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image.jpeg
2017-10-27 16:09


先別管TRF了!你聽過NDF嗎?

最近央行總裁彭淮南進行業務報告時,立委余宛如與郭正亮質疑央行為何仍禁止境內國銀承作新台幣NDF的業務,因為央行一直以來宣稱外匯市場不存在匯率操縱,認為沒道理限制外匯相關業務。面對立委的提問,彭總裁也堅決地說出「至少任內不會開放」的答案,也強調「NDF是投機客發動攻擊時最好的武器和工具」,由此可知彭總對NDF的深惡痛絕。而NDF又是什麼樣的金融工具,竟能從彭淮南上任央行總裁以來被禁止到今天呢?

NDF的全名為「無本金遠期外匯」(Non Delivery Forward),相較於常見的遠期外匯(Delivery Forward,簡稱:DF)有不必交割本金僅需契約於到期時根據約定額度與即期匯率來結算價差的優點。簡單來說,就是NDF的買賣方根據對未來匯率走勢有不同的看法而產生的高槓桿倍數對賭行為。

當美元看漲時,市場往往會出現大量看多美元的DF買單。銀行在賣出DF後為了對沖未來可能發生的損失(即跟客戶對賭賭輸的虧損),就會同時買入與出售之DF相同額度的美元部位。銀行買入的即期美元部位如果夠大,就會造成美元兌台幣升值的結果,而央行為了維持匯率的穩定性就會出售外匯存底(即美元)買入台幣。

當年NDF業務開放後,因為其不必交割本金的便利性導致市場在看多美元時出現大量的NDF買單需求,當NDF買賣單出現差額無法軋平時,銀行同樣必須針對差額買入即期美元進行匯率避險。NDF的槓桿效果會讓銀行必須買入多出數倍的美元部位,這會帶給外匯市場非常大的波動,而匯率出現大波動時又會助長NDF的買氣。央行就必須拋售更多的外匯存底買進新台幣導致新台幣的資金供給減少,進而嚴重影響台灣的總體經濟發展。

當時央行規定銀行無法被軋平的NDF差額不得超過持有外匯總額的三分之一,但面對投機客對NDF無止境的需求與NDF業務潛在的龐大利潤,便想出了能繞過央行這條規定的方法:銀行找上了具備實質進出口交易文件的廠商來承作DF與NDF的利率套利與匯率套利,藉此來增加市場上NDF的賣方。銀行向進出口商買了NDF之後再轉賣給炒匯的投機客,也助長了美元匯率的上揚。承平時期遠期外匯市場的供需還算均衡,但當市場對匯率預期出現一面倒的時候,遠期外匯市場的供需失衡就會帶給即期外匯市場助漲助跌的影響。

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間NDF的成交量甚至一度超過DF,面對新台幣巨大的貶值壓力央行也消耗了約50億美元來護盤,但最終仍宣告不再捍衛匯率導致新台幣大貶,於1998年5月央行便宣佈禁止國內法人承作NDF。在央行消耗外匯存底對匯率護盤期間,同期加權指數從10066點大跌三千點至7040點附近,央行宣告放棄對匯率護盤後加權指數更一度跌到5400點左右的波段低點,由此可知匯率的大幅波動對資本市場造成的傷害。

我相信任何的金融工具本身都是中性不分善惡的,但隨著應用該金融工具起心動念的不同,也產生截然不同的影響效果。投機客透過NDF能以小搏大放空貨幣甚至動搖國本。銀行為了賺取投機客的手續費則會鼓吹進出口商承做套利來增加NDF的賣方,進出口商的資金也會被套利所吸引而出現資金排擠效應,資金若投入金融工具就無法投入對社會有產值有貢獻的本業上。銀行對NDF的避險措施也會導致台幣貶值助漲炒匯風氣,而央行對匯率的護盤更會造成台幣資金供給面的緊縮進而衝擊到台灣整體的經濟發展。

為了滿足套利收益、投機利潤與手續費暴利等少數人的一己之私,真的值得犧牲社會大眾的貨幣購買力與經濟發展嗎?身為財政委員會成員掌控國家金融政策的兩位立委與剛上任的金管會顧主委怎又會不懂開放NDF後的影響,要求央行開放NDF甚至是打算收回NDF的核准權呢?

TOP

加拿大皇家銀行認證的金條,被發現是鎢偽造的假黃金

2012年夏季曼哈頓珠寶商曾發現10盎司的金條,是由鎢所偽假的,曾在交易商間造成一陣恐慌,後來陸續發現至少10個以上的假黃金。

如今加拿大一名珠寶商10/18在加拿大皇家銀行分行購買的1盎司金條,被發現經過測試,連一點金的成份都沒有。金匠將買回的金條放在工具機台上,由於黃金是很容柔軔,應該會壓彎,但它卻硬梆梆,在壓的過程突然斷裂。

金匠警覺不對,用強酸試劑來測試,發現它連18K金的測試都通不過。

偽造金條自然不會只做一條,而一大批,不知多少數量的假金條已流入市面。加拿大皇家銀行是加拿大最具信譽的銀行,在它手堻c售假金條,銀行是否知情,或是受害者?其它銀行販售的,一般銀樓流通的呢,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假的?

金融市場早已搖搖欲墜,一直靠著印鈔和我們的無知在維持著龐氐騙局。歐美銀行偷賣黃金,控制金價已數十年,實體黃金短缺已是大家心知肚明的秘密,現在突然被抓包,照理說這則新聞應掀起風暴,但在國際主流媒體控制下,是否又會悄然噤聲,再度安然掩飾過去?

TOP

返回列表