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22 16:12 編輯

省略第三腦

結論
下個年度(1963)約需三億美元經費,這被視為緊急需求,而一個「crash program」被啟動。

在這階段我必需前往處理另一件事,我被傳喚前往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為我在白宮的四年中的事件做證。

我要求將軍指派另一全職專案主官來負責反彈飛彈案子,他同意了。此時越戰開始加溫了,我們已在越南建造了特別武器實驗室,我被指派做武裝直升機的作戰編制的可行性研究,包括法國用什麼方法來對付撒哈拉沙漠中的抗游擊隊。我也被交辦處理暴動的問題。

我也被交辦改良40mm榴彈的保險絲,我們目前使用的有危險性。我也參與了車載用鈾的導彈的研發,和其它東西。國防部要求我擔任越南特種部隊的情報官。在這段期間將軍Trudeau有被考慮為CIA副主管或越南軍隊指揮官人選,而且同意我會和他一起上任,我將擔任與國會聯絡的助理,而能交上許多重要朋友,例如John A.McCormick, 參議員Thurmond, 參議員Russell 等等。

很快的Trudeau將軍不久就決定退休,而隨後6個月我也退休。


相關事情移交給別人,我們和他們保持連絡,很多都是很有能力的人和朋友,多年來一起建立了這些。

駕駛系統  第三腦
A Guidance System  The Third Brain

第三個電腦必然是超越領先地位的發展,我們研究由腦波控制的頭盔已有段時間,讓駕駛經由長低頻波來操控飛行器,在飛行器中由頭盔控制命令模組,直接連進駕駛系統。在反彈飛彈上的第三個電腦系統,可能遠在千哩之外,這使我們遭遇一個極大的困難,就是這命令(長低頻波)必需傳送一個很遠的距離才能到達反彈飛彈,甚至先傳到衞星再到反彈飛彈。

我們可以經由光纖以電子傳送聲音,為何不能傳腦波呢。在1960~1961年我們開始以雷射進行這方面實驗,因為EBES有這樣的光束。他們有一種頭箍能強化腦波,可能可用在心靈感應上。

在歐洲的實驗顯示腦波頻率可被外界強化後,回傳經大腦再到器官產生共振,強化器掃過一個頻率區段,大腦的接收機制只會接受合適的頻率波,然後和它控制的器官相合。持續性的在合適波段來回掃描可以讓器官回復到正常振動狀態。

(譯註:這段不正是科幻片中,用光波掃描來治病的情節,原來早在60年代就被發現了,卻不給世人使用。是否那些陰謀集團內的高層份子,早已能延壽到數百歲了?)

另一個理論,經由對羅斯威爾大腦的粗略研究得知,大腦的功能可被用在特定目標、特定目的,不論它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都可達到期望的效果。這理論觸及了另一個維度,和直覺相似,它已被視為是大腦的功能,或目前尚未明瞭的來自另一維度中的累積和精進過程。

為了維持我們的先進領先地位,我們應該針對這問題強化腦波,加強能量到飛彈上的第三腦。經由雷達、雷射、無線電波或其它電子方式,在面對攔截飛彈時產生立即的反應,以改變軌道或攻擊的角度。結論是,發展由人類大腦控制執行的電子機械設備。

由無線電波傳送或雷達控制遠距物體,我們目前處於領先。在1947年我到義大利海軍學院訪問時,他們展示了學院中所有鐘都由同一個無線電波源來控制,以無線電來控制飛行器或飛行器模型是再明白不過的事實。NIKE飛彈在爆炸前都處在控制中,但再加上腦波這一元素進去,就遠超過「先進」了。也許這樣的發展能帶領我們進入另一領域,甚至克服重力。愛因斯坦在相對論中發現,在幾何學中「時空影響物質如何移動,而物質影響時空的彎曲。」也許大腦或思維的波,和電磁波整合後能克服重力和消除時空中的彎曲,而能以直線飛向飛彈。科學說物質和物質間產生重力,是否在二者間插入思維波能進入第四維度,並創產生出人工重力,由人類自己控制的重力磁場(物質對應零點), 而我們可以依此進行太空旅行。由我對羅斯威爾神秘物件的分析,讓我相信上述是真的可以做到。

附註,給Trudeau將軍:

依您的斟酌,上述資料應該銷毁。由我寫下的這些資料,就像我在羅馬的計劃一樣,已亳無保留了,這是留給後人的惟一指引,要繼續下去或到此為止。

TOP

第四章 R&D Advances Derived From A Study of Omissions

我定期地坐在辦公室內,關上門拿起重要案子,把所有資料堆在桌上,然後開始系統性的檢視。我的結論是否正確?是否遺漏了什麼?我的途徑是否準確,一致,真實?從這過程我學到了,常能發現明顯遺漏之處,這些常和其它實際資料一樣重要,卻被忽視。我常需用到部份公式,就像處理數學問題那樣,來找到延續此項目的理由。

在這特別的一天我從UFO檔案中把所有資料拿來,發現一些羅斯威爾墜毁飛碟中重要卻被忽略的,或說是欠缺的資訊。
1.沒有支持一個生物體所需的食物、生活等方面資訊。
2.沒有水、飲料、清潔身體等資訊。
3.沒有冷藏設備。
4.沒有醫療設備,僅有急救箱之類。
5.沒有廁所、癈物處理設備。
6.沒有休息或休閒設施。

我得從一些假設或推測開始,來取得初步結論,建立行動方針。從現有資料可假設UFO是偵察船,能很快地回到母船來獲得維持生命的補給。另一可能是他們已解決了重力-時間維度旅行,而能即刻返回他們基地。無論如何,如果我進一步擴展我的理論,我可能會被看做是科幻小說作家,因此我排除這些假設 – 目前如此。

我回想幾年前在義大利所學,由一些世上最有名的醫生所教的生命的基礎。答案必定就在核領域和某種類型的電磁能量。1957年,就在我掌管新墨哥州Red Canyon的飛彈任務及稍後的德國71st Missile BN,我學到了更多核武和幅射的知識,不僅破壞性的力量,但也包含輻射的有益作用。

軍方掌控Los Alamos(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並完善了原子彈,我們也建造了可用駁船運輸的小型核電廠(6’*  6’重6噸的反應堆,不用再添加燃料,能持續且安全20年生產電力)。船艦和潛艇採用核子動力已廣為人知,我們也造出了只有足球大小的原子彈,和280毫米砲彈。放射性同位素已為數十次太空任務提供動力,plutonium-230也已用在太空船上,航至火星、木星、土星、海王星、天王星,沒有失敗過。他們可以運作20年不用添加燃料,不用人管理且安全,而同位素來自核廢料。

我們知道答案就在核領域,但現在面臨巨大的障礙,有可能妨礙到我們,障礙不是來自人類的愚味,環境主義者對幅射的扭曲關念,是我們必需仔細留意的。

DDT是一個好例子,重要的農藥卻以悲劇告終,在二次大戰期間我們帶了一個小罐的DDT,經常灑在胸前和後背,然後鬆開腰帶讓它流下,我方士兵因此無人感染到斑疹傷寒,它以往造成軍方許多死亡。這麼奇妙的農藥幾乎根除了瘧疾,卻因愚味而禁用,這種愚蠢行為可能帶來上百萬的死亡。(預估中鳥類將因受害而數量減少,實際上在噴灑區數量卻增加)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24 16:44 編輯

從之前孕育而來的發展到了該交出成果的時候了,歷經8~12年軍方才得到這些,在某些特別項目上我們可以縮短至5~6年,但這是特例。一些來自羅斯威爾的發展在1959~1960才看出成果。我們加上一點督促的力道,特別是在核領域。我們在食物方面開啟重要的專案-肉類,水果,蔬菜,穀物等等,對這世界和太空人都非常重要(現在的太空人都吃輻照食品),在我們計劃中也有核醫學、核廢物處置、污染、核營養、微生物功能重建等。

我在將軍面前說出我的想法,如果我的評估正確,我們是在和送這些可犠牲生物到地球來的智慧生命打交道,我們應該將人類送到太空去,挑戰他們。當然,食物和飲水的幅射問題是最重要的,也將淘汰繁瑣,低效的冷凍系統。

此時將軍接了通電話,吩咐我去戴卜帽子,有人邀請我們午餐。直升機來接我們至五角大廈然後飛到軍需中心。我們到達後被送至實驗室,見到一房間充滿了貨架,架上擺滿了各種肉品、水果和蔬菜。豬肉上亳無蛆蟲,雞肉和蛋全無沙門氏菌,海鮮類也一樣。霉菌、昆蟲和蟲卵全不見踪影,水果和蔬菜像是剛採下或剛成熟的,亳無腐爛跡像,甚至牛奶都未酸掉,這些每樣食品都放在這間屋內室溫下至少超過兩年。這幾年來在尋找取代冷凍、冷藏、罐頭、炸、鹽醃、煙燻的方法上有了很大進展。

指揮官帶我們到另一個開放貨架,說:「先生,請選用你們的午餐,牛排、豆子、土豆、草莓全都鮮美可口而且無害。」那年是1961,午餐十分可口,牛排鮮嫩多汁美味,僅管擔心了32年,我至今仍然健康的活著。

在午餐時Trudeau說:「先生,我的助理認為你們的工作對美軍十分重要,對美國、全世界也一樣,也會對太空旅行有巨大貢獻,我的看法相同。兩週內提給我擴展你們運作所需的預算,連下年度一起編入。」

這些軍需中心的一系列事情,令我找出過往遺漏的事情1,2,3項,這些發展在適當的人手中進展良好,下兩個:核醫療和廢物處理,則是龐大而專業領域已超過我的能力。OCRD有超過3000個符合條件的人員。我的工作,如在送交國會前先測試、編列預算、擬定策略等,已佔據太多時間。然而已選好了優秀的人讓案子進行下去,我很有興趣的留心大部份的案子。

有個領域很快顯出潛力,在飲食的另一端-人類的糞水和糞便,在亞洲國家糞水被用來施肥,培育土壤。在日本和高麗我曾看過巨型胡蘿蔔、洋蔥等,2至3呎長,5至6吋寬,高麗巨型的大蒜用在國民食品泡菜中,這種作法在這國家是沒有問題。大眾會反對可能致病的感染,銫-137解決了這問題,包裝後在幅射照射下,污泥經過幅射照射,就變成了無菌、無害、的食品添加物而已。

另一項副產品開始顯示出對軍方的重要,氪-85或氚照明的電子燈,有著黃綠色的光線,可承受的溫度範圍很廣,不會起火,光線在一哩外也可見,能持續20年。(可能是在古代洞穴或UFO內部被發現)

最令人吃驚的進展在核醫療中出現,特別是診斷和治療的相關醫療知識。人體任何一部位的細節已能呈現在圖片上,X光多年來是用在體外照射,核掃描技術則在體內使用放射性物質,流經循環系統,由核磁共振圖建立出三維圖像。再一次人類的愚味或無知必需被考慮,醫學專家將「核」這個字拿掉,「為免刺激到病人脆弱的情緒」。 (一個掩飾病人愚蠢的禮貌說法。)

很多做研發的人員是非常聰明的人,案子進展的速度很好。發現的很多元素並不存在於自然界中,而是在核反應中產生。

technetium-99   用於大腦、肺和肝的掃描
gallium-67      用於腫瘤
thallium-201    用於心臟
colbalt-60      癌症和消毒
phosphorus-32   用於骨髓
yttrium-90      肝
palladium-103   前列腺

還有其它元素運用在核醫療,太多了這奡N不提。

在我清單上的第6點,沒有休息和休閒設施,並非困難的問題,核子動力解決了熱度和空調問題,剩下的則交由天文學家或太空旅行者自己,及心理專家自己處理了。

雖然我們的研究已進入了物質基本結構,人體解剖中原子分子結構,但一個基本問題仍在,如果此地外生命體是克隆的,他們如何重組或重建自己?他們是否消耗品,只用來執行一項任務,然後就被取代?

前一個問題似乎較合邏輯也和我們想法及研究吻合,他們是脆弱的生物且壽命很短的,類人型機器人。我記得年輕時上過的化學課,當化學反應被描述為增加或減少一個電子的模式。我曾和德國科學家及專案人員開過多次會議,我們都同意細胞,或甚至器官,能被克隆並繼續存活在電磁方式,應用至基本結構中。研究讓我跑醫學圖書館,但我並未學到更多。

Trudeau將軍退休了,Dwight Beach將
在1963年4月頒給我Fifth Army Commendation Medal勳章,然後我離開研究到別處去了。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回去看看他們,仍然受到他們的尊敬。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0-8 16:12 編輯

第五章 Probe and Challenge

阿波羅登月計劃在1972年突然中止於阿波羅17號,沒有任何解釋,美國僅繼續進行載人的地球軌道太空梭計劃,甚至蘇聯也削減和中止了月球-火星計劃。在1985年11月舉行的日內瓦峰會期間,雷根總統和蘇聯主席戈爾巴喬夫談了這點,他說:「如果突然有個來自外太空、另一個星球、另一個宇宙的威脅,你和我在這場會議中的工作將會變得如何容易。我們將抛開彼此微不足道的歧異,明白我們都是人類的一份子,在同一個地球上。」

依此觀點,我們是否已受到擁有高端科技的高等存有的威脅?我們是否嚇到而決定不反抗,只坐待好事發生?軍方絕不會持此態度,追溯到1960年就已在準備,以防萬一。然而外交官和文職官員通常不持此觀點。

韓戰期間我在麥克阿瑟屬下,他是非常傑出的人,在敵人面前從不畏懼,他的決策和指揮都非常明確,精確且深思熟慮。1955年他提出驚人說法:「世界上所有國家應該聯合起來,因為下一個戰爭將是星際戰爭,地球上的國家有一天必須形成同一陣線以對抗外星來的攻擊。」

UFO製造出高強度的電力和強大的磁場,強大的電子和磁性對我們的飛行器的電子系統造成影響,通常是嚴重的和毁壞性的結果。因此,我們必須造出不受電磁力傷害和破壞的幅射或EMI硬化傳感器,整合電路和其它電子設備,這樣才能對抗他們的人工重力場。在那之前我們被迫先玩拖延戰術,以繼續發展航天飛行器和武器,以防萬一。

顯然NASA和政客們退縮了,持一種觀望態度,太空站被視為探索月球和火星的下一個合理步驟。NASA官方的探索已被終止,關於近十五年來的太空探索活動,計劃到月球和火星的載人任務等,只是整個太空科研中的一個小小辦公室。

在正面思考中的一絲微光,可能在敵人於生物領域中的攻擊。理解重力在生命系統中扮演的角色的相關生物醫學研究持續進行,已知重視維持宇航員的健康和生產力,理解失重後的生物反應,並建立維繫長途太空飛行的系統。微重力研究也已展開,這是好兆頭。

所有的生物醫學、微重力和長途生命支援系統將是最重要的部份,不論在太空或月球。國會要知道NASA打算在太空站上做什麼。應該告訴他們,我們可能需在太空作戰,而不是浪費金錢去支付17,000個承包商,數千個分包商和2,300個政府僱員。NASA應改變亳無對策的形象,停止混亂而不統一的計劃,對大眾宣導進步的觀念和技術,就如同過去NASA竭力推動的電腦和軟體領域。首先應揭示他們在月球和火星上發現的重力真相,及上面發現的其它東西 (UFO設施、大氣層)。有外星生命在月球上活動的充足證據,來自NASA科學資料中心的122幅相片已被相片專家確認分析,「月球上的外星活動」作者Fred Steckling本身就是專業的天文觀測員,「Moongate」這本NASA軍方掩飾的書包含20幅彩色的,美國太空人在月球上的圖片。

多項讓月球非軍事化的條約,已由美國、蘇聯和其它國家共同簽署,但我懷疑外星人是否承認這些條約,他們闖入我們領空甚至降落在我們領土也亳無辦法,不論有意與否,他們表現出有敵意的行為。我們人民有被綁架與殺害,他們有危及我們的太空飛行器,偵察我們隱密基地,任意而為。他們肢解動物取走內臟,可能為了研究,或其它動機。這些都是戰爭行為,不論來自世上任何一方,我們都不應容忍,而顯然他們也不容忍我們以相同行為來偵察他們的基地。

TOP

回復 19# erwincdw

感謝翻譯﹐當初我說會跟進補充的﹐但是最近也忙﹐還沒有開始如此做﹐請包含。

這本書的內容比的一本充實多了﹐真的很精彩很實際﹐我一定會找時間好好的再看一下。
而科索是在的一本書出版後的翌年就死了﹐我個人是很強烈的懷疑是被滅口﹐
但是他兒子不敢明說﹐這第二本事科索死後多年﹐焦點已淡去後才外流的﹐
我認為這本書說的才是實際的重點﹐但留傳不廣﹐所以"有關單位"才無視。

科里.古德說的至今無法查證﹐他的論述只能做參考。
科索的這本書﹐則是他個人實際經驗﹐不能忽視。
兩者在不同的天平上有著不同的價值。
我不會小看科索的這第二本內容。

在度感謝﹐加油 ﹗﹗
從911後﹐我開始有疑問。引用本人文章﹐請注明出自本網站。
We will not go quietly into the night! We will not vanish without a fight!
We're going to live on! We're going to survive!

TOP

回復 dkcapital

謝謝dk 大, 這是我第一次翻譯, 本來怕翻不了, 真正做下去發現還OK, 就是有時碰到科技上的名詞, 不知如何翻才對.

最近也是工作突然增多, 停了一、二週, 這本我一定會翻完的, 你放心.

這本書講的是從羅斯威爾墜毁的飛碟上, 取得的研發成果. 你在翻的另一本UFO Highway 則是從古老洞穴中和灰人接觸, 取得的交換科技. 原來美國軍方本身也用不同團隊進行研發, 彼此間還不見得知道對方的存在.

再加上不同軍種自己的接觸和不同的對像, 難怪會發展成不同的聯盟, 分離文明等, 也有各自不同的理念和計劃.

對Goode揭露的訊息, 我目前是傾向相信, 如果DK大或其它網友們有發現可疑之處, 希望能分享給大家, 以免被誤導.

TOP

我們軍方很久前就有個結論,他們並未主動給我們任何東西。我們是從他們的意外事件中取得相關進展,並足以用他們的科技來挑戰他們。

問題是,我們是坐著等直到太遲?還是否能偵察出他們的意圖並挑戰他們的時程?或是他們將逼的我們措手不及?

美國軍方早在1959年已知道人類若要征服太空,有些特別的需求。
(1) 在長程太空旅行中,減緩身體機能而不造成傷害的方法。
(2) 將人類警覺性提到最高,卻不造成生理損害的方法。
(3) 保護人類組織,特別是大腦和眼睛,避免宇宙射線或電磁幅射傷害的方法。

我們不僅在硬體上強化電子迴路,也要強化人體對抗電磁能量的防護,這方面的研究由美國研發單位下屬單位在1958年展開。

美蘇在1980年代後期的合作證實了有來自地球外的威脅,1987年9月21日雷根總統再度說:「我有時會想,當我們面對來自外星人的威脅時,彼此間的歧異將會如何快速的彌平。」1988年5月雷根補充說:「如果世人發現我們受到來自外太空,別的星球的威脅時,會如何呢?」

1987年2月,戈爾巴喬夫選擇不再爭議外星人入侵的威脅,9月5日他的外長說:「是的,我們當然會加入美國一同對抗外星人的威脅。」在火衞二事件發生後幾天內,意外的翻轉了DOD的決定,改成建造二架X-39高超音速飛機,它是可自動發射執行軍事防衞的太空船。

美蘇在太空項目結盟以對抗共同的敵人,幸運的,在進入1990年代時對細胞複製的生物過程有了更多了解,對基因的功能和密碼、遺傳缺陷與疾病所知雖不多,但已足以評估許多疾病並診斷它們的成因和影響。

天真的人會說外星人可能是善意的,但並沒有這樣的明證,我們總是謹記外星人從未給我們任何東西,沒有任何一項科學進展是由他們主動給我們的,我們的發展全是得自意外。看來似乎他們有更上一級的指示,別傳授給我們任何科技,那倒是事實。我們很幸運,1958到1963年是個過渡的覺醒時期,美國和德國的天份和領導已足以讓我們從發現的一點點殘骸中取得進展,帶我們進入到新的科學紀元。

我們也不期待除了這些以外還能得到什麼,因為他們能給誰這些進步的科技呢?給一個在戰爭中殘殺自己數百萬同胞的文明,又剛發明了大規模毁滅武器?這世界上有誰是可以信任的?我們自己都不信任何人了,我們一定會把它用在軍事用途,以大型航天工業來打造它,而且可能只用在那堙A而永遠不會用在民間,或至少延遲若干年。1963年參議員Strom Thurmond 邀我和Mr.Webb會面,他是NASA「Tech Brief」方面的負責人。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0-12 18:33 編輯

雖然目前外星人的敵對行為可先視為偶然的,但也有某些行很可疑,例如:

Von Braun指出1950代末美國2個juno 2火箭從軌道偏離。

Dr.Robert Sarbacher,研發部門,艾森豪政府期間
此時我惟一記得的事是,許多報告指出,墜毁飛碟上的材料既輕又堅硬。我確定實驗室對它們做仔細的分析。

1953年8月10日, Dr. Wilber Smith

顯然那時我們面對的極可能是外星飛船,不論它們是否符合我們現在的認知。這些飛船一定是使用比我們先進的科技。下一步要投入大量努力來調查,這技術是否對我們有重大的價值,亳無疑問是的。


1959,Dr.Wernher Von Brau

如果軍方現在已得到來自UFO新技術並列入最高機密,我認為的確如此,我們現在已接近於面對一個強者,一個遠比我們所能想像的更加強大的強者。


在1959年Dr.Wernher Von Brau,一個偉大的宇航員,在德國做了一個聲明,提到美國二個Juno 2 火箭偏離軌道的事。他說:「我們發現自己面對遠比我們所能想像的更加強大的強者,他們的基地在哪目前仍未知,我此時甚至還不能透露,此時我們已愈來愈接近要面對這個強者,未來6到9個月的時間堙A也許能對此事談的更多。」


「此時不可能有辦法確認這些事,未來也一定會被否認。」Albert M.Chop - NASA副公關總監,「我們正被來自外太空的生命注視著。」


美國雙子座─阿波羅遭遇到的問題


雙子座 7:遭遇UFO

雙子座 9 1966年:由於無線電干擾而scrubbed (scrubbed due to interference with radio hookup)

阿波羅 1 1967年1月:短路造成三名太空人死亡

阿波羅 8:難以承受的高頻噪音─冷卻系統內部熱水蒸發造成的波

阿波羅10:陀螺導航系統失控

阿波羅11:在處理一個系統問題時,奇怪的無線電噪音在太空船外部響起,二個UFO在看著它著陸。

阿波羅12:電子系統徹底當機,太空船顯然被光擊中,二個UFO跟隨著,一個在前一個在後,靜止而有不斷的蜂鳴聲。

阿波羅13:一個氧氣槽不明原因爆炸。

阿波羅14:已運作4年的地震觀測站停擺,稍後神奇的又回復正常。

阿波羅15:降落於月球,發生重力和重量問題。

阿波羅16:導航系統出問題,No attitude indication gimbal platform had locked. Electronicglitch. Bad circuit in steering system.

阿波羅17:此項任務突然中止於1972年。


附註:

螢火蟲:黃綠色的光點能穿透我們太空船,來自UFO光點的影響,造成電子系統過載和電子噪音。


蘇聯所遇到的問題


1969年7月4日:超級助推器。爆炸首先由美國空軍衞星(Ferret)收到電磁騷動所發現,由NASA Nimbus 3 天氣衞星觀察。

ZON5 B:太空船在月球上做了修正演練,以加快返航的速度和正確性,不依靠月球上不平均的重力。

SOYVZ11:謠傳有好幾個問題,包括6月27一個嚴重的電路走火,造成任務提前結束,這讓客艙在30秒內失去了它所有的空氣,在168公里高度,也造成了組員的死亡。

1993年4月11日:日本的Hiten Orbiter墜毁在月球的furnerius火山口,這是1976年以來首次太空船接觸到月球表面。它的任務是研究如何應用月球重力幫助衞星改變軌道。

1991年4月9日:戰略防衞部資助的任務,原目的是測試新的輕型太空船的設備,例如抗輻射傳感器和自主導航設備。

1993年4月8日:NASA局長D.Goldin說 NASA已暫緩重返月球和火星任務的計劃,直到準備好為止。

              1993年8月24日:觀察者號在火星失聯。

TOP

第六章 Lasers –D.E.W Weapons


Lt.Gen. Dwight Beach, OCRD, 軍方部門及我的指揮官,1963年4月時向我說:「1960年才開始首次實際展示雷射應用,做為人類的未來工具。」自從1959哥倫比亞大學發現雷射的原理是聲音,它歷經了快速的發展。首次展示雷射光束是1960年,技術上的成果直接來自陸軍、海軍、空軍方面的資助研究。電子司令部1961年建立了雷射測距的可行性和實用性,1962年9個手持式測距儀已由美國無線電公司研發出來,裝在坦克和直升機上供陸軍通信兵使用,同樣在1962年,通用電器公司工程師已用雷射光束在鑽石上燒了一個孔。1600萬研究經費,是1963年的兩倍多。


上百個工業參與了雷射的研發,像Hughes Aircraft Co. ;Sperry Rand andRaytheon。軍方主要由電子司令部進行,Ft. Monmouth,N.J. ;the Missile Command, Huntsville;theNightVision Laboratory, Ft.Belvoir, VA;the HarryDiamond Laboratories, Washington,D.C.;FrankfordArsenal, Philadelphia,PA.;the Army Research Office,Durham, S.C.;Ballistic Research Laboratory;Aberdeen Proving Ground;U.S.Army EnginnerResearch;Development at Ft.Belvoir。雷射對醫療的影響也由諾克斯的陸軍研究所外科總醫師和林肯實驗室所發現。


取得進展的壓力加大了,蘇聯也在研究雷射,在60年代蘇聯科學家宣稱發展出了使用氟化物和RNRE金屬的超高功率的晶體雷射,能穿透雲霧而不衰減。他們也在嘗試用O-switched雷射集中光束引發爆造,若發展成功將可取代電線應用在雷管和火引間。他們實驗液態鏡片而且報告有獲得巨大的脈衝。


我們已能透過含釹鏡片的雷射光束蒸發碳鋼,某些鏡片上加了塗料,釹是其中一種少見元素,俄國人聲稱在飛碟的一片金屬中發現它,我們也是在一架UFO上發現的。


顯而易見高能量密度加上聚焦能力,讓它能以光的速度對遠距離造成破壞。雷射裝置以1角秒光束的能量變化,能有融毁的威力,從而能以雷射點燃1哩外的目標,由於光束的細小,基本上所有能量都能集中到目標上。


            雷射在目標物上造成的溫度比太陽表面還高,高密度的電磁能量造成許多環境中極大的電壓和輻射壓力,這三種效果提供的破壞力能分解所有物質。在一次對不袗的測試中,在它表面造成了一個坑洞,金屬被完全蒸發了,光束造成的傷害不僅在表面而已,很快地在坑洞下面金屬開始融化,轉變成鑄鋼。在熔融區域下面金屬有部份已冷卻,避開了熱效應。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0-16 15:12 編輯

單一光束的0.1%的寬度已足以攜帶高達100,000,000同步電話通訊量,1秒弧的光已足以讓300億海哩外的3“直徑的聚光透鏡檢測到。


在1960~1970十年間,軍方科學家得到了雷射實際應用的突破,在鎗械、導彈、通訊、繪圖、電腦運作、醫學和其它領域革命性的進步,甚至能發展出雷射鎗或zap武器。亳不誇張的說,它的優勢十分壯觀甚至可說是奇蹟。


在1964年軍方設計出了一個測距儀,縮小到可由單一士兵攜帶。在1965年一束比筆蕊還細的雷射光束,能從帝國大廈同步傳送7個頻道的電視影像和聲音。在1966年軍方經驗了高傳輸率的資料通訊,每秒1000萬脈衝。同樣在1966年,哈里鑽石實驗室研究雷射光束應用在侵入監測上,包含有限範圍的電達和短距高度測量的區域監控。在1967年軍方使用雷射鎗做為標準配備,在射擊訓練中用來模擬重型坦克炮。1968年,美國送進太空軌道測量地球大小和形狀,車輛載有特殊石英鏡來反射電射光,以從太空中精確定位車輛位置。這方法被稱為「interferometry」。


然而在1968年確認了使用雷射存在著危險性,這光束密度太高以致能傷害到視網膜,大部份人類組織有能力自癒,但視網膜則不行。即使只被照射到幾分之一秒,燒傷也能造成永久性失明。大部份的視網膜傷害酷似熱效應,類似太近觀察原子彈火球或無保護下直視太陽。更令人困擾的是你可能意外受到雷射傷害而不自知,被灼傷時並不會疼痛,閃盲甚至不會引起你的注意,即使已造成了傷害。除了從壓力和衝擊波產生的熱效應外,它也能在人體上上造成光能化學和光生物效應(例如光對生命、植物的影響,和電磁幅射對化學反應的影響)。


從另一面來說,在1968年結論是雷射提供了有趣的和醫學上一定程度的優勢,精密控制劑量下的雷射已很成功的用在點焊、恢復脫離的視網膜,瞬間灼燒封閉傷口。一些實驗集中在使用雷射摧毁和切除惡性組織,另一些實驗則如努力在肝臟和腹部腫瘤,這些在一般手術中難以處理的部份,現在已能用雷射切除。電射還能用來消除刺青和腫瘤,燒合血管而不中斷血液流動。同樣在重要的眼睛治療上,也能用小心控制的雷射來處理,因為光束能穿透眼睛表面的組織,手術能即刻觀察到處理的結果。


            低能量雷射的風險,主要是在人體最脆弱的眼睛上,包括角膜和視網膜。角膜可能會起水泡或灼傷,或被激光誘發白內障,大致類似紫外線曬傷的現象,它有延遲的特性,不會立即就很明顯的被發現。由於存在著這種由低能雷射造成的意外或刻意的傷害,必需發展出某種措施以保護士兵,避免在戰鬥中受到雷射的傷害,從1980年起我們在這方面已有很大進展。

TOP

DEW 直接能量態的星戰武器 (Direct Energy Star War Weapons)

在軍事應用上有十分巨大的可塑性,軍方的興趣很自然地集中在武器上,能量直接攜帶在雷射光束、微波(無線電頻率)、粒子光束上,顯示出未來發展成武器運用在戰場上的潛力。1980年隨後的二十年堙A在這條路上取得了很大的進展,軍事武器在技術面取得了革命性的進展,整個全新概念讓軍方獲得戰場上的新戰力。

DEW武器的速度達到每秒300,000公里,對付以音速行進的目標(每秒331公尺),從DEW發射到擊中目標的時間內,目標只移動了1毫米,DEW可說是幾乎亳無時間延遲,追踪和導引都免了。高能量雷射讓目標熱量過度負載導致熔毁,也能讓光纖發狂,目標將在一眨眼間被摧毁。

無線電頻率武器則是以高強度幅射在目標四週形成致命的電壓導入電子迴路,所有未受強化保護的積體電路系統特別易影響。

在1966年Great Falls Montana發射中心控制台回報,十個飛彈中沒有任何一個可以發射,因為飛彈本身和導航系統出現故障,相同的問題1967年3月5日和20日再度在Malstrom AFB,Montana出現,據報雷達在該區有發現UFO。過量幅射可能導致暫時性防護失效,以便讓它們的力量侵入,造成嚴重損害。在1964年UFO摧毁了Vandenberg AFB的Atlas飛彈,1973年從Vandenberg發射飛彈到Kwajalein再度受到干擾,用我們的無線波武器與雷射光之類的光束也可以造成相同的干擾。

在太空應用上粒子光束可在大氣間傳播良好,電離帶電粒子束一定會在高能雷射前清道,因此DEW科技在太空間的需求和一般戰術戰場不同,DEW可以提供一種新的能力來對抗太空武器,因為這些武器可以射入太空船,從內部爆破它。

DEW在太空上的應用是我們迫切的目標,短波長的化學和準分子雷射是我們在太空中想要的,因為它們不會射穿大氣層下部。軍方在掌握此新科技上已前進了巨大的一步,它不再只是科幻中的題材了。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0-23 11:44 編輯

第二部份

第一章  意圖與敵對行為 (Intentions and Hostile Acts)


這些UFO地外生命到底想做什麼?想要什麼?意圖是什麼?

基於他們的行為,我們假設他們是高等生命,高等智能。真的嗎?他們的行為包括:

1.使用先進設備的敵對行為

2.偵察活動

3.先進的動力系統

4.高等的醫療技術

5.改變地球環境和食物供應

6.任意綁架人類取走體液和組織

7.對牛及其它動物肢解

8.對我們核設施的偵察

9.阻繞我們太空設備和飛彈的測試活動

10.妨礙我們的軍事準備和核威懾

11.阻止我們對月球和火星的探測

12.造成民間和軍方的飛機失事及傷亡

13.篡改人類和動物DNA


乍看之下,我們似乎弱小不足以對抗,但讓我們從人類觀點來逐條審視。


(1)偵察:偵察是針對敵方領域,搜集關於敵方位置、力量、意圖等軍事情報。我們軍方視他們的活動為有敵意的,已擬定太空計劃去研究他們基地。星戰是可能的結果。

(2)先進科技:我們的雷達已能干擾他們的活動,我們將從擄獲對方的設備上取得的知識為基礎,盡全力趕上。

(3)先進的醫療技術:過去二十年來我們在生物醫學、核-分子基因基礎上已取得很大進展,二十年前我們尚不能單獨分離病毒以進行研究。

(4)超級動力系統:我們在火箭動力、核子、反重力系統方面已有進展。

(5)改變地球環境:我們也改變了他們的環境,顯然他們在月球和火星上有基地,我們也已探測了這些地方。如果他們居住在大型船艦如火衞一,我們已發送無線電波和雷達訊號,那也是一種電磁干擾行動。

(6)對人類的綁架:我們也研究了他們身體,認識了很多他們的身理構造。

(7)突變:這讓我們更進一步窺知他們的企圖,他們在研究動物身上和人類相近的組織和器官。目前不知是為了改進他們自己,或攻擊人類,但我們應提高警覺。他們偽裝成黑色直升以掩護秘密行動。

(8)刺探核子設施:這顯示他們擔心或害怕我們擁有這能力。

(9)阻礙飛彈和太空活動:這再度顯示他們的擔心,他們是否害怕我們以軍事行動突擊他們基地造成重大傷亡?

(10)篡改基因:這是雙向的,如果他們是為了清掃或收割人類種族,我們已有足夠的知識玩同樣把戲來對付他們。


結論:在我們發展的所有領域上,是為了能挑戰他們,但我們有一個很大的弱勢,將使他們佔上風並導致我們的滅亡,那就是「我們拒絕相信他們的存在」。這讓他們能任意進行秘密且有敵意的活動而不受阻止,如果他們的意圖是要佔領地球和人類,我們給了他們自由行動的空間。


建議:在戰爭中,如果不明敵方的意圖和力量等,你必需偵察或纏住對方雙手。既然對UFO外地生命有如此多不明之處,我們應強他們來回應我們的行動:


(1)提昇星戰的能力並對UFO或他們母艦開火。

(2)我們應發送攜帶核武的探測器前往火衞一。

(3)我們應發送攜帶電磁能力設備的探測器前往月球,像用在費城實驗中的設備。


注意:上述應和俄國一同執行,他們在這領域有此能力,有些方面甚至超越我們。


(下面這頁是類似附件,不明的內容)


飛碟(德國)

*1945年2月14日.

*3分鐘內爬升12,400公尺

*速度為2,000~4000公里/小時

紅外設備和轉換器

火箭與飛彈


飛碟 (羅斯威爾)

*晶體管 - 芯片

*超級堅韌纖維

*夜視裝置

*光纖

*特殊排列金屬分子

*切除

*等離子體研究

*電磁力與反重力

*腦波增強器

*類人型機器人 – 解剖和大腦

*雷射

時間旅行

原力射線和死光射線


飛碟(德國)

*來自布雷斯勞廠的反重力機器和導航系統

*火衛一計劃

* voskhud I

*火箭與飛彈

*火星上的前哨站

* ZAP Gun 和 中子射線

* 從核彈產生的離子,在60百萬噸級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0-28 14:39 編輯

Pete Lorie 在他的書中解譯諾查丹瑪斯的預言,1990年代正像是1960年代的迴響,遙視者Jean Dixon也說UFO是真的,但我不想牽涉進超自然現象,只想留在我一生都在從事的情報領域,我的導師包含了英國人、義大利人,和很多精明而專業的美國人,民間人士及軍方都有。這意思是說,我將細談UFO和國家安全,這項工作我相信自己足以勝任,除了軍事方面以外,我也在艾森豪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中主持國家政策。

朋友還是敵人?

UFO對我們國家安全是種威脅,對一般設備和火箭的指南針、無線電、點火系統和引擎造成電磁影響。它們在船身週邊發出等離子體光芒,光線呈管狀伸縮,靜止在空中不動。

他們能感應到我們雷達的監控,拉起接近的飛機而不干擾他們的儀器。在1950年代早期一個空軍將領曾說:「我們對UFO的攔截,導致失去了很多飛機和生命。」他們隨時可癱瘓我們的飛彈,每次故障都發生在導航和控制系統。在ICBM測試中,高空作業車突然起火,自動追踪裝置常會鎖定到UFO,我在飛彈部隊時經歷過兩次,相同的事也發生在許多國家。

在NATO飛彈基地發生了一次衝突,證明了他們飛船上有武力或「星戰」裝置,可摧毁射向他們的飛彈。他們也能讓飛機上發射的飛彈失效,這顯示他們也有弱點,因此必需將我們的飛彈在擊中他們前摧毁。給NSC的分類資訊是常規,而不是入侵我們領空的例外。有些報告和真實事件都指出UFO並非不會出錯,情報單位對大眾的解釋是不智的,反而會引起更多疑問而無法解答。

太空船曾照到一些相,但它們只是相片,能做多種解釋,他們的價值有限,因為無法提供線索得知飛碟堶惇O什麼,如何運作。試圖去解釋這種目擊事件,不如花力氣去了解目前尚不明朗的,它們造成的後果。

雖然我在情報單位以軍事觀點條列了它們的敵對行為,我其實並不確定他們的企圖或任務。它們是來毁滅人類奪走我們的世界,收割部份人口並混入我們之中,或允許我們進化,或讓自己種族重生後離開?這些觀點都被提出過但都無法證實,目前只是揣測。

我只能提出二個我有第一手資料的事件,其一是降落在新墨西哥州沙漠中央,離墜毁處不遠。(二戰期間,在炮火攻勢之後,我靠在樹邊坐著,也不知自己眼睛是開著還是閉著,有一個士兵走來坐在旁邊,說:「一分錢猜你的想法,長官。」我回他:「你賺不到這分錢的,我腦袋一片空白。」)

我不知這是正常、惟一、還是反常,但如果他們是用心靈感應,將很穿透進一片空白的大腦,或留下訊息給一個空空的腦。然而一個訊息卻傳了過來,「一個新世界,如果你能掌握。」這是什麼意思,自1957起我們靠著意外取得的零件,歷經了技術上的躍進。我甚至懷疑這是否被計劃的事?這是否他們對我們的測試而他們滿意嗎?如果如此,他們是否希望我們靠著自己努力達到他們的層次?這表示也許他們有意讓我們準備好,以便他們能加入我們一起生活。但也有另一黑暗面的可能,即外星人的收割。

稍後當我駕著吉普車,一陣強風橫掃過我,一個想法突然出現在我腦中:「我回應你的敬禮」。敬禮是持鎗男人間的相互致意,這是否意指EBEs(地外生命)或IGIGIs是有武裝者,或是士兵,若果如此,他們遭受攻擊時是否會反擊?我不認為如此,既然他們讓我們發展出許多奇妙的東西,例如超級電腦,星戰ICBNS,和Dew雷射武器。是否有另一個敵人潛伏在外太空,而EBEs是我們盟友?不我想信他們會像我們一樣,動用武器發動大規模毁滅性戰爭。

我無法回答這問題,但我確定一點,如果我們再亂搞自己這美麗的地球,人類社會將很快消失,也就應驗了
那句話:「一個新世界,如果你能掌握」。我們必需努力恢復這世界並重整我們社會,這不是靠武器和軍隊就能做到的。

因為我終生都是軍人,我喜歡把EBE也想成是個軍人,如此,我們就有相同之處。

TOP

第二章DNA炸彈-外星收割  
DNA bombs – Alien Harvest

炸彈是指由空中抛下的、會爆炸的,上面有引爆裝置的東西。炸彈會含有高爆性、鋁熱劑、燃燒彈、核子爆破、生化戰成份。一種尚未成型的新型態炸彈,可能會經由引爆瞬間或延遲行動而釋放強烈的電磁活動,或者是設計來改變和嚴重影響基因碼的DNA炸彈。

當我還在羅馬地區同盟中任職AC/S  G2時,很幸運的參與了關於生命基礎和人類細胞的冗長討論,每個細胞絲是被宇宙活動或電磁低頻長波所激活,由人類腦波來保持在正常狀態。

最突出的是Castelliani教授,他完善了治療皮膚的藥膏。Casmiro Franck教授是照出人類腦波的第一人,完善了電磁諧振器,透過腦部以治療身體疾病。而神奇的Gislero Flesch教授,在羅馬教授犯罪學和人類學,他和我在卡普里島牆邊聊了整晚的生命基礎,我問了個蠢問題:「你從哪學到這些的?」他回答:「這有什麼差別嗎?」我夠聰明的說:「沒關係。」

他教導我關於癌症的細節,在當時1940年代初期我並不了解這些,這些人鑽研進了基因領域。

那時我們的討論主題是關於人類細胞,和大腦經由神經系統下傳至分子結構的電磁活動。

一項研究和實驗報告指出,外星EBEs取走人類和動物組織,目標也是細胞結構,所以他們以先進的精緻和完美手法,切下生殖部位(陰道、陰莖、睾丸)和直腸、眼睛耳朵、乳房等等,卻並不傷及細胞。細胞被切割開卻不會截斷,即使取走大腦也不會造成腦外傷。

關於動物和人體的斷肢,外星人也顯出對受害者冷漠無情的一面,他們的行為陰險,而且可能有利用且操控地球生命。懷疑論者可能會為他們辯解說他們可能是仁慈的,只是需要幫助,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他們曾治療過任何人,或緩解人的疾病,相反的他們造成別人痛苦、傷痛甚至死亡。

我們確信UFO外星人在改造地球,而且肆無忌憚隱密且持續地操作。我們覺得我們正經歷外部的入侵,也可能是內部的入侵,在我們眼皮底下嘲弄我們,結局可能會是衝突。

我們覺得軍隊在太空能佔有一席之地,在Los Alamous和Huntsville與德國科學家已證明我們有這種能力。(Trudeau將軍甚至在國會科學和航天委員會面前解釋,如果要把太空發展從陸軍手中移走,請交給空軍),至少他們是軍方,如果需要會挺身作戰。但我們失去了太空項目而被移交給民間掌握-NASA。十年之內他們就開始了解,太空中有軍事的一面。

Trudeau將軍,陸軍研發主官,有一個項目在解決工業和研發問題,技術情報和應用工程。在他的回憶錄第30頁,他說:
        我常在想當我走出去,董事長就在那,首席執行官通常也是總統,他們和企業高級管理人員或董事有著驚人的重疊,甚
        至當我到了Sperry- Rand,不僅是麥克阿瑟將軍會來和我共進晚餐,他可不會隨便就和人應酬。

Isaac Newton先生有次告訴他的大學同學:「我能看得比你們遠,因為我站在很多巨人肩上。」我有幸在一生中能和許多王子、國王、總理、教皇、總統、偉大政治家、名醫和其它有智慧的人們比肩而坐。對此我深懷感恩,I was a very raw recruit and my ego was flushed,我站在可能是世上最偉大的戰士身邊,他是陸軍研發首席長官,也是彈道飛彈之父。

我確信麥克阿瑟將軍知道或猜到我們在做什麼,他說出這句話時我們相信了:「也許有一天我們會到太空中作戰。」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11-3 16:43 編輯

丟下DNA炸彈


費城實驗證實了改變電磁場的危險,不僅對大腦有嚴重影響,也會造成重大傷亡。當義大利專家對人腦操作諧振器時,在搜尋模式下的忽高忽低的低頻長波,從未讓病人保持在二個螺旋式振動間超過15分鐘。受影響的細胞會找到它自己的波長然後恢復到正常狀態,這系統也被用來對抗癌症。


雖然AIDS-HIV病毒是宣傳最廣也最政治化,有其它同樣致命的病毒隱藏在流行病之間,Ebola伊波拉和Marburg馬爾堡病毒(出血熱)出現在不同的5個年度– 1967,1975,1980,1983,1987。HTLV-1,humanleukmia病毒1型,1977年侵襲日本,其它像1968~1986的A型流感,從流行當地取得了九種不同的病毒樣本─香港、英格蘭、查莫斯港、維多利亞、德州、曼谷、菲律賓、密蘇蘇比和列寧格勒。還有B型肝炎,中國、台灣、東南亞、非洲和格陵蘭共有一億七千六百萬帶原者。還有很多很多的病毒出現。


很多病毒的來源成謎,一個新種病毒的複製和進化脫離了它原本的分子結構的相關性,它需要複製自己的資訊,但它卻成了新而獨立的生命型態。


一個被綁架者在催眠狀態下,憶起了外星人在實驗室中對人類和動物組織和器官狂熱地工作著。他們經由心靈感應傳遞了訊息告知,在這世上產生的疾病新菌株將會影響他們。問題是他們故意釋放設計過的疾病以清除或收割人類,還是因激烈的幅射及電磁活動,造成了新種病毒而威脅到他們?


在電影「War ofthe Worlds」中,外星人贏了戰爭奪取了地球,但他們不知的細菌和微生物菌種卻摧毁了他們,他們害怕來自有毒水源、人類垃圾和其它污染造成的疫情。


我們大部份的疫情從亞洲開始,擴散到俄羅斯,再經由歐洲傳入美國。在美國、墨西哥、加拿大、西歐、澳洲和南美洲中央的部份地區,發現有三種型態的HIV感染和傳播。HIV在1970年代末期開始擴散,在1980年代初的模式是非洲、加勒比和海地,到了1980年代中期,散播到了東歐、北非、中東和亞洲。剛果、盧旺達、坦桑尼亞、烏干達、扎伊爾和贊比亞都飽受AIDS摧殘。


1986年第二種AIDS病毒在西非發現,現在知道病毒是由血液進入腦部。這些病毒將使世界改觀。Virus infections select the host that survives,the aliens by alternating the field, may be selecting the virus that survives。(這段該如何翻?)


在1975~1976年出現了大量的肢解行為,一直持續到有1萬件記錄,這肢解行為包含了動物和人類。人體中的體液和組織被取走,使用的是精準和先進的技術,顯然是使用雷射切割,這行為需要大量的設備和裝置才能辦到。為了隱瞞這些事甚至要用到靜音黑色直升機才能將肢體載出。


有一定的確定性他們也會利用到地球、植物和植被,他們的侵略性行為完全漠視人類的自由意志。1981年起AIDS-HIV病毒突然冒出來,不論是故意或意外,它都造成了大量死亡和痛苦而且還在持續。所有跡像顯示他們已發動了攻勢,經由人體擴散至眼、腦和其它感官,他們有這種電磁方法做到這點。我們應發動攻擊和突襲來摧毁他們基地,當形勢緊迫時,應用改良後的DNA電磁炸彈來對付他們。


陰謀論者和揭露真相者一定會出現,如果我們聽他們的,或繼續單方面進行和外星人的對抗,可預期的是會有千百萬人口因大流感而死亡。新的霍亂警告已發佈,豬流感也是,還有其它的也在猖獗。由於我們的無知,我們會認為是「人類自己造成的災難」,受到AIDS影響肺結核也回來了,每年造成二百萬人死亡。


註:科索在這堭懂病毒是外星人調配用來對付人類。他也建議政府改良病毒後反過來對付外星人。但根據現在更多的揭密資訊,時常綁架人類、做生化實驗的也可能是地球的分離文明,和影子政府。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