾他騎士都有外交豁免權,他們能運送貨品經過邊境而不用付稅金,也不用被海關檢查,這提醒你什麼了?從任何角度看,這都是特權。


馬爾他騎士是以貴族為骨幹建制而成,1萬名成員中幾乎半數都屬於歐洲最古老、最有權勢的家族,他們讓梵蒂岡和「黑色貴族」結合在一起。黑色家族是歐洲最富有、最有權勢的家族,它的領導家族可以算是是最後羅馬皇帝的直接後裔。也許你現在也已看出來事情都符合他們的謀劃。馬爾他騎士成員需要符從他在the Order中的上級,最終服從於教皇。也就是說身為美國大使又是馬爾他騎士成員,會有利益上的衝突,為什麼這樣明顯的事實要被忽略?布希總統竟指派馬爾他騎士Thomas Melledy擔任梵蒂岡大使。


梵蒂岡成立了教皇約翰•保羅二世祈禱中心,並在海洋大道1711研究和平,在紐澤西Springlake豪宅中俯瞰大海,這豪宅是由Elmer Bobst贈送給紐約教區,他在1978年過世,他也是百萬富豪,Warner Lambert Company董事長,尼克森總統是那堛滷`客。祈禱中心主任是Kurt Waldheim,聯合國第四任秘書長、奧地利總統、前納粹戰犯。Cyrus Vanc是卡特總統任內國務卿,CFR和三邊委員會成員。Clare Booth Luce,是馬爾他騎士的貴婦人。W.R. Grace Company的J. Peter Grace,是馬爾他騎士團在美國的領導人。中心是由梵蒂岡設立做為教皇新和平計劃的一部份,該計劃將把世界融合在一起(請見我另一份文件「袐密政府」)。中心扮演二個角色(1)教育天主教徒和他們孩子們接受新世界秩序(2)提供場所給世界和平方案電腦和研究未來可能危及世界和平的問題的和平解決方案。該電腦透過衛星和世界首都連線,所有國家都同意對教皇放棄主權,將未來遇到的問題提交該電腦以尋求解決方案,當然這些措施會等到新世界秩序公開在世人眼前時才會生效,我相信新世界秩序已在1989/1/19時袐密誕生了,現在你也知道了。

TOP

用耶穌的教誨來檢視我們自己,將他的教導與光明會教義做比較,然後再與下面這些事對照看看。梵蒂岡曾多次提到
教皇主張全面裁軍,消除所有國家主權,教皇也主張私人財產權將不被視為真的財產權。教皇相信只有梵蒂岡知道對人類而言什麼才是對的。


在1940年代早期,I.G. Farben Chemical Company雇用了一位波蘭人做業務,銷售氰化物給納粹用在奧斯威辛集中營,這位業務員也在毒氣工廠擔任化學家。氰化物和Zyklon B 及馬拉硫磷(malathion) 都是用在殺害數百萬猶太人和其它受害者,他們的屍體再被丟進烤爐中燒成灰燼。在戰後這位業務員擔心自己性命不保,加入了天主教,在1946年成為牧師。他的一位密友Dr.Wolf Szmuness是78年11月至79年10月、80年3月至81年10月紐約、三番市及其它四個美國城市,CDC進行的B型肝炎疫苗實驗,卻將AIDS病毒施加於美國人民的主謀。那位化學毒氣業務員在1958年成為波蘭最年輕的主教,30天後他的前任被暗殺,而這位前氰化物毒氣銷售員則成為教皇,約翰保羅二世(Pope John Paul II)。


1990年對某些領袖而言是絕佳時機:前蘇聯袐密警察首長Mikhail Gorbachev,前CIA局長喬治布希,前納粹氰化物毒氣銷售員教皇約翰保羅二世,組成一個邪惡聯盟,來推動新世界秩序。


這位教皇向世界領袖挑釁,聲稱全世界的人民都明白羅馬的絕對權力,因為他們都遵守公元前364年教皇規定的週日為安息日的命令。由上帝交給摩西的十誡中令我們:


記得安息日,保持它的神聖,六日的辛勤勞動,完成所有工作。但第七天是上帝的安息日,在那天你不能工作,你的兒子、女兒、男僕、女僕、牲畜、陌生人及在你門內的一切都不可以工作。因為六天內上帝已完成了天堂與地球、海洋和所有一切,在第七天休息,因此上帝祝福安息日,並榮耀它。

Remember the Sabbath day, to


keep it Holy. Six days shalt


thou labor, and do all thy work:


but the seventh day is the


Sabbath of the Lord thy God; in


it thou shalt not do any work,


thou, nor thy son, nor thy daughter,


thy man servant, nor thy maid servant,


nor thy cattle, nor thy stranger


that is within thy gates: for in six


days the Lord made heaven and earth,


the sea, and all that in them is,


and rested the seventh day: wherefore


the Lord blessed the Sabbath day, and


hallowed it.



上帝恩賜給摩西的第七天安息日,其實是週六。將週日做為安息日來慶祝正說明了人們把教皇放在上帝的更上位,唯一不承認教皇權威的整個民族就是猶太民族,這也就是為何梵蒂岡一直都不承認以色列這個國家。梵蒂岡甚至拒絕稱它為以色列,反而稱它為巴勒斯坦(Palestine)。再次強調,你信或不信都沒差別,最重要的是了解他們是否相信,這將為你帶來夢魘。

TOP

來自Mantooth報告中的評論:「教皇有著許多魅力,而在統一的世界系統中需要一個宗教來掌握權力,霍梅尼曾證明了這點。這位教皇有足夠多的追隨者和魅力,讓我們將他視為嚴重的威脅。」

1989/11 Plain Truth中由Gene H.Hogberg寫的文章:「教皇約翰保羅二世急著要完成他的目標,在羅馬教皇領導下重新整合基督教世界。如果可能的話,他希望在二十世紀末達成。這也是教皇在世界各地出巡的主要原因。」

你是否知道希特勒和他整個團隊都是天主教徒?你是否知道納粹有從事超自然神袐活動?你是否知道1990年4月14日的紐約時報刊載出喬治布希的話:「讓我們原諒納粹戰犯。」我懷疑他為何要說那句話。你是否知道1984年12月12日洛杉磯時報刊載教皇約翰保羅二世說:「不必走向上帝求祂赥免你的罪,來找我。」教皇是在褻瀆上帝,也正符合啟示錄中的預言,教皇是在告訴世人,他就是上帝 !

要記住,別崇拜任何領袖,如果你崇拜一位領袖,你將失去分辨是否受他欺騙的能力 !

1773年7月21日,教皇克里蒙十四世說:「要永遠廢除消滅耶穌會。」法國、西班牙和葡萄牙都分別了解到耶穌會已插手進政府事務中,因此成了政府的敵人。教皇的行動就是在回應君主政體帶來的壓力。葡萄牙君主Joseph簽署了法令,將耶蘇會視為叛徒、造反、國家的敵人。1814年8月教皇Pius七世則恢復了耶穌會所有的權力與特權。

前總統John Adams寫給他的繼任者Thomas Jefferson道:「我不希望看到耶穌會重現,如果地球上有任何一個人應該受到永遠的詛咒,那就是他們。」 Jefferson回應:「和你一樣,我不讚成恢復耶穌會,因為那代表著從光明退向黑暗的一步。」

耶穌會從存在以來至今都處在麻煩中,1982年2月28日,教皇保羅二世告訴耶穌會「保持乾淨的政治和尊崇羅馬天主教傳統。」U.S.News和World Report報導道耶穌會確實插手進國家事務,該文章寫道:「耶穌會在尼加拉瓜Sandinista革命中扮演領導角色,有些耶穌會成員加入共產黨,有一位薩爾瓦多教士聲稱他得到的命令是,為馬克斯主義及革命而努力,而非為上帝。耶穌會也參加了中美洲和菲律賓的左翼叛亂行動,主張融合馬克斯主義和羅馬天主教義,形成解放的神學。」

當美國想在中美洲實施季辛吉卑劣的人口減少政策,就是耶穌會組織召募人民進行內戰。不論耶穌會到哪,革命就在哪發生。當我見到或聽到人們受苦時,總會感到傷心,但根據我的研究,在中美洲被謀殺的耶穌會教士是罪有應得。

TOP

這世上最有權勢的袐密會社是彼德堡俱樂部(Bilderberg Group),1952年成立並以1954年第一次舉行聚會的旅館命名。彼德堡俱樂部是由荷蘭皇室王子伯恩哈德(Bernhard)創立,他對梵蒂岡選出的教皇有否決權。他有這否決權是因他的家族哈布斯堡(Hapsburgs)是羅馬皇室的後裔,他也是黑色貴族的領袖,自稱是大衛府(House of David)後裔因此是真的和耶穌有親屬關係。伯恩哈德王子在CIA的協助下把光明會隱密的統治體帶進了公眾領域,那就是彼德堡俱樂部,這是組成世界政府主幹的正式聯盟。


這組織的核心是三個委員會,每個委員會各有13位成員,因此彼德堡俱樂部的核心是39位光明會成員。三個委員會的成員必然是來自各袐密會社,如光明會、共濟會、梵蒂岡和黑色貴族。委員會全年都在瑞士辦公,它決定年會中要邀請誰,討論什麼政策和主題。在彼德堡俱樂部年會中討論過的每一個提案和計劃,通常會在會後一至二年內通過,彼德堡俱樂部正是主導無形戰爭對付我們的主謀,他們怎麼辦到的?因為他們是真正在統治這世界的人。


數字3,7,9,11,13,39和它們的倍數對光明會都有特殊含意,請注意彼德堡俱樂部有39位核心成員,分成三個委員會,各有13名。核心的39位服從13位政策委員,而這13位委員服從於9人圓桌會議(the Round Table of Nine),你可知美國建國之初正好是13州,憲法有7章,由39位委員簽署。美國建國於1779年7月4日,7代表第7 個月,把7+4得到11,而1+7+7+6=21,也剛好是7的3倍,21的2+1也得到3。這些是巧合嗎?我說,鬼扯,對那些認為這只是巧合的人,我提供下面證據給你們看。我可以光根據數字就寫成一本書,但我不會。


Manly P.Hall是位33階共濟會會員,可能是數字學方面最著名的專家,他在著作「美國的袐密命運(The Secret Destiny of America)」中寫道:「已超過3000年,袐密會社已費力的創造了在這世上建立開明民主(enlightened democracy)國家所需的相關知識,它們一直持續至今仍然存在,像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曾有袐密誓言要致力於這世界民主的人,決定了要在美國殖民地中根植一種新的生活方式。the Order of the Quest,在十七世紀中業就已在美國成立,法蘭克林(Franklin)為the Order of the Quest辯護,大部份在美國共和早期和他一共事的人也都是成員,不僅許多美國建國者們是共濟會成員,他們也收到來自歐洲的袐密團體的幫助,為了一個特殊目的而協助建立這個國家,其目的只有少數會員才知道。」我在書中的第133頁看到這些,把1+3+3得到7,巧合嗎?我不覺得。

TOP

回復 82# erwincdw


教宗擔任過殺害猶太人的氰化物銷售員,這種事情說出來可能沒人會相信,
因為他在梵諦岡的地位很崇高
不過查過維基百科之後,那段時間確實是在化工廠工作......
這真的是很嚴重的指控......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8B%A5%E6%9C%9B%C2%B7%E4%BF%9D%E7%A5%BF%E4%BA%8C%E4%B8%96

TOP

回復 85# joseph888

若是普通人研究出這樣的結果,很難讓人相信,但庫柏是海軍情報人員,海軍情報單位一定是搜羅了很多重要人士的情資,把他們的底細都查清楚了。庫柏從這堭o來的情報應不會錯,可信度很高,也因此要被滅口。

翻譯這章的確有點震撼,雖然知道宗教是個統治騙局,但這麼清晰的知道教皇是袐密社團一份子,且參與納粹大屠殺,仍是感到吃驚,像是在世界的假象上砸了一個大洞,透進了一片光。

TOP

我們可以從羅斯福總統的農業部長Henry Wallace那窺得一點the Order of the Quest的內幕,他就是負責設計一元美鈔背面大印章的人,他是the Order of the Quest的成員,在寫給俄羅斯一位神袐學家及藝術家Nicholas Roerich的信中道:「追尋 — 不論是為了共濟會的失落的世界,或聖杯(Holy Chalice),或可能來臨的未來世紀 — 是惟一最值得做的事,所有其它的一切都只是業力上的責任(karmic duty)。但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加拉哈德(Galahad註)嗎?我們是否能為了聖杯及它之上的火焰而努力。」聖杯在袐密的作品中有定期出現的傾向,在美國大印章上我們可以見到蛇(或龍)之兄弟會的古老符號,就是你已知道的金字塔中的全視之眼,它代表著路西弗的智慧。

在金字塔之下你可以看到這文字「Novus Ordo Seclorum」它的意思是「新世界秩序」,圖案埵

9支羽毛,在老鷹尾巴
13片葉子,在橄欖枝上
13條條紋
13支箭
13個字母,在這句話中「E Pluribus Unum」
13顆星星,在上方
13塊石頭,在金字塔中
13個字母,在這句話中「Annuit Coeptis」

根據Stan Deyo在他的書「Cosmic Conspiracy」中所說,13是撒旦的神袐數字。

所有這些神袐數字對共濟會都有特殊意義,除非你是非常頑固的人,才會忽視這其中的顯著特徵而認為只是巧合,你還能說這些都沒有關聯嗎?

我在海軍情報單位時至少每年看到一次,可能更多次,二艘核子潛艇在極地冰帽之下會合,蘇聯的代表和彼德伯爾格的政策委員會成員在一個氣閘中會面,俄羅斯人被交付下一個計劃的腳本(the script for their next performance),在議程中也包含了袐密太空計劃(secret space program)中的努力,和管理方案Alternative 3。我現在擁有NASA正式的哥白尼火山口中的月球基地相片。

註:Galahad,圓桌武士之一,高潔之士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7-6-4 16:17 編輯

這是惟一能躲過偵測和竊聽的會面方式,如果這些會面被發現了,大眾的怒吼將會毁掉一切。有部BBC-TV的記錄片「科學報告(Science Report)」曾揭露此事,但後來退縮了,退縮時對外聲稱那是部科幻片。要知道「科學報告(Science Report)」是英國十分受推崇的記錄片,絕非科幻節目,在它的播出史上從未播過科幻片,這個主題我將在別章談的更深入。要確認此事,除了想辦混進去成為潛艇成員外別無它法。方案Alternative 3是真的嗎,或它只是打響新世界秩序的一部份計劃?其實也沒有差別,因為不論是何者,我們都完蛋了,你愈快了解這點,就會變得更聰明一點。


彼德伯爾格俱樂部成員是最有權勢的金融家、工業鉅子、政客、和情報頭子,他們每年私下聚在一起討論世界性事務。這袐密會議提供國際領袖非正式、不留下記錄的機會彼此交流,也因為極力遮掩著袐密而臭名昭著。它的總部辦公室設在瑞士的海牙,瑞士是全球在一戰和二戰中唯一免於被入侵和轟炸的地方。瑞士是世界權力座落所在,彼德伯爾格俱樂部的目標是建立全球極權式的社會主義政府及經濟系統,要注意,時間已不多了。


要知道保持隱密是不對的,這會議是袐密舉行的就已顯示它暗中進行著什麼不可告人的事,別相信一群成年人聚在一起,僅只是穿著華麗的禮服,手握爉燭,互相談心土而已。喬治布希被召募進骷髏會時,並不是全身赤裸著躺在棺材堙A用條絲帶綁在老二上,供出他過去所有性經驗,以此取樂而已。藉著加入the Order他得到的更多,你現在應該能看出來了。這些人聚在一起是有著重大原因,會議是袐密的因為內容是不會被社會大眾所接受,有些事之所以要保密就是因為要藏起來不讓人知道。


John Robison在1798年寫了一本書「profs of a Conspiracy」,我相信他在書中的這段話寫的最好:「沒有比袐密聯盟更危險的事了,真正目標被袐密地掌握在少數人手上,其它人只是跟隨而已,他們可能也感到滿足,追隨著袐密行動比走自己的路更讓他們滿足。」

「隱密的目標讓領導者可以隨意改變路線,讓自己總能符合潮流和偏見,這給了他無盡的權力。他可以藉著這些偏見,使用槍桿子來領導,人們已經因偏見而物以類聚,只等著領袖出現來集合他們的力量,趨使他們行動。一旦人們動起來了,就會創造出一種自我引導的力量,難以停止了。」

一般人真的像那些精英認為的愚笨嗎?如果真的如此,那麼一般公民繼續保持愚味,任由精英這樣操控下去也許更好。但是當一般人發現他到許諾之地的票跳票了,我們就會發現真正的答案是什麼了。

但願我已將這些袐密會社團體在世界權力結構中扮演的角色呈現給你看,但願你能看出這些團體是如何竊取和維持他們的權力,你應該有所了解,他們是如何運作、滲透政府、重要工業、包括媒體、用選舉操縱民眾和國家朝向他們想要的方向前進。希望你明白這些袐密的權力結構,它們是朝向極權式社會主義國家(法西斯),它不會是納粹,納粹也是這權力結構的產物;它也不是猶太,雖然有些極度富有的猶太人有參與其中;它也不是共產主義,共產主義和納粹一樣只是這權力結構的產物;它也不是金融家,金融家的確扮演重要角色;我也希望你開始看向自己內心,看這些現實是否也符合。你明白了嗎?要對這些袐密會社在這些年代中扮演的角色有更好的了解,我建議你閱讀下面所列的書單。



美國總統布希和蘇聯總統戈巴喬夫昨天到達地中海小島參加今日開始的會議,會議中他們二人希望開始尋求「世界新秩序」。             ~~1989/12/1 紐約時報  SOURCES : Alamo, Tony, various writings, Music Square Church, P.O. Box 710, Van Buren, Arkansas, 72956 (501) 997-8118.


書單作者 / 書名(粗紅字) / 出版社
Baigent, Michael, Richard Leigh, and Henry Lincoln, Holy Blood, Holy Grail, Delacorte Press, New York, 1982.

Baigent, Michael, Richard Leigh, and Henry Lincoln, The Messianic Legacy, Dell Publishing, New York, 1989.

Bramley, William, The Gods of Eden, Dahlin Family Press, San Jose, California, 1989.

Cantwell, Alan Jr,. M.C., AIDS and the Doctors of Death, Aries Rising Press, 1988.

Carr, William Guy, Pawns in the Game, Omni Publications, Palmdale, Califor- nia, date unknown.

Daraul, Arkon, A History of Secret Societies, The Citadel Press, New York, 1961.

Epperson, Ralph, The New World Order, Publius Press, Tucson, Arizona, 1990.

Epperson, Ralph, Unseen Hand, An Introduction to the Conspiratorial View of History, Publius Press, Tucson, Arizona, 1985.

Hall, Manly P., The Secret Teachings of All Ages, Th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Society, Inc., Los Angeles, 1988.

Hieronimus, Robert, Ph.D., America's Secret Destiny, Spiritual Vision & the Founding of a Nation, Destiny Books, Rochester, Vermont, 1989.

Howard, Michael, The Occult Conspiracy, Destiny Books, Rochester, Vermont, 1989.

Mantooth, Don, The Mantooth Report (newsletter), November 1989, New Haven, Indiana.

Mullins, Eustace, The Curse of Canaan, Revelation Books, Staunton, Virginia, 1987.

Robison, John, Proofs of a Conspiracy, The American Classics, Belmont, Mas- sachusetts, 1967,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798.

Robinson, John J., Born In Blood, The Lost Secrets of Freemasonry, M. Evans and Company, Inc., New York, 1989.

Sutton, Antony C, America's Secret Establishment, An Introduction to the Order of Skull & Bones, Liberty House Press, Billings, Montana, 1986.

Waite, Arthur Edward, A New Encyclopaedia of Freemasonry, Combined Edi- tion, Weathervane Books, New York, 1970.

Whitmire, Richard, article on JASON, September 17, 1989, The Olympian (newspaper), Olympia, Washington.

TOP

第二章感想

Cooper是海軍情報員,階級應不高,就能看到這麼多情報,顯然各國情報機構中都有這些自古以來延續至今的袐密會社的情資,都知道他們在籌劃著「一統江湖」的勾當,而他們的反應是什麼呢?打擊、瓦解?擕手合作?互相滲透互相掌控?等他們即將成功時搶過來據為己有?

一個企業要對未來做個三、五年計劃就很難了,一個國家要做十年計劃也很難,未來難測,誰看的準?這些袐密會社卻是在做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全球性、針對全人類的計劃,這不是太詭異了?一個人就算從小立志追求權力,至少努力至3、40歲才能掌權,最多再掌權3、40年就要死了,做百年謀劃是為了什麼?惟一合理的解釋就是他們是為了「神」在打工,一切計劃都是為了背後隱在更深處的「神」,而那個神許諾他們長生,或是重覆輪迴繼續掌權打工。

羅馬帝國再輝煌也已滅亡上千年了,它的皇室貴族還有什麼可尊敬的,能殘留什麼號召力?但這些精英、黑色貴族很看重「血緣」,將自身血緣連結至羅馬帝國的皇室貴族,這點也很奇怪。除非這血緣也是連結到「神」,是神的混血後代,或是它忠僕的血脈,是基於效忠或恐懼「神」才會至今仍重視羅馬帝國的血脈。

Goode在某集中也有提到陰謀集團重視自己血緣,他們會追溯到萬年前從火星移民至地球的那群「人」身上,以此來鞏固對地球統治的合法性。如果這資訊屬實,他們的統治合法性自然不是對我們人類說的,而是對星際間的其它種族,這表示數萬年前那些外星種族間有過什麼協議,某個種族可能取得了地球的統治權,現在地球上的陰謀集團、袐密會社才會都將自己血緣連結到那些外星種族身上去。

TOP

本帖最後由 awepp 於 2017-6-13 16:16 編輯

CHAPTER 4

SECRET TREATY OF

VERONA

Precedent

and

Positive Proof of Conspiracy

from

Congressional Record - Senate, 1916, p. 6781

and

The American Diplomatic Code, Vol. 2,1778-1884, Elliott,p. 179

維羅納秘密條約

對陰謀開先例且有力的證明

國會紀錄-參議院,1916年,p.6781

以及

美國外交法,vol.2,1778-1884,Elliott, p. 179

CONGRESSIONAL RECORD SENATE

Mr. OWEN:

I wish to put in the Record the secret treaty of Veronaof November 22,

1822, showing what this ancient conflict is between therule of the few and

the rule of the many. I wish to call the attention of theSenate to this treaty

because it is the threat of this treaty which was thebasis of the Monroe

doctrine. It throws a powerful white light upon theconflict between monarchical

government and government by the people. The HolyAllianc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Metternich, the Premier ofAustria, in 1822, issued

this remarkable secret document:

參議院會議記錄

歐文先生:

我想把1822年11月22日的維羅納秘密條約放進紀錄裡,而這條約顯示了過去,少數與多數人規矩之間的衝突。我想提請參議院注意這個條約,因為它將會威脅基於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的條約(之前翻譯錯誤!....)。它在君主與民主政府之間衝突,擲出一道強烈白光。神聖同盟在奧地利首相 克萊門斯.梅特涅(Metternich)的影響下,於1822年發布了這非凡的秘密文件。

註:維羅納會議為神聖同盟主要的最後一次會議。   維基

AMERICAN DIPLOMATIC CODE, 1778-1884

The undersigned, specially authorized to make some additions to the

treaty of the Holy Alliance, after having exchanged their respective credentials,

have agreed as follows:

美國外交代碼,1778-1884

簽名者,特別授權對神聖同盟條約增列條文,在已經交換彼此證書後,已同意以下事項:

ARTICLE 1. The high contracting powers, being convinced that the

system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 is equally as incompatible with the

monarchical principles as the maxim of the sovereignty of the people with

the divine right, engage mutually, in the most solemn manner, to use all

their efforts to put an end to the system of representative governments, in

whatever country it may exist in Europe, and to prevent its being introduced

in those countries where it is not yet known.

事項1:高締約權力者們,深信代議民主制政府等同於君主制原則的對立面,也最大化了人民擁有神權的主權,這牴觸了君主制的原則,不管任何可能存於歐洲的國家,都將以最莊重的方法,竭盡所能終結代議民主制,而且避免其被引進到任何還未知代議民主制的國家。

ARTICLE 2. As it can not be doubted that the liberty of the press is

the most powerful means used by the pretended supporters of the rights of

nations to the detriment of those of princes, the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promise reciprocally to adopt all proper measures to suppress it, not only

in their own States but also in the rest of Europe.

事項2:無庸置疑,報刊自由是最有威力危害首領們的手段,高締約雙方承諾相應採取一切適當措施來打壓,不只在自己國家,也包含歐洲其他國家。

ARTICLE 3. Convinced that the principles of religion contribute

most powerfully to keep nations in the state of passive obedience which

they owe to their princes, the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declare it to be their

intention to sustain in their respective States those measures which the

clergy may adopt, with the aim of ameliorating their own interests, so

intimately connected with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authority of the princes;

and the contracting powers join in offering their thanks to the Pope for

what he has already done for them, and solicit his constant cooperation in

their views of submitting the nations.

事項3:深信宗教原則非常有助於,保持國家在一個被動服從的狀態(人民歸功於君主),高締約雙方宣布將在各自國家維護這些措施,而神職人員將會採納,以增進他們利益,所以與維護王權密切相關,締約權威者們一起向教皇為他們所做的付出致意,並期盼能和教皇不斷地合作。

ARTICLE 4. The situation of Spain and Portugal unite unhappily all

the circumstances to which this treaty has particular reference. The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in confiding to France the care of putting an end to

them, engaged to assist her in the manner which may the least compromit

[sic] them with their own people and the people of France by means of a

subsidy on the part of the two empires of 20,000,000 of francs every year

from the date of the signature of this treaty to the end of the war.

事項4:西班牙及葡萄牙(革命)的局勢,不幸地團結起來,而這是此條約特別關注的地方。高締約雙方,有信心法國將會終結它們。積極幫助法國,出兵支持,而法國每年得到2千萬法郎補助(之前翻譯錯誤!....),從此條約簽署日期開始,直到戰爭結束。

ARTICLE 5. In order to establish in the Peninsula the order of things

which existed before the revolution of Cadiz, and to insure the entire

execution of the articles of the present treaty, the high contracting parties

give to each other the reciprocal assurance that as long as their views are

not fulfilled, rejecting all other ideas of utility or other measure to be taken,

they will address themselves with the shortest possible delay to all the

authorities existing in their States and to all their agents in foreign countries,

with the view to establish connections tending toward the accomplishment

of the objects proposed by this treaty.

事項5:為了在卡迪斯爆發革命前,建立半島秩序,且確保此條約執行,高締約雙方給予彼此相互的保證,只要他們主張未實現,拒絕會議理念或執行手段,它們將會在最短時間內找本國的外交當局,或是所有他們在國外的代理人,以建立聯繫,成就條約目標。

ARTICLE 6. This treaty shall be renewed with such changes as new

circumstances may give occasion for, either at a new congress or at the

court of one of the contracting parties, as soon as the war with Spain shall

be terminated.

事項6:在西班牙戰爭終結時,這條約應更新條款,將在一個新大會或者其中一個合約國的宮廷舉辦。

ARTICLE 7. The present treaty shall be ratified and the ratifications

exchanged at Paris within the space of six months.

事項7:此條約應當六個月內在巴黎批准及承認交換。


維羅納

1822年11月22日

奧地利: METTERNICH克萊門斯.梅特涅

法國: CHATEAUBRIAND夏多布里昂

普魯士:BERNSTET貝恩斯托夫

俄國: NESSELRODE內司爾羅德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