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113389 於 2015-10-2 13:22 編輯



圖表上是近年國際油價走勢
俄國出動的因素也包含自國經濟命脈 - 石油
不可以再給以美國背後支持的石油輸出國任意壓低油價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10-2 16:09 編輯

2011 年的文章

地缘政治•中东破碎地带•利比亚战争      
  发布者:田文林 |  浏览(731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1-08-18 18:24:24 最后更新时间:2011-08-18 18:24:24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711408_p_1.html

2011年以来,中东政治中最引人关注的一大事件,就是西方持续空袭利比亚。这场武力干涉从3月19日开始,至今没有结束迹象。从更宽视野看,从二战结束后,中东始终没有停止过动荡,仅阿以之间迄今就已爆发过6次战争,此外还有两伊战争、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而当前的利比亚战争仅仅是半个多世纪来中东持续动荡的缩影和最新体现。由此产生一个问题:中东地区为何动荡不断?阿拉伯国家为何频频成为西方武力干涉和打击目标?

在谈及中东为何动荡、西方为何频频在中东渗透扩张时,人们很容易被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所吸引,如争夺石油、民族教派分立、与西方文明差异等等。但实则不然。如果说中东动荡是“石油惹的祸”,西方是“为石油而战”,但这很难解释一个基本事实,俄罗斯同样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为何西方国家却不敢打俄罗斯的主意?因此,石油因素只能是促使中东动荡的诱因,而非冲突根源;有人认为是中东民族教派矛盾复杂,以及基督教与伊斯兰教之间“文明间冲突”所致,但这很难解释,中东早就存在多种民族宗教,为何过去可以相安无事,而现在却纷争不断?同时这也很难解释土耳其与欧美的亲密关系。用存在了上千年的宗教信仰,解释当前地区动荡和西方干预,实际是将现实世界神秘化。在这一问题上,基辛格正确地指出:“中东的冲突并不像人们常说得那样持续了几千年。在很大程度上,它是我们20世纪的产物。” [1]本文认为,中东地区之所以动荡不断,阿拉伯国家频频遭受西方欺凌,与中东地缘政治版图“破碎化”直接相关。

一、制裁分裂:阿拉伯世界灾难性的建国史

从地缘政治角度阐释国家权力由来已久。历史上曾先后出现过麦金德的“陆权说”,马汉的“海权说”,斯拜克曼的“边缘地带说”等,尽管这些学说强调侧重点不一样,但无不将国家权力与地理因素联系在一起。地理位置、版图大小、资源配置等地缘政治基本要素,对决定国家权力大小有着持久性影响。“(国家)实力取决于与全部领土有关的大小、位置,以及它所拥有的必要的物质和人力资源等因素。”[2]如果将权力比喻成肌肉,那么地缘版图就是骨骼,一个国家实力能强大到何种程度(即能长多少肌肉),说到底还要受骨骼(疆域)大小限制,它决定着国家实力增长的极限[3]从经济角度看,经济发展规模同样取决于国家规模。亚当·斯密曾指出,劳动生产力水平的提高,主要是分工的结果。而分工的水平和程度取决于市场范围的大小。“分工起因于交换能力,分工的程度,因此总要受交换能力大小的限制,换言之,要受市场广狭的限制。市场要是过小,那就不能鼓励人们终生专务一业。”[4]因此国家规模大小直接决定经济发展潜力。斯大林一向以铁腕著称,曾使苏联短期内由使用木犁的国度,一跃成为拥有原子弹的超级大国,但他仍感叹“对于地理,我们无能为力”。[5]

因此,在国际政治中,削弱对手最彻底的办法,就是分裂领土,使其永久性失去国力增长的基本前提。西汉政论家贾谊曾说过:“欲天下之治安,莫若众诸侯而少其力。力少则易使以义,国小则亡邪心”。[6]摩根索也曾指出:“减少较重砝码的方法典型地表现在‘分而治之’这一准则中。试图削弱竞争者或使之保持衰弱的国家,都采用这种通过分裂竞争者,或使之保持分裂的分而治之的方法。” [7]说白了,就是国家分得越小,越容易掌控。尤其对已经成为破碎地带,并深受其苦的欧洲列强来说,更是极度依靠这种战略手腕。英国本土面积不及殖民地面积1%,却建立起“日不落帝国”,凭借的就是“分而治之”的政策。英国殖民者A·拉其普特曾说:“我们的态度是尽力维护现存的宗教的种族分裂,而不是使之融合。”[8]两次世界大战后,战胜国惩罚战败国,用得最多的手段,就是将其疆域分解,如一战后肢解奥斯曼帝国和奥匈帝国,二战后将德国一分为二等。联合国刚建立时,世界只有五十多个国家,而现在国家总数已将近二百个。

而中东地区同样是这种地缘政治战略的牺牲品。西方殖民者的有意分裂,加上阿拉伯统治者的短视软弱,使中东成为世界地缘版图中最大的破碎地带,彻底消除了该地区出现世界性大国的可能性。

20世纪初,阿拉伯世界所属的奥斯曼帝国已成“欧洲病夫”,英国为了抗衡俄国,曾长期采取维护现状政策。一战爆发后,由于奥斯曼帝国愚蠢地将自己绑到德国、奥匈帝国等组成的“同盟国”战车上,因此英国改弦易辙,将奥斯曼帝国视为削弱和瓜分对象。当时,英国在中东主要有两大目标:一是在中东寻找和扶植盟友,确保战胜德国;二是将阿拉伯地区作为英国的殖民地。由此造成英国对中东政策总体政策就是“分而治之”:在土耳其人与阿拉伯人之间制造裂隙,削弱奥斯曼帝国与英国作战能力;而在阿拉伯世界内部,则是继续制造矛盾,借此实现将其纳入殖民地的设想。

为此,英国一方面挑动奥斯曼帝国内阿拉伯诸省发动叛乱,英国看中了哈希姆家族首领侯赛因。从1915年7月15日到1916年1月30日,英国高级专员麦克马洪与侯赛因就划分势力范围及战后边界问题讨价还价,共交换了八封信件,史称“麦克马洪-侯赛因通信”。英国承诺在战争胜利后建立一个北到亚历山大勒塔,东到伊朗边境,南到波斯湾,西接红海、地中海的阿拉伯国家。阿拉伯人随后在1916年6月5日发动“阿拉伯大起义”,配合英军向奥斯曼帝国进攻。参加阿拉伯起义的英国人劳伦斯在一份秘密文件中说,阿拉伯起义有利于英国,“因为它有助于促进我们的直接目的,即瓦解伊斯兰阵营,打败、毁灭奥斯曼帝国;也因为它继土耳其之后建立的国家对我们没有危害,……如果我们措施得当,他们就会保持政治分裂状态,成为一个由一些缺乏内聚力的相互忌惮的公国组成的组织。” [9]不难看出,英国人支持阿拉伯人起义的真实动机,除了针对奥斯曼帝国,还暗含分裂阿拉伯人的祸心。据此不难理解,为何在与侯赛因达成协议不久,英国又与法国秘密签订了“赛克斯-皮科特协定”,暗中将阿拉伯世界划分出不同势力范围:法国得到叙利亚和黎巴嫩,波斯成了英国保护国,伊拉克和巴勒斯坦则成为英国势力范围。

与此同时,英国还鼓励犹太人向阿拉伯土地移民。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贝尔福发表讲话,称乐意看到在巴勒斯坦地区建立一个“犹太人的民族之家”,这就是著名的《贝尔福宣言》。“显而易见,该宣言与麦克马洪给侯赛因的许诺相矛盾,也与协约国就瓜分奥斯曼帝国而达成的秘密条约背道而驰。”[10]英国这样做,表面上自相矛盾,实则万变不离其宗。英国人十分清楚,阿拉伯民族注定将成为世界事务中的一支主要力量,其一旦独立建国,西方列强将根本无法掠夺当地石油。而安插一个犹太人国家,将使阿拉伯世界持久混乱与分裂,更易于西方进行控制。丘吉尔就认为,巴勒斯坦的犹太国不但对犹太人有好处,而且能充当英帝国在中东的一个堡垒和盟国。[11]后来的事实证明,以色列确实成了西方防范阿拉伯民族实现联合的心腹大患。20世纪五六十年代,以纳赛尔、阿拉伯复兴社会党为代表的阿拉伯民族主义,曾风靡整个阿拉伯世界,并显示出巨大的政治经济能力。但正是由于1967年与以色列战争的失利,导致纳赛尔壮志未酬身先死,阿拉伯民族主义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而当时阿拉伯人的主要领导人侯赛因,过分相信和依靠西方,更多考虑个人和家族利益,而不是国家和民族利益,因此在阿拉伯人建国这一大是大非问题上,设计出一套“分家另过”的悲剧性战略构想:由他的一个儿子费萨尔统治叙利亚和伊拉克,另一个儿子阿卜杜拉担任巴勒斯坦国王,而他本人担任汉志国王。[12]这种战略构想,与当年欧洲遭遇十分相似。在欧洲历史上,查理曼大帝时期,欧洲一度实现了版图统一,但查理曼大帝去世后,其三个孙子就将“家产”一分为三,从此使欧洲日渐陷入版图碎片化和战争持久化状态。因此侯赛因的设想,正中西方分裂阿拉伯世界版图下怀。现代中东的边界,正是由一战的战胜国根据1916年制定的“赛克斯-皮科特协定”划定的。这种灾难性的建国史,使中东像欧洲那样,也患上了粉碎性骨折,阿拉伯世界埋下羸弱、内部动荡和外部干涉的祸端,而始终难以巍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以说,当代中东问题中最难解决的那些冲突和矛盾,大多与英法“委任统治”有关。它是造成中东诸多问题的渊流所在。[13]

二、破碎型地缘版图为中东开启动荡祸端

地缘政治解析中东政治的总钥匙。按照亨廷顿的说法,文明集团往往要围绕一个“核心国家”,它能够行使维持秩序功能,就像家庭里一个年长的成员,为其他亲属提供支持和制定纪律。一旦缺少核心国家,文明内部或文明间建立秩序,就变得更加棘手。[14]这种分析实际完全适用于地区体系分析。中东地区冲突的内向型和持续性,就与该地区核心国家的缺乏直接相关。“核心国家的解体,一般都意味着混乱和灾难。” [15]
奥斯曼帝国时期,奥斯曼帝国作为一个核心国家的长期存在,保障了中东的秩序与和平。其除了与欧洲基督教国家,东部的萨珊帝国偶有冲突外,内部各民族、宗教间一直保持高度和谐。

而奥斯曼帝国解体后,由于英国统治者有意制造分裂,实行委任统治,使中东地缘版图日益碎片化。阿拉伯民族凭借庞大的人口、宗教、历史纽带,本来有潜质建立统一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但由于英法委任统治,使该地区最终被分裂为22个阿拉伯国家。而国家是一个自我生长的自组织,其一经建立,便自动将巩固、追求自身权力和国家私利列为首位,并开始依据领土概念进行统治,如统治生活在境内的居民、控制边界、建立官僚体制等[16]。黎巴嫩历史学家凯马尔·萨利比曾指出:“当有政治野心的人们开始为权力和地位,在各个国家中竞争时,并且当这些国家都各有其自己的统治机构和行政管理的官僚组织时,那些把他们分开的边界线,尽管几乎没有一条是天然的或是历史的,却开始加固起来。”[17]

由于这些国家实力相当,缺乏明显发挥主导作用的核心国家,因而谁也难以发挥支配性,形成“谁也吃不掉谁,但谁也不服从谁”的复杂均势状态。从地缘政治角度看,“聚合场中的力量中心越少,极性越单一,聚合场的总能量越大;反之,聚合场中力量中心数量越多,极性越复杂,聚合场的总能量越低。”[18]而阿拉伯世界小国林立,而且国家间政体、意识形态、外交政策乃至宗教教派差异甚大,各国间难以组建长久性联盟。相反,每个国家都唯恐地区局势不利于己,因此不约而同地采取“相互制衡”做法,导致地区内耗不断,地区安全困境加剧。如二战后,沙特害怕伊拉克、叙利亚和约旦在同属谢里夫家族的统治者下实现联合,而埃及一心想成为人所公认的领袖,继续充当许多小政府之间的仲裁者,也反对这种联合,因此与沙特联手阻止伊拉克、叙利亚和约旦三国联合。[19]同时,叙利亚和伊拉克谁也不肯依附对方,叙利亚害怕伊拉克吞并它,于是依靠埃及,甚至依靠俄国来保护它。而黎巴嫩则害怕被叙利亚吞并。在约旦与叙利亚之间,开始是叙利亚怕被约旦吞并,后来变成了叙利亚威胁了约旦。总之,由于缺乏综合实力强大、足以主导地区局势的“核心国家”,中东至今没有形成稳定的地区结构(包括地区安全机制),使其既无法实现自强,也无力阻挡外部势力进入中东,甚至主动邀请外部势力进入中东,从而使地区局势持续动荡。

首先,无力阻挡以色列建国和坐大,使中东增添地区动荡的永久性因素。阿以冲突是中东地区历时最久的地区热点,双方冲突不断是导致中东动荡不定的最主要因素。而所有这些问题的开端,就是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建国。前文已经提到,西方当初怂恿犹太人向中东移民,本来就有“掺沙子”,搞乱阿拉伯世界的用心。但阿拉伯世界由于内部矛盾众多,在对抗以色列问题上各怀心思,始终难以形成合力,因而使以色列屡次逃过劫难,日趋由弱变强,最终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大安全威胁。如第一次中东战争(1948年)爆发时,叙利亚为求得更多的武器而延误战机;埃及直到战前临时决定参战;外约旦则一心想抢在埃及之前占领耶路撒冷,并尽可能多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各怀鬼胎导致各国各行其是,“他们互不透露各自的计划,他们互不协作,只着眼于自己能控制的那部分地区。” [20]阿拉伯军队间也互不配合,甚至相互拆台,如埃及由于担心阿卜杜拉在巴勒斯坦的胃口太大,竟然截获英国运给外约旦武器弹药,结果造成阿拉伯军团被动。而在第二次开战后,当埃及军队处境危急时,阿拉伯盟国除了口头声援外,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援助,外约旦甚至不屑答复。埃及不得不主动提出停战谈判,其他国家也相继与以色列停火,使这场战争最终以色列胜利而告终。一位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事后感叹道:“在敌人面前,阿拉伯人没有统一的国家,只有几个小朝廷、几个集团,而不是统一意志的民族整体。他们彼此心怀恐惧,互相监督,尔虞我诈。” [21]正是由于“分裂出来的众多阿拉伯国家各怀鬼胎,这才使以色列能够成功各个击破阿拉伯军队。”[22]

政治学中有个“猎鹿博弈”:几个猎人联手去围捕一只鹿,他们如齐心协力,抓住鹿的可能性很大。这时正好有只兔子从身边经过,其中任何一个猎人只要一转身就能抓到这只兔子,但鹿将乘机逃跑,其他猎人将一无所获。而持续几十年的阿以冲突,实际就是个典型的“猎鹿博弈”,即阿拉伯国家围猎以色列。但由于阿拉伯国家各行其是,将本国利益放在首位,尤其是20世纪70年代末埃及为收回西奈半岛,减少战争负担,率先与以色列单独媾和,实际充当了率先脱离队伍、独自去抓野兔的猎人。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的联合围堵功亏一篑。以色列前总理本·古里安曾经指出,“能保护以色列的不是原子弹,而是阿拉伯世界的四分五裂。”[23]前国防部长达扬说得更加形象具体:“如果你从车上卸下一个轮子,车就开不走”,“如果埃及不介入冲突,仗就打不起来。”[24]埃及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表面看似乎是萨达特赢了——他不费一枪一弹收回了西奈。但实际上以色列的收益要大得多,因为再也不会发生所有阿拉伯国家反对以色列的战争了。而叙利亚和约旦对以色列根本不足为患。[25]

事实上,正是由于埃及率先倒戈,才导致后来约旦1994年与以色列建交。而摩洛哥、毛里塔尼亚、突尼斯、阿曼、卡塔尔等国,也先后与以色列建立不同级别的外交关系。阿拉伯国家联手围堵以色列的局面,日渐不复存在。而阿以冲突也逐渐变成以色列与前线国家的冲突,再后来演变为巴以冲突,乃至现在变成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巴勒斯坦人’逐渐成为故意跟以色列过不去,捣乱和平的恐怖分子的同义语”。[26]而没有了强大对手制约,以色列在中东的行为日趋肆无忌惮,成为阿拉伯国家安全的经常性威胁。迄今为止,中东地区几乎所有地区战争和冲突(除两伊战争),都与以色列有关。但由于阿拉伯世界内部分裂,尤其是埃及退出反以阵营,使阿以冲突几乎成了以色列一边倒的屠杀。如2006年,以色列仅仅因真主党绑架几名以色列士兵,就大举入侵黎巴嫩,造成5000多人伤亡;2008-2009年,以色列又因为哈马斯发射火箭弹,又对加沙地区发动武力清洗,造成大量人员伤亡。而主要阿拉伯国家反击乏力,基本丧失了反击能力。事实表明,阿拉伯国家各行其是,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客观上帮助以色列立足和强大。反过来,这又严重恶化了阿拉伯世界的地缘生存环境,并使这一政策的始作俑者埃及最终也受到损害——推行这一政策的穆巴拉克黯然下台。

其次,从国际范围看,阿拉伯世界成为西方渗透扩张和武力干涉的对象。中东地缘版图的破碎化,导致中东每个国家都国小力薄,难以在国际舞台充当棋手角色,而只能沦为大国角逐的棋子,其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外部力量。伯纳德·刘易斯认为,“中东地区发生的一切取决于来自别处的势力,中东地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以及其他各种关系,是由非中东国家之间的敌对竞争状态来左右的。”[27]近代以来,西方国家只需要很小的军队就能进入中东核心地带。而要去赶走这些西方军队,则需要另外一个西方国家的军队。

由于缺乏核心国家,阿拉伯世界中的主要国家,如埃及、叙利亚、伊拉克、沙特等明争暗斗,竞相争夺地区事务主导权为此不惜引入外部大国做靠山。而疆域幅员更小的阿拉伯国家,更是离不开外部大国支持。阿拉伯世界内讧不断,由此使外力介入成为必然。20世纪30年代,沙特把它的石油特许权给了美国的康采恩,而阿布扎比则给了英国石油公司。“两个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把大国英国和美国也卷了进来。华盛顿和伦敦都对各自的盟国负有义务。”[28]纳赛尔希望将英军驱逐出去,但有些阿拉伯国家首脑(如伊拉克首相努里·赛义德)则欢迎英国军队。这样“既可以替他们保卫边疆,又可以帮他们保全自己的地位。”[29]从1930年伊拉克获得独立起,赛义德一直依赖英国的武器和指导来治理国家。他曾坦率地对埃及人说,要是没有英国帮助,伊拉克和其他阿拉伯国家就无法生存下去。[30]因此他反对纳赛尔将英军从阿拉伯世界全部赶走的想法。这样,纳赛尔前脚刚把西方列强从本国驱逐出去,那些所谓温和国家(伊拉克)后脚便将其重新迎接回来。而纳赛尔在面临西方围堵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另辟蹊径,与苏联日益走近。


“核心国家的缺席造成了中东地区的动乱,而动荡不定的局面与无能为力的状态,又为外来势力介入提供了借口和条件。” [31]中东内部纷争不止,使外部大国成为最大受益者。冷战时期,美苏都将中东当做实现世界霸权主战场,各自扶植代理人,借制造危机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美苏既可以利用中东紧张和混乱的机会,使中东国家牢牢地依附于它们,从而巩固和扩大它们在中东的势力范围,又可以互相勾结,在必要时拿中东国家的利益作交易,避免因其直接对抗。”[32]冷战结束后,中东成为美国禁脔而阿拉伯世界的分裂状况,使其基本丧失了自我保护和反抗能力,而成为任人宰割的地缘政治牺牲品。冷战结束至今,西方在世界上共发动了5场地区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2011年的利比亚战争)中,其中4场在伊斯兰世界,3次直接针对阿拉伯国家。而阿拉伯世界眼见西方大国在中东横冲直撞,损害阿拉伯权益、地区稳定和国际道义,却难以做出有力回击。正如萨义德所指出的:“美国政策一直都对阿拉伯人民的热望表现出轻蔑与公开的敌意,并且取得了惊人的成功:自纳赛尔逝世以来,阿拉伯统治者凡事有求必应,其中反抗者凤毛麟角。”[33]

有人曾正确地指出,阿拉伯世界之所以任人欺凌,主要根源就是阿拉伯人不团结。但殊不知,阿拉伯人“不团结”,并非是其天性如此,而是源于中东地缘版图的“巴尔干化”,地缘版图碎片化直接导致各小国间利益诉求不同,从而在对外行动中难以同心协力。迄今,第三世界的其他两大地缘破碎地带——非洲和东南亚,已分别通过非盟和东盟地区性组织,很大程度实现地区联合,而中东至今没有地区性政治经济组织,即使囊括所有阿拉伯国家的阿盟,内部凝聚力也不断弱化,从而使阿拉伯世界始终难以摆脱动荡、孱弱状态。

三、从苏丹分裂到利比亚战争:中东地缘悲剧的新案例

我们知道,“中间地带”一直是西方列强谋求和维持霸权的根基所在。一位地缘政治学者曾指出:“大部分冲突出现在受大国挤压的地区。霸权国家的势力范围要超越其中心地区,以它们的权力征服较小的国家,包围次强国的势力范围,并相互蚕食对方的边缘地带。”历史上,英法曾仰仗庞大殖民地供养,长期称霸世界,二战后殖民体系瓦解使英法很快沦为美苏角逐的配角。冷战时期,美苏争夺的重点同样在“中间地带”。毛泽东曾指出:“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周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美国反动派在没有压服这些国家之前,是谈不上进攻苏联的。”冷战结束后,西方大国对中间地带的争夺意图更加明显。布热津斯基曾直言不讳地指出,美国要成为欧亚大棋局的赢家,主要条件就是“棋盘的中间地带能逐步并入扩大中的、由美国主导的西方势力范围。……如果中间地带拒绝向西方靠拢,而成为非常自信的单一的实体,美国在欧亚大陆的首要地位就将严重受损。”[34]因此不难发现,冷战后美国等西方先后发动的几场战争,全部是在欧亚大陆几大力量极(欧盟、俄罗斯、中国)之间的广大缓冲地带。

而阿拉伯世界因地缘位置重要,石油资源储藏非常,最关键是因地缘版图破碎而缺乏自我防护能力,因而成为西方觊觎和扩张的主要对象。反过来看,西方继续沿用“分而治之”的阴损办法,设法将阿拉伯国家进一步碎片化。2011年初,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苏丹通过南部全民公投,最终使国家一分为二。而这一国家分裂的种子,早在2005年苏丹南北达成“全面和平决议”时就已埋下。而这一和平协议正是在西方诱迫下签署的。2011年3月19日英法等西方国家又借口卡扎菲政府镇压平民,迅速对其发动空袭。利比亚成为西方猎杀对象,正是因为其资源丰富(石油储量非洲第一,世界第七),国际处境孤立,加上已经“自废武功”,因此打起来不费劲。而当前“中东波”使地区局势大开大合,利比亚政局动荡,也为外力介入提供契机。

但不少有识之士指出,西方打击利比亚,同样有着深刻的地缘政治考虑。它一方面是阿拉伯世界地缘版图碎片化,以及内讧不断的必然产物,另一方面又是制造新的地缘分裂、熄灭阿拉伯团结复兴火种的新开端

我们知道,卡扎菲1969年通过政变上台时,正值阿拉伯民族主义思潮风起云涌之际。可以说,那个时代是需要英雄也产生了英雄的时代。卡扎菲深受当时政治氛围感染,自视为纳赛尔的忠实追随者。据说他把纳赛尔的演讲背得滚瓜烂熟,碰到问题就到这些演讲中去寻找答案。在纳赛尔影响下,卡扎菲渐渐形成反对王朝统治、反对西方干预的基本政治理念。现如今,尽管卡扎菲政策主张尽管一变再变,如其基本轮廓仍清晰可见,其政治话语体系仍充满了对现行不合理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严厉抨击,保留了大量诸如“殖民主义与反殖民”、“霸权主义与反霸权”、“国际体系压迫者与被压迫者”等政治警觉性甚高的政治语汇。“话语即权力”,这种政治语言蕴含的真理颗粒和思想闪光点,实际蕴含着巨大的政治动员能量。只要这种思想火种保存下来,就有可能动员产生自主性的政治力量。尤其在外交领域,卡扎菲曾长期以纳赛尔继承人自居,倡导阿拉伯民族主义。卡扎菲曾说过“普鲁士统一了德意志,皮埃蒙特统一了意大利,我觉得,我们这个小小的共和国也将扮演这样的角色,统一整个阿拉伯民族。”[35]卡扎菲之所以强调统一,是因为其深刻认识到,四分五裂的阿拉伯世界要想真正实现复兴、自强,就必须首先要实现内部团结。他在一次讲话中指出:“要想保护阿拉伯人民不遭敌人侵犯,就少不了统一。要想保护阿拉伯国家的成就,就少不了统一。要想保护自己和社会主义,就少不了统一。统一是阿拉伯国家进行斗争的可靠规划和最终理想。统一是对付犹太复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挑战的历史性的、决定性的范畴。[36]

执政以来,他先后试图同埃及、叙利亚、苏丹、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等国实现联合或合并,可是都中途夭折,他还因此落了个“疯子”的绰号。尽管如此,卡扎菲所指出的阿拉伯联合路径,至今仍是阿拉伯世界实现集体自强的唯一路径。而这种“异端思想”显然是令西方真正感到恐惧和不能接受的东西。

对西方国家来说,阿拉伯世界团结统一,西方将失去对该地区控制,而其保持分裂内讧、半死不活状态,最符合其战略利益。由此不难发现,凡是主张依附西方,包容以色列,奉行本国至上的阿拉伯领导人,如埃及的萨达特和穆巴拉克、约旦国王侯赛因和后来的阿卜杜拉二世,以及各海湾酋长国,普遍被西方奉为座上宾。相反,那些主张政治独立,谋求阿拉伯团结统一的领导人,如纳赛尔、阿萨德、卡扎菲,乃至武力统一者萨达姆等,总是自动被西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卡扎菲作为这批领导人的最后幸存者,西方自然巴不得他早点死去。而这次西方联手倒卡,无疑是其急于终结、埋葬阿拉伯民族主义时代的悲剧性事件。

而阿拉伯世界非但未强力阻止,卡塔尔和阿联酋还参与“围殴”,这种“兄弟阋于墙”的现象,表明阿拉伯世界内部分裂之深,已到无以弥补的程度在丧失了一批有战略目光的政治家后,阿拉伯世界很可能更难形成合力届时,阿拉伯人空有众多人口,广阔疆域和丰富资源,但只能充当西方大国的跟班,而始终难以走出战乱和衰退的恶性循环。

结论:

地缘板块的统一和维护主体性是国家强大的基础,地缘板块的分裂则是国家动荡的最终根源。布热津斯基认为“国家领土面积的大小也仍是衡量其地位和力量的主要标准。”[37]但中东由于缺乏核心大国,至今未形成稳定的地区结构体系(包括地区安全机制),由此造成两个结果:无力阻挡外部势力进入中东,甚至一些国家会主动邀请外部力量进入中东,从而使中东矛盾更加激化和复杂(如这次利比亚战争)。另一方面,中东是地缘政治中心,同时也是资源中心。二者合二为一。这种诱惑性很容易导致大国觊觎,不断加大对中东事务问题介入力度。

而对西方大国来说,中东地缘版图的破碎化,固然使其进入中东门槛和阻力较小,但与此同时,由于中东矛盾错综复杂,各种政治力量林立,使外部大国很难找到可以依赖、长久稳固的战略支撑点。艾森豪威尔曾感叹说:“由于民族主义精神的觉醒和高涨,这个地区出现了一些独立的然而是不稳定的政权,它们彼此猜疑,并且都是朝不保夕地建立在反复无常、日趋贫困的民众基础之上的。……这样一口充满了政治动乱和频繁的‘边境’战争的沸腾的大锅,结果必然使美国很难把这个地区作为一个整体来开展和坚持一项稳定而广泛的政策。即使是美国与各个个别国家的双边关系也要考虑到各种急骤的变化,因为邻邦之间的对立往往如此强烈,以致对某一国的友谊竟自动地造成另一国的敌意。”[38]在某种程度上,中东政治就像流沙一样,成为诱惑大国称霸,进而又埋葬大国霸权的坟墓。

真相並不存在

TOP

回復 30# sana_weng

普丁:西方國家錯誤政策是伊斯蘭國崛起推手
    http://news.cnyes.com/20150929/20150929054912395508910.shtml
《CNBC》報導,第 70 屆聯合國大會正在紐約召開,俄國總統普丁就中東局勢發言,批評西方國家支持民主革命是造成伊斯蘭國崛起的元兇。


普丁透過翻譯發言表示:「沒有民主進展與勝利,只有暴力、貧窮與社會災難。甚至沒有人關心一點點人權問題,包括活下去的權利。我忍不住要問那些造成今天這個局面的人,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幹嘛?」
普丁補充道,中東地區部分國家民主革命導致權力真空,給了恐怖份子包括伊斯蘭國在內崛起的機會,現在不跟敘利亞政府合作對抗極端份子絕對是「天大的錯誤。」
「除了阿薩德武裝部隊與庫德族戰士之外,沒有其他人真正在打擊伊斯蘭國與其他敘利亞恐怖組織。」
普丁同時批評西方國家對中東地區的政策不僅讓中東徹底淪陷在伊斯蘭國手中,還導致伊斯蘭國想要進一步擴張。普丁還批評美國計畫訓練一批反阿薩德政權的部隊對抗伊斯蘭國根本沒用,只會讓局勢更加惡化。
「我們相信跟恐怖份子玩遊戲、還給他們武裝不僅短視近利,而且相當危險。這很有可能導致全球恐怖攻擊威脅大幅上升,更多地區將被捲入戰火。」
真相並不存在

TOP

網傳土耳其軍機擊落俄戰鬥機??


俄國戰機疑侵入領空 土耳其不爽急攔截


俄羅斯1架戰機於日前侵入土耳其領空,讓土耳其相當不滿。示意圖,圖為俄羅斯戰機。(法新社)
2015-10-05  17:0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1架俄羅斯戰機於3日在毗鄰敘利亞邊界附近侵入土耳其領空,土耳其緊急派出2架F16戰機攔截,並立即向俄羅斯駐安卡拉大使表達強烈不滿。

《中央社》報導,土耳其外交部針對此事發表聲明,籲請俄羅斯不要再做出同樣的行為,否則他們將「為任何可能發生的令人不快事件負責」。

據悉,土耳其外交部長斯尼爾利奧盧(Feridun Sinirlioglu)也已經和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重要夥伴討論過這次事件。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1465976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5-10-10 21:33 編輯

回復 34# andmusic

現在新聞都不可靠﹐讀者自己要查證﹐這個我看到的RT新聞是說
- 誤入領空幾百公尺﹐時間2分鐘﹐土耳其自己說沒事﹐NATO大肆叫囂說這是俄國侵略。
- 西媒大力打擊俄國﹐說俄不是在炸IS﹐而是在炸反抗軍﹐誤傷很多百姓
- RT提出新聞驗證﹐西媒用以前舊照片﹐移花接木栽贓俄國﹐揭露4起報導及照片來源。

Turkey says ‘no tension’ after Russian airspace violation mistake, NATO cries foul
https://www.rt.com/news/317696-turkey-russia-airspace-mistake/      5 Oct, 2015

台灣報導的質量非常差 ... 根本沒有辨識能力﹐只是傳聲器。
哪個記者寫的這新聞 ﹖原文出處在哪裡 ﹖ 平衡報導在哪裡﹖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回復 35# dkcapital


DK說的沒錯,我有猜到這應是一貫媒體洗腦的老套手段[抹黑對手],所以我在標題後面+了個問號

人總是先被媒體耍著玩,無奈~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10-11 00:57 編輯

國外媒體插圖揶揄這場好笑的戲碼!!




每日一謎:請正確武裝敘利亞反叛軍!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10-14 03:33 編輯

奧巴馬交付武​​器給庫爾德人,然後指示土耳其開始轟炸並摧毀他們

By: Sorcha Faal

俄國防部(MoD)一個驚人的報告在克里姆林宮今天流傳指出,一個公報來自俄羅斯,伊朗,伊拉克和敘利亞在巴格達的聯合情報總部收到的報告說,他們的高科技/智能設備跟踪屬於美國空軍第39空軍基地聯隊的第728空中機動中隊的一架C-17 Globemaster III 從土耳其的因斯里克空軍基地起飛,降落位於伊拉克庫爾德斯坦的埃爾比勒國際機場。




這份報告說,美國C-17空軍貨機完成降落在埃爾比勒國際機場後,卸載大宗武器和戰爭物資,形成三大車隊運送這些物資給在前線對野蠻伊斯蘭國(ISIS / ISIL)恐怖分子戰鬥的庫爾德自由鬥士軍隊,這是過去的這個星期奧巴馬政權所宣稱,他們會,事實上,也這樣做了。

這份報告繼續,這些聯合情報部隊為了跟踪美國空軍貨運飛機卻“驚奇/驚訝”的發現,當美軍貨機返回土耳其領空,3架土耳其空軍的F-16戰機立刻從美國貨機剛使用的因斯里克空軍基地起飛,接近敘利亞 - 土耳其邊境,接著被敘利亞戰鬥機和防空系統擊退。

3架F-16剛從對峙的情況逃離,該報告指出,這3種架土耳其的F-16戰機,由美國/北約的空中管制人員指示從因斯里克空軍基地起飛到伊拉克庫爾德地區,攻擊和轟炸剛收到奧巴馬政權所承諾的武器和戰爭物資的兩個庫爾德族車隊,再轉回土耳其領空,繼續在自己的國家對庫爾德族進行攻擊。




這份報告說,至於奧巴馬政權下令攻擊給庫爾德自由鬥士的武器和戰爭物資的瘋狂邏輯是無法理解的,但應該不至於令人感到驚訝,因為這個所謂的美國領導人在上月,也不得不向曾經是誠實善良的al-Qaeda蓋達基地組織的戰士們看齊,以平息自己軍隊的抗命。

該報告指出,更糟的事實是,對於奧巴馬政權的戰爭目標和策略,該事件使得他們近來的真實動機幾乎無法辨認和解釋。



然而,這份報告解釋說,普京總統既沒有被辨認或解釋指出意在反對奧巴馬政權,俄羅斯的目標是通過幫助合法政府在這一地區徹底銷毀這些伊斯蘭恐怖分子。

他(普京)已經做了很大的影響,該報告稱,就證明了這個週末已經攻擊另一處地點,殺了至少300個恐怖分子,如有可能的話,今天要派出攻擊聯合部隊空襲他們主要領導人的車隊,殺死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 。

他(普京)的最新指令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快速持續美國的伊斯蘭教化一樣,他(普京)的國家裡沒有豬肉會送給伊斯蘭的囚犯,以符合伊斯蘭教法,

這份報告的結論是,對抗奧巴馬聖戰繼續放在普京的肩膀上,這個聖戰代表對抗基督教,以免整個世界掉落這些野蠻人的控制之下,俄羅斯的領導人似乎完全能夠搞定這件事。


靠~這結論也太狗血,這圖也太GY了點吧!

WTF this truly world??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看樣子網傳俄戰機土領空被擊落,這件事可能有影歐!!


October 13, 2015

憤怒的普京授權擊落在敘利亞領空的美國飛機

By Sorcha faal
俄國防部(MOD)的報告今天,普京總統已授權立即部署至少30個航空部隊與空對空型的Su-30戰鬥機(蘇愷-30戰鬥機,Сухой Су-30,北約命名稱為側衛C,Flanker C)到地中海東部戰區(敘利亞),SU-30戰鬥機號稱能夠制衡美國空軍所使用的最先進的戰機。

[img]http://cdn-[/img]

http://www.whatdoesitmean.com/index1926.htm



英媒:英軍獲准擊落俄戰機 距離三戰或許只有30秒

2015年10月13日 08:03
來源:環球軍事

「接近戰爭的一步:英國皇家空軍獲准擊落俄羅斯戰機!」英國媒體11日爆出的一條消息讓國際觀察人士打了個寒顫。該消息稱,英國和北約飛行員獲得授權,如果在伊拉克遭到俄羅斯空軍攻擊就採取斷然行動,將俄戰機擊落,為此英國「狂風」戰鬥機將裝備先進的空對空導彈。

一名英國軍方高層稱,英軍與俄軍戰機發生致命對抗「只是時間問題」。不滿俄羅斯參與敘利亞衝突的西方真準備來一場「熱戰」嗎?

莫斯科緊急要求倫敦做出解釋。後者表示報道「不準確」,但重申對俄羅斯在敘利亞轟炸行動表示關切。面對俄羅斯強勢介入敘利亞局勢,西方近來有些無可奈何,西方媒體則祭出「法寶」——抹黑莫斯科。在英國媒體「虛假爆料」的同一天,一些西方媒體散佈了另一條假消息——俄羅斯一架米格-29戰機在飛入土耳其領空時被土方擊落。虛虛實實之間,俄與西方在敘利亞問題上緊張日益加劇卻是事實。

英國《鏡報》12日略顯誇張地說,隨著敘利亞領空日益擁擠,出現災難性誤判的風險正在上升,「我們距離第三次世界大戰可能只有30秒」。(孫微 青木 柳直 郭媛丹 魏輝)

http://news.ifeng.com/a/20151013/44825432_0.shtml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若米航母開始佈署退至戰區2000海浬外,基本就是WW3開戰的前奏了, 不會真的要玩這麼大吧?!




October 21, 2015

卡特前總統犯叛國罪,送俄羅斯敘利亞絕密地圖?

By: Sorcha Faal

奧巴馬政權勢力羅斯福號航空母艦已經迅速退出中東戰區,本報告嚴肅的結論,這可以理解是一個,米國的核武器打擊與北約的大規模戰爭的前奏。


http://www.whatdoesitmean.com/index1930.htm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lbboy 於 2015-10-23 09:44 編輯

陳真醫生
http://文思革.com/2015/10/05/%E9%99 ... %E6%9A%B4%E8%A1%8C/

你知道嗎?當你安坐家中打電動看漫畫上網打屁灑口水的同時,外頭的真實世界有多少人肢體傷殘,多少人家破人亡?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截至去年2014年為止,全球難民人數高達六千萬;其中大部分難民來自美國在世界各地所發動的這一連串慘絕人寰的血腥侵略戰爭,完完全全視人命如草芥。這份難民數據,創下二戰以來人類歷史上最為血腥慘烈的紀錄。

今天,要不是有中俄兩國對於美國無數殘酷暴行的掣肘與牽制,世界將會是百倍於現狀的血腥與恐怖。舉世放眼望去,中俄兩國(特別是中國)才是真正對於世界和平與人命價值做出最大的貢獻者。

這只是個顯而易見的基本事實,就像一加一等於二那樣毫無疑問。但很不可思議的是,大多數人(恐怕也包括巴勒網的許多支持者),非但沒有意識到此一基本事實,反而善惡黑白完全顛倒,把撒旦當成仿佛只是有點小過錯的天使,卻把良善一方當成大惡魔那樣充滿鄙視與警戒,一談起中俄兩國,似乎非得先說上幾句不屑才能表示自己的思想堅貞與正義凜然。

詐騙之入骨,難以想像。然而,所騙之事如果如許複雜而難以參透,受騙上當無可厚非。可是,所騙之事如果如此顯而易見,如此容易拆解而能輕易辨識真相,而你卻還依舊上當,你能怪誰呢?

也許,我們不該怪騙子,而是該檢討為何人們如此容易被洗腦。島外如此,島內依然。

也許,這依舊只是說明了我常講的一個觀念:與其說你搞不清基本的是非善惡,不如說其實你根本不在乎。今天某個事情如果牽涉到你個人的利益或興趣喜好,我相信,就算再怎麼艱澀深奧,你還是會搞得一清二楚。我常覺得,與其說混蛋人渣令人厭惡,倒不如說,自認為正人君子們的人性表現,恐怕才是真正令人心寒。

........................
............................
...........................

我過去也曾天真地相信美國是真的在推廣民主,為人類爭取自由與尊嚴。我倒也不想掩飾這段愚蠢至極的過往。不過,騙一次是喜劇,騙兩次是鬧劇,騙個不停就是一場不可思議的悲劇了。騙子到處都有,不足為奇,不可思議的不是騙子的存在,而是不管再怎麼荒唐可笑的詐騙說詞,竟然都能永無止境般地一再奏效。唯一的改變只是詐騙集團的成員改組與門面更新,其它絲毫不變。

........................
............................
真相並不存在

TOP

若雪巴勒網 : 伊斯蘭國 --美國製的聖戰運動
http://palinfo.habago.org/archives/2014/08/26/13.37.46/index.php



作者:Jean Shaoul;譯者:桂蜜;校訂:陳真
Date: 2014.08.26
原文出處:http://www.wsws.org/en/articles/2014/07/30/isis-j30.html
原文發表日期:2014年7月30日

據各方估計,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 and Syria, ISIS)的武裝份子人數介於3千至1萬人之間。它已佔領敘利亞東部大部分地區、伊拉克北部及西部,以及約旦與伊拉克交界的特瑞比(Trabil),其領土已擴展至離伊拉克首都巴格達122公里內的地區。
一次大戰後,英法兩國根據1915年的賽克斯-皮科(Sykes-Picot)秘密協定,在中東劃分勢力範圍,而伊斯蘭國聲稱想要消除英法所建立的國界,建立哈里發國(caliphate)(編按:哈里發亦即先知的代理人,伊斯蘭政權最高統治者)。

上個月,伊斯蘭國與武裝部落領袖和海珊所屬的非法復興黨(Baath Party)成員,聯手攻佔北方城市摩蘇爾(Mosul),掌控這座伊拉克第二大城的軍事及商業資源,並繼續沿著底格里斯河(Tigris River)往南擴張,佔領提克里特(Tikrit)。
1600多年來,基督徒世居在摩蘇爾,然而過去兩個星期當中,伊斯蘭國勢力將基督教社群逐出此地,要求他們改教、逃亡,不然就接受處決。據聞已有超過1000名的基督徒逃離摩蘇爾。

在大國這方面,關鍵問題在於,伊斯蘭國占領了此區大部份具有戰略重要性的石油產業,它同時也奪取了美國三年前自伊拉克撤軍後所遺留下來的大量武器,包括1500輛軍車、4000支PKC機關槍,以及52 門155毫米的M198榴彈砲。這些重裝備讓他們有能力轟炸伊拉克城市,包括可能也會被攻下的巴格達,並威脅西方國家的商業利益。

不過,事實不容否認,美國、歐洲主要大國,以及這些國家在這個地區的盟友,先前都曾對伊斯蘭國及類似組織提供金錢、軍事及政治協助,這些團體身上都有著「美國製造」的印記。美國極力推翻敘利亞阿薩德總統政權,更大的野心是要控制這個地區龐大的能源及轉運路徑,到目前為止,上述團體在美國的這項企圖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伊斯蘭國的特色是抱持宗教狂熱、篤信資本主義及惡意敵視共產主義。就像阿富汗的塔利班以及在索馬利亞、奈及利亞與其他地方的類似團體,伊斯蘭國利用恐怖行動向帝國強權施壓,讓他們不得不遷就其成為地區的權力中心。
中東地區人民普遍對社會有著根深柢固的不滿,這大部份是因為世俗民族主義政權與政黨未能改善社經條件,也從未能真正獨立於帝國主義之外,上述組織便利用這樣的不滿心態,獲得某些支持。

伊斯蘭國衍生自先前由賓拉登所領導的伊斯蘭恐怖組織蓋達。賓拉登的父親是營造業大亨,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室過從甚密。蓋達組織於1980年代末在美國中情局的支持下於阿富汗成立,中情局自1979年便對阿富汗親俄政權暗中開戰,它對於聖戰組織的支持屬於戰略的一部分。
在十年當中,美國便給了聖戰組織大約相當於50億美金的援助,包括武器及招募與訓練當地兵力。沙烏地阿拉伯與巴基斯坦宣揚聖戰組織,鼓勵來自阿拉伯及伊斯蘭國家的志願軍,賓拉登便是其中之一。

美國及其盟友極力爭奪地緣政治影響力,以對抗親俄政權與運動,蓋達組織決非他們所支持的唯一一個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團體。以色列亦同樣培植了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的旁支哈馬斯,以便和阿拉法特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抗衡

伊斯蘭國成立於2004年,後來又吸收了伊拉克遜尼派武裝份子。2005年,他們在約旦安曼的旅館發動了三場恐怖炸彈攻擊,不過始終是小團體,直到2011年3月,敘利亞南部的德拉(Dera’a)爆發示威活動,方始壯大

西方大國先前在班加西(Benghazi)成功策畫一場伊斯蘭暴動,以證明北約推翻利比亞強人格達費乃正義之舉,洋洋得意之際,他們認為可以利用類似的武裝衝突來推翻敘利亞的阿薩德;其政權的主要支持者為什葉派分支阿拉維教派(Alawite sect),以及遜尼派商人。

在三年當中,美國、波灣國家、土耳其提供幾十億美金給敘利亞的「反抗」團體,據稱是給不知名的「溫和派」,其實是給了蓋達相關的遜尼派團體,像是努斯拉陣線(al-Nusra)及伊斯蘭國,開啟了教派戰爭。美國、土耳其及約旦,在約旦經營一座基地,美國教練在那裡訓練幾十名伊斯蘭國的成員。在去年的一篇文章中,《紐約時報》證實美國政府協助阿拉伯國家政府及土耳其空運武器給位於約旦及土耳其的這些團體。根據今年三月《衛報》的報導,英國及法國也派遣了教練在其中。

其他伊斯蘭國成員受訓的地點在靠近土耳其阿達那(Adana)美軍駐紮的因斯里克空軍基地(Incirlik Air Base)附近。完成訓練後,這些成員被派到敘利亞,後來又被派到伊拉克。格達費政權被美國推翻後,中情局利用位於班加西的美國領事館作為運送武器、伊斯蘭戰士、現金至敘利亞的轉運站,直到2012年9月11日伊斯蘭民兵予以攻擊為止。在這場美國「自食惡果」的行動中,美國大使及三名領事館員喪生。

美國扶植的伊拉克什葉派總理馬力基(Nouri al-Maliki)所領導的政府,對伊拉克少數遜尼派人民發動恐怖統治,當反政府勢力愈來愈大時,美國及沙烏地阿拉伯支持的敘利亞內戰便延燒至伊拉克。

伊斯蘭國看似快速的勢力擴張行動,其實是由它在此區的盟友所精心策劃,也就是沙烏地阿拉伯及以色列。以色列時時從戈蘭高地監看敘利亞,並從那裡對敘利亞發動攻擊,且對「叛軍」提供情資及一間野戰醫院。以色列的高官,包括前以色列駐美大使奧倫(Michael Oren),以及國防部政策及政治軍事關係司司長吉拉德(Amos Gilad),都曾公開提及以色列與沙烏地阿拉伯的這項合作關係

耶魯夏米(Shalom Yerushalmi)今年三月在以色列的《晚報》(Maariv)表示,沙烏地阿拉伯不只是在情資方面與以色列合作,事實上也金援以色列對抗伊朗的大部份行動,金額可能高達10億美金,資助項目包括暗殺行動及發展電腦病毒等。

美國很可能事先早就知道伊斯蘭國的進攻行動,因為在土耳其與敘利亞邊界附近有美國部署的愛國者導彈,而且中情局也在此進行監控。今年三月,媒體廣泛報導,當敘利亞政府軍奪回敘利亞西部之後,伊斯蘭國與努斯拉陣線就退回靠近伊拉克邊界的東部基地。美國對伊斯蘭國的挺進行動果真不知情的話,那它就是被其盟友蒙在鼓裡。

沙烏地阿拉伯如今想要疏遠伊斯蘭國,宣布其為非法組織,不過不太可能停止所有的資助。沙烏地阿拉伯決心確保在其本國、伊朗、不依賴伊朗的伊拉克政府之間的遜尼派緩衝區,同時與以色列合作,以確保美國不會與伊朗合作來壓制遜尼派反叛勢力。
對於接下來該怎麼做,美國政府意見分歧。在敘利亞,美國所支持的勢力正是它在伊拉克所要反對的勢力。同時,美國利用伊斯蘭國的威脅為藉口,派遣軍力保護位在巴格達的大使館、5000名員工及外包商,且正在為新一波的軍事行動做準備。
真相並不存在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11-25 00:35 編輯

難怪方濟暗示說3戰已經開打了!

蘋果新聞: 俄證實蘇24遭擊落 土耳其控其越界

【影片曝光】俄證實蘇24遭擊落 土耳其控其越界

俄羅斯蘇愷-24戰機疑因侵犯土耳其領空,稍早遭土耳其空軍F-16戰機擊落,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彼斯科夫(Dmitry Peskov)表示,「這是非常嚴重的事件」,但強調俄國目前仍未全面了解事件,目前就要作出評估、建議甚至宣佈,將會是個錯誤。

另一方面,土耳其則表示,擊落戰機並非針對任何國家,行動只是為了保護領土主權。(於慶中/綜合外電報導)


戰機墜毀前冒出火花。翻攝推特



翻攝推特


Sukhoi Su-24

未命名.jpg
2015-11-25 00:31

放大照(有像蘇愷-24)

克里姆林宮:戰機遭擊落是「非常嚴重事件」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andmusic 於 2015-11-25 22:37 編輯

哇~俄羅斯這招高明~掀土耳其老底!原來是俄斷了土耳其的錢脈,土耳其在媚送~


俄羅斯質問土耳其總統:你兒子給IS走私石油你知道嗎?



圖為鳳凰衛視駐敘利亞記者盧宇光的報道,左側照片中的中間一人為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子Biloi,兩側為IS負責走私石油的頭目。

時間: 2015-11-25 00:06| 來源: 鳳凰網

當所有人都在討論俄將以怎樣的方式反擊土耳其昨24日擊落俄軍機時,同一天俄羅斯出乎意料的將軟刀子捅進了土耳其的心臟。據鳳凰衛視報道,俄自由民主黨與共産黨兩黨主席均在昨日曝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子Biloi與IS負責走私石油的頭目的合影,並稱IS每天向土耳其走私6萬噸石油,Biloi利用油輪將這些石油倒賣給以色列與日本。俄羅斯這次的迅捷反擊預示,其或許對土耳其的作為早有預案且國內相當團結,而土耳其及其背後美國的處境則將越來越被動。


當所有人都在討論俄將以怎樣的方式反擊土耳其昨24日擊落俄軍機時,同一天俄羅斯出乎意料的將軟刀子捅進了土耳其的心臟。據鳳凰衛視報道,俄自由民主黨與共産黨兩黨主席均在昨日曝光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子Biloi與IS負責走私石油的頭目的合影,並稱IS每天向土耳其走私6萬噸石油,Biloi利用油輪將這些石油倒賣給以色列與日本。俄羅斯這次的迅捷反擊預示,其或許對土耳其的作為早有預案且國內相當團結,而土耳其及其背後美國的處境則將越來越被動。

俄國內政黨團結 軟刀反擊土耳其早有預案

據俄媒最新公佈的被擊落蘇24戰機的飛行路線顯示,戰機並無一秒越境,由此,土耳其的刻意擊落,甚至是背後美國的操縱已漸漸浮出水面。面對這種情況,俄並未像人們普遍猜測的那樣,在是否以強力手段反擊土耳其間艱難抉擇,而是以兩個在野黨主席——自由民主黨主席日媬掑珒粥羃P著名在野反對黨俄羅斯共産黨主席久加諾夫曝光土耳其總統之子與IS間進行的石油走私。這樣做的好處顯而易見,除了能儘量避免戰事擴大,避免俄政治與經濟可能因此面臨的危機外,一方面在野黨公佈有利於俄政府的消息在外界看來無疑相對客觀,可信度較高,另一方面,在野黨如此及時的發佈這類消息預示俄對土耳其對俄軍機採取行動早有預案。在野黨與俄政府在行動上的這種“無縫對接”也顯示了俄國內的空前團結,此前的“俄羅斯崩潰論”再次被事實否定。

俄此次公佈的土耳其總統之子與IS間的石油走私合作,儘管“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但仍可解讀為總統之子利用特權的個人行為。但若土耳其在俄放出此類消息後,仍對俄在敘對IS作戰延續強硬與干擾態度,俄很可能繼續放出諸如土耳其政府直接向IS提供武器與資金支援一類的資訊,屆時土耳其將成為世界公敵。從俄羅斯此次如此迅捷的消息曝光來看,其手中很可能掌握著大量土耳其的“黑材料”。眾所週知,土耳其敢對俄採取如此強硬的態度,即可解讀為土耳其裹挾美國與俄在中東對抗,更能解讀為土耳其因獲得美強力支援才敢對俄採取強硬手段。同時土耳其從IS走私的石油全部銷往美國的鐵桿盟友——以色列與日本。這是否預示IS之所以肆虐至今,其背後隱藏著遠超人們想像的支援體系,而如果俄對這些資訊進行曝光,其震爆式影響可想而知。



圖為俄公佈的被擊落蘇24戰機飛行路線(紅線),可見其並無一秒越境(黑線:敘土邊境),但仍被早已在此等待的土耳其空軍F16戰機擊落(紅線:土耳其F16飛行線路)。


土擊落俄軍機適得其反 加速俄美道義交接

俄通過在敘積極進行對IS的軍事行動,事實上已逐步開始接過美國手中的那面“反恐道義大旗”。而俄更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不僅開始著手整合俄羅斯、敘利亞、伊朗與伊拉克四國的情報共用體系,更獲得了中國在事實上的經濟支援,以俄羅斯為主導的國際新反恐聯盟已初具雛形。而正當俄對IS的打擊出現膠著,俄敘等國陷入一定的對策危機,甚至決定與敘反對派進行談判時,土耳其擊落俄軍機事件可令俄理直氣壯的將其對IS作戰中的任何不順都歸於土耳其明目張膽的對IS的支援。此舉不僅能進一步打擊IS賴以生存的遜尼派在中東的力量,更能增強俄羅斯自身的道義優勢,在強化現有盟友的同時,可進一步拉近與因IS而逐漸陷入恐怖襲擊與難民潮雙重苦海的歐洲間的距離,在逐步獲得歐洲支援的同時,進一步瓦解西方對俄的遏制與圍堵,可謂一舉多得。

美國出於捍衛其中東利益與保持中東力量存在的需要,土耳其是不會輕易放棄的棋子。但此前即使是曾與整個阿拉伯世界為敵的以色列都在積極改善與中東國家關係,幫助美國並充當其代理人令美國勢力得以在中東立足並擴散。但目前土耳其所屬的遜尼派已越來越成為中東的混亂之源,同時土耳其更對正成為世界隱患的IS積極提供支援,這將使土耳其在中東與世界範圍內愈加孤立與遭受普遍敵視,甚至將成為IS向世界各地輸出恐怖主義的策源地。屆時如果美國繼續對土耳其提供支援,則其將不折不扣的成為恐怖主義的幫兇,這與美國此前標榜的反恐無疑背道而馳。由此可見,土耳其已越來越成為美國以及整個西方世界的不良資産。土耳其此時擊落俄戰機,無論是其自己所為還是源於美國策劃,都在事實上加速了美國、北約、中東乃至全世界將其拋棄的腳步。

此前土耳其已因放棄採購中國紅旗9導彈令中國不滿,此時又因為擊落俄戰機得罪了俄羅斯,儘管目前中俄尚不能取代美國的地位,但土耳其這種依仗美國支援四處樹敵的做法不僅將令本國日趨孤立,更將因觸及IS這條世界道德的紅線而將被世界主要國家孤立與敵視。同時世界也應警惕土耳其成為IS向世界輸出恐怖主義的策源地。

http://gate.sinovision.net:82/gate/big5/news.sinovision.net/politics/201511/00359809.htm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老美到處都要 掀起別人的戰爭.....

美國也是個邪惡的國家
全心全意專注在某一點,而且就在那一點而已
,那腦就止住了,在那剎那間你已不受眼耳鼻舌身意的干擾.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