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版必修 7 - 美國政府的飛碟逆向研發工程 空軍上校菲立普科索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6-7-23 23:20 編輯

Dawn of a New Age 一個新世紀的黎明
- By Philip J. Corso 菲立普.科索 著

corso.jpg
2015-9-4 11:35
  
corso1.jpg
2015-9-4 11:35


The day after Roswell.jpg
2015-9-4 11:35
cover2.jpg
2015-9-4 11:35
Dawn 1.jpg
2015-9-4 11:35

菲立普柯索  Philip J. Corsp 1915/5/22 - 1998/7/16
空軍中校退伍  軍旅生涯 21年 1942/2/23 -1963/3/01

1997年出書 羅斯威爾之後 "The Day after Reswell"
此書修飾過多﹐其子說老爸不甚滿意﹐出版前連校對都免了。

1998/7/16 科索因突發心臟病過逝﹐是否是"被發作"﹐外界不知﹐
其子有不滿﹐但沒多說。

這第二本書 "Dawn of the New Age"﹐原是科索日誌的手稿及打字稿﹐更為精要﹐
從未打算出書﹐其子在後來電演講中提到這日誌﹐最終經Openminds.tv 取得﹐
經過同意﹐整理為打字稿﹐以電子書方式﹐免費分享給大眾。

● Openminds.tv的介紹科索﹐及此書﹐並提及科索有簽下宣示書。提及親眼見過外星人﹐看過官方羅斯威爾報告﹐解剖外星人實體報告﹐及領導外來科技研發部門等
http://www.openminds.tv/corso-legacy/3592

● 此書載點  
http://www.openminds.tv/pdf/ufo-files/DawnOfANewAge.pdf  

● 民間研究組織借自由訊息法﹐索取科索軍旅基本資料﹐驗證屬實。
http://www.cufon.org/cufon/corso_da66.htm  

● 科索的軍旅經歷表格DA 66(共5頁)
http://www.cufon.org/cufon/corso_p1.htm  

● 維基的介紹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hilip_J._Corso


(參考資料)
Lt. Col. Philip Corso reversed engineered UFO technology from Rosewell 1947
(Laser, Fiber Optics, Integrated circuit, Night vision etc.)
科索中校(1915,05,22 – 1998,07,16)證實自己負責逆向研發UFO科技
雷射﹐光纖﹐腦波傳送頭環﹐夜視鏡﹐超微積體電路等等。
*科索兒子說﹐到現在他父親書中上及訪問等﹐向外界透露的僅為實際的十分之一﹐其它的是根本不能講的機密。
*科索在別的訪問中說﹐他拿到的研發物品﹐只是一部份﹐”好東西”(抗地心引力﹐飛碟動力裝置﹐動力來源﹐

武器? Montauk Chair? 等)是在別人手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FdlwXw9tX0&feature=related

http://www.reconnectiontaiwan.tw/viewthread.php?tid=132


erwincdw﹕我有興趣翻這份  PhilipJ.Corso-Dawn Of A New Age
....... 前言部份翻了前半, 覺得無趣, 就跳過, 從第一章開始.


dk: 比第一本好多了﹐第一本拉拉雜雜﹐我看的很累﹐只看了一半。
第二本看起來比較扼要﹐少很多廢話.

我認為你就直接在美國觀察板塊裡開個新帖 -
本版必修(7) - 美國政府的飛碟逆向研發工程  空軍上校菲立普科索


感謝翻的很好﹐此分享也會讓更多人大開眼界﹗﹗


【- 正片開始 - 】

前言

西元前4000上帝地外生命來到地球,創造了"智人",之後卻又決定毁了人類。在大洪水的毁滅之後,它們決定讓倖存的人存活下去,由女神 Inanna/Ishtar為首,確保人類的存活。

孫武說過
-- 如果你不了解敵人,也不了解自己,你會輸掉每場戰役
-- 如果你不了解敵人但了解自己;或者你了解敵人但不了解自己,你會輸掉一半的戰役。
-- 如果你了解敵人也了解自己,你不必害怕任何一場戰役的結果。
現在我們被告知為有外星人的存在,我們已輸去了一半的戰役。

1958年,美國政府機構中的部份自由主義份子強烈要求應由公民控制所有的太空活動,對此,國防部迅速終結了月球上的軍事殖民地:地平線計劃(Project Horizon),這個軍事專案領先那時代,也是NASA登月活動的前驅。NASA成立於1958年,是完全符合全民監管,合平用途的機構。

同樣情形也發生在軍事研發(R&D)上,為了符合全民監管,國防部組成了先進研究計劃局ARPA(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 Agency),而二者間常發生衝突。1960軍方終於將R&D集中在單一單位下﹐陸軍研發總辦公室(Office of the Chief of the ArmyR&D)

在羅斯威爾墜毁了UFO,美國回收了一些殘駭,召集了前500大企業的頂尖的25家,共同展開研究,成果相當好,研發了一些產品,例如夜視鏡,光纖,超堅韌纖維、特殊分子排列的金屬,精神藥物,雷射,fluid amplification,積體電路等。

P 1~19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8 14:47 編輯

第一章        起始  (P 20~)

我在1942/2/23被徵召進軍隊,250個新兵搭上火車離開家鄉。很快就和朋友分開,因為我在IQ測驗中拿到了高分,被派到了Edgewood Arsenal,在那堭筐基礎訓練,又再度和新認識的朋友分開,仍是因為IQ測驗的關係,這情形在以後不斷出現。

接下來的25年發生了許多事,我到過英國、北非、義大利、德國、高麗、越南。有幸結識了許多當代優秀的人,傾聽並從他們身上學到了許多智慧。因此日後才能對20世紀的許多重大事件,做出分析和透視,其中包括UFO和地外生命,它們如何影響我們的世界。

進化 – 從原始電腦到晶片

1942年在受訓中我們學到了空防課程,在課堂結束分派任務前,我們要先接受測驗,那是三小時的測驗。第一小時是一般性的火炮和空防問題、第二小時是數學、第三小時是解決空防計劃。我輕鬆寫意的通過第一小時,在第二小時中只花半小時就解完所有題目。當時指導員來問我,「你有什麼問題,阿兵哥?」我說「沒有,我已解完了」他拿去核對答案,不可置信的表情顯示我全對了。

最後一小時是最困難的,在一張紙的四個角落………這堬允L,就是很厲害的通過測驗……第二天另一個長官來對我說,「阿兵哥,從現在起你就是 company guidon bearer」

我加入了 Camp Edwards的90mm BN ,又很快被帶走,送去 Camp Ritchie, Md 的intellignece school,被提昇為1st Lt. 然後送去英國加入M-19。我被給予最高機密的權限(top secret clearance)和(cryptho-analysis clearance)。我加入了義大利5th Army負責安全和(crypthographic clearances),監管所有在羅馬的盟軍司令部總部設備。我個人負責法國南部的防衞計劃,和它的密碼機密(ultra code secret),見過了Winston Churchill。

我被額外給予高麗和遠東地區的權限,處理郵電代碼系統(code telecon system)。我有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唯讀的權限 (Eyes Only access, at the NSC of the White House),也擁有導彈BN的權限。在白宮NSC的短暫18個月期間,完成了導彈、雷達的多項改進。

然後我擔任陸軍研發主任的特別助理,我人生中最有趣的片段就是和將軍坐在他辦公室幾小時,討論技術問題。如果Edwin Teller可被稱為氫彈之父,Gen.Trudeau應被稱為彈道飛彈之父。很多我們重要的研究都開始於他擔任陸軍研發主任的期間,他啟動了”Project Horizon”,讓軍隊1959年駐扎在月球。

有一次我們談到電晶體和晶片,1960年他提到「在最近50年堙A我們科技上進步很多,遠比人類自有歷史以來的總合還多。」「你在羅馬時說過,你覺得自己有被programmed(編程?),因為你所有的計劃都成功,你從未犯錯,我們士兵沒人喪命,設備安裝亳無損害,這幾乎是奇蹟,你也和Pope Paul VI 談過這點。如果我們沒被programmed(編程?),反而難以相信了。」

「現在我們面前有二個晶片,一個褐色,一個焦的。一邊是這個全新的,閃閃發亮被塑膠包覆著,上面有金色的字體寫著”North American Rockwell”。電晶體應該要花費數十年才能進展到晶片時代,但我們在這堨u花5年就完成了。」

「我是虔誠教徒,但也會懷疑你和我在這堥C天見到的奇蹟,我們只能接受它並繼續工作。」

我回答「是的將軍,但我看著這些晶片不禁懷疑,它們是否來自另一個世界,它們將改變我們日常生活的每個面向。有一件事困擾我,電腦在飛速進展,他們雖會發明各種新機器和控制機制,他們仍僅只是機器,可是當電腦開始會思考時,以它的儲存和分析能力,再結合晶片,這是一個祝福還是詛咒?」

「我明白你的意思,發展已超過我們所能理解的,太空晶片,太空旅行,可能會以我們思維的速度進行,由我們大腦所控制,不是在我們有生之年,但有一天會實現,這個晶片只是個開始。」

我們繼續自己的工作,洲際彈道飛彈、反彈道飛彈、智慧炸彈、雷達、電腦、新的控制方法等等。

一段日子後,將軍外出旅行,在一個佈满陰雲的日子堙A我拿著二個晶片放在桌子上,我凝視著它們,一個強烈的閃電突然爆發,我繼續看著晶片,它有個小小的視窗和細小的電線,老式那種。每一次閃電的光線照下,我似乎看到電線在移動,特別是我專心注視著它時。當我拿起它來,它的塑膠殼似乎溫熱的,我覺得似乎是我想要看到它動而它真的動了。

之後我向將軍報告了此事,我認為可能是自己的想像,但晶片不可能有溫度。
將軍說「也許是,也許不是,我們在研發引導裝置(guidance device),由腦波控制,可用來控制飛行器,把你的事寫在報告中給我,別用打字,用手寫。」

25年後,在Florida一個暴風雨日子,我使用同樣的方法,集中全副精神在我孫子身上。最後一道閃電是如此狂暴,所有醫院的燈光在瞬間熄滅了,我從恍神中清醒過來,看到那連接我孫子的設備在加速運作。的確有事發生,也許它仍是我自己的想像,想要它發生就以為它真的發生,但至少結果是我樂於接受的,他從原來的狀況中痊癒了。

現在,我將要透露來自外星生命的指導、材料、資訊如何被我們用來研究發展,而這些智慧在當時為何不能對外釋出。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8 14:48 編輯

Nine Clearances Above Top Secret

在我的軍隊生涯中,曾被授予9 個最高機密以上的權限等級,這些包括crypthographic、衞星、解碼、攔截、特別行動授權等。他們讓我閱讀取政府中所有資料括UFO。我的NSC同事們並不知情,只有少數人才知道,包括艾森豪威爾總統。

我被授予了三個操作權限,要得到它們是先滿足其它條件。例如第1和2是要通過謊言測試;3,4,5,6 我稱它們為共濟會儀式;接著是7,8,9 。這些權限隨著時間而異,有時會被取消,有時會增加。很快的我進入美國軍方的General Staff Corp. 穿著綠色上衣,佩戴著星星徵章。

第一個也是最基本的,是處理被標註為受限的密秘的資料。蘇聯在太空使用核子武力,造成我們的人造衞星摧毁,在FBI調查之後強勢編輯他們的報告,說它是蘇聯的反彈道飛彈在太空的核子試爆。這類報告的細節都有寫進這個系統,但不能被再編輯,特別是針對日益頻繁的UFO活動、和後來由蘇聯的未知武力造成的破壞這二項。直到現在這些由蘇聯造成的破壞和人命損失都仍是個謎。在蘇聯承認前,我們早已知道他們蒙受的這些損失,我懷疑即使到了今日,他們也不會解釋這些破壞事情。從這些報告和證據,我們永遠無法完全弄清事實。在這些破壞發生前在太空被偵測到奇怪的離子噴射,我們有討論過如果在太空試爆一個核彈是否會有類似的結果。

我們發現在太空使用核子武器造成的幅射影響是很深遠的,而且會嚴重損壞電子射備及對人類的生命造成立即的致命後果。我們知道在太空中曝露在幅射下的危險,也曾研究過在核子戰中對士兵、設備、後勤的影響,也許自由主義者真的救了我們一命,因為我們和蘇聯因此簽了禁止在太空中核試的條約。

蘇聯在太平洋上試爆了一個怪獸級炸彈,報導說是百萬噸級的100倍(其實是60倍),它阻斷了我們太平洋上所有的通訊。再一次,它造成了強烈的UFO活動,蘇聯再也沒有進行另一次試爆。為什麼?我們該問問他們。我們從沒試爆過這樣的炸彈,因此沒有這等級武器的相關數據,也許EBEs(地外生命體)有。

雖然我們知道一點相關數據但欠缺實際資料,就如Dale Smith將軍說的,無法將 0.22口徑的威力累加起來去得到一個1萬磅炸彈的威力,我們也無法將小型核彈相加起來去獲知60百萬噸核彈的威力。

我在軍中的R&D生涯,曾擔任「海外」技術部門的主管,收到所有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技術、事件、存有的報告,常帶領美國、德國的科學家團隊,建立了我稱為「My nut file」的檔案,收集所有瘋狂發明家、理論家的想法,向他們保證會進一步研究,它們大部份都是古怪不正常的想法,但這工作最後證明是有效的,砂礫中偶爾真的會有鑽石出現。

我是團隊中的領導也負責最後的決定,除了將軍沒人知道我的權限層級,這被視為是因我和將軍及他的特別助理親近的關係,不論如何,我的權力總是和將軍擔任軍隊R&D主官有關。產業很快了解我是他的特別代表,我的決定有效。

我收到一份情報,一群最北邊的企業團已在突破的邊緣,他們聲稱已將達成「最先進的發現」,關於在鋼鐵中原子和分子的排列。我們有這樣一塊樣本,是在美國西部沙漠發現的,應該是來自UFO,在特殊情況下它會發光,它像紙一樣薄卻如此堅固,遠超出我們目前想像,它將使飛船像羽一樣輕,卻又耐得住衝撞,免除受到太空碎片侵襲的危險,我們所有武器相比之下都顯的過時,幅射和宇宙射線都無法穿透它。而一個不同的排列方式可讓幅射和宇宙射線穿透,而且以這種力量推進的系統,使得太空旅行變得簡單,速度也超過我們的理解。另一種排列,仍可保留它的力量,但使鐵或鋁變成透明。

當我向將軍簡報,他的命令是:「召集你的團隊,到他們那堨h,如果他們有任何突破,將成果拿回來我們自己建立專案,這將比Los Alamos還重大」

我第二天就離開前往,在會議中我仔細聆聽,我的團隊問了很多問題,他們展示了一個已改變過原子排列方式的鐡棒,和管狀的儀器,主工程師解釋相關理論和過程。那晚晚餐過後,我叫德國首席科學家陪我去散步,問他的想法。

他回答:「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我得抛棄過所學的,一切重新學起。」
我說:「有一天你的確需要這樣。」
他一臉訝異的停下來看著我說:「我會記得你這番話」

第二天早上我第一次開口,說:「各位,如果你們同意,我們會負擔所有費用,安排你們帶著研究成果移至林肯實驗室,如果有任何進展,我們會繼續資助這項專案。」

測試結果是不確定的,但我繼續探索下去,因為我們相信它是可行的。

這種原子-分子排列方式是完美的太空船外殼,對太空裝或人類皮膚的保護也是同樣重要。為了延長在太空旅行的時間,人類需要不同的原子排列方式來保護內臟器官,這是可以做到的,但超過我們目前技術所能。我們繼續研究,我們的未來也許就靠這個賭注了。以科學和醫學眼光,從送來的相片中,可看到嚴重的燒傷和腐化的跡像,雖然基於對它們生理結構的無知,無法100%確定。

日後來自太空中延長生活時間的報告顯示,我們還沒準備好進入太空旅行。

當我在飛彈單位時,有二次雷達偵測並鎖定到以超過300英里時速飛行,一次是1957年在新黑西哥,另一次是1958年在德國。這二次我都被指示銷毁相關記錄並忘了這事,但我沒有銷毁1957那卷磁帶。

在我的R&D日子,有記錄到外太空傳來的無線電波,它們是有結構、有序的,不是混亂的太空噪音,我們試著回應但並不成功,也始終無法解譯或建立連繫。這些資訊來自特級密秘的NSA。

我們對UFO的結論是它們存在,有一份報告指出從母船上飛出許多物體,我們相信那些是球形探測器。通常4或5個來自圓盤,它們是從事保護或偵察。雷達上顯示出的編隊是這些偵察器圍繞著1或2個飛碟。在一個分子排列改變下,它們就消失了,雷達波穿過它們,再也偵測不到,它們回到母船離開。我們對它們的判斷,據估計約75%正確,25%不明。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10 16:02 編輯

第二章  羅斯威爾 – 真實或幻想?


二個新墨西哥警察到我總部來找我,他們逮捕了一個軍人,他喝了酒在紅谷多丘的路上超速肇事,這是屬於州警的管轄範圍,而根據一項協議,所有當局逮捕的軍人都要交由軍方處置。我向他們保證他會出席法院,賠償他造成的所有損害,然後會受軍法制裁。


那時已近中午,我邀請二位州警一起用餐,參觀營區順便欣賞一個導彈的試射,他們接受了。在試射時我向他們解釋雷達的功能時,注意到雷達鎖定了一個目標,以300 mile的時速飛行。


他們問我那是否UFO,我並不知道,但影像顯示它是大型飛船。我們的談話提及了1947年的UFO墜毁事件,我說想去那墜毁地點看看,他們願意做嚮導。


隨後的旅程,我拜訪了報紙編輯 Sheriff,和那些十分相信此事的人,他們為我提供了很多便利。他們是實實在在而非誇大之人,我邀請每個人一起午餐,並參觀基地中的飛彈試射,大部份都接受。


我確信UFO在這附近墜毁,而此事對我往後的生涯有深遠的影響。


目擊者描述的,部份墜毁在羅斯威爾的UFO 物件:

一個地球上罕見的元素釹(Neodymium)做成的有色鏡片 (coloring glass violet)


一塊橫梁似的東西,內部印著奇怪的象形文字符號,粉紅和紫色的。


一個盒子,它的每一部份,都寫著潦草的文字,大約是粉紅色,背景是類似木頭的褐色,好像在描述盒內的東西。


你知道加熱不锈鋼是什麼樣的情形?它會變的略微紫色,帶有點藍的色調。他看到一列無法辨識的符號,數英吋高,寫在金屬裝置上。


很多東西上都有不少象形符號,都看不懂,多半是粉紅和紫色。


光纖 發出不同顏色的光纖


在羅斯威爾墜毁的飛船上找不到任何我們所知的線路,然而我們找到了動力系統,看起來像一捆電線,從控制面板上破裂出來,尾端有磨損痕跡,閃爍著明亮的光芒。經過檢查它並不是電線,而是像玻璃或透明塑膠的管子,無法折斷或切斷,似乎是石英類成份。


初步結論是它們傳輸電磁波,因波長不同而呈現不同顏色,以脈衝流動傳過這個管。他們首次出現在地球,取名為「光纖」,它們是光學的管子,這東西就發展成了日後我們使用的光纖。


這管子連接到一個設備,不同管子分開排列,依不同顏色(波長)啟動相應功能。尚不知這是如何做到的,沒有明確的動力來源,不知如何承載資訊。


發現光纖之後約20年,有了很大的進展(1947~1968)。


1993


幾乎所有未來通訊技術都圍繞著這些搶來的東西,這是以光為主的通訊技術,光波在透明管中傳送,現在人們知道它是最好也最有效的通訊方式。


註:只要我們知道能做,我們就可以做到。


照明


飛船內部由黃綠色的光照亮著,光線顯然是從固體金屬中照射出來,可能是飛船結構內部的原子排列的變化產生,這先從小塊碎片中被發現,當光線照上它的一端,整片都跟著亮起來,這被視為光纖的另一種變異。不知道這種黃綠光的來源是否有被找到。


Crashof CORONA

1957年1171次記錄,10月至12月間,701次記錄來自人造衞星。我的雷達是很準確的,我無法連上人造衞星,我必需在R-CAT上放一個12"X12" 90度角,才能得到雷達反應,有物體從東向西以超過3000英哩時速飛過,雷達是好的而且鎖定,我的記錄確認這是真實的,甚至可以讀出高度。

1957年在新墨西哥州紅峽谷白沙區(Red Canyon WhiteSand Provig Grounds)主管軍方導彈射程,遇到個一直無法解決的難題,有許多推測認為UFO是從事時間旅行,我曾和德國科學家討論此事,他們認為應是真的,UFO驚人的速度,突然的出現和消失,是因為進出到另一個時間維度(timedimension)。
這理論因1957年羅斯威爾地區的一次墜毁事件而更往前進了一步,一些科學家聲稱有二個飛碟在1947年發生碰撞,一個落在羅斯威爾,第二個的碎片在Brazel Ranch 被找到。一個有趣的觀點是這樣,二架UFO在同一個instance進入我們的時空,導致互撞,一個墜毁在羅斯威爾,另一個受損而部份碎片掉落進我們的時空。碰撞導致UFO失速,超過它本身的速限,因此掉在紅谷西方白沙區,但已經過十年,在1957年墜毁。


我拿起雷達偵測到的軌跡圖,並不向上級報告,因為數天前我才報告過有偵測到物體以3000英哩時速飛過,上級指示忘了它,我叫白沙區送來他們的記錄,他們記錄到的軌跡圖和我的一樣。第二天我飛到那區去,看到一些圓形金屬物在地上,飛機駕駛問我那是什麼,我回說是導彈發動機和碎片。


那時我對UFO興趣不大,我是一個嚴肅的主官也是優秀的情報官,不想牽扯進這類事件,如果我向上報告此事,只會被命令「忘掉此事」,或被視為瘋子。那時我奉命派至德國去指揮戰術飛彈團隊,但心抛不掉UFO的問題,幾天後再飛去白沙區一趟,看到那埵酗@大群在活動著。


我並未認真看待時間旅行或維度旅行理論,僅有很少的證據,但也不能排除此可能,但這是未來的議題了。

TOP

回復 4# erwincdw

erwincdw 真的辛苦了,Philip Corso - Dawn of a New Age  這個資料非常重要,感謝你的翻譯!!


我有找到中文版1&2篇,給你參考

Philip Corso - Dawn of a New Age 中文版(一)

Philip Corso - Dawn of a New Age 中文版(二)

希望能早點看到第三篇,Philip Corso的爆料真是有重量!!!!

BR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dkcapital 於 2015-9-7 11:53 編輯

回復 5# andmusic

謝謝andmusic如果他會繼續翻完這本書,我就不用重複做了,可以改翻別本。


dk:已電郵對方聯絡中 ...

TOP

回復 6# erwincdw


感謝!期待更猛的資料!!
我是誰? 我從哪堥?又要到哪堨h?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8 14:39 編輯

與蘇維埃的關連

1947年在羅斯威爾墜毁飛碟的的轟動新聞之後,史達林召集頂尖科學家,包括
1.        火箭設計者 – 人造衞星
2.        首席科學家 – 火箭液態燃料
3.        USSR 學院的科學家
4.        核子物理學家
5.        太空飛行員 Yri Gagarin
消息是來自蘇聯在新墨西哥的特務,我們的原子設施在那區,他們間諜活動很活耀。他們已得到UFO上的材料,KGB、GRU、空軍也已經得到許多頂級情報,快速的進行研發新武器、火箭推力、核子推進力、地理磁性、EMP在衞星上的影響、導彈和通訊等領域。

最有趣的角度是和俄羅斯委員會建立管道,得知他們從羅斯威爾事件中有獲得多少情報,科研有多少進展。他們擁有的一些物質和美國軍方從UFO墜毁中取得的物質很類似。

1993年我好奇想知道蘇聯是否像我們一樣,密秘進行了很多R&D,我問了一個認識已久的KGB將軍,他回說「是的,我們做了很多R&D,仍被KGB和GRU列為最高機密,我知道你想問些什麼,但幫不了你。」

蘇聯找到的UFO物件和資料

像管狀的銀色物體 (美國也有相似物),1975發現,1985分析,含有一些罕見元素的合金。

67%的銫—具有大部份帶正電元素的光電性質

10%鑭—地球上極少的物質

罕見元素釹—用在紫色玻璃上

複雜結構—黃金絲構成的網,佈在UFO中

Space Exhibit – City of Stars
Entire section devoted to UFOs
(Humanoid photo Priority)

一片奇怪的金屬,上有抗酸隔熱的黑色微粒,成份含有鐵矽、鈉、鋰、鈦、鋁。

一片冰的樣本,當融化後留下的殘渣含有鎂、鋁、鈣、鋇、鈦。

一個複雜的人工結構,在顯微鏡下才能看到的由黃金絲線織成的網。

一些絲狀物看來像綢但卻非綢,強度是任何絲線或纖維無法比得上,比較像電線,整個一體或是實心。

前二者像是我在1960年有的傷痕累累的蕊片(積體電路),超級堅韌纖維。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10 16:01 編輯

第三章 研發的黃金期

1958年4月1日,Arthur G.Trudeau將軍成為軍方R&D主官,那時我在德國指揮71st Missile BN,Trudeau將軍到德國海德堡來和我見面,問我在這堭“峖p何,告知我將被調回他的單位。

在1933年收到軍中R&D解密文件,是關於R&D的歷程。軍方的R&D在1958年進入後勤,那是他們第二任務,1960年起所有技術服務,實驗室等都統一歸屬於R&D單位,包含整個R&D預算,最高主官為Arthur G.Trudeau將軍。

我發現有輛吉普車上載了墜毁UFO的零件,由CIC幹員駕駛,已不見了。對此系統不熟的人易傾向於相信這些假設。CIC不是分離的單位,它沒有指揮體系,接受來自SG-2 AC、或情報主管的指揮。像這次發現的重要零件,會經由情報業務管道到五角大廈,這堛滷○囓D官會把零件轉交給R&D。自從R&D 可憐的組織在S,G-4的AC 後勤之下,它的腳步十分錯亂,沒有組織或動力驅使它前進。我相信像現在這樣的組織方式最好的,我繼承這些軍方R&D檔案,從中挖到許多金礦,我們不知能得到什麼,但幸運的在Trudeau將軍的前瞻和授權下,我們能完成許多非凡的成就並邁向未來。


我在1960年代早期加入OCRD,Trudeau將軍建立地外技術部門,我成為它的主官,他讓我擁有他所有的每一種權級,以便做他的特別助理,並被派至U.S.Army General Staff Corps.


我在地外技術部門的職責是追踪

1. 地球上所有地外發展的情形 (軍備方面)

2. 非地球的地外情報及發展情形

3. 做為特定研發專案的暫代指揮 (直升機、反導道飛彈傳統武器等)

4. 特殊指派的任務,如預算、Gorilla戰術、和國會連絡等等。


然而有一個因素-國家安全.1,3,4屬於我們稱之為「一般行動」,但2則不一樣。很多專家認為我們在外星超級技術前會亳無辦法,我們自己不這麼認為,從已知的出發,努力研究以保衞國家,或許全世界。萬一成功了,我可以回頭看看,了解到1958~1963是我們研發的黃金時期。我在前面提過電晶體、蕊片、電腦、夜視設備、超堅韌纖維、金屬,甚至對方的解剖研究等。


此外我們在導彈上有很大的躍進,慣性制導電機、材料、通訊、圖像等等,然後整個系統誕生:

1. NIKEAJAX

NIKEHERCULES

NIKEZEUS (SAFEGUARD, NIKEX)

JUPITER

REDSTONE

EXPLORER

WACCORPORALS

2. Ablation:鼻錐形外殼和可分離部件

3. 地平線專案(Project Horizon) – 軍方的太空月球前哨\

4. Harp Program

5. Infra – 紅色被動裝置

6. Project Magnet - magnet hydrodynamic

7. 等離子體研究火箭

8. 雷射 – 導彈導引

9. 次千噸級計劃 - 2百萬瓦、2000千瓦工廠

10. 戰術核子武器 –在Honest John和280毫米加農炮上使用鈾彈頭

11. 化學和精神面 – 化學武器

12. 大腦和解剖研究

13. 航空器:直升機、L-5s、L-16、L-17’s、Chinook、Caribou、Dehavilland、Buffalo、Mohawk(Gruman)

14. 傳統武器和有限火箭武器


最複雜的問題之一是去解決電磁脈衝(EMP),由核子爆炸產生的一種幅射。我們被這現象的雙面刃所傷,蘇聯的60百萬噸怪獸彈癱瘓我們太平洋上所有通訊,UFO的活動可以停掉所有引擎、電子和通訊設備。這使我們展開Project Magnet,進入電磁領域,如同太陽系內吹送的太陽風。我們靠物理學來研究磁流體。


在1968年,James E.McDonald 說「有許多個案顯示,UFO的經過導致收音機和電視機干擾」此種特殊的電磁影響看來是無可懷疑的,也許足以證明UFO外圍環繞著強烈的磁場,某種機制無意中觸發了停電(例如1965年11月9日年東北大停電),1954年3月15 Wilber Smith啟動Project Magnet。


不論這現象是否由自然磁場所引起,或外星飛船,都伴隨著無線雜訊干擾。這現象也有可能伴隨著Gamma射線,有些數學家推測重力波可能真的存在,但我們在自然中實際測不到這種波,如果它真的存在,從UFO這未知領域去尋找可能是最好方法。


Trudear將軍曾給我看過一個焦掉的晶片(積體電路),可能來自UFO。我們自己估計若沒有相關知識,可能要花上200年才能從真空管發展到晶片。


持續進行研發,在電磁干涉、宇宙能量、重力現象方面做了許多研究,加上磁場作用,所有這些都是相互關聯的。日後離開這領域,仍然驚訝我們邁進了多大一步。


在1990年代後半,Frank Wright (Palm Beach Round Table)要請我去參加被稱為氫彈之父的Dr.Edward Teller的演講,也受邀參加會後的歡迎會。


Dr.Edward Teller的演講涉及到SDI(星戰),我坐在聽眾席,主人Frank Wright站起來說「hil,我要你來提最後一個問題」Dr.Edward Teller的臀部受過傷,坐在一個小桌上,我走向講台右邊的麥克風,提出問題:「Dr.Teller,你知道多年前從蘇聯怪獸彈爆炸射出的離子造成的影響,令我困擾的是,經過這麼多年,我們是否已能強化SDI中的電路,來防止這種侵擾?」


當他聽完這問題,明白這不是一般人能提的,而是一個知情人士。很快地他臉上表情顯示已明白了,他以前曾看過我和Trudeau將軍一起。他回答說:「上校,我不願用yes或no來回答這問題,事情是這樣,我們已了解問題所在,但還無法解決」。之後我們在歡迎會上交談,討論著舊時那段日子。


我已得到想要的答案了,三十年來他們進展很少,電磁干擾的影響、幅射、宇宙活動、由原子分子排列產生對重力的控制等等,我們離這些仍有一段距離,也許我們有機會從外太空再得到一筆橫財。


1972年Dr.Herman Oberth說:「今日我們仍無法製造出像UFO一樣飛行的機器,他們是用人工重力來飛行,這可以解答它們為何可以改變飛行方向。這個假設也解釋了它們如何能上下相疊成圓柱狀,或在雪茄狀母船之上而離開地球,因為如此只需要產生一個區域的重力即可。」


它們產生高強度電荷排開前方的空氣,強力磁場影響了高空的電離層,這解釋了它們為何會發光。其次,這也說明了為何它們飛行時靜默無聲,及時常伴隨的電磁效應。


它們的EMP現象十分重要,以致國防部在模擬EMP試圖用來保護飛機、坦克、導彈、船艦上的電子迴路,並在Harry Diamond實驗室建造了EMP產生器。(我們知道那個60百萬噸級炸彈爆炸產生的EMP,連在發射井中的導彈都會失去作用)


接下來幾年海軍建造了EMP  Empress I 模擬器,位於chesapeake bay,而Empress II 也在計劃中。軍方在Redstone Arsenal Ala 有了EMP 模擬器,核子防衞機構在Kirkland 空軍基地也有,海軍在加州 China Lake 也有。

TOP

從外太空到地球上的研發

我在擔任地外技術部門主官時,前面提過有保留名為「Nut」的檔案,所有新的情報不論來自何方,都會送到我這。「Nut」檔案是在四抽文件櫃中,因為UFO材料分類的關係,常會開啟最上層的抽屜,它需要多種安全措施的組合。我在情報單位時常用的方法是,先假設報告是真的,我的責任是去證明它是錯的。大部份情報工作人員用的是和我相反的方法,先認為情報為假,再去證明它為真,不能證明為真則丟棄。我的方法會產生一些有趣的分析結果,尤其是將我的發現呈報給無比聰明的Trudeau將軍,在這塈睋|三個例子:
1. 疑似來自UFO的金屬碎片,它的硬度和強度超過我們最先進的技術,它的原子和分子是呈某種排列方式的。
2. 對外星人遺體的照片和其它發現
3. 這不知來自何處的蕊片(半導體),可以為我們的生活和太空旅行帶來革命。

這片如紙片般薄的金屬,和X光無法穿透的衣服,報告上寫著來自新墨西哥墜毁的UFO。我在13年後從檔案中拿起它,報告中說它有著某種分子-原子排列方式,顯得很稠密,X光或宇宙射線都無法穿透,但在鑽石中也有著相似的排列,卻能讓X光和宇宙射線自由穿透,這兩者都是理想的太空船建造材料,可以控制讓射線通與否。這個發現可以用來打造宇宙引擎,或是太空旅行的防護層,而且某種原子排列方式能產生重力場。

它帶來的軍事優勢十分明顯,也多到數不完。也有著發亮的纖維像衣服那樣編織在一起,柔順而強韌。

CAUTION:這些東西來自墜毁的UFO,爆炸時的威力很大,讓一枝草崁入樹幹中,1957年我主管飛彈部隊時常試射導彈,由一個落在距墨西哥僅幾百哩的地方,我們有一個自爆的按鈕來爆掉失常的導彈。因此導彈的碎片散落在沙漠地區,內華達州。是有可能在爆炸中造成一個碎片,像我們手中那片證物般,而乾熱的沙漠環境也能進一步影響碎片中的原子排列。自然排列的原子,不論是鑽石或寶石,X光和宇宙射線都能輕易穿過,但卻穿不過人造寶石。蛛蜘結的網可以拉長到一哩而不斷,要讓它環繞地球一週只需一磅的蛛絲。那個原子分子排列方式像是蛛絲,使我們開始研發超堅韌纖維。

RECOMMENDATION:顯然已有足夠證據證明原子-分子排列的金屬和其它東西是真的,先進程度超過我們的水平,它到底是來自外太空,人造的,還是自然形成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原子-分子排列方式是可行的,它的優勢這麼大,我們必需通過各種途徑來達成突破,這可能是比原子彈的發明更加重要。

來自外太空生命的相片和醫學報告

在我檔案中的相片顯示這個生物約4呎高,屍體看來已開始分解,對我沒什麼用處,但醫學報告有些用處。器官、骨骼、皮膚組成不同,心臟較大,肺也較大,很多肌肉結構都不同。骨骼架構獨特,皮膚組成很有意思,顯然原子排列是經過安排的,來保護重要器官免於宇宙活動或重力拉扯造成的傷害,對大腦的描述很少,相比於它自身來說比例較大。從生物學角度看有許多吃驚之處,各別組織很多和我們不同,但就整體結構來看,和人類並無太大不同。

CAUTION:在歷史上,很多奇怪的生命都曾出現在地球上,從綠人到地外生命體(這名詞在白宮使用),它們的生物和進化歷程顯然和地球上的人類大不相同,然而我們也需考慮人類自己的生理因素,例如芬蘭長跑常勝軍Pavo Nurmi就有著一顆大而跳動緩慢的心臟,在長跑中從不感到累。阿茲特克的印弟安人有著較大的肺臟而很難生活在我們的環境。一些運動員也有不同的肌肉結構。有的種族特別容易受到某種病的侵害,而其它種族卻是免疫的。一般人腦容量不同,高矮也不同,因此我們也要考量到每5千萬人中就會有一個特例出現。

RECOMMENDATION:以人類現在的生理結構而言,尚無法從事長期的太空旅行,對研發領域來說,找到讓人類太空旅行的方法,比起我們是否找到了地外生命體更加的重要。最主要的,是找到保護太空人免受幅射等宇宙活動的傷害。也許分子-原子的排列能解決這問題,我們要繼續資助這些負責研發的企業。我們這種智人的未來存續就要仰賴這些科技的進展了,現在是遠遠超越我們,要不惜代價進行下去。

TOP

蕊片

軍旅生涯帶我走過真空管階段,邁入系統小型化,容易抽換的晶片卡時代。1941年電腦仍是老式的資料卡,到了1961年我看到了燒焦的半導體,晶片組成碟盤狀內含積體電路。之後三年North American Rockwell 就造出了一批閃閃發亮的晶體管,那片燒焦的半導體顯然來自墜毁UFO的殘駭。我開始和德國火箭科學家及大型工業的各領域工程師討論未來發展潛力,和將軍Trudeau的討論讓我對這天上掉下來的龐大的發展潛力有更深刻的認識。但我們在未來能否控制它的發明,還是會因我們體系的先天問題而失去它?我們的體系能產生大幅度的進展但非長期發展,像德國、日本那種積極又聰明的國家是否會從我們手中取得,反而進展的比我們好?在經濟上造成影響會是個災難。不論是因貪婪或保守而失去這項發展機會,都是一大罪過,我們可以預見三十年內可能會造成經濟動盪,對我們生活和國家未來的重大影響都是有危險性的,大型公司不斷向我們要求經費,每年要花上二十億,多半花在RDT&E(Research, Development,Test and Evaluation),這些通常是每個項目的初期費用。

我們發現很大比例的大型承包商已不再投資在長期研發項目,而只專注在短期產品改良上,在他們的看法堙A美國軍方的研發資金是花不完的金山,只要專案需要,想挖多少有多少。當一個案子到達了十分先進而看不到盡頭的程度時,我們不再提供資金。

我們預見了三十年內會遇到的極度危險的情況,例如當我們忙著在做產品改良時,會被日本超越。這情形很普遍,因為管理階層和董事會想要的是年度分紅,而不是10年、12年後的回報。我們的結論是,持有大量股份的大股東不能進入管理階層和董事會,不過這只是我們的一廂情願。


RECOMMENDATION:這些發現十分重要而深遠,我們在研發上的資金,應該有多少就投入多少,然而也應監管每個承包合約,大型公司習慣在研究上沒有節制,特別在「先進」方面,只會不斷開口要經費。這類案子應該是軍工複合企業型態,因為它會深入到國家安全方面,也將耗費大量資源來發展。它同時也充滿了危險,當電腦相互間能像人一樣分享資訊時。這項發明使得人的心靈和電腦結合成為有可能,一個不受控制的超人,擁有難以想像的破壞力,可會毁了我們。總有一天會到達這地步,因為人腦也會產生電子脈衝。現在我還無法想到要如何去控制這將來一定會發明的東西,但我們一定要在超級晶片和超級電腦的競賽中佔據領先。當電腦開始相互給予指令時,精神控制就不遠了。

在NSC和軍中研發期間,我和U.S.A.F. 的Maj. Gen. Dale Smith 成為好朋友,他在原子能方面學有專精,也是Joint Chief of Staff 的原子能方面的顧問,在一次和他討論那顆蘇聯怪獸級炸彈時,他指出我們不能用1千噸炸彈去累加起來,去得到60百萬噸炸彈的威力,它噴射出的離子仍是未知。雖然知道它能癱瘓整個太平洋上的通訊,也知道核能潛艇會在它身後留下一道離子痕跡,我們常在想是否就是這現像導致了三台核能潛艇的損失。

同時段期間晶體管和積體電路開始篷勃發展,這些裝置的未來潛力無可限量,但一個揮之不去的憂心總在我們心中浮起,我們能永遠掌控這些東西的運作和影響嗎?沒有任何歷史可供參考,只能硬著頭繼續前進,像原子彈,只能祈禱它能永遠在控制之下。

愛因斯坦過,物質不過是一個群集的能量,物質形態是波的濃縮形態。波的不同結構模式組合,成為不同的化學原素,再彼此反應形成不同物質。各種波形成的物質看來像粒子,是因我們也是由相同的波形所構成,處在相同的振動範圍內彼此共鳴,這不僅適用於我們身體、器官、大腦,同樣適用於這宇宙的物理過程。

要橫越太空相當於要掌握操控空間的方法,方法是控制物質-反物質轉換週期的頻率。如果移除時間,則所有位置同時併存,這方法叫做「零時」 (zero-time)。

晶體管蕊片是否能產生這現象?它能改變頻率,移除時間嗎?它是否能產生超光速的基本粒子,隨著速度而降低所耗的能源比例?(物理學家 Gerald Feinberg)

像在費城實驗,晶體管蕊片一發不可收拾導致巨大損害和破壞?我們需要學會控制這神奇的、能改變這世界的裝置。我們的結論是,危險是在能控制結果的「人」,而非裝置本身,所以我們繼續前進。

一個學院派想法是,控制積體電路的頻率,可以治癒某些身體的機能失調、疾病、甚至病毒。我仍會留在這堙A不時對這些事提出建議。

分析、警示、建議寫的十分冗長,將軍也會寫在R&D指導建議中回覆給我,我放入碎紙機並燒毁它們。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15 11:54 編輯

未來的三角


當我Trudeau將軍走進他辦公室向他報告,他抬看著我說:「我看到你在船上,留心點,其它人不了解。」他對我的信任是我的一份重擔,我要小心避免讓我的研究和建議誤導他。


有一天我坐在辦公室清理好桌面,放了三樣東西上去,一個是小片淺灰色金屬,一張退色相片,一小片有焦痕的帶積體電路的矽,由不知情的人來看,我只是從垃圾桶中撿了三樣東西,然而我卻知道這三樣小東西將會改變這世界。


多年我向PopePaul VI 說了個故事,我在羅馬負責情報和安全,一個動盪中的城市,既憤怒又自憐且無知,我告訴他我挑戰我們對上帝的信仰,心中想著:「上帝讓我在這堿O向我開玩笑嗎」,Paul回我說:「你是被選上的人」,我說:「衪一定把我編程了,而且對我沒有惡意,我這三年的記錄是0-0-0,沒有美國人陣亡,我手下沒有任何一個幹員死亡,我們沒有一項裝置損壞,而且我還恢復了法律和秩序。現在,我在五角大廈辦公室堙A抬頭看著Paul問他,為什麼是我?我該怎麼做?」然後我想起Trudeau將軍的話:「如何得到這個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在這個位置上你做了什麼。」


我把這三樣東西擺成三角形,照片在頂端,金屬片在一角,蕊片在另一角,形成三個等邊等角,三樣東西同等重要也是一個整體。人類將實現太空旅行,在一個強大、重量輕盈、能抵抗所有不測風險的太空船堙A使用導航、動力、能解決問題的系統,到達目的地並安全返航。這是我呈現給長官的結論,成功的關鍵已在這堙A但在我們有生之年能看到這些成果嗎?


超韌性纖維


強化電子迴路以抵抗離子和幅射線,是我面臨的大問題,在我手邊一堆東西中有一片銀色的布,它的纖維以不同角度編織在一起,有份分析報告指出,每條纖維線由線性的、特殊的原子-分子排列模式組成,擁有強大韌性而且很難被切斷,甚至讓工具剪到鈍掉。我們發現一個自然界的物質,和那片布的纖維結構極為相似,那就是蛛蜘網。


這是我們研發重要的起點,我們必須找到人工製造此物的方法,或是在自然界找到替代品。


電腦、電子裝置、線路等必需放在可以防護宇宙幅射的箱子內,使得外部的干擾無法損壞內部系統,不論是反彈道飛彈的電子核心或航行中的太空船。


PLASMA等離子


在1960年Trudeau將軍曾說:「當我們到了太空時,顯然我們不是惟一在那堛漸耵哄C」


等離子—以極度高溫產生的電離氣體(恆星中)包含等量的正、負電荷,是一個良好的電導體,且可被磁場所影響。


等離子引擎—由電離氣體加強的磁力推動的火箭引擎。磁場產生的力要能作用在帶電粒子,該粒子必需在運動狀態,而帶電粒子也必需在運動狀態才會具有磁場。


磁腦電圖:一張顯示腦部磁區的圖。


ABLATION 融化


一分關於我手中一片金屬的報告,指出它可能嵌入了一個薄薄的蓋,最近似的描述是塑膠或陶瓷的混合物。從這個資訊我們發展出了導彈上的鼻錐,就是Jupiter導彈上的那個,由Redstone元素製成。鼻錐是由塑膠或陶瓷作成,融化的很慢,對經過大氣層所產生的高熱吸收的很慢,以致磨損很少,或幾乎沒有磨損。


我們開始同時發展核裂變和核聚變動力系統,使太空航行成為可能,但仍需一段日子的努力,最有趣和令人興奮的事是,我們所相信的UFO高速和推進能力和改變方向能力,來自航行器週圍的離子所產生的推力,而這也是我們反飛彈和反人造衞星所需要的。

這引出了驚人的發現,一個航行器週圍的離子所產生的磁場,會發光且色彩隨著速度而變換,這表示我們也可在地面使用EMP型態的動力系統。彩色底片邊界上也常產生光暈。


我們推導出在太陽風中,太空航行器使用磁場動力可以接近光的速度航行,其它要素都能維持不變,例如外殼的強度,人類生存的能力。剩下的問題就是重力、時空和自由浮動。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15 15:01 編輯

electromagnetic welder電磁焊接機

我們面臨的一個複雜問題,是UFO如何打造出超堅固的,特殊原子排列方式的船殼。沒有接縫、鉚釘、焊接處,他們穿的外衣也是同樣情形。那綑銀色的具有強大韌性的纖維,和船殼是同樣組成、同樣原子排序?是金屬嗎?

我們知道那綑和蜘絲一樣在縱向有著強大的力量,但不知在其它方向上是否也一樣強大,我們開始研究這超韌性纖維。接著就發展出新的科技,或新的科學方向,在此時同時,想要對電磁焊接技術有更好的了解,或是深入到原子層次,那堶鴗l-分子總保持在運動狀態,允許電磁活動,使得原子們得以無縫無痕地融合在一起。

在1962年我收到一份資訊,Winchester Va. 的一家小公司做到了完美的電磁焊接。我單獨飛去那堙A見到了一排樸實無華建築,進去一間小型辦公室,因為我穿著制服,他們對我友善的接待。在簡短的簡報之後,給我一份小冊子,接著被帶到另棟建物中去看展示,一個10’* 10’* 8’帶著控制面板的設備放在一邊,二片金屬插在堶情A打開一個電磁開關,它輕輕的響著,運作平穩。按下一個鈕,聽到一個巨響像是大炮,或雷聲,但更集中也更近端。我對於這種型態的高強度聲音的有點怔住,我已習慣了火炮,導彈推進器,火箭發射等聲響而無動於衷。測試重覆了很多次,每次都有同樣的聲響,每次放入的二片金屬片,我做了記號並放入的,都無縫無痕的接在一起。我沒有感覺到振動、顫動、強大能量的影響或爆破。

第二天回到辦公室,寫下報告,附上小冊子交給Trudeau將軍。不幸的是,將軍正準備退休,我也在數月後跟著退休,我不知道自己的報告和建議是否被遺忘在檔案夾內,我希望能知到,這體系是否延誤了這項最有前途的發展,還是將它丟到碎紙機拿去燒了。

TOP

夜視裝備  眼球對眼球
Night viewing device  Eye ball to Eye ball

相片對我沒多大意義,但再一次醫學報告觸發我的想像,它討論眼睛。報告本身是模糊而無結論的,但有一項十分有意義,它說在眼球上顯然有片透明薄膜。它沒說那是否一種隱形眼鏡,或是一般眼鏡的一種,從外觀察到它是多層次而且是變動的,沒有固定模式,但會反射光線,報告上認為它只有黑或白。

在我獲得專利的多年前,基於Leonardo DaVinci的經驗,隨機反射的光線可以強化圖像。尚未有任何報告中提過,在黑暗中飛行的船,有使用任何種類的照明。我特別感興趣的是提到過眼球上覆蓋著某種鏡片。自然界的生物有眼皮來防沙、防寒、防雪等等,以保護眼睛。這東西可能是個眼罩或雙重作用的眼皮,一個隨機變動鏡片狀、帶有某種電磁力能強化黑暗中的影像,而它的原子排列方式也能保護眼睛防止宇宙幅線的傷害,這和皮膚構造一樣,用來保護重要的身體部位。

基於這些事實我寫了份報告,指出雖然在肉眼看來一片漆黑,但收集一些光線仍是可行的,這開啟了夜視裝置或影像強化器的探索,這不是用來照明,而是強化現存的光線。

蘇聯已經在為他們的坦克發展這類裝置,這將讓他們在夜戰中佔有優勢。我們決定在 Ft.Belvoir 設立特別的夜視研究單位,來加速這類裝置的研發,另外也成立了一個名叫 「來自天堂的禮物」專案。 (gift from heaven)

Trudeau將軍送來給我一封信,堶惇O授權撥款以加速改良夜視裝備,他吩咐我帶一隊人去 Ft.Belovir,他們期待見我,如果你對他們的成果滿意,由你決定是否繼續改良,或到此即可。如果你和你的人感到滿意,告訴他們可以動用經費全速進行。將軍對我信任讓我安心,但萬一我判斷錯誤了呢?我感到胃在下沈。

我立刻叫來 HANS Kohler,德國科學家中最年輕那位,但我認為他是最聰明最優秀的一位,我們在實驗室中待了一整天,討論到最後坐下,我們稱之為離職面談。我開頭說:「先生,我的朋友Hans帶著笑容,不用說我知道那表情的意思。在大學塈琣陪荓虴畯抮t說的教授,他從不給學生”A”,有一天他叫住我說要給我”A”,說我的演講是他見過最好的,我完美地掌握聽眾的反應。我的演講題目是”真有聖誕老人嗎”,而我在演講中證明真的有。我轉向那位年輕德國科學家說,我現在就是聖誕老人而你會滿意的笑。」 他打開信封,看到了撥下的經費內容,那是由將軍Trudeau批准的6百6拾萬美元,他看著我說:「當我們聽說你要來時,因為你以往的名聲,我們有點擔心。」 我說:「是的,我有時候的確是很難搞。我痛恨愚昧,但我和真正的專家在一起時卻很好。恭禧了,今年把夜視鏡做出來給我吧 !」

我把狀況回報給將軍Trudeau,他很高興,接著我說:「長官,我們剛收到一個坦克乘員的情報,蘇聯的裝置雖然還很粗糙,但已做出來可以使用了。我準備了一張便條等你批准,提供賞金25萬美元給任何一位可提供我們一具該裝備的人。那會節省我們很多時間和金錢。雖然一旦此事被社會大眾知道,你會被指責為不道德。蘇聯從羅斯威爾事件以來一直刺探個不停,我們也同樣來玩這一手,在這領域,錢我們很敢花。」

做為地外技術部主管,我能獲得二戰後所擄獲的德國發明,也能和德國科學家討論特定議題,其中一項是紅外線影像轉換器,這資訊有提供給我們科學家們,蘇聯也在尋找這方面資訊。

TOP

本帖最後由 erwincdw 於 2015-9-21 17:08 編輯

反彈飛彈

1963年初我從軍中退役,很快被參議員Strom Thurmond要請加入他的團隊,議會大約有3億經費提供反彈道飛彈的研發。雖然經費已被核准,但管理階層,主要是國防部長Robert McNamara,仍反對將錢花在這上面,理由是沒必要,而且可能觸怒蘇聯引發軍備競賽。參議員Strom Thurmond的助理Fred Bruzhardt找到一條有用的法條,使得他可在參議院全體會議公開之前,先私下進行閉門協商,黑箱作業兼搓圓仔湯。我們向國防部索取相關資料,在參院閉門會議前幾天在國會大廈地下室,我的辦公室中先開個會。

國防部派來他們的科學顧問和一位陸軍上校,專案主管。科學顧問說:「我看到我的助理招呼你,上校,看來你了解不少這項目的細節。」我回答:「是的,我二個月前退役,原先擔任過Acting Projects Officer。」他手伸向口袋,說:「不需要再忍耐了,這封信堿O之前介紹給甘迺迪總統的完整細節,我認為這正是你所尋找的。」

本次會議原,是從一年前開始的一系列事件所導致的結果,我翻閱我的“Nut File”,將軍戲稱它”垃圾堆”,找到一份關於不同、但相似於我們大腦的報告,在我看來像是推翻它自己的結論。然而它有些意見值得注意,也讓我想起過去在義大利的經歷。其中之一是我大腦放出的微弱訊號,和我曾學過、打出的長而低頻的波相似。也提到EMI,不是電磁干擾,而是腦頁的電磁集束(electro-magneticintegration)。


多年前當我還是ACofSG-2(Assistant chief of Staff, Intelligence of the Rome Area Allied Command)情報、安全部門主管時,我見過一個很有趣的人Casmiro Franck,羅馬大學的犯罪學和人類學教授Professor ofCriminology and Anthrop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Rome。他告訴我什麼是生命的基礎,或被來自外太空宇宙射線或電磁波啟動的細胞內的絲,和由大腦平衡的共振裝置。Casmiro Franck教授是第一個照出腦波的科學家,他第一次用免子做實驗,使用長而低頻的波,並能追踪它從腦到身體器官及大腦控制下的肌肉活動。他證明了癱瘓並不是因腦波無法到達肌肉,而是送達肌肉的波波長是錯的,他修正好幾次。之後我成了教Castellani教授的朋友,他有睡眠障礙且皮膚正接受藥物治療。他說化學反應放出了長而低頻的電磁波以治病,全部三個人都使用長而低頻的電磁波,甚至很神奇的能治療癌症。


我開始懷疑是否我們所相信的運作體系,實際上是由大腦所發出的,長而低頻的波所控制的機制。有份報告提到,一個看來像是電子系統已經損壞,我們用一般方法都無法使它運作。


在這段期間我們收到報告,蘇聯的洲際彈道導彈已能在飛行中改變軌道,這會造成我們防衞上的大麻煩,此外我們還知道蘇聯已進行二項非常複雜的反彈道飛彈試射,也已發射過攔截導彈。將軍和我曾就此坐下商討,結論是突然、快速的成功只可能來自另一層面的研發所達成,我們一直推測那個層面是否就是所謂的UFO。我也告訴將軍在羅馬遇見蓋世太保殺手的事,純粹是直覺救了我,我前面曾提過一位修練過的專家告訴我,直覺來自於另一個維度。那時因為我還年輕,不在意他這番話,但現在他們的知識的重要性已很清楚了。


在1957年的若干年前,我曾吩咐軍隊導彈射程設在新墨西哥州和Battlaion紅谷間,之後也曾指揮軍隊在德國的首次飛彈行動,552 MissileBn。當我們回到新墨西哥州,552完成了美國史上首次完美的試射,我們的標的是R-Cats(radion controlled planes)和無人火箭,它們飛在固定路線上,但我的Nike火箭無法快速即時的反應,它雖然可以,但只能像船那樣緩慢變換方向,在進攻時也只能在有限的角度內變換。快速移動中的飛行器,若能做出劇烈而快速的反應,則能在飛彈擊中前即時閃避。


將軍做出了決定,他告訴我:「Phil,你是反飛彈專案的主官,針對此事寫份建議給我,我相信我們目前的方向正確,而且我們將首次踏入一個新的領域,達到新的境界,某種意識控制的機械設備。」


當我離開他辦公室,不禁再想:「我到底做了什麼?難道這就是羅馬那群優秀的人,對一個年輕新手吐露的事?像以前一樣,腦中再次閃過同樣念頭,為什麼是我?如果不是我,會是誰擔任這角色?」但就像將軍說的,你如何得到此位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這位置上做了什麼。


我回到辦公室開始寫(雖然有受服藥的影響,這交由別人判斷,我的任務是硬體控制,而非身體機能),在開始前我想起在我和將軍間曾發生的一次意外,我們一起走向五角大廈的直升機停機坪,當我說:「將軍,有時我想我兒子有點怪,他告訴我引擎向他說話,所以他總是能找到損壞處而修好它。」將軍停下腳步轉向我說:「Phil,再也別這樣說你的兒子,有些特別的人和特定物質間有某種我們無法明瞭的關聯,他就是其中的一個。」


我問自己,這是否正是我們今天所論的,大腦和它的電磁波與物質統合—在另一維度,於是我開始寫下:


記錄的附註


主題:反彈飛彈

謹呈:Lt.Gen.ArthurG.Trudeau

如果這項資訊可靠(我相信它可信),由三個義大利最聰明的人在羅馬告訴我的,那麼由一項未知物產生的對大腦的約略影響,為我們打開了嶄新的研究之路。人類身體的器官和肌肉是受長而低頻的波控制,這是驚人的發現,電磁波和腦葉、可能還有其它大腦功能,在一定距離內有所連結,這也一樣驚人。這研究打開了另一個維度的面相,我確信我們此生永遠無法解開此謎,但也許我們可以略微打開一道門。我們可以先將發現用來改進及應用在現有硬體設備,讓它們和長而低頻的電磁波結合,而我們仍能維持技術上的領先。


注意:CIA在忙著他們的「超心理學」,蘇聯也忙著他們的「精神電子技術」,他們摸到了我們研究的邊緣,我們要小心別和他們攪到一塊去,我們會被他們懷疑而且可能因此被迫停止前進。


附註:我並未將這memo打字出來,且建議將此文銷毁。


反彈飛彈建議


問題:

近幾個月來蘇聯引起了我們注意,他們已能讓洲際彈道導彈(ICBM)在發射後,飛向目楆時改變軌道。

此外他們已測試二次,在洲際彈道導彈(ICBM)逼近時,透過原子雲(atomic cloud)發射反彈飛彈,也就是說,技術上的建議應儘快提出,為了:

1.一個反彈飛彈將可以鎖定來襲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且在它試圖閃避時維持鎖定,以便在它命中目標前將它摧毁。

2.所有電路必需強化防護由原子彈爆炸產生的幅射、爆破、高熱,甚至達到蘇聯那顆60百萬噸怪獸級炸彈的程度。


討論:


我們現在的防空飛彈,主力是nike-ajax、nike hercules、hawk,無法對抗洲際彈道導彈(ICBM),幾乎無法防衞此種攻擊。現有系統無法鎖定ICBM,一旦它改變軌道就無法找到它也就無法摧毁。間諜衞星能在ICBM發射後發現,但也有個問題,蘇聯曾在外太空以帶原子彈頭的飛彈進行二次測試,在第二次測試中將我們二個衞星擊倒,損壞主要是由原子爆炸產生的幅射所產生,因此我們有二面的問題,不僅要讓反彈飛彈電路受到保護,衞星也要能防護幅射和離子束,由於「禁止核試驗條約」我們已無法做類似的測試,我們只好從眼前的測試數據中,研究擴展出需要的資訊,並假設它是正確的,以對抗可能的危機。


蘇聯曾因來自Kyshtym-Argayash核電廠神秘的爆炸,而遭遇嚴重的挫折,這給我們一些時間來全速追趕。


技術性描述:


目前ICBM的設計和設定是足夠的,然而內部改良仍是必要的,特別是彈頭部份。將發展一個新的電腦和備用電腦,有了整合晶體電路的問世,我們已有能力造出這樣的電腦。會有可見的二段相聯接,右邊是從軌道衞星收訊位置資訊,電子化後整合進左邊。電腦的大腦部份經由類似我們的脊椎和神經系統,再發送長而低頻訊號去控制艙體。這很不容易處理,波長會在一定區間內擺盪。這節必需要能在來襲的飛彈改變航道時,能辨識推進器和艙體,也要能立即計算出改變後的攔截點,飛去攔截,並能在接觸前引爆,所有資料還要同步整合進備份電腦中。


(將會有第三個電腦,和另外二個聯結。這份說明需要特別許可才可取得,傳送給接受者時也需分別遞送。)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